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武侠古典

【2023年最新更新】悲惨凄绝周芷若

发布时间:2023-01-24浏览:

“灭绝老尼,你还是不肯跟我比武吗”赵怒问。

此处为万安寺,六大派手围攻光明顶下山后,被赵用十香软禁散捕获,囚禁于此,赵还要众武林手在中奇毒下与她过招,目的是为了学习各派的妙招式,不过峨嵋的灭绝师太看穿了她的诡计,坚持不肯与她比试,赵一怒之下前来监牢,要亲自她就范。

在牢里的灭绝明明听到了,却故意装作充耳不闻,明显不屑一顾。

“灭绝,你以为装聋作哑就没事了你当真认为我没有办法治你”赵气得牙。

“既然落入你手,要杀要刮悉听尊便,但若想要从我峨嵋门中学到一招半式,那是休想。”灭绝终于开口。她已嘱咐过门下弟子不可与之过招,绝不让赵称心如意。

“好个傲的峨嵋掌门,你不怕我杀你刑你,难道也不怕我羞辱你吗”赵邪恶的笑“鹿师父,你说,要羞辱一个人,该用什么方法”她向一旁的鹿杖客问道。

“人最重视的就是名节,要羞辱嘛~当然是从这方面下手。”鹿杖客笑道。

果然,听到赵居然想毁她清白之躯,守了几十年处子之的灭绝难掩震惊,但很快又恢复从容的神态道:“我早已视死如归,纵然受尽百般屈辱,我也不会让你学得一招半式。”听到这里,峨嵋的弟子们也都群情愤“贼!”“魔!”“休要羞辱我师父!”的辱骂。

“不愧是一代宗师,看来就算是真的让人你,你也必定不肯就范,但你门下的弟子呢也跟你一样能够秉弃贞,视维护峨嵋招式不外传为最重”赵邪恶地笑。

“魔!要她们不跟你过招是我的意思,你想折辱我尽管冲着我来便是,不要波及我的徒儿!”灭绝一听暴喝道。

“哈哈~你也不想想自己多老了,我手下想,当然也是你年轻貌美的徒儿,你就算自己贴上来,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啊哈哈哈~”赵和一干手下一齐狂笑。

“你既然不肯跟我比试,就不要怪我手段残毒,你的徒儿也不肯跟我比试,关在这里徒费粮食,不如好好伺候我的手下,我的手下们陪我东征西讨,正需要一帮慰安妇来解闷。灭绝,你要记住,你的徒儿都是因你的自私而失,来啊~把她们全都拖出来!”赵一声令下,鹿杖客上前打开牢门,就要进牢抓人,峨嵋众人大叫一声,全退至最后,却有两人向前。

“别要动我徒儿!”灭绝张开手挡住鹿杖客去路,而另一位没有退后的,却是她最小的弟子周芷若。

“唷~你这位弟子倒是有种,叫什么名字”赵向周芷若问。

周芷若却是不答,将头别了开去。

“启禀郡主,这位便是周芷若。”鹿杖客生好,早就在注意这位美。

“喔~你就是周芷若听闻张无忌勇挫六大派,最后被你一剑刺倒,原来竟是这样一位娇滴滴的美人啊~”赵上下打量着周芷若“你的同门姊妹都退到后面去,你反倒上前,是有什话要说”“别要羞辱我师父和师姊,你想羞辱,就羞辱我一个人吧!”周芷若而出,却是全发抖,眼眶泛泪,显然是怕极,牺牲自己的贞是需要多大的勇气。

“芷若!”“师妹!”灭绝和峨嵋众弟子惊唿,她们万想不到一向乖顺柔弱的周芷若,居然在这危及的时刻而出。

“喔~你能够刺伤张无忌,显是武功强,但我手下武师共有百人,你们峨嵋这十几人全当慰安妇还怕不够呢~你居然想一个人承担!难道你不只武功强,上功夫也非常了得哈哈哈~”赵羞辱的嘲笑道。

周芷若原以为赵手下的武师,就是现在她带来的这数名,却没想到居然有百人之众,当场吓得脸发白,但事关峨嵋全体弟子的贞,她话已说出口,更不能在此时退缩,只好硬着头皮道:“不管你们有多少人,都由我一人应付!”赵见她脸,只当她怕了,万想不到她居然还敢说出这番话来,微微一愣,又道:“其实我并未说要羞辱你们全体,或许我手下胃口不大,挑个两三位就够用了,你这般迫不及待的站出来,难道是在峨嵋尼姑庵关的闷了,犯了想嚐嚐男人了”赵一说完,手下便跟着笑起来。

