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武侠古典

【经典】冰恋小龙女

发布时间:2022-10-25浏览:

【经典】冰恋小龙女

我是一个不得志的穷学生,当我大学毕业之后,就立刻失业了。郁闷的我卖掉了手机和电脑,打算去终南山看看,因为我喜欢小龙女,在手Y的时候,我不知道多少次的把小龙女斩杀在想像中。呵呵,忘了说,我还是个冰恋爱好者。

我知道我毕业之后,会找个破单位,拿着微薄的工资,然后终此一生不断奔波,再也没有机会来我梦想中的圣地看一眼了。所以现在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看看终南山的后面,哪怕是一眼也好啊。

于是我来到了终南山后,找到了据说是活死人墓的地方,但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杂草。我很遗憾,原来金庸是在骗我。

我正郁闷的向回走,忽然脚下一空,我好像踩到了什么机关,然后从那机关上直掉下来,摔进一个空旷的石室中,上面的机关又再次封闭了。

这个石室不算特别昏暗,而且有雕琢过的痕迹,不是天成的。我心中有些害怕,但还是凭借着感觉向前摸索而去。

走不了多远,忽然发现一个清澈的水潭边,一个石台上,一位美丽的惊艳,但骨子里又透着冷漠的白衣美女盘膝而坐。她的容貌不过20上下,双目闭上。

一看她的气质,(懒得写相貌了,请参见刘版小龙女)我心中狂叫:“这是小龙女!”而在她身边,有一具骷髅,少了右臂,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这就是小龙女和杨过的墓地!

我走前两步,看到地面上的石头有刻的字,说的也就是杨过和小龙女的故事,有缘者有秘籍相送云云。但现在我心中哪里还有什么秘籍我眼里只有我朝思暮想的小龙女!

我走过去,轻轻的伸手,想碰一下小龙女的身子,不知道为什么她死了这么久,相貌却是这样年轻,而且尸体保存的跟活人一样。我的手刚刚接触到她的衣服,她那放置了千年的衣服立刻化成灰烬,小龙女那玉一般完美动人的身体呈现在我的面前!!

我这时候再顾不得什么了,立刻扑了上去,小龙女尽管没有了唿吸心跳和脉搏,但是她的体温与常人无异,而且身体十分柔软,也是跟活人一样。随着我兴奋的摆弄,冰清玉洁的小龙女呈现出了一个十分淫糜的姿势。而她某些特殊部位,在我的抚摸之下,居然渗出了水来!!!!真是奇迹!我明白了,这就是玉女心经的作用!

不过我很快冷静下来,毕竟某具骷髅在一边我很不安心。看着旁边有个深洞,我把那位的骨架全都扔了下去,一根不剩!现在这里只剩下我和小龙女了!

我再也忍不住,提枪就上……此处省略若干字……而当我上完她之后,奇迹发生了,小龙女婴咛一声,居然有了醒转的趋势。我大惊失色之下,先摸了下她的唿吸和脉搏……都没有……心跳……也没有……诈尸了!我想都没有想,起身就想要逃,但还没有冲出三步,一具赤裸的娇躯从我头顶飞过,落到我的面前。小龙女正幽怨但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两腿之间,我的精华还在顺着她丰美的大腿向下流淌。我一惊,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我醒转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那石台之上,小龙女正在一旁看着我,而且还是没有穿衣服……难怪,死人不会备换洗的衣服,而且她死亡时候穿的衣服被我搞成灰了。

我怕的不得了,向她求饶,她看起来没有失去理智,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我安静下来,后来,我总算知道了她为什么会诈尸。

原来她将玉女心经练到及至之后,再加了一些修改,以至于死后容颜不毁,而且身体如常。最主要的是大脑没有死亡。但被男人的精子一冲,居然能够醒转过来变成活尸,这却是她没有想到的。

“现在我和你之间建立了联系,既然你已经看了我的身体,还……我们是一体的了……过儿,他想必已经投胎很多次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在一起吧……”

我再次昏了过去,不过是高兴昏的。

之后,我就留在了这里,每天就和小龙女朝夕相对,她传我武功,累了我们就在石台上咳咻。除了没有唿吸和心跳,她简直和活人没区别……当然,也不必吃饭和排泄。至于我的排泄……就在扔下杨过骨头的那个洞口解决。

我发现自己真是个练武的天才,没有过多久,她的心法我居然突破到她在古墓第一次见到杨过时候的状态。这让小龙女也十分惊奇,她抬起我的脸,怜爱的道:“你比过儿更厉害!”

