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小说合集

位面猎奴之狐妖小红娘10作者何米奇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字数:80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

菊穴破处

「呵呵……如果容容知道主人为了征服她,而特意发明了一种法术,她一定 会开心死了。」涂山红红看着何浩替涂山容容开苞的视频,拍手道。

翠玉灵附议道「容容一定会感动到哭的,要知道主人征服我的时候,可是直 接用强奸的呢。」说着翠玉灵扭过头,「六耳,主人征服你的时候,是用什么方 式的啊?」

被何浩用小孩尿尿的姿势抱着肏插着,「也是……强奸了……呜啊……主人 的肉棒……啊……」六耳身体一僵,淫水从肉棒和蜜穴的缝隙中流出,六耳被何 浩肏到高潮了,何浩把六耳放下,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六耳跪在胯间,小嘴含 住龟头,小舌在龟头上打转着,然后脑袋前倾,把一大半的肉棒吞进嘴里,脑袋 前后摆动着。

翠玉灵和涂山红红一左一右的坐在何浩两侧,四座同样硕大白嫩的玉乳在何 浩的胳膊上蹭啊蹭的,翠玉灵和涂山红红剥开一颗葡萄,含在嘴里,然后吻住何 浩的嘴唇,把葡萄渡过去,何浩的两只大手伸到两女的双腿间,抚摸柔软的阴唇, 不时地把手指插进温热干燥的蜜穴里,不一会原本干燥的蜜穴就开始流出淫水了, 翠玉灵和涂山红红的眼神也渐渐迷离。

何浩把沾满淫水的手指抵在两女的嘴唇上,说道「灵奴、红奴尝尝你们小穴 流出来的淫水。」手指拨开四片薄薄的嘴唇,手指在洁白的皓齿上划动着,翠玉 灵微微的白了何浩一眼,然后张开自己的嘴唇,含住着何浩沾满自己淫水的手指, 而涂山红红则脸上一红,嘴巴张合了几下,却没有下定决心来。

舌头缠着手指,舔掉上面的淫水,翠玉灵还抓着何浩的手腕,脸上带着小孩 吃冰淇淋时的表情的舔舐了何浩的手指,这时翠玉灵还不忘向涂山红红眨了几下 眼睛。

(看吧,我才是主人最乖巧的性奴)面对翠玉灵近乎挑衅的『语气』涂山红 红当然不会害怕,咬了咬牙,涂山红红张开嘴,含住何浩的手指,(咸咸的……) 舌头一转,把自己的淫水舔舐掉,涂山红红本想松嘴的,可是一见翠玉灵还吸吮 着,于是她也毫无示弱的继续舔。

「好了好了。」何浩见两女没有想要把自己的手指吐出来的想法,只好自己 把手指拿出来了,「红奴,你那边的准备的怎么样了?」

「已经准备好了……可是主人,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这样做啊。」

「当然是为了你的二妹了,如果直接控制的话,太无聊了,如果直接套用容 奴的调教模式的话呢,有太单调了……」何浩一把抓住涂山红红胸前的两颗硕果, 揉搓把玩起来。

把玩了一会儿后,何浩让涂山红红她们离开,涂山红红她们自然知道何浩接 下来要做什么,乖巧的退出了房间。

涂山红红她们都离开后,何浩右手举过头顶,打了一个响指,四周宛如被一 颗石子击中的池水,荡起阵阵波澜,四周从奢华的装饰变成了一个大广场,何浩 站在广场中央的一个擂台上,四周站满了人,只是他们的眼睛都是白茫茫的,没 有瞳孔的存在。

啪,何浩又打了一个响指,台下的观众顿时活了过来,不过眼睛还是原样, 开始在叽叽喳喳的交流起来,(第一次用身外化身,没想到弄出了一堆劣质品。)

「正戏开始了。」何浩再次打响一个响指,被固定住上身的涂山容容,突然 出现在擂台中央,何浩跟前的位置上,涂山容容出现的一瞬间,观众们的声音就 戛然而止了,虽然他们的嘴巴还在一张一合的说话,但是却没有声音从嘴里出来。