周芷若给这番话折辱的无地自容,气得浑颤抖,面通红,更掉下泪来,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话。灭绝见自己的徒如此,拍了拍她的肩安慰,回头瞪视那些缩得远远的徒儿,这些人都是周芷若的师姊,却没一个赶上前。

周芷若也回头看向她的师姐们,她们都出惊恐不安的神,有的望着她出不舍的神情,却没有一位肯帮她说一句话,没有一位敢向前踏出一步。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同门十多年的情谊原来也只是这样而已,所谓患难见真情,真情竟是如此残酷,伤心之下,涌现勇气,周芷若擦擦眼泪,再度开口:“不管你们有多少人,都让我来吧!”说罢,已经自己走出牢笼。

赵惊愕之余,也只好道:“好~这是你自己要求的,可不是我硬要胁迫,不过你可要有心理准备,要是服侍的我手下不意,我随时还会在抓你的师姊来一起做慰安妇。”说罢又望向峨嵋一干弟子,峨嵋弟子面惊恐。

周芷若望见师姊们如此,更是心碎,只对师父灭绝说了声保重,便随着赵等人去了。

出了牢房之后,周芷若被领进一间房里,赵的手下玄冥二老、神箭八雄都在其中,房门被关上,众人都望着她笑,到此地步,周芷若又不禁害怕起来。

“小美人儿,你可真有胆识,还是你真的天荡,心方动,想嚐嚐鱼水之的滋味啦”鹿杖客笑道。

“下!”周芷若红着脸骂道

“下就让你看看我们有多下!”鹤笔翁道,说罢,房中众人一齐了。

转眼间,周芷若已被一群赤体的男人包围,一立的全指向她,令她羞红了脸,无地自容。

见周芷若如此楚楚可怜,鹿杖客第一个忍耐不住,一把抱住周芷若,强吻了她起来。周芷若倅不及防,已经被鹿杖客拥吻,鹿杖客将她紧紧抱住,不容挣扎,她想别过头去,双却被紧紧住,她只好紧闭着嘴,但又被鹿杖客用舌头撬开,舌头侵入,和周芷若的香舌起来。

鹿杖客生好,纵人无数,却还未见过向周芷若这般天生丽质的绝美人,不禁忘情舌吻,周芷若的上传来淡淡的清香,正是美自然产生的体香,这香味更从她的口腔中传出,舌间不断送来甜腻的香味,果然是绝品好货,鹿杖客一时难已自制,情拥吻了整整一分钟才将周芷若放开。

初吻被夺得周芷若一被放开就跪倒在地,鹿杖客的情拥吻差点让她窒息,她杏口微开,分泌出来的口水潺潺从嘴角留下,一时还未平复,眼神蒙,更惹人心醉。

“你要这样到什么时候,是你自己答应要来服侍我们的吧要是你让我们不意,我们可是会请郡主再挑几位你的师姊一起来服侍我们。”过了一会鹤笔翁道。

这番话提醒了周芷若,她没有忘了她的使命,只是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取悦男人,只得缓缓站起来,羞红了脸低着头,却不知道该做什么。

鹿杖客看不过眼道:“小美人~你先把服了吧!”周芷若听了一惊,要在这多男人面前宽实在让她羞愧,但她已经无法选择了,只好颤抖着双手,慢慢的尽衫。众人也不催她,任她慢慢宽,直至她上完全一丝不挂,羞红了脸用手遮着重点部位,鹤笔翁上前拍掉她的双手,任她的体完全展现在众人面前。

周芷若不仅有沉鱼落雁之貌,藏在服下的材更是玲珑有致,一对巨耸拔,晕粉红小巧,柳纤细,状若桃,翘而浑圆,一双美腿纤细修长,跨下部一小挫点缀,其下的户娇滴,做桃红,一条幽闭深锁,显是未经开苞的处。

更难得的是周芷若虽乃习武之人,不但材秾纤合度,没有碍眼的肌,而且皮肤白皙娇,看上去吹弹可破,甚至隐隐泛出微微亮光,果然是天生丽质的美。

看到如此美人体,众人皆按耐不住,凑上去抚摸、亲吻、舐她上各处。

“好光滑的皮肤啊~真好摸~”“这头真是可口~”“好柔顺的秀发啊~还有淡淡的发香呢~”“子还真软~”“哥哥是不是得你很舒服啊”周芷若全遭袭,玉再度被封,再次被强行舌吻,一对雪白巨被人捏把玩,头更被人的立起来,桃般的丰被人肆意抓拍打,纤纤玉指被人放进嘴里,最难忍得是粉红的鲍已被鹿杖客用手指侵入,抠出水来了。