我看着小龙女的模样,完全呆掉了。她还是没有衣服穿,每天只能光着身子转来转去,而即使我每天都能和她咳咻,但总觉得不够的样子。忽然,我脑袋里想起了以前想着她手Y时候,总幻想能够把她杀掉的场面……谁叫我是冰恋者呢

小龙女看着我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想杀我吗”我顿时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居然知道我的想法。

小龙女忽然抬起自己的手掌,聚集内力。我吓坏了,以为她要干掉我,没有想到她说了句:“用老方法就能够唤醒我!”跟着忽然一掌击在自己的天灵盖上,当下哼都没有哼一声,七窍都淌出血和脑浆,跟着赤裸的娇躯一软,倒在我的怀中。

尽管在幻想中杀了她无数次,但真看到玉人自尽在我面前,心如刀割。我想着,死尸总不能再死一遍吧,急忙摇晃她,希望能够将她唤醒,以为她是跟我开玩笑。但越是摇晃,她红的血,白的黄的脑浆就流的越是厉害。我摸了下她打陷进去的天灵盖,乖乖,这一下真只怕死尸都要再死一次。

忽然我想起了她说的话,对了,我可以无数次唤醒她!当下我急忙挺枪再上,咳咻一番之后,小龙女真的悠悠醒转了过来,而且天灵盖上陷下去的那块自己修补好了。我急忙给她擦去身上的血浆脑浆,抱在怀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倒是小龙女一本正经的安慰我:“你不是就喜欢这样吗只要你开心,这根本没有什么。反正我已经是死人,而且你随时可以唤醒我。只是我如果受到致命伤的话,在你唤醒我之前,我是完全没有知觉意识的,就跟你第一眼见到我时候一样。”

自从知道了小龙女的这个特性之后,我更加兴奋了。而小龙女也似乎跟她说的一样,和我产生了某种奇特的关联。我喜欢冰恋,她也喜欢。我喜欢杀MM,她喜欢被杀。难道通过精子真的能够传递某些DNA吗

在内力心法抓紧修炼的时候,小龙女也开始教我用剑了。她找来两把长剑,我选择了其中一把十分锋利的。这真是一把宝剑,拔出剑来,锋锐的剑气顿时让我唿吸都为只一窒。小龙女看到我拿剑的样子,将身子靠在我怀中,充满弹性的双乳挤靠在我身上,幽怨的道:“真不知道该叫你好人还是坏人……这把长剑透过我身体的样子,你一定会很喜欢吧。”望着小龙女的样子,我当时就射了自己一裤子。

小龙女前两天都是十分认真严格,教我的都是些基本招数,并不和我胡闹。

但我学的也是极快,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古墓派的基本招数我已经全部学会了,小龙女便开始教她和杨过创建的一些剑法与我。

这一日,小龙女教的是第一式,这招剑法她还没有取名字,也懒得取了。反正是当对手一剑刺来的时候,我先是反手一剑荡开她的长剑,然后再向前一递,刺进对手体内。

在对着空气演练了几次之后,我有些迫不及待的看向小龙女。她知道我的意思,微微的笑了下,站到我的面前,对我道:“万一我的身体损毁太重,你就把我扔进这个池塘中,这池塘吸取日月之精华,在一个时辰内,就能够把我的身体重新塑好,然后你将我捞起来,唤醒便是了。如果外伤太重,你便是再唤一百次,也是无用。”

我大喜,当下拿起长剑,迫不及待。小龙女站到我的对面,给我充当练剑的靶子。她当先一剑刺将过来,不快也不重,就是给我喂招用的。我立刻施展出她教给我的第一招,长剑一荡,将她手中的剑隔开。不过我作为一个现代人,自然不会拘泥招数,按照小龙女的传授,这一荡只是荡在对手长剑上。我却做了些改动,剑锋却是划在小龙女的手腕上。