「容奴,有没有想我啊?」何浩捏住涂山容容的一瓣臀瓣,揉捏起来。

「滚!」涂山容容开始时身体略微一僵,然后咆哮道,何浩不以为然的继续 揉捏着臀瓣,「容奴,我可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啊,而且我还是你的主人呢。」说 完,何浩扬起手臂,啪的一声打在涂山容容雪白的屁股上,吃疼的涂山容容闭着 嘴我了一声。

何浩见涂山容容咬牙忍耐,顿时玩心大起,巴掌接二连三的大力的抽打在涂 山容容的雪白的屁股上,不多时,涂山容容原本雪白的小翘臀就变得红通通的了, 即使涂山容容的意志力再强,少女敏感的臀部被抽打成这样,肌肉扯动带来的疼 痛,还是让涂山容容从牙缝中呼出冷气来,额头上积满了汗水。

何浩扒开涂山容容的翘臀,「容奴,既然操言术的时效已经过了,那么我们 来玩玩其他的游戏吧。」涂山容容依然咬着牙不说话,何浩的手指挑逗几下涂山 容容粉嫩的菊穴,然后拿出一个长嘴的塑料瓶子,里面装着乳白色的液体。

何浩把瓶子长长的嘴缓缓插进涂山容容紧凑的菊穴,感到异物插进菊穴的涂 山容容不由得惊呼道「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涂山容容扭动着腰,想 要让自己的屁股摆脱何浩的控制,可是实力相差甚远的涂山容容根本无法动弹半 分,「当然是为了让容奴变得更听话了。」两根手指挤压瓶子,里面的液体也就 顺着长长的嘴溜进了涂山容容的菊穴里。

涂山容容感觉一股冰凉的液体,从长嘴口中流出,流到直肠的深处,涂山容 容原先因为以为这是什么奇怪的药物,所以浑身的肌肉都是紧闭着的,可是直到 何浩把瓶子拿走,涂山容容都没有感觉的到有什么不妥的。

在涂山容容松了一口气,刚想要嘲讽一下何浩的时候,一股宛如海啸一般的 瘙痒直冲涂山容容的大脑,「呜……」涂山容容叫唤一声,双腿使劲的想要夹紧, 可惜何浩两条粗壮的大腿卡住涂山容容的双腿,不让其合拢,肉棒也已经抵在了 屁股上,准备随时冲杀进涂山容容的蜜穴里,享受涂山容容的蜜穴。

「你……干了什么……」涂山容容已经大喘气了,为了抵制从菊穴传来的瘙 痒,涂山容容已经花费了巨大的精力了,「没什么,不过是用我的小母狗来试验 一下我自己研发的新药物而已。」肉棒挺立着的滑进涂山容容的臀缝间,两瓣臀 瓣包裹住肉棒,龟头露在外头。

肉棒从直立变成横着,当龟头划过涂山容容的菊穴时,涂山容容的身体微微 一抖,因为在肉棒划过菊穴的那一瞬间,巨大的瘙痒顿时减轻了不少,可是不用 一会儿,瘙痒就又让涂山容容咬牙坚持了。

肉棒顶住蜜穴口,插入半个龟头,涂山容容的蜜穴此时还是十分的干燥,不 过了一点都没有减退何浩要肏涂山容容菊穴的兴致,肉棒缓缓的用力前进,龟头 顶开蜜穴里紧紧并着的嫩肉,柔软无力的嫩肉,根本无法抵挡龟头的前进开拓, 很快,肉棒就插入了大半,龟头顶在了子宫口上。

「呜呜……」涂山容容连连疼呼,狭小干燥的蜜穴里忽然插入一根粗大的肉 棒,让涂山容容感到十分的疼痛和不舒服,只被使用过一次的蜜穴,依然宛如处 女穴一般。

肉棒开始抽动起来,粗壮的肉棒在干燥的蜜穴里抽插,虽然比较艰难,但是 也最能享受到涂山容容的狭窄蜜穴,嫩肉紧紧的裹住肉棒,不让抽出,不让插入, 涂山容容蜜穴里的每一个皱褶都贴着肉棒,随着肉棒的抽动而蠕动起来,以便记 住这个征服者的全貌。

