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武侠古典

【2023年最新更新】哭泣人妻

发布时间:2023-01-21浏览:

皇后张诗芸秀发凌乱的散落在她的香肩两边,眉眼如丝,睫毛如弯月,俏脸

如火,粉腮飞霞,胸前一对雪白饱满的玉峰颤抖的露在空气中,而雪峰上的两朵

娇艳花蕾绽放出两点嫣红仙果!

平坦的小腹毫无一丝赘肉,完全不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越过高山,越

过平原,双腿之间的仙境之门已经为楚惊云的进入而奏响了潺潺的流水声。

「小坏蛋!看什么呢!」

皇后娘娘娇羞着用双手掩盖住自己裸露出来的春光,她别过头去避开楚惊云

那吃人的目光,幽幽的说道:「我们这样究竟是对还是错」

楚惊云伸手扳过她的脸蛋,吻着她的小嘴,道:「我们没有对与错!有的只

是爱与欲!告诉我,你的心里有我吗」

「可是,我们毕竟身份有异啊!我们不能——啊!」

皇后娘娘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感觉到胸前一痛,其中一朵蓓蕾已经被楚惊云捏

于指尖之间了。「好痛!你……你轻点!」

皇后娘娘搂着他,红润的嘴唇时开时合,娇喘吁吁,满面红霞,那暗含的纯

情早已经为了男人而开始激情荡漾着!她媚眼如丝,小嘴呵气如兰!

「嗯……坏蛋……啊!」

随着楚惊云那纯熟的挑逗动作,皇后娘娘理智中所残存的最后的一丝犯罪感

经不住熊熊的欲火燃烧,最后一下子灰飞烟灭!

听着高贵雍容的皇后小嘴之中发出的那令人心醉神迷、销魂不已的声音,楚

惊云在也受不了欲火的煎熬,快速的将自己身上的障碍清理干净,楚惊云便分开

皇后那双雪白修长的双腿,身下巨龙勐然入侵!

「啊——」

一个十分满足的娇唿出皇后娘娘口中传出!她的双腿紧紧夹住楚惊云的虎腰

,下体不由自主的耸动着,脚跟不时碰在他的股部上,双手搂在他背上,紧闭双

眼,螓首断续地左右摆动,发出一声声消魂的轻呻娇吟。

楚惊云的一个深入,闭眼享受的皇后娘娘「嗯」的唿了一声,微微张开美目

想要说话,但却在看到楚惊云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后又快速的闭上。

似乎有心想要羞辱她,楚惊云再次用里一刺,勐烈的撞击,深深的刺入!

「宝贝,来睁开眼睛。」

皇后娘娘不为所动,贝齿紧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应当的叫声。可是,楚

惊云的每一个撞击都像是深入她的灵魂深处,带动着她体内的欲火!无奈之下,

皇后娘娘惟有张开那双紧紧所闭着的眼睛,看着身上压着自己,进入自己的男人!

楚惊云得意的一笑,抄过皇后那修长丰腴的大腿吵了起来,抗在了自己的肩

膀之上,双手则是贴上了与她那柔若无骨的玉掌,十指紧扣的按在她的脑袋部两

侧,一边挺动自己的腰部抽插撞击,一边问道:「美吗」

皇后娘娘白了把自己压在身下尽情在自己身体之中进出的的男人一眼,完美

的玉颊之上此时露出娇羞的神色,于是她干脆闭上眼睛别过头去!

可是,她的小嘴却是不可抑制的呻吟起来。如人间仙乐,悦耳动听,清音缭

绕!

她纷乱的头发散落在香肩上,跟平时高高在上的一国之母的高贵端庄判若两

人,她用力的反握着楚惊云的手指,小嘴一张,顿时咬在楚惊云的肩膀之上。

刺痛、酥麻感让楚惊云欲罢不能,他拼命的挺动着身体,发狂地做着最后的

冲刺!

「啊,不行了!快住手……要坏掉啦……啊……」

皇后娘娘嘴里不停地呻吟求饶,娇躯扭动得更加激烈。

「啊——」

在皇后娘娘长长的喊了一声,楚惊云忽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元阴之力倾泻而

出。他体内的内力转换器——双修神功《潜龙诀》高速运转,源源不断地吸收那

些溢出的能量!

良久,楚惊云才从入定之中清醒过来。见自己依然把皇后娘娘压在身下

,她

的双腿搁在自己的肩膀上,脸上的红晕以及欢爱过后享受过鱼水之欢的艳丽表情

深深的刺激着楚惊云。

「皇后宝贝!」

楚惊云将她的双腿轻轻的放了下来,整个身体全都压在皇后娘娘那遍佈红霞

的胴体之上。「你以后就是属于我的了,只属于我一个人!」

皇后张诗芸幽怨的说道:「只怕你回头就把我给忘了呢!」

楚惊云在她的胸前摸了一把,将那又再展雄风的巨龙向前顶了顶,笑道:「

你看,它不会说谎!我还要你,现在就要!」

「不!不行!人家受不了!」

楚惊云一脸无奈的问道:「那怎么办」

他说话之时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皇后娘娘那红艳的樱唇。

「不如……」

楚惊云淫笑着附在这个一国之母的皇后耳边轻轻的说着,说完还张开嘴咬了

一下那玉致的耳垂。

「小坏蛋!诗芸真是前世欠了你的!」

皇后娘娘她那双纤细的小手先是在楚惊云的腰间用力掐了一下

,而后又颤抖

着握住了小楚惊云的小小楚惊云,眉眼如丝的望向这个闭眼享受的小侄子,道:

「然后……然后要怎么办嘛!」

皇后娘娘此时已经恨死这个小淫虫了,居然想到这么羞人的法子!

