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小说合集

原创行走在多彩的人间偷窥5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五)

月光下的黑牡丹,头发凌乱,裙摆还是胡乱的卷在腰间,光滑的皮肤闪着光

泽,白色的内裤还挂在脚踝,无力地坐在地上,就象一只刚刚被蹂躏的羔羊,而

施暴者正是赵老二,这让他很得意,刚刚疲软的东西一支烟的功夫,竟然又渐渐

地开始抬头。

“把说好的100 块钱给我”黑牡丹喘个气说。

“嘿嘿,急什么,我还没爽够呢!再来一次!”赵老二奸笑道。

“再来你妈个头,不是说好干完再给100 吗?”黑牡丹见赵老二要耍赖,挣

扎着坐起来怒骂。

“你以为你那是金屄啊?肏一次就值那么多钱,大爷我爽够了才算数的。”

“赵老二,你打算耍赖?你信不信我找人把你那玩意儿砍掉了!”黑牡丹愤

怒喝道。

“哟,吓唬我?我现在就是把你整死,别人都找不到。”赵老二得意的说。

黑牡丹气的呀的一声,伸手就扯住赵老二的头发,另一只手没头没脸的就是

一顿挠。突然的袭击让赵老二措手不及,脸上顿时被挠了几道血痕,一下大怒,

抓住黑牡丹的手,狠狠的甩了一记耳光。扑上去分开黑牡丹的两腿,直接把半软

的阴茎挤入黑牡丹体内。黑牡丹拼命的挣扎,两脚剧烈的蹬踏,激起阵阵呛人的

飞尘,两手胡乱的抓挠,力图摆脱身上的男人。

女人爆发时的力量使赵老二也无计可施,下体已经无法顺畅的插入。一时发

狠,身体完全压在黑牡丹身上,臂肘控制住她的胳膊,两手用力的掐在黑牡丹的

脖子上。

“小骚货,竟敢挠我,我整死你”赵老二恶狠狠的说。黑牡丹依然剧烈的挣

扎,但无法说话,喉咙里只是发出“呜呜”的声音。

在气窗偷窥的石坚,看到这一幕,再也忍耐不住了,再不出手也许就要出人

命了,就算黑牡丹只是一个“兔子”但也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石坚迅速的一

撑翻身从三米多高的气窗跳进去。

落地的声音很大,把正在施暴的赵老二吓的一愣,常年在外作奸犯科锻炼了

他的反应能力,快速的翻身站起同时还没忘顺手摸起身边的一块石头。

“是你小子,你想干啥?”月光下他看清了是石坚。

“欺负一个女人,你算什么爷们儿”石坚厉声道。

“老子花钱打兔子,关你这小屁孩儿什么事儿?”赵老二狡辩道。

“你,你胡说,你那分明是强奸,都要出人命了。”对付赵老二这种无赖,

石坚在口头上竟然有些气势不足。

“老子花大钱,自然要爽够了,赶紧滚蛋,别耽误老子干正事儿!”赵老二

理直气壮的说。

“你……”石坚一时语结。转头看了看还躺在地上捂着脖子的黑牡丹,如果

黑牡丹都不表示什么反对,自己的确是一个外人,在妨碍人家办事儿。

“咳,咳,你放屁,你想掐死我!”黑牡丹挣扎着坐起,指着赵老二说。

“你个臭婊子,老子花钱玩你,你不识抬举,又要做婊子又想立牌坊,不爽

够了,凭什么给你钱!”