周芷若被挑逗的全冒汗,面红耳赤,却不敢反抗,眼眶泛泪的她强忍着泪水,那可怜害羞的模样,更是惹得众人如痴如狂。

“嘿嘿~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好鲍啊~娇滴,一抠就出水,内摺,层层迭迭,肯定很会夹~”鹿杖客将周芷若的鲍抠出水,更一头栽进她的跨下,起水来“喔~美人的鲍果然不一样,不但没有腥味,这水居然还有一淡淡的甘甜~”周芷若已经被挑逗到脚软了,忍不住无力跪倒,鹤笔翁扯住她的头发,一把将她拉近跨下,笑道:“小美人~别忘了你是来服侍我们的,可不是被我们摸过亲过就算,来~把嘴张开,替爷儿吹吹箫。”说罢,将凑在周芷若嘴边。

周芷若自然不知道吹箫是什意思,但见鹤笔翁将凑在自己嘴边,也知道是要她含下,只见那大坚,青筋暴,甚是狰狞恐怖,凑在嘴边更传来阵阵味,令人作恶,周芷若被这臭气一燻,忍不住干呕。

鹤笔翁见状,忍不住气道:“你个货居然还嫌我臭是吧我告诉你,在场每你都得给我含,要是大爷们不意,就再找你的师姊们来一起含!”鹤笔翁这一恐吓果然有用,周芷若强住恶心,不甘愿的将入,但鹤笔翁的奇大,周芷若的嘴又小又没经验,只能含入一半。

“呵呵~真是舒服~来~用舌头~很好~不光只是含~要哪~嗯~对~就是这样~学得真快~真是块做婊子的料~”鹤笔翁不断教导着周芷若如何吹箫,周芷若为了让他意只得乖乖照做,众人见鹤笔翁这舒服,都更硬了,纷纷凑到周芷若嘴边,用顶着周芷若的脸颊,更有两三位拿拍打起她的脸。

比起替人吹箫,被击打面部更令人羞,周芷若几乎快哭了出来,挣扎着要闪,却被按住头无法闪躲,任由拍打着她的脸颊啪啪作响,她的手更被人提起,各握住一替他们按摩,鹤笔翁让她替他口了一阵后将退了出来,拔出的和周芷若的嘴还牵连着一口水,周芷若还不明所以,另外一已又放入她的嘴中。

“小美人~现在就给你太便宜你了~先让你替在场爷们全吹过一轮再说~哈哈~”鹤笔翁笑道。

周芷若自然不敢反对,任由在她口中来去,众人不断用言语嘲笑羞辱,用顶拍打她的小脸,调教她的吹箫技巧,而有人已经按捺不住,抱住周芷若的头狂嘴,在她嘴里突刺,从脸颊突出,一阵抖擞之后,直接在她嘴里。

第一次被口爆的周芷若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清纯的她之前连男人都没见过,更不会知道何谓,只觉爆之后,口中的忽然剧烈弹动,温热浓稠的体在口腔中暴发出来,一刺鼻的腥臭直灌鼻腔,呛得她几作恶,却是不敢将吐出。

“很好~很乖~你倒知道不能将吐出来~”那人摸摸周芷若的头,将软垂的拔出,将残留在上的抹在周芷若的脸上,周芷若不敢入那恶心腥臭的,却也不敢吐出来,只好含在嘴里,鼓着腮帮子,可怜的望着他。

那人将在周芷若脸上抹拭干净,命令她将嘴张开,周芷若依然仰头张嘴,嘴中一泡新鲜浓稠的子孙,载的从嘴角溢出,在下汇聚成一条白链垂挂,口腔中更沾粘着几卷曲的,甚是荡。

那人点点头,看着自己的杰作甚为意,笑道:“好了~你这慰安妇虽然尚欠调教,但还乖,来~把都下去吧~”周芷若虽然极不愿意,但也不敢不从,含着泪艰难的将口中浓咽下肚,只觉恶心非常,差点便要吐了出来,但终究强忍下来,她知道,她得尽早习惯这个味道,未来不知道还要再几次这种恶心东西。