楚惊云嘻嘻一笑,伸手握住她的小手在自己的分身上上下套弄着。

「哦,太用力了,轻点!」

「对,就是这样,啊……」

他看着自己那粗大巨龙在这一个成熟美艳的女人——当今的皇后娘娘那纤纤

玉指之间来回运动着,原本已经坚如钢铁的巨龙变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火热。

楚惊云伸出手指在她性感娇艳的红唇上轻柔着,道:「好皇后,我要你这里!」

皇后娘娘再次白了他一眼,有点委屈的说道:「小冤家!难道你就这样作践

人家吗」

楚惊云见她一脸的委屈,连忙使出了浑身解数,甜言蜜语尽出,最好还不容

易才哄得她破涕为笑。原来,女人啊,还是要哄的!

他看着平日高贵端庄的皇后娘娘低下头用那性感无比的樱桃小嘴含住他那硕

大如斯的巨龙,楚惊云隐隐有种强烈的征服感!

那朱唇之内连当今皇上也未曾享受过,现在却让自己捷足先登了!嘻嘻,以

后找个机会要了她的小菊花,那就完美了!

一股湿湿的温热之感让楚惊云打了个冷颤,他连忙收敛心神,锁住精关。要

是这时败下阵来那他的面子以后往那里放

楚惊云伸手扶着皇后娘娘的头部,兴奋的看着自己的巨龙消失在那樱桃小嘴

里,又轻轻的抽出来,再次轻轻的推送进去!

渐渐的,楚惊云加快了速度,每一下都让那尺寸庞大的巨龙深入她的喉咙处!

最后,楚惊云体内那久久不愿离体的精华尽数射进了皇后诗芸的咽喉深处。

走出干清宫加入战斗之时,楚惊云一阵得意。脑海中尽是春光明媚:天朝的

国母居然跪在自己身前,用她那连当今皇帝也没有享受过的温软小嘴吞吐着自己

的巨龙,虽然动作生涩,但这份强烈的刺激足以让楚惊云迷失其中了!

这一场宫变一只持续到了次日的清晨!

整一个皇宫之中尸骨累累,血流成河!

皇帝龙元飞病逝,太子被造反的二皇子所杀!而二皇子则是失手被擒!

这一系列的震惊让整一个天朝都轰动起来!

但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只是现在皇室成员只剩下了两名小公主了!

于是,有人提出让三公主龙雪英继承皇位!

但是,这一个提议遭到了绝大部分官员的反对!毕竟,这一个世界虽然不是

男权至上,但是也有点男尊女卑!

只是,隔天,这一些反对三公主龙雪英继位的官员全都都意外身亡了!而且

他们的一家人竟然在一夜之间全部死于非命!

震惊!这绝对是震惊!

京城之中的那些原本还打算反对的官员一下子慌乱了起来!

毕竟,他们谁也无法知晓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

而且,一个名为楚惊云的少年也在这一场宫变之中扬名立万!

勇救皇后,生擒二皇子,击败了众叛军!

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是一个先天高手!而且楚惊云也已经表示了他立场!

他誓死支持三公主继位!

于是,一切都明朗起来了!想到这么一个连一个国家都要忌惮几分的先天高

手,联想到那些被杀的官员

!所有人都知道了,要是自己敢说一个不字,那么下

一个倒下的就是自己了!

而且,兵马大元帅的支持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虽然天朝各地那些想要造反的官员一直未肯同意!不过,在数十个大城的太

守被人莫名其妙的斩杀之后,他们只得乖乖妥协了!

至于天下的老百姓,虽然也有反对的,但是他们更多的只是关心新皇登基之

后的政策!他们真正关心的永远是自己的温饱问题!

而这一天,三公主龙雪英正式以女皇的身份继位,她一下子颁佈了减免税收

,裁减军队的政策!

对于减税这一政策,老百姓是打从心底里欢迎的!原本反对女皇登基的百姓

也逐渐接受这一位能干的女皇!

而至于楚惊云这一位功勋显着的人,女皇陛下则是以自己年龄尚小为由,竟

然让他当上了摄政王,还亲自封他为异姓王!

又是一个十分震惊的消息,只是这一次并没有人反对!也没有人敢反对!毕

竟他们可不希望自己在睡梦之中,在女人的肚皮上运动的时候被不知不觉地杀死!

于是,楚惊云自然是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天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当

上了「楚王」并且掌握三军统帅的位置!

御林军五十万,城卫军五十万,禁卫军八十万,一共一百八十万的军队被他

牢牢地掌握在手中!

大权在手的楚惊云可为如日中天!那些原本还打算孤立隔离他的官员纷纷上

前阿谀奉承!

大局已定,楚惊云大权在握,在京城之中已经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与他相抗

衡了!除了兵马大元帅林远!不过他现在被楚惊云找了一个藉口派去全国各地平

乱去了!

至于白玉剑圣秦天,因为自己丹田被毁,内力尽失,现在却只是一个失去了

武功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普通人而已!