“你放了她,我也放了你,这事儿我遇到了我就管了,我不管你花钱还是不

花钱,人家是女的,现在人家不愿意!”看到黑牡丹反对的态度,石坚有了底气。

“小兔崽子,上次的事儿,我还没找你算帐,你现在还敢找我麻烦!你以为

我怕你们老石家啊,逼急了老子,连你一块儿做了。”赵老二对上次被石坚给狠

揍了一顿一直耿耿于怀,他认为是自己不小心才被小孩子得手了,这事儿被人嘲

笑了好久,但事后碍于石家在H 镇的影响力,他也不敢把石坚怎么样,但对石坚

一直怀恨在心。

“那你就试试!”看到赵老二威胁他,石坚反而放松下来,轻蔑地对他说。

“忽!”“啊!”赵老二把手中的石块突然扔向石坚,石块不小若是被击中,

难免头破血流,旁边的黑牡丹不由吓的尖叫。石坚本以为赵老二会拿着石块来砸

自己,武器不会轻易离手,也没有料到他会直接向自己扔来,但反应极快的他还

是一闪身躲过。

那料赵老二这是虚招,趁着石坚躲避,一哈腰抓起地上自己的裤子抽出别在

皮带上的匕首。有刀在手,立马就神气起来,开始向石坚逼进。情况突变石坚也

有点紧张,毕竟他从未有过与拿刀的对手对敌过,不自觉地开始一步步后退。

“赵老二,你别为难小孩儿,有种的你就冲我来,你不是要再干一次吗?我

不要钱了,你来干我吧!”地上的黑牡丹也看清了来人是石坚,这个大男孩她认

识,有时在街上遇到,男孩子都会很礼貌地跟自己打招呼。要知道,在H 镇,是

很少在街上与她打招呼的,因为与她这样的女人说话是完全会引起别人的非议的。

所以黑牡丹对石坚的印象很好,她不忍心这个善良的男孩子为自己这样的女人受

到什么伤害,这本就是与他无关的事儿。

“妈的,这小杂种上次让我出了大洋相,老子牙都被他打掉两颗!这次撞到

我手里了,想走没那么容易了!反正老子以后也不想在H 镇混了!”赵老二恨声

道。

“这事儿跟这孩子没关系,你放过他吧,你不是想干我后面吗,我让你干!”

黑牡丹恳求道。

黑牡丹的话证明了她不是一个坏女人,她本质是善良的,虽然她就是妓女,

但妓女也有她们的底线,她们会固执的保留自认为宝贵的东西。老夏头的淫威不

能让她就范,但为了此时这个仗义出手的男孩儿,,为了那点被尊重的感觉,她

愿意去舍弃。

她的话让本来很紧张的石坚,放松下来。救一个值得救的人,这是一件有意

义的事儿,这女的有情义,自己虽然还未成年,但也是个爷们儿,不能让女人为

了自己去跟眼前这个混蛋去做那恶心的事儿。

石坚挑衅地向赵老二勾了勾手,貌似懒洋洋的实则全神戒备对手的举动,对

方手中那闪着寒光的匕首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个事儿完全不象武侠小说里面那样

酝酿半天,一招一式,动作之前还得打个招呼,叫声“看招”。

只见赵老二正手持刀,向前跨步直接就朝石坚小腹刺来,石坚快步后闪,再

刺,再退!几步间,石坚已经背靠墙壁了。赵老二见状狞笑着再次刺来,他势在

必得,坐在地上的黑牡丹蒙住了眼睛,她不想看到这么好的孩子落得个开膛破肚

的下场。

已经摸准赵老二动作规律的石坚,这次没有再退,也没有地方可退了。左脚

斜上步,不退反进,同时右臂下挡,闪身躲过致命一刀。随即右手闪电般上扫赵

老二的面部糊住他的眼睛。动作不停,身体向前冲的同时,手臂从赵老二的腋窝

下穿过,转身下压——标准的擒拿动作,因为对方手里有刀,石坚下压的同时又

加了个手臂后拉的动作,直接把赵老二的胳膊弄脱臼了。

夺过匕首扔到一边,石坚又象上次那样,骑在赵老二身上就是一顿狠揍。这

家伙太可恶了,刚才把自己弄的挺狼狈的,真该死。直打得赵老二满脸是血,求

饶的话都已经含糊不清了。

“赵老二,马上给我滚,我告诉你,你最好以后别让我看到你,要不我见你

一次打你一次,不信你就试试!”石坚捡起赵老二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擦了擦沾

在自己手上的血,随手摔在赵老二的身上。

赵老二如闻大赦,麻利地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捡起衣服,连滚带爬地跑了,对

他来讲,石坚简直是他的瘟星一样了,前一次被他打,是不小心,这一次拿着刀

都打不过他,看那样这小子整死自己都是小菜一碟。

“你,没事儿吧?”扶着瘫倒在地上的黑牡丹让她靠着墙坐下,石坚关切地

问道。

“你是老石家的吧?你多大了?”黑牡丹没有回答石坚,反而问道。

“嗯,15了!”石坚如实回答。

“真好,该上初三了吧?”

“嗯,下学期上初四!”

“我就是象你这么大时,不念了。”黑牡丹黯然的语调,让石坚有点怜惜。

其实黑牡丹大不了自己几岁。

“是,你爹逼的吗?”石坚有点迟疑地问道。

“你咋知道的?”黑牡丹有点诧异,自己出卖皮肉的过程相信刚才已经被这

个少年看到了,但她还是企图保持自己最后的一点自尊,如果让这个孩子知道自

己跟亲爹都上过床,她甚至觉得自己边跟他说话的都没有资格。

“我……我猜的!”

“哦”

“你咋会在这儿”黑牡丹问道,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是大晚上的。

“我,跟着你们来的!”跟踪别人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石坚有点心虚。似

乎觉得这样说有点无厘头,连忙又补充说:“我听你爹说赵老二今天会来找你,

那家伙人品很差,不干好事儿,所以就跟着了!”