何浩抽插了十几下后,涂山容容才感觉疼痛和被填充的异样感觉渐渐的消失 了,取而代之的是虽然只体验过一次的,被肉棒肏插的快感,蜜穴也开始分泌淫 水,得到淫水润滑的肉棒,抽插的更加的流畅了,这时肉棒才可以抽出到龟头的 位置,然后在猛力一插,直接的就撞到子宫口。

「恩恩哦……嗯」涂山容容嘴巴每次张合都只是一小道缝,细如蚊蝇的呻吟 从小缝中溜出,不过很快涂山容容就从肉棒所带来的快感中挣脱了出来,咬着下 唇,忍耐着蜜穴中肉棒抽插的快感,何浩只觉得涂山容容现在的表情十分的可爱, 因为快感而变得满脸通红的小脸上,是全力在抵制自己身体被肏玩时所产生的快 感的倔强表情。

(不愧是我最喜欢的角色,就是可爱啊。)何浩一边想着,一边手指从涂山 容容的胸椎一直让下滑,滑到尾椎的位置,然后挤进臀沟中,指头按在涂山容容 的菊穴上,涂山容容的菊穴正在因为巨大的瘙痒,里面的嫩肉都在不停的蠕动着, 就连菊穴口都在一张一合。

何浩的手指缓缓伸进菊穴里,菊穴的嫩肉立马就裹上了手指,在那蠕动着, 想要用何浩的手指来缓解从菊穴源源不断的涌向大脑的瘙痒,菊穴里的温度比人 的体温要高一些,手指插进里面热乎乎的。

三节手指很快的就全部插进了菊穴,手指贴着嫩肉慢慢的转动着,涂山容容 菊穴的瘙痒,也随之消减不少,可是手指毕竟就这么长,菊穴深处的瘙痒依然强 烈,面对蜜穴的快感和菊穴的瘙痒,涂山容容很快就到达了一个高潮。

「痒……好痒……嗯……」高潮过后,菊穴的瘙痒变本加厉,仿佛有上万只 蚂蚁在菊穴里胡爬乱撞,「容奴,让主人来替你的小屁眼止止痒吧。」何浩握着 湿漉漉的肉棒,对着涂山容容的菊穴,当手指从菊穴里拔出来的时候,涂山容容 的菊穴很快的就变回了一个肉色小洞。

龟头顶住菊穴,不停的上挑,随着肉棒的动作,涂山容容感觉菊穴里的瘙痒 略微的有点消退,可是瘙痒会在后头更加强烈的返回,就这样的肉棒的不停运动 下,菊穴里的瘙痒越来越强烈,「容奴,你的小屁眼可是在一直在邀请我的肉棒 哦……嗯」龟头突然斜插进涂山容容的菊穴里,火热的穴壁让何浩不由得呻吟一 声。

虽然何浩只是插进了一个龟头,涂山容容的身体却骤然一僵,第一次被肉棒 肏的菊穴,没有一丝的疼痛和不适,只有舒服的充实感和瘙痒退散的愉快感,可 是当何浩把龟头拔出去的时候,一股奇怪的空虚和更强的瘙痒瞬间袭来,让涂山 容容不由得低吟一声,「我……」

「容奴,要不要主人的大肉棒替你止止痒啊?」说着,何浩的肉棒又抵着涂 山容容的菊穴,挑拨突刺着,涂山容容的小脸上突然浮起一副受辱的表情,涂山 容容内心的防线已经被何浩冲撞的出现一条裂缝了,「要……要……」涂山容容 说出这句含糊不清的话时,自暴自弃已经爬满了她的脸蛋。

「虽然不是很满意,不过这也是容奴向我的第一次求肏哦。」语音刚落,抵 着菊穴的肉棒猛地向前一挺,粗壮的肉棒顿时就插入大半,「哦……容奴的屁眼 也很棒啊……」

「呜哦……好胀……」涂山容容的表情从忍耐变成不适再转变成略带愉悦, 肉棒继续的向前挺进,直到何浩的小腹碰到了涂山容容的屁股,停滞了十多秒后, 肉棒开始抽插,涂山容容被何浩夺走菊穴处女的时候,并没有流血和大叫疼,这 让何浩甚是不解,他可是没有调教过涂山容容的菊穴的。