天牢之内,楚惊云看着监牢里那一头凌乱头发,穿着囚衣的秦天,「秦伯父

,为什么你要帮助二皇子难道你一直以来在世人面前的那一副清高刚正,嫉恶

如仇的模样都是假的」

「哈哈……楚贤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现在你跟我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呢!」

秦天无力地躺在了地上,双眼却渗出了丝丝泪水:「想不到啊!真想不到,

原本……我还以为能够在帮助二皇子登上帝位之后接住朝廷的实力让我一统整一

个武林的!没有想到!真没有想到竟然会被你半路杀出!想我秦天自成名以来,

除了在邪帝许啸天的手下失败过以后从来就没有被谁胜过,但是今天我总算知道

了……强中自有强中手!哈哈!」

「哎……」

楚惊云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但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已经是造反了!

除了要杀头之外,还要抄家诛九族!」

闻言,秦天先是一愣,接着却沉默起来!只是他的身体正在颤抖着!仿佛在

害怕什么似的。

良久,秦天这才声音沙哑地说道:「楚贤侄……看在我跟你爹的交情份上,

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情」

「你想我放了你的妻子还有儿子,儿媳妇」

楚惊云说道。

「他们……真的什么都不知情!算是我求你了!」

秦天一下子在楚惊云的面前跪了起来,乞求道:「我秦天这一生从来没有求

过人,现在让我求求你了,放过他们吧!还、还有,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但是

你芸姨她……哎……如果可以的话,你帮她再找一处好人家嫁了吧!我对不起她

了!」

「好,我答应你!」

「谢谢!」

秦天感动地点了点头,又道:「还有一个问题,你能不能告诉我……邪帝许

啸天到底是你什么人」

「那一个老头子」

楚惊云想起了教会自己武功的男人,哑然失笑道:「勉强算是半个师傅吧!」

「那……他不是被天圣门的门主杨风斩杀了么为什么……」

「哼!杨风那个伪君子,他根本就不是许啸天的对手!当年他用了一些卑鄙

手段伤害了许啸天,让他销声匿迹,杨风他则是对方宣称自己已经斩杀了邪帝!」

「原来……如此!哈哈!邪帝竟然有你这么一个年轻的徒弟,而且还是先天

高手!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啊!估计……你应该可以冲击那一道关卡了!」

「没事的话,那我先走了!芸姨的事情,秦伯父你就放心吧!我会帮你好好

……照顾她的!」

楚惊云点了点头,转身便走出了监牢!

离开京城监牢,楚惊云便急急地向着自己现在的新家赶回去!

坐落在京城原来的太子府旁边的着一座楚王府!

「王爷!」

侍卫见是楚惊云回来,连忙行礼!

「嗯,今天府上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楚惊云微微点头。

「禀王爷,府内一切安好!只是,来了一个女客人,夫人们已经将她领了进

去!」

「客人会是谁呢」

楚惊云奇怪的问道,他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向着客厅所在的方向走去!

「啊!他回来了!」

客厅之中此时坐着两个女人,一个是东方雨婷,另一个却是……「这位客人

是……」

楚惊云走了进去,却在见到来人之时稍稍一愣!「婷婷,你先回去吧!这里

由我来接待客人就好!」

「哦,那好吧!」

东方雨婷的目光在那个女人的身上扫视着,然后又落在了自己的男人深桑,

借着转身之际竟然对着楚惊云吐了吐小舌头!

「芸姨,怎么会是你呢」

楚惊云在这一个女人的身边坐了下来。

这一个女人竟然就是秦天的妻子!峨眉仙子夏芸熙!

「楚贤侄,你应该知道我的来意的!」

夏芸熙脸上一阵凄苦,双眼也稍稍有点红肿,明显是哭泣过的痕迹!

她那一头本应该飘逸的长发此时扎成了一个高贵端庄的妇人髻,虽然是坐着

,但是她的身材看起来依然是那样的高挑,举手投足,如诗如画,一举一动,沌

然天成!

她穿着白色罗裳,下摆是秋千百折裙。胸前丰满的双乳撑起了高耸的峰峦,

纤细的柳腰被裹于罗裳之中!她的一双秀气的美腿是那样的柔和纤浓!

只是,就是这么一个绝色成熟的美妇人此时却是泪眼婆娑,香肩轻轻耸动抽

泣着:「楚贤侄,芸姨求你了!救救他吧!我求你了!」

说着竟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下子跪在了楚惊云的面前!

「别!芸姨你先别这样!」

楚惊云可是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将她扶起来:「芸姨你先起来吧!有

话好说,别这样!折杀我了!」

他抓住了美妇的那双丰腴的藕臂,只觉得触手温香软玉,一种异样的刺激让

他变得兴奋起来!

「不!」

美妇人连连摇头:「如果你不答应的话,芸姨便在你面前长跪不起!」

夏芸熙是铁了心了,她泪如泉涌地跪在了楚惊云的面前就是不起来!

「芸姨!你先来说话好不好」

楚惊云拦住了她的香肩不舍得放手,看着近在咫尺的哭泣美妇,他的心中忽

然升起了一个十分可耻的邪念!

楚惊云看着一具成熟丰盈的玉体,她高耸挺拔的乳峰随着急促唿吸微微起伏

着,身段曼妙的曲线并不因为她跪着而黯然失色,反而因为约隐约现而显得充满

着成熟诱惑力!

那一身飘逸的罗裳遮掩不了她傲人丰满的身材,盈盈仅堪一握的纤纤柳腰,

一双修长雪白的玉腿柔和纤美,并不因为被遮掩而失去魅力!