“啊?”黑牡丹蒙了一下,这孩子难道是昨天看到了?天啊,她真想马上就

死去,她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肮脏、龌龊。

“对,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偷看的,我,我就是觉得你爹不好。”看到黑

牡丹一下面如死灰般绝望的神情,石坚赶忙认错。

黑牡丹突然捂着脸痛哭起来,屈辱、委屈,被压抑多年的痛苦,就在这个孩

子一句真诚的道歉声中被引爆了。无数个非人的日日夜夜,她已经有些忘记了自

己还是个有血有肉的人类,她对这个世界唯一的留恋,就是还瘫在床上的母亲。

在H 镇,女人给自己的是白眼,男人投向自己的就是色迷迷的眼神,或者期待着

攒够钱来享用自己的身体,那牲口般的父亲更是让她感觉到自己所处的并非人间。

“哎,你别哭啊!我不是有意的,真的。”石坚毕竟还是个孩子,无法捉摸

女人的情绪,急的不知所措,连忙扶住黑牡丹,用手轻拍她的背试图安慰她。

这肆意的痛哭,渲泄了自己大半的屈辱,也耗尽了自己的体力。黑牡丹顺势

靠在石坚身上,无力的蜷缩在石坚的怀中,这个男孩的怀结实温暖。

“我们家原来是T 镇的,在我十岁那年,我妈上山拉柴火摔了,下肢瘫痪,

腰以下都没有知觉了,大小便都不能自理。起初,夏毛顺还四处给我妈治病,哦,

夏毛顺就是我爹。后来怎么治也治不好,家里能卖的东西也都卖得差不多了,又

借了不少钱。家里那点地种的粮食只够口粮的,夏毛顺平时还赶驴车给人家拉点

脚挣点小钱。日子虽然苦,但也只是苦而以。大姐嫁到外地,得到的彩礼也支撑

了一阵子,但也很快就不行了,夏毛顺根本不再管我妈了,每天都醉熏熏的,动

不动就打骂我们。在我15岁那年,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了,我也不得不退学了。

有天夜里,夏毛顺,把我给强奸了,还跟我说我的三个姐姐也跟我一样,都陪他

睡过觉。后来欠的债越来越多,在T 镇待不下去了,便逃到了H 镇,来到这里不

久便开始做起这行来,开始时我们都死活不愿意,他就打我们,威胁我们不干的

话就把我妈扔了。他规定我们每天必须上交份子钱,如果生意不好交不了的话,

就得陪他睡觉……”

黑牡丹身体一直柔顺得靠在石坚的怀中,娓娓道来,语调轻缓平静,仿佛讲

述的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儿。石坚心头却象有块大石头压住堵得他甚至喘不

过气来,这多彩的人生对于他来讲,才刚刚是个开始,他知道有太多未知的事情

会发生,但却从未做好准备迎接如此灰暗丑恶的色彩,这不是权钱交易,这是人

性最龌龊的一面。这个可怜的女人,石坚此刻并不觉得她脏,她只是这悲剧人生

一个已经事先被预定好的角色。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石坚轻声问。

“唉,能有啥打算,已经这样了,我这种人是没有人看得起的,如果我妈不

在了,我在这世上也就没啥盼头了,那时我也就解脱了。”

“我不知道该咋跟你说,但我觉得命运应该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你不屈服

它就会听你的,你不去争它就会控制你!外在的因素都是借口,重要的还是在你

自己,如果你自己想改变命运,是没有人可以阻止你的!我们来到世上一回,每

个人都有它存在的价值。如果你自己瞧得起自己,别人也就看瞧得起你的。而且

在我看来,你并不是象别人说的那样是坏女人,为了你母亲你忍辱负重,我觉得

你很好。”石坚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你真这么想吗?”黑牡丹枯死的心田象滴入几滴甘霖,虽然马上就会消失,

