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小说合集

耻辱女英雄2丝袜女战士纯白凌辱

发布时间:2019-02-17浏览:

【耻辱女英雄】(2)丝袜女战士纯白凌辱

「接着呢?你想干什么。」我质问着眼前的男人,他叫贝朗是一个穷凶极恶

拥有超能力的罪犯,而我则是正义的女英雄丝袜女战士纯白,三天前,为了营救

女儿我侵入他的老巢,却不幸被抓住,成为了他的俘虏。

「怎么已经忍耐不住了吗?别急,让我先看看这衣服合不合适你。」「你…

…」我羞红脸了捂住赤裸的胸部,此刻我并没穿变身后的白丝袜,而是一套

好似高级妓女的情趣内衣。

颜色是符合我女英雄身份的纯白,看上去似乎是特意为我准备的,不得不说

眼光还不错,如果不是在这个恶棍面前的话,或许我会喜欢也说不定。小巧的蕾

丝T裤,在上面透明的部分隐隐漏出一点阴户,白色的吊带丝袜在腰间绣有精致

的玫瑰,与T裤上的四朵小玫瑰一起让整体显得更为华丽;上衣部分与其说是胸

罩,不如说是胸托,只有下胸围的一点框架,对我那F罩杯的巨乳完全没有遮掩。

而最让我满意的就是白色的长筒手套,像是搭配晚会的礼服,但与这好色的

身姿结合在一起就变成了高质的淫荡。

白丝内衣

「把手放下来,被忘了你的女儿。」「可恶。」在祐希子被改造成只服从于

他的女战斗员之后,我完全失去了抵抗的机会。

「很好。」贝朗绕着我转了一圈,接着从身后握住我的双乳。

尽管有所准备,我还是打了一个哆嗦。

「嗯~ 」

「反应不如穿着制服的时候呢,果然那个丝袜制服会强化你的性欲吗?真是

淫乱的女英雄。」「不是淫乱,嗯~ 」贝朗张弛有度的揉捏着乳房,比起战斗时

的粗暴,现在的动作带给我更多的快感,身体也不怎么抗拒。「我,只是,稍稍,

被,嗯,触摸胸部,怎,怎么会有感觉呢,嗯~ 」「伯母……」这个房间里还有

另一个受害者。

我忍耐住呻吟,递给被绑在架子上的少女一个安慰的眼神,她是与我女儿一

起被贝朗抓获的同学藤宫小雪,至少在她面前我不能丢脸。

藤宫小雪(新体操真)

