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小说合集

碧池渊的婊子们第十四章夜不眠作者逆流星河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碧池渊的婊子们】【第十三章 交易】【作者:逆流星河】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原创作者:逆流星河

第十四章 夜不眠

顾大鹏从宾馆里走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走过12点了。

他看着冬日并不耀眼的眼光,环首四顾,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从靖远那里出来以后,他一直在找苏梦梦,但在那里都看不到苏梦梦的身影。柜台上的服务员告诉他苏梦梦在他下来之前5分钟左右的时候出了门,他急忙跑出去追,但放眼望去,流动的人流中,那里还有佳人的影子。

顾大鹏掏出,却发现一件更尴尬的事情……他除了之外,就没有第二个苏梦梦的联系方式了。

一直以来,都是苏梦梦主动找上他,包括今天,也是苏梦梦先定好见面的地点,他只是按照约定好的时间赶到了而已。

顾大鹏如梦初醒,自己其实一直都是被动的那一方,他和苏梦梦之间的关系,远不如他想的那样具有主动性。

犹豫了片刻,他还是打开了,点开了那个还标记为“萌萌”的头像,但面对着空白的聊天框,他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说什么?先道歉,说自己不该说那些话,然后告诉她,你的主人把你当作了筹码和我做交易,来换取我去当他老婆的人肉按摩棒?

而且……他该怎么解释自己的决定?他答应了,他同意了靖远提出的交易。虽然他并不对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但想到他和靖远这场交易中还涉及到苏梦梦的人身自由——尽管他一直都认为苏梦梦是不会被靖远控制的,但他还是感觉无法面对苏梦梦。

而且,自己到底和苏梦梦算是什么关系吗?炮友,顾大鹏不认为他们只是肉体上的情侣、朋友,但他和苏梦梦除了在床上的“交流”,就再也没有过其他过往了。

并且顾大鹏的心中,也存有着一个让他无法回避的疑问。

他不得不承认一件事,他对于苏梦梦有着超越一般朋友亦或者床伴的感情,但苏梦梦对他是怎么想的?顾大鹏可以确认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苏梦梦曾经很害怕他,甚至怨恨他,他并不觉得奇怪,这是因为他的确是对她做过过分的事,还说了伤害她的话。但那之后,在公寓里的一天,他自认为已经和苏梦梦达成和解了,甚至说已经成为朋友了。

但这些……终究是他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啊。至于苏梦梦对自己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她所表现出来的温柔究竟是出自真心还只是服从靖远命令的逢场作戏,顾大鹏都没有把握。

所以,自己真的该,主动联系她吗?

顾大鹏看着空白的屏幕,伫立了好久,好久。

他终于鼓足了勇气,移动手指,按下了一串话:“你去那儿了?我想和你谈谈。”

信息,发送了出去,顾大鹏看着那孤单的文字消息,想要补上一句什么。但考虑再三,他还是决定就这样保持原样,先等待回复再说。

然后,时间来到了晚上。

苏梦梦,还是没有回复顾大鹏的信息。

顾大鹏忍不住了,他又发送了一条消息。

但这条消息,已经发不出去了。苏梦梦已经删除了他的好友,显然,第一条消息她看到了,然而她并没有回复,而是选择了和顾大鹏断绝联系。

顾大鹏心里生出一丝绝望。

现在,他和苏梦梦唯一的联系也断开了。

他是可以去找靖远,那个男人肯定能够第一时间联系到苏梦梦——如果他和苏梦梦之间的关系真的就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但顾大鹏不会去这么做的,就像他一开始拒绝了靖远开出的优厚条件一样,他不会让自己,向那个男人屈服第二次。

看着手中的,顾大鹏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他拨通了一个号码,很快就接通了,他放在耳边,道:“晓天,你有空没?出来吧,我有事要求你帮忙。”

三十分钟后。

顾大鹏和张晓天又来到了那家熟悉的酒吧,这一次,酒吧里的人多了不少,但好在客人都是自顾自的,酒吧里的环境还不算特别嘈杂。

张晓天看着眼前的顾大鹏,觉得他变了。但具体变在了那里,他又说不出来。

但直觉告诉他,顾大鹏这么一反常态的,在里直接说“求他帮忙”,那这件事,肯定是一件对于顾大鹏来说想当重要的事情。

“咱们两个,多余的客套话也不用说了。”张晓天开门见山,“说罢,你遇到什么麻烦了,我能帮你做啥?”