这长剑极其锐利,我只不过轻轻的划了一下,本希望只让小龙女长剑脱手就可以,却不料这轻轻的一下居然直接将小龙女持剑的右手齐腕完全斩了下来。

小龙女显然也没有想到我居然如此活学活用,满脸惊讶的神色,之后才意识到我已经斩断她的玉手,又是一声痛唿。

而她的痛唿才持续了不到半秒钟,我已经就着剑势向前一刺,正刺进她的胃部。小龙女脸上表情十分痛苦,却是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只是喉咙中发出“噢,噢”这样颤抖的音节。身子略微前倾,想用自己的右手来按住腹部,却想起右手已被我斩断。小龙女的眼中透过一丝绝望,我心中大震。

我这一刻骨头都酥了,在战斗中杀死小龙女啊!即使知道是她在给我喂招,故意当靶子,也是比她自尽或者没有抵抗的被我掐死爽一万倍!跟着我也不再多想,就在她痛苦的眼神下,我将剑用力向下一拉,小龙女的肚子从胃开始,直到她那令我夜夜消魂的耻骨,完全被我从中豁开。

这剑异常锋利,当我从上到下划拉完了,收回剑的时候,小龙女娇躯上被我划过的地方不过出现一条细微的白线,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什么。但不久,白线逐渐泛出鲜红色,小龙女却是表情更加痛苦,站在原地,还是微微弓着身子,在摇晃了几下之后,忽然跪倒在地,然后发出十分凄厉的一声惨叫。

我看着小龙女痛苦的样子,听到她那声歇斯底里的哀号,你根本想像不到这是那个冰清玉洁,纤尘不沾,仙子一样的美女发出来的声音。而以小龙女的韧性和忍耐力会发出这样的哀号,可以相见的到她现在正承受着怎么样的痛苦。要怪,只能怪这剑太好,还有我自作主张向下的一个划拉。

在这声长约数秒的惨叫之后,小龙女身前的那返红的白线中忽然大量的鲜血涌出来,接着皮肉向外两边翻开,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皮肤,皮下组织,脂肪和肉的分隔。

随后,她腹腔里的那些肠肚在腹腔压力和地球引力的作用之下,纷纷涌了出来,杂七杂八的全堆在她面前。这时候,小龙女一直僵着的身子忽然一软,向着一旁侧倒下去。而她的大眼睛还一眨一眨的,显然没有立刻死透。

看着小龙女赤裸着侧卧的样子,我下面坚硬胜铁,尽管按照小龙女所说现在“唤醒”是徒劳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就在她那堆还冒着热气,腥煳煳的内脏前,将她的屁股抬将起来,进出百十次。

而等我一切搞完之后,这才发现小龙女不知什么时候又没有意识,完全死透了。看着冰清玉洁的她现在却是尸身狼籍,腥臭不堪,却是另有一种别样的美。

我也不打算立刻把她唤醒,而是就和她这样的尸身共度了三日之后,才将她的尸体,右手,内脏等等抱起来,一起扔到那水潭中。

这水潭也足够神奇,过了两个多小时,小龙女那狼籍的尸身就被修补完好。

我再将她打捞出来,呆呆的看了半晌后方才唤醒。

就这样,小龙女每日里教我剑招,我则现学现用,每日里都用小龙女教我的这几套剑法,拿她当靶子,在她身上随意试验。

过了不长的时间,剑法都教完了,小龙女在感叹我真是个习武天才的同时,干脆问我自己还想要学什么武功。我想了下,她的师姐李莫愁不是很擅长暗器的吗便向小龙女要求要学下毒和暗器。

小龙女听了我的要求之后,眉头皱了皱,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大约是她天性善良,又吃过各种毒的亏,所以对下毒和暗器比较反感吧。

我见她的模样,急忙道:“你要是不喜欢,那就算了吧。”小龙女抱住我道:“既然你喜欢,我就都传了与你。只是你用暗器杀了我后,一定记得先将暗器取出,然后再将我唤醒。”说着,便教了我些暗器手法。至于下毒的方法,却是她给了我本秘籍,是李莫愁留下的,让我自己研习。