(看来容奴在屁眼方面的天赋不错,以后要重点调教一下。)何浩看着涂山 容容那被肉棒撑得圆圆的菊穴口,一只手覆盖在蜜穴上,快速的抚摸起来,正在 快速抚摸蜜穴的手掌忽然感到一股热流打在了手上,涂山容容被何浩肏菊穴肏到 了高潮,高潮的时候,菊穴里的嫩肉也猛地夹紧肉棒,仿佛要把何浩的肉棒夹断 一般。

「嗯我……嗯我……」涂山容容因为高潮而红潮一片的小脸,薄薄的嘴唇不 时的违反大脑的主观意识,娇媚的呻吟两声,一条银色的水线从小嘴掉落几厘米, 小手不停的握拳,松开,五根手指胡乱的在空中抓。

「容奴,主人肏的你的屁眼舒不舒服。」说着何浩把肉棒抽出到仅留龟头在 菊穴里,然后大力的猛肏几下,「舒服……舒……我嗯……我……」涂山容容情 迷意乱的刚呢喃两句,还没被性欲完全打败的意识立即夺回指挥权,不过被发现 最敏感区的涂山容容,距离被何浩征服,成为他的胯下性奴,不会很久了。

龟头突然极速的抖了几抖,粘稠浓郁的精液在涂山容容的菊穴深处爆发出来, 涂山容容宛如垂死之鱼一般的抽搐了身体,淫水从蜜穴喷射而出,何浩的手掌就 像是放在拧开的水龙头下一样,涂山容容居然被何浩的肉棒肏菊穴肏到了高潮。

由于涂山容容弓着身子,屁股翘起,被何浩爆菊内射的精液一时还流不出来, 何浩来到涂山容容面前,看着这张因为高潮而红如苹果的小脸,虽然被眼罩遮住 大半,可是娇羞愤愤之情还是让何浩色心大动。

何浩的肉棒在射精之后,依然保持了挺拔坚硬的勃起状态,左右的扭动腰部, 沾着精液和淫水的肉棒抽打着涂山容容的小脸,「你……我嗯……呸呸……」涂 山容容刚刚开口想要说会话两句,就被何浩的肉棒插到嘴里,抽插两下。

「容奴……现在你要不要做我的性奴啊?」肉棒依然在抽打着涂山容容的小 脸,「不!要!」涂山容容斩钉截铁的说道,何浩收回抽打着小脸的肉棒,脸上 的淫荡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起来,但是说话的语调就变得如同南极点的寒风那样, 「容奴……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不做我的性奴的话,就做涂山的公共母狗吧。」

「哦……是吗?只要不是和你这种东西,我怎么都可以!」此刻的涂山容容 仿佛回到这小魔女的时候,不过她很快就会为她的这句话付出代价,何浩向台下 招了招手,台下立即爬上来十几个人,仔细的看一下他们的脸,就会发现他们居 然和何浩有着七八分的相似,不过只要是对何浩较为熟悉的,就可以很快的发现 他们是假的了,这也是何浩说他们是劣质品的原因。

(以前看本子的时候,就想如果十几个自己肏一个女人的话,是什么滋味的, 现在就让我试试吧。)十几道蓝光从何浩的额头射出,飞向那十几个分身,蓝光 一下就钻进了分身们的额头,白茫茫的眼睛也出现了瞳孔,脸上浮现和何浩一模 一样的笑容,何浩站在涂山容容的面前,分身们就围成一圈,围着涂山容容。

感受十几道狼光照射在自己的肌肤上,涂山容容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规 避这令她不适的目光,同时心中不断的给自己打气,(他是不会让别的男人碰我 的……不管怎么说,我的身子都是被他破的……)