「嘴巴还挺硬,那么这样呢?」贝朗改变手势开始忽轻忽重,有节奏的刺激

着胸部的神经,时不时挑拨乳头,这让我的呼吸明显加重起来,敏感的身体窜过

一丝丝电流,我难过的摇晃肩膀,心里却仿佛在期待下一个兴奋点。

「咿呀。」贝朗突然重捏了一下我的乳头,我绷紧了背部,「这样,嗯,对

我的乳头,好疼,嗯啊~ 」不知不觉我的声音就好像融化一样变软,乳房上渗出

透明的汗珠。

「真是下流的胸部啊!」贝朗把我的乳头用力按下去,引起我一阵娇啼,然

后对着小雪狞笑道,「你是不是也想要这么大的乳房啊?」小雪害怕的不知所措,

她的乳房十分娇小只有a罩杯,被抓的时候她还穿着学校的体操服,粉色的紧身

衣让她幼齿的身体看上去更为单薄。

「不,不要伤害她,嗯~ 」「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啊,还有空担心别人

吗?」「呜啊啊啊!」贝朗捏住我的乳头向两边猛拽,浑圆的乳房被拉成了尖锥

的形状,受力点还只有最敏感的乳头顿时疼的我直叫唤。

「放开,放开啊啊啊,受不了了!」乳头的虐待让我再无法估计小雪的感受,

爆发出娇羞愉悦的声音,纤细的腰肢也跟着上下扭动。

「怎么这样,捏着我的乳头不断转圈,像玩具一样,呃啊啊啊!」拉长又放

开,再次拉长,念动揉搓,贝朗像是玩出了兴致不断蹂躏我的乳头,直到我浑身

一紧,泻出甘甜的蜜汁。

「喂,叫小雪是吧,过来。愣着干什么,我叫你过来,你就过来!……很好,

你同学的妈妈现在下面都湿了,很难受,你是不是应该帮助她?所以呢,你要用

嘴帮她把湿湿的东西都给舔掉。」「你在说什么?!呀!」代替小雪挺身而出的

我被贝朗一巴掌扇倒在地。

「谁让你说话了!躺到那边的床上,乖乖把腿抬起来,否则我就把你女儿卖

到下层界去。」「我~ 」这是我的软肋,那怕是被这个变态折磨,我们也还能保

持人形,要是真被卖到下层界,被无数的淫虫邪兽折磨,很快就会变成淫乱的肉

便器。

「快点,我可没什么耐心。」我看看贝朗又看看小雪,年轻的少女还只有1

6岁,遭逢巨变不知所措,这时候不正是应该由女英雄来保护她吗,那怕是要为

此牺牲廉耻。

下定决心,我仰躺到床上,抬起双腿,用两手抱住靠近屁股的部分,这个姿

势可以充分露出自己的阴部和肛门。我感受到他们的视线,下体就像火烧一样。

「还不快去!」面对迟疑的小雪,贝朗也赏了她一巴掌。

「不要伤害她,小雪,你,你过来伯母身边,伯母是超级女英雄,那里一点

也不臭哦,香香的。」我说出自己也难以想象的淫言秽语,羞愧的闭紧了眼睛。

「嗯啊~ 」没过多久,阴户上便传来了湿热的感觉。小雪吐出香舌,在粉嫩

的肉唇上轻轻滑动,「好漂亮。」对于比自己还要光鲜亮丽的私处,少女不由得

发出赞叹声。听得我又是羞耻又是骄傲,这种美丽正是亚裔女英雄的特权。

「我,这个味道。」小雪舔着舔着便沉浸在我下体的味道中,带着魔力的淫

液具有微弱的催情效果。

「啊,伸进来了,到伯母里面,小雪的话,没关系,很舒服,啊~ 」我双手

不由自主的发力,掰开两半美臀,好让舌头更方便的侵犯我阴道里的粘膜。

「这么享受吗,你这个荡妇,对女性的防备倒是很低啊,连女儿的同学都不

介意。」贝朗抓住我的胸部再次揉捏起来,「哈,让我给你来加点刺激。」他扎

住乳头让其充血凸起,然后夹上一个铁夹子。

「咿呀啊啊啊啊!」锋利的铁齿嵌入我的肉里,沁出血珠,我难以忍受地狂

乱扭动。

「看看,这就又泻出来那么多啦,果然你这个伯母就喜欢被人虐待啊,还不

快帮她舔干净。」在贝朗的威胁下,小雪急忙伏到我跨间继续舔舐,只不过刚才

的情欲气氛已经被恐惧所替代。

「不行不行,这可越来越脏啦,完全没有舔干净嘛。给,拿着这个。」贝朗