见如此清纯的美的,又有人忍不住了,冲上前去用用力拍打周芷若脸颊,然后抓住她滑腻的玉手替他套,周芷若惊慌间不知所措,只能任由他摆布,看着丑恶的正对着自己,忽然到手中的一阵搐,一篷白扑面而来,吓得急忙闭眼,那人已在她脸上。

被颜的周芷若闭眼撇头,却又被那人拉了回来,只觉得温热浓稠的体不断强力在自己脸上,哪腥臭与适才在嘴里的一般无异,方知那人也了。

那人的量极多,得一发不可收拾,将周芷若浇得头面,好不容易等他完了,他又令周芷若张嘴含,替他干净,并将里残余的出。

周芷若不敢违背,乖顺的将软掉的含入嘴中舐,这才微微张眼,不过粘腻的将她的睫都煳上了,让她睁眼为难。浓郁的在她脸上慢慢下,在下汇聚成好几条白链垂挂晃动,众人见清纯的美人被颜的如此狼狈,更加大肆嘲笑,令周芷若倍屈辱,委屈的快哭了。

“好了~小货~玩够你的嘴~现在爷们要替你开苞了!”鹿杖客笑着将她堆倒,周芷若受辱的样子更惹人兽大发。

被推倒的周芷若马上有好几双手将她按住,鹿杖客嘿嘿笑着拉开她的双腿,让她的跨下一览无遗,然后慢慢拨开她那娇滴的。

“还装一副清圣人的模样,被我们挑逗了几下,小已经这般了呢~”鹿杖客贪婪的着周芷若泛滥成灾的,的吱吱作响,周芷若羞愧不堪,双手遮脸,不敢面对。

“鹿老~你就别再磨蹭了~赶紧替这小娃开苞~兄弟们还要接着上呢~”一人催促着。

“嘿嘿~急什么这小货一整天都是我们的人,想上几次都由得你,就怕你上到无可,力不从心啊~”鹿杖客说罢,众人大笑。

虽然嘴里说不急,但美人当前,鹿杖客其实也已忍耐不住,最后了周芷若的蒂,跪起,将硬到受不了的顶在她的户上,准备替她开苞。

“喂~把她的手拿开,我要这小货亲眼看自己如何被破处!”鹿杖客话一说完,周芷若的手就被一左一右拉开,她眼看着蓄势待发的鹿杖客,眼神充乞求。

“小货~你这种眼神~只会让人更想你!”鹿杖客哈哈大笑,往前,头慢慢顶入那细小的。

周芷若张大着嘴,眼睁睁的看着那巨大的,如凌迟般慢慢的入自己的道中,慢慢没入自己的跨下,她清楚受到那热烫的巨物进入自己的体中,道撑的像是要撕裂的痛,令她哀号出声,她不敢相信这巨大的东西居然能够入自己的道。

“啊~~果然夹得好紧,幸好水澎湃,否则我几乎要不进去了~”鹿杖客双手按住周芷若的细,极缓慢的入,深入再深入,他终于遇到了阻碍,是处膜!

“哈~美人儿~我顶到你的处膜啦~这膜一破,你就再也不是清白之,贞就此毁了,可怜还未嫁人先失,你以后可得怎么做人唷~”鹿杖客故意提醒她,让周芷若更加羞愤屈辱,他用头顶着处膜,凌迟着她的体神,最后实在克制不住念,用力一,冲破处膜!

“啊~~~~”周芷若一声惨叫,眼泪并,痛哭出声,下体鲜血横,象徵着处被破。被破瓜的剧痛让周芷若再也克制不住情绪,眼泪溃提,放声哀号。

“哈哈~哭吧~叫吧~”伴随着周芷若哭声的,是下体噗哧噗哧的体碰撞声,鹿杖客扶着美人柳,已经开始用力勐干。

“啊~啊~不~轻点~求求你~啊~~”周芷若被得惨叫连连,刚被破处的她哪里能承受如此凶勐的,但鹿杖客毫不怜香惜玉,下快速动,两手更抓上美用力捏,同时吻上周芷若的嘴强迫舌吻起来。

周芷若的嘴被封,嗯嗯哼哼的呻吟着,更让鹿杖客兴奋,而三处受袭的周芷若道夹得更紧,使得他必须更大力。

鹿杖客虽然过无数人,却也没过这么窄这么紧的,他兽大发难以自制,发了狠的勐干,如头一头勐兽般趴在周芷若上不停动。

周芷若被的下体疼痛不堪,却在爆的痛楚得到快间,唿愈来愈促,忽然不知哪里生出一力量,将鹿杖客推了开去,一声悠长的呻吟,浑剧烈抖动,小更剧烈的搐,大量的水狂而出,居然被至了!