站在涂山容容屁股后头的分身甲一马当先的上前一步,大手按住涂山容容的 胯骨,肉棒一下全部的插进湿漉漉的蜜穴里,涂山容容温热紧致的蜜穴,让分身 甲低吟一声,肉棒开始挺动起来,肏的涂山容容的蜜穴噗呲噗呲的响。

「呜呜恩……哦恩……」在分身甲肏涂山容容的蜜穴前,何浩就前一步的把 肉棒插进了涂山容容的小嘴里,两根手指捏住涂山容容的鼻子,不让用鼻子呼吸, 肉棒大力的抽插着小嘴,何浩把涂山容容的小嘴当成了蜜穴的来肏,涂山容容坚 硬的牙齿磕在肉棒上,就像是磕在石头上一样,就是因为这坚硬的肉棒和涂山容 容被改造过的坚韧的身体,何浩才敢这样的暴力的肏涂山容容的嘴。

被前后抽插的涂山容容,度过了刚刚的不适期,现在强烈的快感如同潮水一 般的涌向涂山容容的大脑,(呜呜呜……我的身子……好舒服……可是……不行 ……我不可以屈服……我要坚持住……)随着在被这样的肏插,涂山容容还是没 有失去正常意识,主观意识还想要发动反扑,夺回对大脑的绝对控制权。

分身甲抖尿般的抖了抖后,拔出肉棒,乳白的精液从蜜穴流出,拍了拍涂山 容容的屁股,向其他分身赞叹道「这骚货的骚穴肏起来正带劲啊。」

「呜呜……呜……」涂山容容突然发出一声压抑的悲鸣,刚刚在分身甲射精 的时候,涂山容容就已经到达了高潮的边缘了,可是就这即将到达高潮的时候, 快感如退潮的海水一般的消散不见了,而情欲却被积累在身体里面。

「呜呜……」涂山容容又叫唤起来,一根同样粗壮的肉棒大力的插进蜜穴里, 原本射精完后的分身甲被分身乙推开到一边去,然后不管刚刚被分身甲射的满是 精液,肉棒猛地插进蜜穴,「哦……这骚货的骚穴正爽啊,又热又紧,还在一抽 一抽的,哦……太棒了。」

何浩捏着涂山容容的下巴,让涂山容容抬起小脸来,而何浩也跟着跨前一步, 这样就可以仰着的肏涂山容容的小嘴了,何浩每一次的插入,都是插入大半,让 涂山容容的喉咙都鼓起了半蛋型的东西,「容奴,你没有我的允许时无法到达高 潮的,呵呵,等你的十几次高潮一起来的时候,你说那时候的你是什么样子的啊?」

听着何浩的话,涂山容容的身体突然激烈的挣扎起来,不过此时的她,也只 能是扭两下身子而已,被肏的酥软的身体里,根本没有什么力气了,结果不过是 干咳几声而已,肺部已经没有多少氧气了,眼前也有点发黑,可是从蜜穴传来的 快感和从嘴里传来的腥臭味,在此时却格外的清晰,就连肉棒撞击子宫口时,子 宫的微微发抖,涂山容容此时都可以感觉的到,身体的敏感度在这时候,提升了 数倍。

何浩朝台下使了一个眼色,台下的人会意搬来两张椅子,椅子上被绑着两个 女人,不过两个女人显然也是何浩变出来的,两双白茫茫的眼睛看着甚是渗人。

一个小时过去了,肏着涂山容容蜜穴的已经是分身癸了,随着法术癸的一声 嚎叫,第十发精液射到蜜穴里了,涂山容容的身体一阵的发抖,喉咙也骤然收缩, 夹的何浩的低声的呻吟一声,「嗯……容奴的嘴巴也玩的够久了,改换别的了。」 何浩把肉棒从涂山容容的小嘴里抽出,啪的一声,一大滩的唾液从涂山容容的嘴 里掉落,何浩的肉棒从分身甲的时候起,就一直肏了涂山容容的小嘴,涂山容容 的小嘴也是整整一个小时都处于极限的状态中。