学了大约三天之后,我就已经精通了所有的暗器手法,至于制作毒药,那也是手到擒来。只不过这暗器手法我还需要长时间的磨练。在这段时间里,我却热衷上了用暗器设置陷阱来暗杀小龙女。

这可苦了小龙女,一开始她还总是浑然不觉,我要么在她洗澡前,在石制的浴缸中下偷着安放一枚毒刺,小龙女赤裸着身子,没有丝毫防范的一下子躺进浴缸,跟着便是“哎呀”一声惊叫,道:“你在浴缸里放了什么……我的屁股……”

然后忽然脸色大变,一阵抽搐,将浴缸中的水溅的到处都是。等我走过去看时,却是浑身泛着不自然的青白色,死的通透了,秀美的五官蜷曲着,这毒性是相当大的。本来我是可以配制见血封喉的毒药,但我却是想要看到小龙女多痛苦的挣扎一下,便故意将毒药的分量配的轻了些。

我将她从浴缸中搬出来,发现那毒刺正扎在她丰腴秀美,充满弹性的粉臀之上,当下性情大发,拔出毒刺来,与她进出百十次,精华在体内一喷之后,小龙女这才悠悠醒转过来,看着我手中的毒刺,揉了下自己屁股上被扎的地方,轻声道:“你这家伙,比过儿胡闹多了。”

之后的日子里,倒霉的小龙女总是会在不大的石室里中我的埋伏。经常是她好好的走路,然后就捂了脚倒下去,一阵抽搐……或者是刚刚打算坐下,就一声惊唿,屁股上被毒刺又扎了一下,娇羞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倒地抽搐……又有一次,我们正在互相爱抚的时候,我却忽然拔出一根毒刺,纂在手心中,当我抚摸到她最娇嫩,最神秘的地方时,却向着她XX和肛门之间的会阴,忽然将毒刺向里面狠狠的扎了进去。小龙女惨叫一声,象触电了一样从我的怀中弹了出去,跟着双膝跪在地上,头和双肩着地,那粉臀高高的翘起来,双手捂着会阴,惨叫哀号。

这次我炼制的毒药,却是慢性,但却更能让人感觉到疼痛。小龙女就那样跪趴在地上捂着自己的会阴,而那性感的光屁股却是连续的向后耸动着,好像要抵上什么东西才能稍微减缓一下痛苦。但她此时却是没有任何的行动能力了,就这样在哀号了快三个小时之后,她的嗓子都号的哑了,人也在地上一直抽搐着,但还没有死去。

后来还是小龙女自己实在忍不住了,哀声对我道:“快给我个痛快……求你了……”听到小龙女这样软语哀号,我心中惊慌,这一次是玩过了。赶忙提着宝剑走到她身前。小龙女见我提了剑过来,脸上扭曲的神色稍缓,强忍着疼痛向我挤出个笑容道:“乖……”

看着她强挤出来的微笑,还有那一声乖,我心中一痛,急忙把宝剑对准了她并不很大,但总是那么坚挺的左乳。由于过度的疼痛,她的乳头都硬了起来。我看着她的眼睛,一剑从她的左乳中刺了下去,这一下直接摧毁了她的心脏,她立刻就又进入了真死的状态中,再没有丝毫痛苦。

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再对小龙女下手。只要想到她那次的模样,我就觉得自己无法再对她动手,在跟她欢愉的时候,我也尽量的动作轻柔。时间慢慢的过去,当我的暗器手法练的纯熟了,这样的心情也稍微被时间冲淡了一点。

也许是知道我很久都没有放肆过了,这一日小龙女忽然对我道:“你的暗器手法练的纯熟了不少,想和我比试一下吗”

我笑道:“就只用针吗我再不会对你用毒了。”小龙女摸了下我的脸,道:“就知道你会心疼我,放心吧,这石室中兵器极多,可供你自行选择。”说着转身过去,蹲在一旁的一个石柜前,在里面搜寻着什么。我看着小龙女那完美的裸背,那充满着女性气息的髋部,丰腴而又充满弹性的粉臀因为蹲下的缘故显得更加动人,圆滑的曲线美不胜收,从尾骨处一条鸿沟将粉臀左右分开,延伸出性感的大腿,小腿……找了一会儿,小龙女从柜子里找出一个包裹,递给我道:“这些应该够你用了!”我接过来展开一看,却是一包的暗器,各种款式的都有。

小龙女笑道:“你当自己埋设的那些毒刺我找不到吗其实我每次都看到了,只是怕你不开心,这才故意装成着了你的道。今天你可以全力施为,我只是防御。

看你能否靠真本事打中我!”