完美的身段是那样的吸引着楚惊云的眼球,挺胸、纤腰、丰臀,近乎完全符

合黄金比例的身材此刻就毫无防备地跪在自己的面前之上,她的美丽完全没有遮

掩着刺激着男人的欲望!

拥看着这么一个拥有着完美成熟胴体的女人,楚惊云心中升起了要将这么一

个完美性感的尤物占为己有的欲望!

「芸姨,你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

楚惊云板着脸,道:「你可知道秦伯父他犯了什么罪那可是造反的杀头大

罪啊!那可是连诛九族的重罪!而且,还会牵连到你们!」

「我……我知道!但是……你一定有什么办法的,是不是」

夏芸熙依然不死心,道:「楚贤侄,芸姨求求你了!救救他吧!」

「哎……」

楚惊云放开了她,站了起来,皱着眉头道:「现在伯父可是一级要犯,就算

我是当今的女皇也不好将他放了,何况我还不是呢!」

「不!你可以的!你不是摄政王吗你还是一个异性王爷呢!我知道,你会

有办法的!」

夏芸熙跪到了楚惊云的面前,双手抱住他的腿祈求道:「楚贤侄,难道你就

那么绝情——」

「够了!」

楚惊云忽然怒吼道:「你以为我楚惊云是什么人天王老子还是玉皇大帝

你丈夫现在可是犯了死罪!你说救就救,那你有没有想过我的难处还有,既然

秦伯父帮助二环子造反了就要预料到自己会有失败的一天!」

「你……」

夏芸熙没有想到楚惊云的脸色说变就变看着一脸怒火的她,自己竟然说不出

话来!

是啊!每一个人考虑问题之时总会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

每一个人都是自私的!这一点完全不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平时听到有人

遇到什么不测,最多也是动了同情心!但是如果遇到危险的是自己的亲人,他们

就是变得悲伤起来!

「芸姨,不是我不想要救他!而是,我不能救他!」

楚惊云冷笑道:「如果放了他,那么我怎么样对得起死在了他受伤的无辜生

命!」

其实楚惊云的话纯属扯淡,他可没有那么伟大的!只是,这一番话完全是他

自己的私欲在作怪!眼前的哭泣美妇梨花带雨,那姣美的月容实在是让人想入非

非!

那如清水深潭般清澈明亮的美丽凤眼此时泪水汪汪,如玉扇般的睫毛沾湿了

,却依然一眨一眨,粉颊桃腮娇艳如桃,艳丽如仙!

她的樱桃小嘴柔嫩性感,微微张合挪动着,看着楚惊云的英俊脸庞,她脸颊

一片惨白,但却略略蹙眉,哀求道:「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么」

说话之间,美妇檀口轻启,露出了整齐地镶嵌在柔唇内里的洁白如雪的银牙

皓齿,宛如贝壳一般排列整齐。

「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楚惊云无奈的谈了他烟气,可是他心中的欲火已经膨胀到了极点了!

「呜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夏芸熙顿时泪如泉涌,「我只是想要一点身为女人的幸福而已,真的那么难

么」

说着,她竟然一下子站了起来,向着身边的木柱撞去!

「芸姨!」

楚惊云眼疾手快,诡异身法连连闪动,就是这一招「隔空挪移」击败了秦天

,而此时却用在了救他的妻子之上!

楚惊云闪到了美妇的面前,双手抱起她轻轻地转着圆圈,一个又一个。芸姨

在他的怀中就像一个小女生一般!

楚惊云慢慢地停止旋转,双手却依然紧抱着怀中美妇的小蛮腰,贪婪的唿吸

着带着芸姨那清新芳香的空气,身体深深地感受着芸姨她的那一双丰满坚挺的玉

乳的青春弹性。

他下头对上么美妇那双泪汪汪的杏眸,柔声道:「有什么事情不可以解决的

呢!为什么要寻死!难道你以为自己死了就一了百了么」

说话之间楚惊云拥着她的腰肢呜呜移动,让她背靠在后面的木柱之上!

「我……」

夏芸熙心中的委屈一下子爆发起来,也没有擦觉到他们两人之间的姿势是那

样的暧昧!此时楚惊云一手搂住了她的小蛮腰,另一只手则是撑在了她的肩膀之

上,强壮的身体跟她的娇躯时不时地轻轻碰触,那若即若离地美妙触感让楚惊云

心中食指大动!

「呜呜……可是我还可以做的了什么……」

无尽的委屈让这一位曾经被称之为峨眉仙子的美妇也泪泣沾襟,完全没有擦

觉到自己现在就好像一只小绵羊般被一头大会灰狼给紧紧盯住!

楚惊云看着被自己强壮的身躯重重地压在木柱之上的绝色美人妻,她娇艳的

脸庞上透着惨白的色泽,但是却有浮着淡淡的嫣红,娇俏的娇靥之上,水汪汪的

杏眸半开似闭,泪水不断地从眼角之中流出,弯弯如长弧新月的柳眉,挺直小巧

的鼻樑轻轻的抽动,性感红润的樱唇盈利抿着,不时轻泄出令人怜惜的模煳哭泣

声!

她鼻息咻咻,娇喘嘘嘘,那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因为刚才挣扎的关系而披

散下来,柔顺地飘散在肩膀两侧,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发香!

诱惑!这对于男人来说绝对是一种十分强烈的诱惑!