勐然被推开的鹿杖客到周芷若小水正溃提而出,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事,迅速将出,并用手指抠她的核,使得美人更一如柱,久久不能自己。

从来没有过的周芷若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觉得全如遭电极,得宛若升天,在鹿杖客的引领下快一波接着一波,直得几乎要虚了。

过后鹿杖客再度提枪上阵,这次周芷若已没这么痛了,她只觉浑乏力,应和着鹿杖客的干微微呻吟,她自己未觉有什么改变,但看在鹿杖客眼里,可完全不一样。

在鹿杖客眼里,过后的周芷若媚眼如丝,体也不再抗拒他的入侵而绷紧,全软绵绵的,叫声也从哀号变成了销魂的呻吟,鹿杖客知道她已经慢慢进入状况了,被QJ破处还能,看来周芷若虽然道貌岸然,实则是一个潜力无限的娃。

周芷若的变化让鹿杖客兴奋非常,更加卖力的干,狂了数百来下,终于到了强弩之末,趴在周芷若上,将脸埋进那软的巨之中,下体最后动几下,一阵抖擞,在里面内了!

第一次被中出的周芷若,虽然不大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从之前被颜口爆可以得知,鹿杖客在她体内了,她清楚的觉到一热在她体内发,灌她的子。

抑多时的鹿杖客这一炮量极多,直得从道里出来,鹿杖客将软垂的退出,在周芷若的部上挤出最后的,然后将上的抹拭在她的上,足的笑道:“小货~爷儿把子孙全进去了,可要帮我生个胖娃啊~哈哈~”周芷若这才知道,被进体内,是会受孕的,她这才惶恐起来,被这群小人已经够悲惨了

,要是在怀上他们的孽种,那真是情何以堪。但她现在知道已经太迟,而且就算先知道了,她也无能反抗,周芷若望着自己潺潺出的,清楚的觉到子热烘烘的,已经被灌,她到一阵绝望,仰头瘫倒,眼泪又了下来。

2已逢开苞又破菊,立志报仇学技

众人可不管周芷若沉浸在悲伤之中,他们只想要发,鹿杖客刚退了下去,鹤笔翁马上补了上来。

“小美人~第一次就啦~我马上让你第二次!”鹤笔翁笑着将周芷若两条美腿抬起,放在自己肩上,下进“唔~好紧啊~”他叫一声,周芷若又紧又,还多了一泡润滑,夹得他的舒服至极。

连一刻也不得休息,周芷若再度被干起来,鹤笔翁拉起她的腿,干得噼哩啪啦直响,被二度入侵小疼痛不堪,不禁又呻吟起来。

鹤笔翁边边吻着着她的美腿,他虽非有恋足癖,但周芷若的一双美腿玉足,修长纤细,皮肤光滑白,实在是他一生中见过最美的腿,忍不住要好好品嚐亵玩一番。

周芷若的巨在干之下不断晃动,波荡漾惹得一旁的人再也忍耐不住,翻在她的纤纤柳,将埋入她深深沟之中,拧住她雪白柔的巨套起来,笑道:“慰安妇多学着点,爷儿现在教你的做,你这巨可是极品好物,不只可以玩,更可以拿来干,爷儿我先示范,待会你可要来服侍爷了。”子被虽然无甚痛楚,但被在上,在沟里进进出,甚是窘迫辱,而且还听那人要她学,更是惶恐,下又被的疼痛不堪,鹤笔翁甚至起她的脚趾,真是浑难受。

果然那人抓着她的套干一会,就拉起周芷若的双手捧着自己的,要她依法帮他,周芷若哀怨的点点头,也只有照做,捧着自己的房,夹起沟中的。

“哈哈~你们快看~这小货在帮我啊~”那人向众人得意狂笑“你果然是块当婊子的料啊~学得这样快~哈哈~”那人又对周芷若笑道,拍拍她的脸颊。

周芷若又羞又气,却又不敢不从,只得咬紧牙关替那人,捧着夹的愈来愈快

,那人极呻吟,忽然长叫一声,按住她的手,剧烈弹动,在她的丰间发了。

浓郁的在她沟暴发出来,洒在她的雪峰,一些更溅在她脸上,那人完之后,将软掉的在她子上抹拭干净,这才笑着起。

腹上那人一起,鹤笔翁更加肆无忌惮的狠干,直得周芷若下体又再渗血

,皱眉低吟。

周芷若个娇羞,自然叫声是偏向小声隐忍的,被鹿杖客开苞因为剧痛而惨叫,而后因为而忘情呻吟,轮到鹤笔翁虽然还是一般剧痛,但已经稍微忍得住,于是咬着下,尽量不发出声音,只从鼻子哼声。