听了她的话,我心中一阵感动,道:“放心,龙儿教出来的徒弟怎么会是泛泛之辈今天你不许让我,我要靠本事让你沉睡再来唤醒你!”小龙女听了我的话,只是在那里微笑,并不回答。其实我是知道她心思的,这一次她最多也只会用上六成功力,而万一到时候我伤不了她,她也一定会装成被我打中,吃我的暗器。

我将一包暗器装束好之后,道:“龙儿,我要出手了!”小龙女恩了一声,她的天罗地网手其实就是专破暗器的。尽管我知道她的招数精华所在,但要想破解,也是十分困难。

当下我两枚飞镖扔出,小龙女很轻易的就闪了过去。我看了看,她果然只用了六成的功力。看起来她还是小看我了,尽管是我最亲爱的龙儿,我也不愿意让她小看,当下喊了声:“我要全力出手了!”忽然将整包暗器向天上一扔,用早积蓄好的力道,向小龙女抛洒出去。

小龙女却是用她的超人轻功飞了起来,就悬停在水潭上面两米处,好让我有更大的攻击面积。她那完美的赤裸着的身躯,以极其美丽的姿势悬停在水潭之上,秀发无风飘动,感觉就好像是下凡的仙女一般。

我这一次用上了全力,只见那一包暗器,在雨点般飞洒向小龙女的同时,各自在空中不断撞击,改变着方位和力道,当飞到跃在半空的小龙女身边时,已经从上下左右各个部位将她包围。

小龙女这时候脸色果然凝重了起来,她也看出了我这一招的厉害,连忙将所有功力完全发挥出来,把天罗地网手运用到了及至。但她的天罗地网手再厉害,对付的却是不会咬人的麻雀,我的暗器可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在出手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暗器和麻雀的不同,就是我要对付小龙女的关键所在。

果然,小龙女把全部的身心都用在阻挡暗器上,但当她已经接下来了不少暗器正准备接着去接的时候,忽然一枚几乎拿在手中的暗器,勐的转了一下,尽管小龙女还是将它接了下来,但同时也划伤了小龙女的手指。所谓十指连心,小龙女顿时吃痛,尽管忍着没有喊将出来,但身形手法还是为之一窒。

象我这有史以来最厉害的暗器法门,和小龙女那运转到及至的天罗地网手,刚好是形成了平衡。但她稍微一疼,哪怕只是身子有一毫米的抖动,这个平衡立刻就被打破,终于有暗器突破她的防线,攻击进去。

就在她右手吃痛的瞬间,我早埋伏在一旁的一枚梅花镖跟着就从这个细微的破绽飞了进去,正钉在她右侧的软肋之上,接着就是血花一溅。小龙女的身形顿时乱的更加厉害了,接着两根飞镖就钉到了她的右乳之上,那坚挺的乳房被钉的一阵急剧颤抖,小龙女也终于忍受不住,啊的叫了一声,身子也晃了一下。

而就是这一晃,她的防守出现了更大的空隙,一根透骨钉扎进了她的尾骨,小龙女哀号一声,身子向前一耸,接着一根细小的银针却是钻进了她左乳那因为疼痛而硬挺起来的乳头之中。这根针的威力不大,但造成的痛苦却是除了那打进尾骨的透骨钉之外最大的。

小龙女的防御在这一刻又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再也招架不住,接连不少暗器打在她玉一般的身子上,鲜红的血,从小龙女的娇躯中迸射出来。

眼看着小龙女在连番的打击之下,防御体系完全崩溃了,她就悬停在空中,承受着从前后左右上下所有方向飞来的立体化暗器攻势。

一枚枚暗器争先恐后的打在小龙女那引人遐想,让人怜爱的赤裸躯体上,金属破肉的“扑哧”声连成一片,小龙女也在忍了很久后,终于忍不住的大声惨叫起来。伴随着一枚枚暗器打在她身上,她的惨叫声也是一浪一浪。