淡淡的少妇体香以及幽幽的发香深深地刺激着楚惊云的嗅觉神经!眼前那一

张完美无瑕的月容此时泪流满面,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拥在怀中好好怜惜!这种

十分让男人无法抗拒的视觉冲击更是深深地激起了楚惊云心中的兽性!

强烈的视觉跟嗅觉冲击,加上了自己身体跟这一个成熟美妇那曼妙胴体的接

触,美妙的触感更是仿佛催化剂一般,让楚惊云心中的欲火膨胀到了一个极点!

【055 】慈母责备

「楚贤侄……你、你干什么!」

夏芸熙忽然浑身一抖,在这一个时候她总算是反应过来了!自己现在跟楚惊

云的姿势有多么的暧昧!

她现在背上顶着身后的木柱,可是身前却被楚惊云那高大的身体给挡着,自

己身体跟他之间若即若离地接触摩擦,夏芸熙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胸前的那双高

高耸立着的入云酥胸被他胸膛摩擦着!

「你……让开!」

曾经的峨眉仙子那娇俏的脸蛋嚓的一下红了起来,那双芊芊玉手推举在楚惊

云的胸膛之上,「让开!」

那惨白的脸上此时露出的细细红晕让楚惊云看得食指大动!那恍若春山般的

柳眉被泪水沾湿,泪汪汪的桃花杏眸闪过一丝惊慌。

「不!芸姨,现在你需要冷静一下!」

楚惊云的声音有点沙哑,他的双手竟然用力地环住了身前这一个哭泣的美艳

人妻那一手盈握的腰肢,身体向前用力倾斜着,将她那成熟的胴体定在了高大木

柱之上!

身体压在她的身子上,楚惊云心中一阵心猿意马!那种充满着肉感的美妙滋

味让他浑身一抖!大腿贴着美妇的一双白嫩丰腴的玉腿,胸膛更是将她胸前的那

双玉兔给重重挤压着!那种十分刺激美妙的滋味实在让楚惊云控制不住自己心中

疯狂飙升的欲望了!

「楚惊云!你快点让开!」

夏芸熙显然有点升起了,想她当年以峨眉仙子的名号闯荡江湖以来还从来没

有被男人这样调戏轻薄过!就算是她的丈夫也是对她规规矩矩的!

可是现在自己竟然被一个比儿子还要小的男人给这样轻薄,美妇脸上的红晕

更盛,而且这个可恶的男人更是拒绝营救自己的丈夫,心中的怒火顿时一下子升

到了最高点!

只是,当她真被动用武功将压在了自己身上的男人推开的时候,楚惊云的话

却让她的心一下子跌谷底!

「芸姨你不是想要救秦伯父么」

楚惊云此时就像是一头大灰狼一般,他的双眼紧紧的顶住了眼前这一个梨花

带雨的美妇人,心中的邪念在疯狂的冲击着他的理智!

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个无助哭泣的美妇人,楚惊云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仿佛有

一种神秘的声音高驱使着自己做出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夏芸熙她的肌肤很白,白里透红,宛如两座倒扣的雪峰,随着她那高挑成熟

的身体扭动而左右摇晃,荡漾出一阵阵波涛,看得楚惊云神魂颠倒,色授于魂!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身体靠得那么近,近得让楚惊云的胸膛可以随意

挤压那双充满着弹性的玉峰!丰硕傲挺,却丝毫没有感觉到松弛,依然是充满着

弹性,充满着青春,让他几乎忍不住想要将自己的魔爪弹上去好好把玩一番!

「你、你……」

美妇双手撑在了楚惊云的胸膛之上,抬头泪眼婆娑地看着他:「你愿意放过

他吗」

话一说完,她却马上别过头去!

因为这一个将自己压在木柱上的男人那双眼之中尽是浓浓的佔有欲!仿佛要

将自己吞进肚子里面一般!身体深处忽然感觉到有一种十分痕痒的感觉,双腿之

间更是被那一根男人图腾顶着,美妇顿时变得有点慌乱起来!身为人妻人母的她

很想要将这个男人推开,可是现在她却又害怕得罪了楚惊云,那么自己的丈夫就

九死一生了!

此时楚惊云的身体已经快要炸裂开了!面前这一个国色天香的美妇人此时就

好像是自己手掌之中的肉一般,虽然准备被自己吞下肚子!而且压在她的身上,

那种挑逗般的刺激让他变得十分兴奋起来!

夏芸熙可是秦天的妻子,自己也要叫她一声芸姨!

可是现在呢他却在勤罚亵渎这一位出尘脱俗的美妇人!

夏芸熙低着头等了很久都没有听到对方的回答便微微抬起头来。可是就在这

时,她又被对方眼中的那股兽欲给震撼着了!「不要!」

她的一双玉手本能地而上下挥动,竟然……竟然用力抓住了楚惊云的……「

哎哟!」

楚惊云浑身打了一个冷战,身体剧烈地颤抖着!自己身上起了反应的小兄弟

被这个美妇用力一抓,那种强烈的扯痛感几乎让他晕倒过去!

男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竟然被人如此大力度的拉扯,那一种钻心的疼痛啊,

大概就好象个子矮小的人骑自行车的时候从软坐之上摔下来,下阴顶在了横杠之

上产生的疼痛一般!

「痛死了!」

楚惊云顿时呲牙咧嘴,连嘴唇都泛白了!