“我想请你……帮我找个人。”顾大鹏也不啰嗦,直截了当的说道。

“还请,都说了咱们俩之间没必要这么客气。”张晓天接着问道,“人叫什么名字?男的女的?我一定帮你找。”

“好,那我就直说。”顾大鹏也决定直截了当了,“上次喝完酒回家,在路上堵住了咱们两个的那三个女人,你能帮我找到那一个?”

“怎么,三个?”张晓天倒是有点儿被吓到了,他倒是隐约猜到了顾大鹏找他是要说关于女人的事情,但一下子就三个……这还真的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没必要三个都找,你就说你有她们之中谁的联系方式吧。”顾大鹏补充道。

“哦,这样啊,我说呢,”张晓天恍然大悟,不过他同时也为了难,道:“那三个女人,最高的那个短头发的我不认识,其他两个……那个叫孙鸯的倒是好找,但那个叫苏梦梦的就……”

“怎么了?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顾大鹏急切的问道。

看着眼前挚友的异常反应,张晓天隐约明白些什么了,他继续道:“我也不瞒你啥,那个苏梦梦和孙鸯都是出来卖的,但姓苏的比姓孙的高级不少,她是那种按照自己的心情来的主儿,接不接客完全凭喜欢。至于联系方式,做这个的女人有几个会真的留下那种长期有效的联系方式的?我敢和你说那个姓孙的女人好找,也是因为她现在还在我们会所里干着呢,所以我才敢夸这个口。”

顾大鹏听明白了。虽然从张晓天这里直接获得苏梦梦联系方式的可能性断了,但能联系到苏梦梦身边的女伴也算是一个突破口,他立马说道:“明天,能帮我把那个叫孙鸯的女人约出来吗?”

“约出来?你要带她出台?”张晓天看着顾大鹏。

“怎么了?我有话要问她,总要找个合适的地方说话。”

“不,我倒是不反对。只不过那个孙鸯虽然不算特别火的那种小姐,但客人还是不少的。明天正好是个双休日,我估计客人少不了,你想要约她出去……很难。不说她自己愿不愿意,这些小姐上头的那个老鸨子,估计也很难点头啊。”

“那我就点她一个钟,怎么样?”

“那肯定没问题,凭咱俩的关系我和那老婆娘撕破脸也肯定给你塞个最好的时间段。”张晓天拍着胸脯说道。

“好,那就这样。”顾大鹏说着,将桌上自从送来就没喝过一口的啤酒端起来一饮而尽,接着站起来就要走。

“嘿,大鹏,你等等。”

但张晓天,却叫住了他。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顾大鹏只得止住脚步,看着眼前欲言又止的发小和兄弟。

“我就是问问啊,你也别怪我瞎猜……你,不会是喜欢上那个小姐了吧?”

看着张晓天一脸担心又不敢说出来的表情,顾大鹏叹了口气,重新坐在他面前。

他不知道该如何对眼前的发小描述自己和苏梦梦之间的关系,最后,他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我可能是喜欢上那个苏梦梦了。”

“啊?那个苏梦梦?”

张晓天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

但喝了口啤酒润了润喉之后,他又露出了一副理解的表情,道。

“的确,那个苏梦梦长得可以,身材挺棒,而且人也会打扮会讨好男人,在我们那儿干的时间虽然很短但客人的反馈都挺好,还有几个专门回头来找她的。你迷上她,也不奇怪。”

不知为何,听着张晓天如此描述苏梦梦,顾大鹏有种心里堵住的感觉。

他招手,又要了几瓶啤酒。

那这个时候,张晓天又拉住了他道:“不过你可要掂量掂量下自己啊。她本身是个小姐之类的话,我自己干这一行也不说什么了,但我可是听说过啊,苏梦梦那个女人,早就被一个有钱又有势的老板给包养了。貌似……还被当那啥给调教了。”

听到调教二字,顾大鹏竖起了耳朵。他还记得靖远对于他自己身份的那句介绍——“我是苏梦梦小姐的资助者、肉体关系者、情人以及调教者。”

他拦住还要絮絮叨叨的张晓天,问道:“关于那个调教,你知道什么具体的内容吗?”