但那却是生的希望。

“真的啊!”石坚肯定的回答。

“那,你觉得我脏吗?”黑牡丹试探的问,温暖的怀抱让她感受到安全感,

被尊重的感觉让她感动,她想去报答,可她除了自己还算有点魅力的身体,一无

所有,而且这身体已经被玷污无数次了。

“什么?你身上味道很好闻啊,应该不脏吧!”石坚没明白黑牡丹的意思,

给了一个让她哭笑不得的回答,女人身上的有种让人冲动的味道,石坚觉得下体

已经发胀,他不敢唐突,那怕对方是个妓女。但女人能听得出石坚并不反感自己

的身体。她故意扭了扭身体,似乎是觉得躺在石坚怀里的姿势不舒服,想修正一

下。但温润柔软的肉身却有意无意地触动石坚胯下敏感的地带,她感觉得到男孩

的反应,甚至可以估计出他的大小。男孩的反应让她感到欣喜,能用自己的身体

让他感觉到愉悦,是目前自己所能做出的最好的报答。

小手伸到体下准确地捉住石坚的坚挺,轻轻的揉捏。突如其来的刺激吓了石

坚一跳,搂抱着黑牡丹的手臂一下僵硬起来。简单的揉捏只是小小的试探,黑牡

丹坐起身来,小手温柔地拉下石坚的短裤,掏出石坚的阴茎,开始上下套弄,突

然低下头一口含入整个龟头。摸着坚硬肉棒上暴凸的青筋,她品尝着嘴里的阳物,

仔细的舔着龟头下的一圈肉棱,又用柔软的舌背在顶端轻敲几下,把舌尖抵在张

开的尿道口上旋转着,还一下一下的向下顶,好象要插进马眼里一样。

她从来没有为男人口交过,但老夏头曾在她面前让“四傻子”给他口交,说

是示范,让黑牡丹也照着做,但因为黑牡丹死活不同意,后来只得作罢。对黑牡

丹而言,嘴巴算是她的处女地,让她还觉得有点贡献的价值。

黑牡丹缩着双颊,嘴唇箍的紧紧的,阳具一进一出间,也带动包皮。这是石

坚人生中第一次享受真正的口交,舒爽得直上云端,快感快速的累积,越来越多,

越来越强烈,突然脊背酸麻,后脑一阵发胀,石坚死死的按住黑牡丹的头,粗大

的阳具整根插入了女人的嘴里。一股股的精液间歇性的爆发出来,全部冲入了黑

牡丹的食道……

嘴巴没有离开疲软的阴茎,灵巧的舌头清理着残余的精液,石坚强悍的身体

素质发挥了作用,只经过短暂的疲软,阴茎便重新焕发生机,黑牡丹取出一个避

孕套,三两下脱下身上的衣物,铺在石坚身后,温柔地把他推倒,仔细地为他套

上安全套,她不怕石坚脏,她是怕自己脏。随后爬上石坚的身子,扶住笔直朝天

的鸡巴,两指撑开自己的阴唇,重重的坐了下去,“啊!”随即又弹了起来,只

留半根在体内。她还是低估了那阳具的粗壮,身子慢慢下放,让剩余的肉棒一点

一点的进入还很紧凑的阴道。

黑牡丹伏在石坚身上,屁股上下起伏吞吐粗大的肉棍,嘴在石坚的眼睛上,

鼻子上轻吻着,最终停留在他的唇上,很快两人的舌头就缠在一起,蜜穴横流的

淫水涂的石坚一小腹都是,龟头蹭着嫩嫩的子宫,逐渐让女人疯狂。黑牡丹两手

用力揉捏自己的奶子,脑袋左右晃动着,带动带着波浪的半长发在空中飘舞。石

坚猛的向上挺动,两人的耻骨开始剧烈的撞击、摩擦。石坚伸手拨开黑牡丹的双

手,将随着身子上下抛动的乳房捏住,搓弄两颗深红色的乳头。

黑牡丹套弄的动作不断加快,嘴里依牙乱叫着听不懂的语言,石坚能感受到

女人的肉穴在不断的缩紧,知道她就要到达高潮,赶快捏住她的两个臀瓣,使劲

向两边拉,力量大到把女人紧闭的肛门都拉开了,疯狂地向上挺着屁股,直到黑

牡丹大叫一声全身颤抖的倒了下来,重重的砸在石坚身上,不住的喘着粗气。

他一翻身,将还在高潮余韵中的黑牡丹放到他刚才躺的位置,把她的身子向

左侧过来,跨坐在她的左腿上,抬起她的右腿。屁股一提,还是硬梆梆的鸡巴一

下插入红肿的阴户,开始用力的抽插。石坚抱住她的右腿,左手伸前,揉着她的

乳房,足足在黑牡丹又高潮了二次后,石坚又拼命肏了几十下,才嘶吼着射了…

无数个男人占有过自己的身体,包括自己那禽兽不如的爹,可黑牡丹觉得这

才是她的第一次,也许也是唯一的一次,她永生都不会忘的一次。

在H 镇,石坚没有再看到过黑牡丹。在黑牡丹不见后的不久,老夏头他们就

被抓起来了,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公审大会时的群众有几千人。

小记:本章近7000字,有朋友觉得更新慢,算是表达一点歉意吧。关于黑牡丹的

情节就暂告一个段落了,也许以后会再次出现这个人物,也许再也不会出现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