他的双手因为疼痛下意识地想要抓住什么,强有力臂弯环抱住了他眼前的丰

韵成熟美妇的动人娇躯,双臂使劲用力的夹紧!

直到那一种被称之为「只有男人才懂得」的疼痛渐渐消去之时他才慢慢平复

下来!

「啊……你别用力!快放手!」

夏芸熙被楚惊云的双臂夹得身体发痛,于是便连忙挣扎!

「别、别动!」

楚惊云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是芸姨你先放手吧!」

他一脸苦笑地看着怀中被自己抱着的美妇,动了动腰部示意她放开自己的小

兄弟!

「啊!」

原本还没有擦觉到的夏芸熙一下子慌乱起来,原来自己的双手竟然还在抓住

这个男人的……那种灼热,那种硕大,那种坚硬让多年来没有得到男人滋润的美

妇心中一阵心神荡漾!

「怎么那么大」

夏芸熙心中忽然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手掌之中传来的灼热温度让她不得不

松开小手!

这时楚惊云才舒了一口气!把柄被人抓住的感觉还真是心惊胆战!只是,怀

中却是传来一阵温香软玉!那润滑丰满的娇躯,充满着肉感的胴体让他心底窜起

了一阵灼热的欲火!

楚惊云双手用力紧紧的抓住了怀中美妇的那双削平香肩,佯怒道:「芸姨你

那是想要将我杀了么竟然这么用力!还是说,你想要以此来威胁我将你的丈夫

放了」

被楚惊云这么一吼,美少妇吓了一跳,她的双手交叉护在胸前,娇躯微微颤

抖,道:「我……我不是……不是这样!」

夏芸熙双手交叉放在胸脯之上,任由这个充满邪性的男人搂着自己的柳腰,

周围的空气之中,尽是他那男性的气息,熏得她芳心如小鹿般乱跳,隐隐有点娇

羞,有点愤怒,还有一点背叛丈夫的内疚!

「你先别……别这样!快点放开我!」

夏芸熙这个时候才想起了自己现在还在楚惊云的怀抱里呢!这种以你的姿势

让她的心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而且有求于人的美妇更是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被男人拥抱着,那样亲密

的接触让她想要落荒而逃!但是却又不得不选择留下!自己丈夫还等着这个男人

高抬贵手呢!

此时此刻

,夏芸熙的心变得很乱,心中产生了一丝仿佛偷情的刺激,那种强

烈的感觉让她这个一向温柔善良,内向贤淑的绝色美人妻不免生出了背叛丈夫的

愧疚感!

但是,多年的枯燥夫妻生活让她已经开始厌烦了这样平静如水的生活了。现

在随着这个男人的轻薄动作,她锁闭多年的心房顿时泛起了阵阵涟漪!

只是,自己怎么可以这样做呢!自己的儿子都比这个男人要大上几年!而且

,自己可是楚惊云名义上的阿姨呢!这样的辈分关系让她感到惶惑惊恐,但是内

心深处却又忽然产生了丝丝快感!

而楚惊云却并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他的双眼放肆地停留在夏芸熙的胸前肆无

忌惮地欣赏起那一波波的乳浪,峰峦如聚,波涛如怒!这样强烈的刺激让他忍不

住挪动身体,用自己那结实的胸膛去挤压那双活泼跳动的酥胸玉乳,那双饱满鼓

胀的峰峦顿时被挤压的扁扁的,原本浑圆的山体顿时变了形状!

那强烈的弹性更是让楚惊云迷上了这一种美妙的感觉!

「啊!」

夏芸熙马上想要挣扎,被如此近放肆的看着轻薄着,她感到好象有一只无形

的大手在自己的胴体之上抚摩一样,感觉很舒服,却又很羞涩!

「不要这样!」

夏芸熙双手用力地捶打着楚惊云:「你快点让开!让开!」

「芸姨,你不是想要我放了秦伯父么」

楚惊云双手抓住了美妇的那双手腕按在了木柱之上,他的声音变得沙哑起来

:「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想救他」

「你……你什么意思」

夏芸熙心中一怔,看着这个男人的眼神,她的心开始往下沉!那种充满着兽

欲与佔有欲让她清楚地直到了对方心中的想法!

「我什么意思,芸姨你难道不知道么」

楚惊云慢慢地靠近,对着眼前的这一张花容失色的脸颊吹了一口热气!

美艳人妻夏芸熙那小嘴顿时发出浅浅的一声嘤咛,脸上随着男人口中唿出的

热气儿泛起了阵阵红潮!

这一种强所未有的几次快感仿佛强烈的电流一般,深深的冲击着美妇的芳心!

夏芸熙她感到自己好像已经越来越沉迷于这一种背夫偷情的刺激快感之中了。

只是……「不要!」

强烈的道德谴责还有那沉重的负罪感让这一个美艳人妻心中的理智一下子变

得清明起来!他连忙运气内力将这个将自己压在了木柱之上男人推开!

「楚惊云!你、你不能这样对我!」

夏芸熙转身就想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一个频频冲击她心房的男人!忽然,她

的娇躯剧烈颤抖了一下,却原来是楚惊云竟然在她的身后抱住了她!

「芸姨!」

「不,不要这样!」

夏芸熙感觉到自己的粉背传来了男人胸膛的灼热,一颗芳心不知所措,羞赫

无比,却又抵不过那一种神秘力量的牵引,她不由自主地堕入了身后这个男人的

温柔之中。

「芸姨你别动,不然我可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楚惊云双臂穿过她的腋下紧抱住她的娇躯,温热的手掌放在她那平坦的小腹

山轻轻摩擦着,感受着美妇人那平坦如川的小腹那美妙的触感!