被打断话的张晓天摇头:“不知道。我就知道那是有钱人之间玩的游戏,偶尔那些作为玩具的女人会从我们那里选就是了,毕竟比起良家没那么多麻烦。”

玩具……

听到第二个让他在意的关键词的顾大鹏,更加按奈不住了。

“那,你知道谁清楚这些事情吗?”

“我们老板估计知道的更多一些,但你去问,八成是没戏,有我的关系也不成。”张晓天这样说道,但他显然话中有话,还留着什么没告诉顾大鹏。

“还有谁?你直接告诉我。”

“孙鸯。”张晓天索性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孙鸯那个女人,当初貌似是和苏梦梦一起被选中的,但她受不了那些有钱人的变态花样又跑回来了。关于这些事情的细节,你问她肯定比问我更清楚。”

“那我明天就去找她。”顾大鹏说着,又要起身离开。

“喂,喂!你等一下,你就那么确信你能让孙鸯那个女人开口啊?那女人对于她在那里遇到的事情可是从来都守口如瓶的,我听说连最爱八卦的那几个婊子都没能从她的嘴里套出话来,你就那么有自信她会告诉你?”

“我试试。而且,不是还有你帮我呢吗?”顾大鹏说着,拍了拍张晓天的肩膀。

“你倒是相信我……”张晓天无奈地摇头,再抬头一看,顾大鹏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半瓶没有喝完的啤酒还摆在他坐过的位置前。

“邪了门了,啥时候也没见过他这么急啊?难道真的是被那个女人给迷住魂儿了?”张晓天在嘴里念叨着,脑子中却已经开始盘算着明天怎么安排时间来配合自己的好兄弟了。

他将空酒瓶放在桌子上,心中已经有了盘算。

然后他招手:“老板!再给我上两瓶!”

——分割线——

不为顾大鹏所知的另一片屋檐下。

孙鸯拖着操劳了一天的疲惫身躯,一步一步挪上了台阶。她摸索着用钥匙打开了门,门内一片漆黑,寂静而没有半点人声。

对哦,丁倩今天晚上是要在外面过夜的,而苏梦梦那丫头……估计现在也在外面会她的那个金主吧?

孙鸯如此在心中想着,摸索着打开了客厅的灯。

她换上拖鞋,来到自己同样也是苏梦梦的房间门口,打开了门。但让她奇怪的是,门内虽然一片漆黑,但锁却是开着的。

嗯?我出门的时候忘记锁门了吗?还是说苏梦梦那妮子又没锁门?

她扫视着理应空无一人的房间,却突然发现,在房间的一角,有个白色的人一般的影子,在她视线扫过的时候动了动。

“呀!”

孙鸯一声尖叫,吓得瞬间坐到了地上。

好一会儿之后,孙鸯摸索着打开了灯,房间里瞬间一片光明。

然后她看清了那个女鬼一般的影子,气瞬间就不打一处来了。她怒声道:“苏梦梦!你在屋里为什么不开灯啊!吓死我了!”

孙鸯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她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一身白色睡衣的苏梦梦披散着头发,抱着膝盖,蜷缩在床上。她的眼睛是睁着的,但却好似没有发现开门进来的孙鸯一般,对于孙鸯的声音也没有半点反应。

“你干什么……”孙鸯气急地走过来找她理论,但一靠近床边,她就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

苏梦梦的身边萦绕着一股酒味,很浓烈的酒味。

她喝酒了。

孙鸯有点儿被吓到了,在她的印象里,苏梦梦向来是滴酒不沾的。不如说,苏梦梦对于喝酒有极为强烈的厌恶甚至可以说是敌视的心理。她认识苏梦梦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和她住在一个屋檐下也有大半年了,但孙鸯从来都没有见过苏梦梦喝酒,更别说这么浑身酒气、醉醺醺的样子了。

“你,你没事吧,梦梦?”