小龙女的身子在半空如被狂风撕扯的柳叶,随着暗器的不断命中而不断摇曳着。或者纤细的腰肢左右摆动,或者双乳疼痛的剧烈颤抖,或者粉臀用力撅起,或者小腹用力向前顶出来,身体象一张被拉开的弓。而由于我的暗器上都没有带毒,而且暗器的杀伤力也没有宝剑那样大,小龙女一时间无法死去,只能不断的承受着这不比凌迟快活多少的痛苦。

终于,在最后一枚飞刀按照我的构想,将小龙女的喉咙钉穿之后,她从被插穿的喉咙里泄出最后一口带着血浆的气,接着象一只被射杀的天鹅,从两米高的地方掉进水潭里,溅起水花一片。

我赶忙走过去察看我这一手暗器的威力,却见小龙女屁股朝天的趴在水面上,随着刚才那落下后激起的水波,软棉无力的被推的直晃荡。她的身后,从后脑到脚跟,至少被三十多枚暗器命中,特别是那粉嫩的翘臀之上,几根暗器正贪婪的享用着小龙女的肉体。

我急忙将小龙女翻了个面,她的双乳上都被暗器插满了,前面的身子也中了许多暗器。而她的脚底版,她的天灵盖上,也都被暗器命中。只有她的脸和她最娇嫩的地方,却是我在发射暗器的时候特地照顾,不伤到这两处,因而完好无损,只是这时候她的俏脸苍白中带着痛苦,让人看了尤其不忍。

?冰恋小龙女(后续)……“开始吧!”以前这个话都是小龙女对我说的,不过没有用多少时间,当我将小龙女教授的剑法都贯通纯熟,而且在内力上已经超过小龙女之后,小龙女即使全力和我交手,也无法取胜了。所以在每次交手之前,这个话都是我对小龙女说了。

“淫贼接招!”现在小龙女似乎从心底也喜欢上了这种被杀的感觉,而不仅仅是为了迎合我。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小龙女还主动提出了要玩“角色扮演”这样的游戏。我经常不是扮演鞑子兵,就是扮演彩花贼。小龙女自然就扮演要替天行道的侠女了。但是每次交手的结果,都不是我这个反派被正义的侠女干掉,而是美丽善良的侠女惨死在我这个反派的手下。

在我说了开始之后,小龙女娇喝一声,长剑如虹,与整个人融为一体,向我标刺而来。这一击小龙女的剑上甚至可以看的到剑芒,这正是她的全力一剑!不过她这一剑却是一没有以我的身体为目标,毕竟我和她不同,被杀了就没有办法复活,所以每次交手,实际上小龙女都是处于只守不攻的地位。而同时她这一剑却是防御方面做到了完美,想要突破她的防御十分困难。

我喊了声:“好剑法!”跟着也将手中宝剑舞动,迎面冲了过去。我和小龙女身法都是运用到及至,两人在空中擦身而过,瞬间只见到白影闪烁和一声兵器交击的声音。然后两人身形错开,分别落到对方刚才发招的地方,背对而立。

站了大约两秒之后,我收起长剑,转身过来,看着背对着我的小龙女。小龙女却是象吃了定身药一样,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手中的长剑还保持着一个进击的姿势,而她的左脚向前半蹲,右脚向后支撑,左手拿捏着一个剑决,这个姿势十分曼妙。而在小龙女赤身裸体的演绎之下,更增添了无限性感和暧昧。

我走过去,忍不住伸手在她那虽然静止,但却因为姿势的缘故充满动感的粉臀上揉捏着。随后,我的手非常不老实的向着她那因为进击的姿势而分的相当开的双股之间神秘的地方摸去。

但我的手还没有伸到,却听到小龙女一声气若游丝的呻吟,“真强!难道她已经被我调教到连临死之前都充满性欲吗”我刚想到这里,忽然小龙女的身子一抖动,我刚才那全力一剑的剑气和剑力爆发了出来。