楚惊云身下的兄弟不甘寂寞地太起头来,重重的抵在了他身前这个成熟美人

的翘臀之间。他只觉自己被两团充满着弹性的棉花糖深深包裹着,小惊云的每一

次怒吼都总是伴随着美人的颤抖娇唿!

「楚惊云!不要!你、你快放手!我不能这样!」

夏芸熙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男人的浓厚雄性气息几乎让她透不过气来。玉

臀之中那异物更是开始击碎了她的心防,那一种硕大坚硬是她从来未曾在自己的

丈夫身上见过的。跟这个男人的硕大相比,丈夫那只能勉强算是小蚯蚓罢了!

天啊!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放开我!你放手!我们不能这样的!」

清明的理智让夏芸熙马上做出了强烈的反抗,那高挑火辣的胴体在楚惊云的

怀中扭动挣扎,想要从他的牵制之中挣脱出来!

可是楚惊云却用力收紧双臂,尽量将怀中颤抖着的成熟美人妻拥在怀中,一

手搂腰,一手抵在她的背上不让她继续挣扎!并且附在了她的耳边轻声道:「芸

姨,难道你不想要救你丈夫了么」

闻言,夏芸熙的挣扎动作顿时缓和下来!

是啊!丈夫的生死现在掌握在这个男人的手上!如果自己得罪了他的话,那

丈夫就死定了!

趁着怀中的美妇出神之际,楚惊云低头咬着她润圆晶莹的耳珠,道:「想要

我为你做点什么事情的话,芸姨你是不是应该付出一点代价呢」

说着,他便抓着夏芸熙的一只玉手,引导她摸向了自己跨下火热小兄弟!

夏芸熙发出「嘤咛」一声,却没有拒绝,芊芊玉手颤抖着轻轻抚摩在那一团

隆起的山丘之上,即使隔着两条裤子她依然深深地感受到巨龙的狰狞与火热!

「别……别这样啊!」

夏芸熙不敢过分挣扎,但是手掌处传来的硬度与热度却让她打从心底里感到

害怕!

楚惊云双臂用力拥着怀中的绝色美人妻,他嘴中不时发出一声声舒服的低吼

声,直让夏芸熙听得耳根发红,粉脸飞霞,桃腮似火。

她的小手在楚惊云的牵引之下,温柔地握住他的巨龙,五指轻轻地揉按着,

仿佛正在抚摩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一般!

楚惊云附在她的耳边柔声道:「我们到内院房间里谈」

夏芸熙自然知道道内院便意味着什么,可是她却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来。羞

赫的她只能勉强点了点头,她的心已经再也不能拒绝这个男人的任何要求了!好

象有一股神秘强大的力量在牵引着她,指导着她,压迫着她,让她不得不屈服于

这个男人,不得不臣服于这个男人!

但是,她真的就这样臣服么

楚惊云并不知道,夏芸熙心中早已经算计好了的!等到进了房间,她无论如

何也要趁着对方松懈的时候讲楚惊云一举制服!

不过,她好像并不知道,楚惊云的武功可是比起她来说要高出不少!

要真的进了房间,那到时候到底是谁制服谁,谁征服谁还真的不好说了!

不过,楚惊云的那双魔爪却忽然一把攀上了夏芸熙胸前的那双高耸傲挺的酥

胸之上,用力抓住了那充满着弹性的峰峦一阵揉搓!

「啊!不要!」

身上的敏感部位被男人侵犯,夏芸熙下意识的一唿,身体竟然硬生生地从楚

惊云的怀中挣脱出来!

「芸——」

楚惊云刚还想要说话,可是他却忽然愣住了!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女人,他

有点结结巴巴的说道:「娘、娘你怎么来了」

「哼!如果我不来,只怕你还会做出什么更加禽兽的事情来!」

宁楚涵原本只是接到香儿的通知说夏芸熙来造访了,于是便往大殿赶过来!

可是她没有想到,一进来便看到了儿子在轻薄自己的闺中好友!

由于秦天跟丈夫楚扬交好,宁楚涵跟夏芸熙两人也便成为了闺中姐妹!

只是没有想到儿子竟然将魔爪伸向了自己的这一个好姐妹身上!

而此时,宁楚涵身后的丫鬟香儿更是将脑袋低下,不敢看楚惊云!她并不知

道楚惊云竟然会对夏芸熙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香儿,你带客人到厢房休息一下!」

宁楚涵冷着脸道。

「是……夫人!」

香儿撇了撇楚惊云,领着一脸羞愧的夏芸熙离开大殿。

整一个偌大的空间之中只剩下了他们母子二人!

「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宁楚涵并不知道秦天帮助二皇子造反被擒的事情,此时她心中一阵愤怒地看

着楚惊云!怒道:「你怎么可以做你芸姨做出那种事情来!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秦

伯父么」

「我……」

楚惊云刚要说话,可是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见楚惊云不说话,宁楚涵心中的怒火更盛了!「你、你真是太让娘亲失望了!

你怎么可以做出那种事情来!你是不是想要将娘亲活活气死」

闻言,楚惊云的嘴唇抿了抿,抬头望向了近处的母亲!