突然,锁住涂山容容的木枷突然之间消失了,失去支撑的涂山容容摔在了地 上,身体像是上岸的鱼儿一样的在那里蠕动,两腿间的蜜穴,不停的往外流出精 液来,小嘴一张一合的,不知道在呢喃着什么。

何浩把涂山容容半扶起来,双腿摆成大大分开的M 字型,涂山容容的头靠着 何浩的胸膛,何浩的左手捏住了一颗嫣红的乳珠揉捏,右手拉起涂山容容无力耷 拉着的小手,何浩捏着涂山容容柔若无骨的小手,爱不释手的把玩。

「你想……干什么……」涂山容容有气无力的质问何浩,连续十次高潮被强 制打断,小嘴也被粗壮的肉棒插着一个小时,涂山容容早已筋疲力尽了,但是心 中传来的不安感,让涂山容容不知从那来了力气,涂山容容在何浩的怀里挣扎几 下后,何浩抓着涂山容容的小手,按在她变得极其敏感的蜜穴上,往上一摸。

「哦……奥哦……」涂山容容的挣扎顿时瓦解,「容奴,自慰爽不爽啊?」 何浩手上的动作顿时快了几分,「好舒服……哦……」何浩已经拿开了自己的手, 涂山容容的小手无意识的磨蹭着自己的蜜穴,动作越来越快了。

何浩勾住涂山容容眼罩的一角,「容奴,主人我允许你高潮哦。」

涂山容容手上的动作更快了,「要到……要到了……我我我……」

「高潮吧,容奴!」何浩勾着眼罩的手突然提起,把涂山容容的眼罩也拉了 起来,以涂山容容的体质,瞬时的爆光没有能阻止涂山容容视力的回复,涂山容 容只见自己的面前,有两个女人被绑在椅子上,定睛一看,涂山容容便感觉自己 全身的血液都流到了自己的脑部了。

(姐姐……不要停下来……不!不!不!)虽然知道自己在涂山雅雅和涂山 红红面前自慰,即使自己还想要停下来,可是手却完全不听大脑的话,动作反而 加快了不少,「容奴,高潮了哦。」何浩在涂山容容耳边小声说道,涂山容容身 体一僵,「啊啊啊……啊啊……」发出了垂死的喊声,大量的淫水宛如喷泉一般 的从蜜穴喷射而出,打在涂山雅雅和涂山红红身上。

「不要……不是的……呜呜呜……不要……」即使涂山容容再怎么喊,她的 喷潮还是持续了半分钟,喷潮完的涂山容容两眼翻白的在那儿大喘气,「容奴, 主人还没射精呢。」何浩双手托住涂山容容的腿弯,把涂山容容对折的举到自己 胸前,用涂山容容的菊穴蹭自己的肉棒,然后往下一扯,粗壮的肉棒整根插进了 涂山容容的菊穴里。

「恩哦……」涂山容容无意识的发出一声,不知是爽快还是痛苦的呻吟,何 浩一提一扯的肏玩着涂山容容,「红红小姐,雅雅小姐,你们的妹妹容容小姐已 经变成了我的屁眼母狗了,你们不恭喜一下她吗?」何浩抱着涂山容容走近涂山 雅雅和涂山红红,让她们更加仔细的看到涂山容容被肏菊穴的景观。

「不是的……不是的……姐姐……呜呜……姐姐……」涂山容容吞吞吐吐的 想要为自己辩解,可是何浩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何浩把涂山容容按倒在地,屁 股高高撅起,何浩伏在涂山容容的背上,肉棒使劲的肏着涂山容容的菊穴。

「好舒服……呜哦……好……呜……」在何浩追求速度的抽插中,涂山容容 的屁股很快的就变得红红的了,何浩低吼一声,抓着涂山容容的双腿,拉成一条 直线,然后将滚烫的精液射到涂山容容的菊穴里面去,涂山容容的蜜穴也跟着喷 出一道的淫水出来。

「容容你让我太失望了。」「容容,难道涂山还不如男人的那东西吗?」涂 山红红和涂山雅雅的一句话让涂山容容原本就在崩溃边缘的精神瞬间崩盘,(不 ……我不是……我不是……)涂山容容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何浩露出了淫荡的笑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