递给小雪的是一个粉色的按摩棒,「把这个塞进她的骚屄里,就可以把水堵住了。」

「不可以,这个……」「嗯?」贝朗威胁的看着她,拿起另一个铁夹,我毫

不怀疑下一秒小雪的乳头就要和我一样被刺穿。

「插,插进来吧,小雪,伯母不要紧的,我可是女英雄啊。」嘴上这么说,

心里我其实对那远超普通尺寸的按摩棒感到害怕。

「伯母……」「没错没错,正义的女英雄就是要被自己保护的人虐待才行。」

「我。」粗大的玩具顶在我阴道口,来回摩擦,是小雪还在犹豫,最后在我

鼓励的眼神下,她终于握紧按摩棒向里面一捅。

「咕……啊啊啊!慢,慢一点,小雪,太快了,啊啊!」「对,对不起,伯

母。」这个粗大的按摩棒表面满是凸起的颗粒,一下就撑开了我狭窄的阴道,颗

粒刮在肉壁上造成了强烈的刺激。小雪慌慌张张的想要把它抽出来,可是贝朗却

从旁插了一手,反而进一步把它捅进更深处。

「噫噫噫噫噫呀!」小穴口撑开的程度已经达到极限,柔软的肉门紧紧夹住

凶器,仿佛在做最后的抵抗。贝朗抓住玩具根部抽送了两下,顶端撞上我的子宫

发出沉闷的咚咚声。

「咕嗷嗷嗷嗷!」充血的樱色小穴被贯穿,全身纯白的「贵妇」睁圆了眼睛,

豆大的泪珠从白玉似的脸上流下,在紧咬的牙齿间滴落。

「爽不爽,丝袜婊子。」我没空理会贝朗的嘲讽,不住抽着凉气,脸上气色

尽失,汗水从身体的每一处渗出来。

「呼呼呼,这样才只是一半而已哦,要是全部进去的话,就能侵犯你的子宫

吧,真是完美,不过这个任务还是交给我们的小雪同学吧。」「我,太残忍了,

伯母,我,呜呜呜……」少女面对残酷的抉择忍不住哭泣起来。

「不,不要紧的,区区玩具,正义的女英雄是不会被击败的。」疼痛稍稍缓

和,我艰难的在敌人面前逞强。得到我的允诺,小雪终于含着泪再次握紧了按摩

棒。

在压力下按摩棒缓缓推进,而急剧收缩的小穴则好像要将这异物排出体外。

只是小穴收的再紧也是十分无力的,那怕以小雪的力量我也无法反抗。橡胶

颗粒碾过阴道内壁粘膜,抓住宫颈管继续挖掘,最后终于突破到子宫内。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拼命张开喉咙发出痛苦的叫声,直击脑髓的刺激令

我全身血液沸腾,这时候,贝朗又让小雪按下了按摩棒的开关。

「滋滋——」

顶入子宫的巨大玩具,开始在内脏里搅拌,带动我全身都疯狂痉挛,雌兽般

哀嚎着。

「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贝朗开心的接过手,用玩具一下一下旋转

着殴打我的子宫。他向上转动手腕,按摩棒也跟着翘起,将子宫口进一步扩大,

接着左右转动。

「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啊啊!」泪水口水和鼻涕把我的脸弄的不成样子,要

摆出女英雄坚强的表情,我对自己说,可身体仿佛被麻痹了似的,只会做出被玩

坏了的表情。这样不就和AV里的母猪女英雄一样了吗,她们在高潮的时候在想

什么呢,在失去意识前,我胡思乱想着。

……

「醒醒,嘿,醒醒!」我被人用凉水泼醒,睁开眼睛,毫无疑问还是贝朗,

地狱还在继续。

「站起来,跟我走。」「去那?」我没有这么问,这几天我只有从一个刑房

来到另一个刑房。

艰难地站起来,因为刚才的折磨我四肢还有些无力,眼角撇到小雪躺在床上,

胯下有一片狼藉,脸上残留着泪珠,看来在我失去意识的时候被贝朗给糟蹋了。

对不起,没能保护你。我在心中默默地流着泪,在贝朗的催促下来到隔壁。

房间里,女儿祐希子穿着青色的半体服被吊在刑具上,那是她身为女战斗员

的制服,在加强身体素质的同时提升敏感度,让折磨更有效率。

祐希子(摔角天使)