但这般害羞又顽强的神态,更起鹤笔翁要将她征服的望,只见鹤笔翁再将她双腿一抬,朝她双肩折去,住周芷若的大腿,让她的离地,自己半站起来,往下狠狠勐钉。

“啊~啊~啊~”这般姿势着力点都在周芷若的部,每下巨力的都让她的纤几断折,痛楚的周芷若面红耳赤,几乎不过气来,忍不住哀号。

听周芷若终于肯叫,鹤笔翁得意万分,干得更加卖力了,周芷若痛不生,愈叫愈亢,忽然长叫一声,双腿剧烈抖动,鹤笔翁几乎要抓不住,只到忽然涌出大量水,原来周芷若又了。

“干得这番痛苦反而又了~看来这娃有受的潜质啊~”鹤笔翁抓着周芷若两条抖得颤的腿,望着她溅的笑道。

鹤笔翁刚刚其实已经要了,忽然被周芷若的水一阻才停止,他也不管周芷若还在,又继续狂起来,直得周芷若迭起,奋力挣扎,仙死。

在中还被狠狠狂干,周芷若简直快疯了,太过刺让她的体涌现出一巨力,致使鹤笔翁必须运起神功将她制住,鹤笔翁见周芷若那如痴如狂神魂颠倒的神情,更是发狠干,狂了数十下,最后用力将钉进里,用力注着元。

“喔~喔~”鹤笔翁舒服的长吟,他到周芷若挣扎的力道消失了,她已全发软,疲力尽,鹤笔翁放松之下,全软倒在周芷若上,只于下体还在搐着。

周芷若已被鹿杖客内过的很快就被灌,鹤笔翁浓稠的从道溢出来,在部蔓延开来,慢慢的向腹部,再从腹部过沟,最后入周芷若微开的杏口中。

任由从道出的吃进嘴里,周芷若的眼神茫然而没有焦距,全软瘫无力,她已经被干到失神了,连续两次的对她来说太刺,她承受不了。

鹤笔翁终于完了,拔出软垂的后,将残存的擦在周芷若的上,这才足的将周芷若的双腿放下,起换手。

纵然被干到失神,这帮人亦不会轻易放过,接着上的那人躺在地上,将周芷若抱了过来,趴在他上,分开她的双腿,从下往上突入。

上男下了好一阵子,周芷若才回过神来,大梦初醒的她还希望刚才一切只是一场恶梦,但她马上发现自己正被抱着套干,不禁哀然梦碎。

周芷若灌了两炮浓的,被干得噗哧噗哧的响,和水在间不断溅出来,浓稠的更在两人跨下间黏成一片,随着合碰撞牵出十几条白丝。

被玄冥二老摧残过后,周芷若的稍微松弛了一点,正干着她的这人的茎也不若二老般特大,使得她不那么疼痛,甚至开始到舒服。但她没有忘记,自己是在无可奈何之下,才自愿做慰安妇,受小人的辱让她强自隐忍着不出声,微皱着眉只用鼻子哼声。

虽然周芷若闷哼的声音也是极悦耳,但听过她那销魂的叫声,那人哪容得她如此抵抗,于是发狠朝周芷若头咬下。

“啊~”一咬之下,周芷若果然痛叫出声,那人得意狂捏那柔软的巨,松口了几下,又去咬另一颗头,来回互咬,乐此不疲。

周芷若虽然拼命想忍住不叫出声,保住最后一丝丝的尊严,但头是之处,被此番狠咬哪里忍得住,不禁唉唉的叫了起来。

在周芷若正后方的一人,看着周芷若上下晃荡弹动的丰,和其中若隐若现粉红的小菊蕊,看得是心难,再也忍耐不住,手指沾了些口水,就朝周芷若的眼挖了进去。周芷若眼忽然遭袭,惊唿一声,幽闭紧缩的菊已被手指入侵,她不只道特别窄,门也较常人小,小小的眼细小的紧容一针入,忽然被手指强力突入,强烈的剧痛让她惨叫趴倒,不由自主的抱着下那人。