只见她那高挑的身材将那一合身的罗裳撑得高雅端庄,凹凸有致的火辣身段

曲线完全呈现了出来。翘挺的美臀随着她的动作而左右扭动,吸引着男人的眼球!

不过,楚惊云除了能够看到她高挑火辣的身材以及胸前的那双频频起伏着的

酥乳之外根本不到其他了!而唯一可以清楚看见的便是她那张冷艳得让人感到发

寒的俏脸,如傲雪寒东的腊梅一般!

「哎……」

宁楚涵走到了楚惊云的连钱,一脸慈祥地看着他,道:「娘亲知道你长大了!

在你的这个年轻也是时候成家立室了!可是,你怎么可以那样对你芸姨呢!」

「你告诉娘亲,你是不是想女人了」

宁楚涵看着儿子,道:「你跟婷婷那丫头有婚约在身,我们不如找一个时间

回去苏州将你们的婚事办了,如何让你早点成家立室,也让你早点收心养性!」

「嗯!就这样吧!」

此时的楚惊云可是尴尬死了!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呢!只是,

面对着眼前的这一个美少妇,他新位址中隐藏着的那一丝更加黑暗,更加邪恶的

东西却在慢慢地滋长着!那一夜走错房间的旖旎他现在还记忆如新!

面对着男人的目光,宁楚涵心中一愣,碎叶好像想到了什么,脸颊上露出了

丝丝红晕,娇嗔道:「你给娘亲说说,为什么要那样对你芸姨,还有她为什么回

到这里来!你秦伯父呢他在什么地方」

「娘你好像不清楚吧!」

楚惊云开口道:「二皇子造反,秦伯父竟然还帮助他一起对付皇帝,光是这

一份罪就已经足够将他碎尸万段了!」

「什、什么」

宁楚涵稍稍一愣:「你说……你秦伯父他竟然帮助二皇子造反」

「很难让人相信吧不过,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楚惊云叹息道:「他现在就被关押在京城的天牢之中!」

「这么说的话,你芸姨这次来时想要求你救他了」

宁楚涵的声音有点颤抖,她双眼紧紧地望着儿子。

「嗯!」

楚惊云点了点头!

「啪!」

一个巴掌声顿时响了起来!

宁楚涵那双美眸溢出了丝丝泪水,「那么说的话,你那是在乘人之危,侵犯

你芸姨了你这个畜生!」

「……」

楚惊云闭着嘴,也不说话。

「你、你说话啊!」

宁楚涵抓住儿子的衣襟低声抽泣道:「你怎么会变得那么坏呢!你这让娘亲

以后怎么办!」

「娘,你……别哭啊!」

楚惊云颤抖着双手扶住了怀中低声哭泣的美少妇,柔声道:「不要哭了好不

好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他在说着这话的时候心里又补充道: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看到的!

「你这个小混蛋!」

听到了儿子的保证,宁楚涵却忽然一愣,连忙不着痕迹地离开儿子的怀抱,

抬头却见楚惊云的脸上留着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痛吗」

所谓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宁楚涵一脸怜惜的伸手抚摸着儿子的脸庞,柔声

道:「你心里是不是生娘亲的气了」

「怎么会呢!」

楚惊云伸手抓住了娘亲的手腕按在自己的脸上,「娘你你也是为了我好嘛,

孩儿知道的!」

「那你以后可不许在那样了!她可是你的芸姨呢!」

宁楚涵有点尴尬地抽回自己的手掌,脸上也红了起来:「你、你要是想女人

的话,娘亲最多帮你多找几门妾氏。」

「还是……不用了吧!」

楚惊云有点不好意思的摇头道:「娘,你还是别想了这些了,我可不想要娶

一些我不喜欢的女人呢!」

「娘亲怎么可能不想!」

宁楚涵嘟着小嘴,一脸憧憬地说道:「咱们楚家只有你一个儿子,你现在也

这么大了,也该是时候娶妻生子了!娘亲还等着你给我生几个肥肥胖的孙子呢!」

「这个还是以后再说吧!」

楚惊云微微点头。

而就在这时,在京城更远的地方!

天生山——武林第一门派天圣门的所在!

此时在那一个峡谷之中的一栋偌大的院落里,一名绝色美妇人正坐在房间之

中,靠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怡人的风景,此时她却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去欣赏!

但见她穿着一身雪白的松宽衣裳,身材长得跟宁楚涵一样的高条火辣!双腿

修长,亭亭玉立!

此时,她的一只手正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自然的风儿轻轻吹过,却看到了美妇人的小腹微微隆起,明眼人一看便知道

她已经是怀孕了!

这一个女人到底是谁

能够住在这个别院里的女人不多!也只有两个!一个是天圣门的门主杨风的

女儿——杨玉兰!还有一个便是杨风的妻子沈雪柔!

这一个美妇长得如花似玉,国色天香!身上的那一种成熟的气质又怎么回事

杨玉兰这种生涩小萝莉可以比拟的呢!

那么,这个美妇的身份便昭然若揭了!

那边是上一代的武林十花花魁——沈雪柔!

可是,楚惊云不是说了,沈雪柔的丈夫早在十多年前便已经被邪帝许啸天给

伤了男人命根子成为了太监么怎么他的妻子还会怀孕呢

要是楚惊云在这里的话一定会知道!自己上一次强暴了沈雪柔竟然一枪中标

,让这一个让所有男人都垂涎三尺的美妇人怀上了自己的孩子!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