贝朗的另一个女战斗员,一个穿着眼服的华国妇人正在对她进行调教,妇

人约莫三十多岁,瓜子脸,披肩黑发,皮肤白皙,体态匀称,一对酥胸虽是不大,

但摆在纤细的体型上依旧非常凸显,浑圆的屁股圆润光泽,吹弹得破。

「呵呵,不错的景色呢,翻开给我看看。」妇人听从贝朗的命令拨开祐希子

的阴唇,一个粉色的跳蛋掉了出来,连带着大量透明液体,在那里面是潮湿的内

阴,粉嫩得好像婴儿一样。看得我都心旌摇动,想要凑上去闻一闻舔一舔。

「不行,那可是我女儿。」赶忙止住这羞耻的想法。

「很好,现在是时候让她享受一下母亲享受过的东西了呢。」贝朗拿起之前

折磨我的按摩棒,「看,这上面还有你母亲的淫液,好东西就是要分享吗。」

「你无耻。」「多谢夸奖。」贝朗笑眯眯的将按摩棒捅入祐希子的下体,一下就

送进了一半,少女像虾米一样痉挛挣扎起来,由于嘴巴里塞了恰扣球,只能发出

呜呜的苦闷声。

「住手!」「还差一点,嘿!」噗嗤,贝朗将整个按摩棒送了进去,祐希子

体型偏瘦,甚至能够从小腹上看到明显的凸起。

「MMMMMNNNNNNN!」少女像濒死的动物般迎来高潮激震,然后徒然萎靡下去。

可贝朗并没有收手的打算而是立即打开了震动开关。

「不!!」「看来你女儿要比你更适合当女英雄啊,瞧瞧,明明小穴比你还

紧,这不是还有意识么。」「放开她!」我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然后被被贝朗

一记回旋踢,打飞出去。

「我~ 」我痛苦的捂住腰部,没有丝袜战斗服的保护,此时里面已经五脏移

位,并产生了一定破裂。

「别急嘛,我又没说不给你机会。想救你女儿,没问题,我们来玩个游戏,

嗯,就是你最喜欢的女英雄游戏。怎么样,只要你变身成丝袜女战士,然后打倒

她,」贝朗指了指那个华国女战斗员,「好像还是个女侠,叫什么来着,哦,冰

雪神女。我就把那东西停下。怎么样?」

我看着那个华国女人,她手捏兰花指转了个圈摆出一个漂亮的姿势,华国女

侠一般修炼有内功心法,从外表很难判断强弱,冰雪神女这个名字我倒是听过,

传闻她是很多女侠的偶像,冰清玉洁,淡雅文秀,品行温柔,制服是一件白色的

半体服搭配女侠透明的白色薄纱,美则美矣,实力却依旧差劲,与那些不入流的

华国女侠相比也强不到那里去,是很多罪犯的目标,没想到落入了贝朗手里。

冰雪神女眼服

华国男性修真者的力量强横无匹冠绝天下,然而女性方面则是一个天一个地,

天生赢弱的她们除了总数量惊人,一无是处。华国修真者只好处女,所以用阴阳

秘法栽培了大量女性,却往往用过就弃,导致女性人口数量满溢,最终流放国外。

她们的下场一般都很凄惨,只能抱团取暖成立了一个个所谓女侠门派自救,可惜

情况的好转十分有限。就像眼前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在帮派里有一定地位,没人

会在意她的死活。

我艰难的站起身,侧腹依旧疼痛无比,可战胜一个被改造成女战斗员的华国

女侠应该还没问题。

「哦,等等。」贝朗,他又想干什么。

我警戒的看着他,只见他捡起地上的粉色跳蛋,走到我跟前,「既然你把宝

贝给女儿了,你女儿的好东西自然也要装到你身上。」「什么?我,啊~ 」跳蛋

的电源没关,塞入我体内后,发出滋滋的拍打肉壁的声音,我膝盖一软差点再次

摔倒。

「怎么了,快点开始呀,要不然你女儿可要昏过去了,还是说我要再加点筹

码呢。」贝朗将中指插入到祐希子的屁眼里,「这里可是还能再塞一根呢。」

「可恶,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变身!」我将双手交叉在身前,一阵白光

闪过,熟悉的感觉包裹住全身,我再次变成了丝袜女战士纯白,只是变身宝石从

一开始就接近熄灭,身上的丝袜也如泉水般透明,显示出能量的不足。

「上。」在贝朗的命令下,冰雪神女向我攻来,她竖掌成刀,交替挥舞手臂,