“好哇~这小货眼紧得狠,爷的手指都快给夹断,待会可有得了。”那人呵呵笑着,手指不断抠动。

“不~请住手~好疼~不要那里~”周芷若哀求的呻吟,不断挣扎着,却反被下那人紧紧抱住,动弹不得,而跨下的突刺更从未停止。

那人用手指抠了好一会,才将周芷若的门得微松,迫不及待的便了上去,茎对准她的蕊,整被来个上下夹攻,双枪入。

周芷若才松一口气,却马上到被人了上来,热烫的茎砥在她的上,虽然不敢置信,但也终于懂了他们将要如何,未经人事的她又怎懂得,想到那巨大的就要进自己的眼,不禁骇然惨叫。

“不~不要~求求你~那里不行的~决计容纳不下~不要~求求你~别~别~啊~~”不等周芷若把话说完,那人已用力进,但她的门实在太窄太紧,又从未开发过,只用手指挖了一会,本还无法让长驱直入,那人用力突刺了几下,惹得周芷若惨叫连连,却只顶入头半分,大怒之下提气发劲,勐力一捅,终于整入周芷若的眼。

这下剧痛周芷若连叫都叫不出来了,她张大了口,吊起白眼,差点痛晕过去,一旁玄冥二老即时抢上,为她推按摩,稍微减轻痛苦,才至于让她直接痛晕。

“小货~可不准你晕过去,别忘了,你可是来服侍咱们的。”鹿杖客笑道。

周芷若痛得全发抖,本无法回话,眼彷佛被撕裂一般,鲜血不断从门出,虽然想强忍着不哭,但眼泪已不自觉的狂。

“好了~可总算进去了。”着周芷若眼的那人拍了拍她雪白的,周芷若的道紧缩非常,箍得他的过紧,他可要好好把她松,向周芷若下那人使个眼,两人一上一下开始用力干起来。

第一次就惨遭双同时突入,周芷若哪堪如此刺,被的荡失神,惨叫连连,全副心神都在应付剧痛,完全顾不得形象。围成一圈的众人欣赏着玉如此狼狈的模样笑,周芷若原本端庄贤淑,玉洁冰清的形象完全破灭,此刻的她半翻着白眼,张口不住大力息,舌头不自觉的吐出,口水从嘴角溢出甩动,简直就像一条母狗。

“哈哈~极~”着眼的那人刚开始时因为太紧箍而有点难受,狂了数十下道终于略松,起来顺畅许多,他扯着周芷若的头发,用力突进,快意非常。

在周芷若下那人,因为门多了,也让他的更紧了,更加极,他用力着周芷若的美,一边往上顶刺,当真说不出的快活。

两人上下夹攻狂了两百来下,周芷若已经叫到声嘶力竭,哭到眼泪几乎尽,只能趴倒在下那人上,沙哑的干嚎着。没了悦耳的叫声,她的嘴自然就不能被放过,一人暴的扯起周芷若的头发,将她的头入跨下,一臭哄哄的再度贯入她的嘴中。

“小货,你要早点习惯一次应付二三人,甚至五六人,要知道咱们可有上百人啊~虽然不是一次轮完,而是一天十个十个轮,但如你一次一个一个应付,等你轮完第十人,前面第一人又恢复了力气,你可要被轮到连吃饭的时间也没了。”那人抓着周芷若的头发,捏着她的小脸,用力着她的嘴说道。

周芷若当然没办法回他话,甚至本没听清楚他说些什么,她的神已经开始呈现恍惚,快要到达极限了。

终于,着她眼的那人了,周芷若到道一灼热,大量的直接进她的直肠里,那人抖擞了一阵,意的退出,将软掉得在她的丰上抹拭干净,鲜血和浓稠的混合,从周芷若的眼沟间缓缓出。

少了周芷若背上那人,在周芷若下着的那人顿时轻松不少,可以大动作的干了,他接着勐数十下,跟着体内,这是进周芷若体内的第三发了,子早已被灌,浓稠尽数出,蔓延沾粘周芷若的大腿内侧间。

着周芷若的嘴的那人则是干几下她的嘴,又拔出用拍打几下她的脸,重复了数十次后,狠狠入她喉咙深处勐力,直得周芷若唿困难,整张脸涨红,几乎不过气来,最后来个深喉咙的口爆。