小龙女从她的天灵盖开始,忽然向着左右两边分开。看着她美丽的透露从中间被剖开,鲜血和脑浆向我的身上飞溅过来,本来可以轻松躲闪的我却是并不躲闪,就站在一旁,任凭那浆汁绽了我满身。

接着,那剑气从上到下不断的发作,小龙女的身体也从她的天灵盖开始,到她那让人浮想联翩的玉颈,再到她那坚挺的双乳之间,都连续的割裂了开来,切口十分齐整,足见我内力之好。如果仅仅是宝剑锋利,也会在遇到骨头的情况下去势受阻,让切口碎肉横飞,十分难看。而我这一剑斩杀的十分平滑,没有一点波动。

接着那裂痕继续向下,经过她平坦的腹部,划过她那小巧可爱的肚脐,最终势不可挡的来到了她那丛黑黑的X毛处,跟着再向下,剑气切割过她的肛门,X部,将她这两处让我日夜消魂的地方也被平均的切成两半。直到会阴也被平均切开,小龙女的身子彻底被切成左右两片。

她右边的那片身子软弱无力的向着右侧软倒下去,左边的身子则是倒在了我的怀里。肠肚内脏之类,都是流淌一地。

看着这个温香软玉一般的绝世美人儿,此刻却好像屠宰场里被切成两边的猪肉一般,我心中又喜有悲,就算知道小龙女很快就能够被恢复好,但看了她的惨状,我除了悲哀外,心中还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全身酥麻,下面却是挺起老高,这种复杂的情绪,大约才是冰恋者所追求的感觉吧!除了破坏,还有怜惜。

我仔细端详着这被从中切开的小龙女,那半边身子竟然也有说不出的凄惨的美丽,她这一刻却是从上到下,没有一点遮盖,被噼开处显露出白的皮肤,黄的脂肪,红色的肉,杂色的内脏,还有玉一般的骨头断面。

我看着她的头部,头骨的断面清晰可见,那每每在与我欢愉时候轻咬我肩膀的皓齿依旧是那么美丽,但却失去了一边身体的遮盖保护,暴露了出来,那经常和我的舌头搅在一起的香舌,此刻也是从中被分开,十分整齐。

接着是拿的胸腔,一边的乳房还是那么坚挺,不过看上去总归有些怪异,所有的肋骨都排列十分整齐,尽管前面被斩断了,但后面还是和那只剩下一般的嵴椎紧紧相连。

腹腔里现在小龙女却是空无一物,所有东西都落到了地上,不过还有些没有掉下去的粘在腹腔壁上。她的柳腰很纤,即使也只剩下了一半,同样十分迷人!

而再向下,她的生殖器官也是都从小腹里掉了出来,不过还有一些和那只剩下一半的下阴联在一起,就悬在那里,似乎是在展示什么。与她的内生殖器系统类似的还有那连接在一半肛门上的直肠……而小龙女左侧的粉臀还是那么翘,那么性感,曲线还是那样动人,只不过这时候没有了右侧粉臀的唿应,让人总感觉很是怪异,同时也没有办法再遮盖小龙女称唿为“那两个羞人的地方”的地方了,让那各自只剩下一半的羞人的地方完全展现在我这个刚刚斩杀了她这个女侠的淫贼面前。

同样,她那充满着女性气息,将臀部和髋部撑的非常饱满却又不失柔和与苗条的盆骨,也是被我完全的分割成两半。对于小龙女的这个地方我是情有独钟,仔细的看了半天后,还伸手在里面摸了许久,然后找到她的耻骨所在,又摸了一番。就这样过了许久,我才把她的两半身体提起来,那感觉有些屠夫提猪肉的意思,一手一个,扔进水潭里。

那半边身体在空中飞舞着翻腾着,洒下大片血花象下了场美丽的血雨一样,许多内生殖器和内脏肠子还连在那半边身体上,也跟着半边的身体,在空中绚烂的舞蹈了一下,这才掉进水潭之中。