虚虚实实地扰乱我的视线,让我不知道她攻向那里。看上去很难对付,不过我在

过去与不止一个华国女魔头交过手,知道她们的弱点。于是便不管不顾的冲上前,

一脚踢向她的小腹。

她连续劈中我两下,但威力加在一起也不如这蓄力的一脚,冰雪神女捂住腹

部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这还是我在跳蛋的影响下,没能发挥全部力量,华国女侠的

防御力和她们的攻击力一样糟糕。

「真是废物,不知道当初怎么会被邪风子那混球给骗了买个垃圾回来。给我

站起来!」尽管冰雪神女看上去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可在主人的命令下,她还是强

迫自己的肉体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已经结束了,嗯~ 」跳蛋在我体内肆意驰骋,而丝袜战斗服则将这感觉放

大了数倍,温热的液体已经从阴道里再次渗出。虽然我获得了上一次交锋的胜利,

但那怕不用冰雪神女出手,用不了多久,我也会自己崩溃。

理所当然的,冰雪神女仿佛没有听到我说什么,只是艰难地一步步向我走来。

看起来我必须给她最后一击。我立定身形,待她进入攻击范围,扭转腰部使出了

一击势大力沉的回旋踢,正中她的下颚,毫无疑问,这是决胜的一击,但我没有

想到的是,冰雪神女正等着这一刻。透明丝袜下濡湿的小穴暴露在她面前,女侠的

两根手指像利剑一样,带着最后的真气,刺入其中,将跳蛋抵到了子宫口。

「呃呃呃!」刚才已经受伤的子宫受不了这种刺激,剧烈收缩,一股淫液飚

飞出来,我和冰雪神女几乎同时摔倒在地上。

「哦,这我倒是没想到,将真气集中在一点,听邪风子说似乎叫指法来着,

虽说威力还是太差,对付你倒是够了,纯白婊子。呵呵,看来你又输了。」「呼

~ 呼~ ,还没有……」高潮中战斗服完全解体,我又恢复了那套华丽的娼妇装,

白丝袜上浸透了我的淫水,可为了女儿不知从那里涌现出力气,支撑我支起膝盖。

「是,是我赢了。」「……ok,今天就饶了你女儿。」贝朗把那粗大的按摩

棒抽出来,短短几分钟,上面已经占满了祐希子的分泌物。

「虽说是场不错的表演,不过,这是你应得的。」他将按摩棒塞入冰雪神女的

菊穴,这东西塞入阴道都会造成剧烈疼痛,更何况是肛门,可怜的女侠直肠肉壁

被完全撕裂,痛的死去活来,在地上打滚,希望她的内功心法是擅长疗伤的类型。

「还有你,刚才只答应饶了你女儿,可没答应饶了你。」贝朗将我的头和双

手所在一个刑架上,迫使我翘起屁股,「犒劳一下你母亲,毕竟你今天能够轻松,

可是多亏了她。」「不,祐希子,不要!」我无法转头看身后发生了什么,但心

里却已经隐隐猜到。

「闭上你的嘴巴,好好享受。」贝朗将钳口球塞进我嘴里,身后祐希子按住

我的屁股开始疯狂抽插起来。

「MMMMNNNNNNN 」我发出苦闷的呻吟,与此同时祐希子似乎更加兴奋了。

「啊啊啊,妈妈,妈妈的小穴,非常棒!非常的深,缜密,紧致,好想,好

想玩弄妈妈的小穴。」「MNNNNN」听到祐希子发出施虐的声音,我流下痛苦的眼

泪,想要从抽送中逃避一般扭动身体。

「啊,不要逃哦,妈妈。」祐希子紧紧抓住我的腰肢,进一步加大力度,如

同圆周运动一样向着阴道内猛烈突袭,更将跳蛋顶进了子宫里。

「MMMMNNNNNN!」口水满溢而出,直接在子宫内产生的震动直击灵魂,我把

眼睛张到了最大。

女儿,我被女儿的鸡巴操的高潮了。嗯啊啊啊啊~ 在内心的绝叫声中,我羞

耻的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沉溺于这堕落的背德感中。

不对,我,是要救女儿,只要贝朗让我们拉近距离,总有一天我可以接触她

的洗脑,然后……一起逃出去……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