孙鸯担心地问着,坐在苏梦梦的身边。她伸出手,去摸了摸苏梦梦的额头。苏梦梦的体温有点儿高,微醺的脸颊上染着两抹晕红。她对于孙鸯伸过来的手同样没有半点反应,换在往常,苏梦梦是绝对不可能让孙鸯就这样摸她的额头、弄乱她的刘海的,但此时此刻,她只是愣愣地看着前方,呆滞的目光中完全没有焦距。

孙鸯开始害怕了。苏梦梦今天出门是干什么去了她稍微知道一点,貌似是去陪那个喜欢稀奇古怪要求的金主,而那位金主,一开始可是她自己因为受不了那千奇百怪的花样,才转给苏梦梦的。想到这里,孙鸯的心中一时浮现出各种各样的猜测,她赶紧打量了一下苏梦梦的浑身上下,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污迹,也没见到伤痕,似乎很正常的样子。但检查了一番后,她还是发现了一些痕迹——苏梦梦的手腕上,留着一圈淡淡的淤痕。虽然已经消退了大半,但她还是能看出来那是男人手指留下来的痕迹。

“梦梦,你没事吧?今天你到底去那儿了?”孙鸯开始拍打苏梦梦的脸,想要把她的魂儿唤回来。在她的一番努力之下,神志有些不清晰的苏梦梦终于有了反应,她的眼睛开始看向孙鸯,但她出口的第一句话,就让孙鸯忍不住又着急了起来。

“你回来了啊,鸳鸯。”

“哎哟我的天!我都进来这么久了你才发现我回来了啊?梦梦,你没事吧?我陪你去医院好不好?”孙鸯拉起苏梦梦的手,就要起身。但苏梦梦缓慢但坚决的从她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腕,她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没事,挺好的。就是,心里烦,喝了点酒,别管我了。”

苏梦梦正常的回答让孙鸯稍微松了一口气。她重新坐在苏梦梦的身边,贴近了她,开口问道:“你为什么喝这么多酒啊?平时你不是一点儿都不喝的吗,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在外面喝酒,不安全啊。”

“没喝多。”苏梦梦说着,但她骗得了自己,她身上的酒气却骗不了孙鸯。苏梦梦的目光又开始涣散了起来,她顺着孙鸯的话头,喃喃自语道:“喝多了又怎么样?大不了就是再被人骗一次呗,反正都不是第一次了,便宜了那些男人就算便宜了。”

“梦梦!你可别吓我啊!”苏梦梦的一番话让孙鸯又害怕起来了,她一把搂住苏梦梦,这放在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但现在的苏梦梦没有表现出半点抵抗,仍由孙鸯把她搂在怀里。

“鸳,鸯……”

“哎,我在呢。”

“你说,我,我们,在那些男人的眼里,到底算是什么呢?”

苏梦梦呢喃出的话语让孙鸯的心中也忍不住一酸。

是啊,她们现在,到底算是什么呢?孙鸯自己也和苏梦梦一样,现在靠着自己还算青春靓丽的身体,去换取那些男人的金钱和献媚。但说到底,她们在那些男人的眼中还算是一个人吗?那些男人表面的讨好与亲切背后,是不是也在对她们这种女人,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呢?

孙鸯叹了一口气,她抚摸着苏梦梦柔顺的头发,轻声道:“别想那么多了,梦梦,你要是真的绝对受不了了,不想继续做了,那就拿着你现在攒的钱回家吧,找个人嫁了,没人知道你过去做什么的。”

但孙鸯的一番话却瞬间激起了苏梦梦的强烈反应。她挣开了孙鸯的怀抱,嘴里大声嚷嚷着:“不!我不回家!我不会去!我绝对不回去!”

孙鸯这才猛然发觉,回家,和喝酒一样,对于苏梦梦都是禁忌的话题。她赶忙安抚情绪激动的苏梦梦,像对待孩子一般用手拍打着她的背,嘴里同时哄道:“好好好,不回去,不回家去。你换个别的城市也可以啊,或者就在本市待着,换个名字,找个愿意真心对你的男人,一样能好好过日子的。”

听着孙鸯的话,苏梦梦突然安静了下来。但孙鸯却感觉到,她搂住苏梦梦的胳膊,手臂那里的布料,突然被什么液体沾湿了。

“梦梦,你哭了?”

苏梦梦没有回答,也没有抬起头,只是一个劲儿的、拼命的,反抱住了孙鸯的身体。她用的力气是那么大,甚至让孙鸯感到了一丝疼痛。

“我本来以为,他会不一样的……”

苏梦梦带着哭腔说出来的话,孙鸯并没有听得特别真切。

但女人的直觉,却让她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她抚摸着苏梦梦颤抖的后背,只能发出更长的叹息。

夜,渐渐漫长。哭湿了孙鸯整片衣襟的苏梦梦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但这一晚,一直抱着她、安抚着她的孙鸯,却彻夜未眠。

【未完待续】

字数:5067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