三同时遭内过后的周芷若软倒在地上,意识蒙,下体门如火烧般疼痛,她已经不行了,心都到达了极限,但是她知道他们还未足,她只希望她能昏过去。

可惜玄冥打破了她的妄想,他们再度帮她推按摩,舒活道,他们可不容许这美人就这样晕过去,他们要她清醒着,这才有凌辱的快。

很快的,周芷若的意识再度恢复清醒,一人将她抱在间,茎毫无阻碍的入她那横,已经些微敞开的的小,后面一人跟着拨开的菊蕊,有点艰难的将入她的门,周芷若哀然掉下泪来,她只能自己习惯一次应付两三人,她已经没有选择。

玄冥二老同神箭八雄不眠不休整整LJ了周芷若一天一夜,赵这才率人来到这座大房间,要将周芷若领回去给灭绝看看,好再气气那老尼姑。

一进房门,一恶臭扑鼻而来,呛得赵作恶,赶紧用手帕掩鼻,玄冥二老和神箭八雄见郡主来了,赶紧穿穿,他们直到最后一刻都还在干着周芷若。

赵将众人推开,她要好好周芷若被干成什么样子,只见周芷若摊在房间正中,全上下被了,两腿大开,原本含苞闭锁的小,经过一一夜的LJ已经被得略为松开,从中不断出大量浓郁的子,与从眼中出的在跨下汇聚成一滩,还在不断出,因为更多的在她微凸的小腹之中。

摊在一片中的周芷若像个死人般一动也不动,已经完全昏死过去,一个处一下接受十个男人一整夜的LJ,任谁都要禁受不住。

赵意的点点头,指着周芷若因为灌而略突的小腹道:“你们做得很好,要让灭绝这老尼更加羞辱,除了LJ她的徒弟,莫过于令她的徒弟受孕,传令下去,之后周芷若慰安,加强灌,只要让周芷若怀孕,本郡主重重有赏!”“是!郡主!”众人齐声达道。其实本赵吩咐,周芷若的小如此好干,进去本就不想拔出来,内自是理所当然。

“好~把这人拖下去洗干净,我要带灭绝的好徒儿给她瞧瞧。”赵吩咐完转离去。

不久之后,赵领着一行人,拖着洗尽,穿好服,却仍昏不醒的周芷若来到牢房。

“灭绝老尼,你的好徒儿我给带来啦~”赵打开峨嵋派的牢房,令人将昏的周芷若丢了进去。

灭绝接住周芷若,见周芷若已失去意识,不禁大惊,所幸检查过后,知道她只是昏而已,并未受到什么伤害。

“你不必这么担心,本郡主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我要你徒儿做慰安妇,就只是做慰安妇,他只是被干晕了过去罢了。”赵笑道。

“不过我听说你这漂亮徒儿口气虽然不小,说要应付我手底下所有武师,但昨只应付个十个人,就已经不成了,我的手下似乎不大意哪~”赵又道。

灭绝正不知如何答话,周芷若刚好在此时悠悠转醒,听到了这句话,她知道全派荣辱全系在她上,虚弱的接口道:“郡主,小子会尽力学习,定会让各位大人们意。”“芷若你!”灭绝不舍道。

“好~看不出来你这慰安妇还用心,我让你休息一天,明再来取你,一样让你侍候十个人,可别再像昨昏过去,否则莫怪我再抓你的师姊们一起来慰安。”赵笑道。

“多谢郡主,小子一定不负所托。”周芷若哀然点头,她不敢直视赵,因为她的眼中充了熊熊的怨火,她在心中立誓,有生之年,必报此仇。

隔周芷若果然又被拖去慰安,这次的十位武师不若玄冥二老和神箭八雄般力过人,LJ了半之后便休息了,而周芷若被摧残过后,忍耐力也更强了,这次没有再晕过,她亦不敢忘赵的威胁,卖力的讨好这些武师,努力的学习房术技。

除了第一次LJ赵让周芷若休息一天之外,之后周芷若就再也没有休息过,每早上就被拖去慰安,直至黄昏才送回牢房。为了让众武师意,保存师姊的贞节,周芷若抛弃自尊,自甘堕落,尽心尽力的学习,技一千里,让众武师赞不绝口。

赵也乐见她如此,人的嫉妒心,周芷若如此美貌,她就是想让她就此堕落,于是她甚至请来妓,让妓教会周芷若妓所有的技,她要将她从内心改造,让她就此成为一个婊子,她计画着等六大派的手没有利用价值之后,她要将周芷若卖到大都的妓院,标榜“峨嵋派的侠”,让峨嵋派从此抬不起头来,而更恶毒的是,她命人在周芷若的部上方刺下“慰安妇”三字,她要周芷若从此翻不了,一辈子记住这个耻辱……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