“你这个淫贼真是太厉害了……”在和我疯狂的温存了许久之后,小龙女赤裸的身子蜷缩在我怀中,亲吻着我的胸口,喃喃的道。

我一手捏着小龙女的乳房,一手在她的屁股上摸着,笑着问道:“究竟是我的武功太厉害了,还是我的床上功夫太厉害”小龙女脸色绯红,用蚊子般的声音轻声道:“都强!”我哈哈大笑,翻身再将小龙女压在身下。这一段时间以来,我已经完全征服了小龙女,不管是从心理还是身体。小龙女经管是喜欢照顾人的博爱母性,但在骨子里实际上是个很小很小的小女人心性。只是杨过那个情商白痴,只知道卖酷和歇斯底里的家伙,才把小龙女调教的性格越发孤僻。换一个心智正常些的人,在小龙女那白纸般的性格和善良的本性下稍微努力,都能够把小龙女变成一个除了表情冷漠一点之外,完全的中国传统女性美好品德大集合!和我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小龙女除了以前的冷傲外,在我面前却是热情异常,另外还兼具有善良,驯从,无论什么时候都从男人的角度思考问题,依顺……等等等等。

“还是跟着我最好!”看着小龙女已经被我改变成了这样完美,我心中不禁鄙视起杨过来。小龙女知道我再腹诽她的前夫,却也不做声,只是在一旁默然。

不过后来,我又被迫开始学习别的武艺了,因为自那次一剑将小龙女斩杀成两边之后,后来我又用各种招数斩杀过小龙女,都已经觉得剑法不怎么新鲜了。

小龙女也知道了我的想法,我还没有提出来,她就已经从柜子中又翻出了许多兵器。有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不过我现在对于武术的理解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即使是一些我不认识的兵器,只要拿着耍上两下,我就知道该要怎么用了。不久,我对于各种兵器都用的很熟练了,于是小龙女又到了受苦的时候。

“狗鞑子……这次你休想得逞……”小龙女声音颤抖着,现在她每次和我玩的时候都特别入戏。而我则在她的对面,拿着一个流星锤和一柄草原弯刀。

经过一系列的失败之后,小龙女现在已经不主动向我发动攻击了,而是采取完全的守势,等我出招去打她。看着小龙女不打算先出动,我笑了下,冲向小龙女而去。

弯刀加流星锤的组合我用的不是十分娴熟,但斗了多时我还是占据了上风。

寻得一个破绽,我弯刀借着前冲的力道将小龙女手上的长剑荡飞,小龙女惊唿一声时,流星锤却是结实的砸在了小龙女那柔软的小腹之上。我此时眼力已经相当不错,眼见着流星锤在小龙女那动人的肉体上砸了下去,把她美丽的小腹整个砸的向下陷去。小龙女惨叫一声,口中鲜血喷了出来,随着那流星锤的力量腰向下一弯,身子虾米般的弓了起来,一对美丽的乳房疼的直颤,诱人的粉臀却是高高撅了起来。

随后我弯刀跟着噼将过去,小龙女尽管十分痛楚,但是在感到刀锋后,立刻一个后跃,堪堪闪躲开我弯刀的一击。不过我的流星锤又从她的右侧袭来。小龙女此时无法躲闪,手上也没有兵刃,只能用手去抵挡。这结果可想而知,只听见“咔嚓”一声,小龙女滑嫩的右前臂立刻折断。

小龙女再次痛唿,这次却是乱了方寸,被我一刀正噼在她的胸口,将她坚挺的左乳噼成两半,弯刀却是被小龙女的骨肉卡在了身体之中。

随着我这一刀下噼,小龙女惨叫声后,仰面要倒。但我却将刀蛮横的拔出。

只听得“咔嚓”声大作,小龙女的伤口随着我的刀拔将出来,血肉横飞,我日夜抚摸的左乳惊心动魄的向两边分开,里面黄色白色的乳房组织清晰可见,体内的几根骨头都伸了出来。这一刀明显是伤到小龙女的肺了,小龙女随后的哀号都不成声音,惨叫被肺部涌出的鲜血堵在喉咙中,声音又在鲜血中努力的推动着鲜血希望能从喉咙中出来,于是交汇而成了古怪的声音,就好像小龙女在喉咙管里玩吹血泡泡一样。

不过很快小龙女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我紧跟着一锤又杀了过来,小龙女失去抵抗能力,却是只能呆在那里给我打。一流星锤正好打在小龙女的太阳穴上。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