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小说合集

吸血鬼三姐妹正传完

发布时间:2019-02-17浏览:

(又名吸血鬼三姊妹)。

我认识了三个吸血女鬼!她们是三姊妹,最初,我并不知都她们是吸血鬼。

三姊妹除了美丽淫荡之外,还有一份令你忍俊不禁的傻气!

方雪绫是大家姐,她是一位女主播,由于她心地善良和性格害羞,所以经常找不到「食物」,要靠她的两个妹妹「接济」,很可怜啊!……这书绝对够爆。哈哈(共计80万字)「吸血三姊妹」之「吸血女主播」序章吸血鬼存在着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他们为了与人类和平共在,放弃了几千年来,杀戮人类,吸取人血为生的传统,而改为以「血液凝合剂」代替。

然而,「血液凝合剂」不能完全代替人血!

当吸血鬼对人血「饥渴」时,男吸血鬼会「狩猎」野兽吸取其血以解除对人血的「饥渴」。

而女吸血鬼则会寻找男人,通过「性交」吸取男性「精液」和少量「血液」以解除「饥渴」!

于是,四处寻找男人「性交」,把男人当作「食物」的淫荡女吸血鬼便出现了……可能在你的身边便有一只,小心啊!

我认识了三个吸血女鬼!她们是三姊妹,最初,我并不知都她们是吸血鬼。

三姊妹除了美丽淫荡之外,还有一份令你忍俊不禁的傻气!

方雪绫是大家姐,她是一位女主播,由于她心地善良和性格害羞,所以经常找不到「食物」,要靠她的两个妹妹「接济」,很可怜啊第!

01集淫欲巴士

我在家里一个人「戆狗狗」的对着电视机屏幕里的女主播「打飞机」,老婆去了旅行,剩下我一个人!

电视荧光幕里的女主播斯文大方美丽,她是深夜的主播,从未见过她在日间里出现。

她留着一头酒红色微曲长发,修长的眉毛,长而弯曲的眼睫毛,明亮的双眼睛透出梦幻般的眼神,高而直的鼻子,厚薄均匀的一张红唇,还有两个迷人的酒涡,唯一挑剔之处,就是她的面色有点苍白!

虽然荧光幕里只见到她的上半身,但我几可肯定她的身材不错,因为凭我的一双「咸湿透视眼」,看这位女主播高高隆起的胸部,就知道她拥有一对36E的豪乳!

我差不多要对着这位美丽女主播发炮时,钤声响起!

我拿起筒:「喂!」没有人声,只有电流声!

铃声继续在响,我真系「戆狗狗」!连自己铃声和家里铃声都分不出来!

我拿起自己的:「喂!」的另一边传来我的「红颜知己」程美慧的声音,真是及时雨,幸好「手枪」还未发射,子弹还在!

程美慧说:「刘金发,你在做甚么?」「打紧飞机!」我说。

「别打了,出来吧!」程美慧真是我的最佳的床上「红颜知己」!

「好!三十分钟后到你家!你准备一打0。03m安全套!我今晚在你家过夜,要跟你在床上大战12个会合!」我说。

「明晚吧!」她说。

「甚么意思!」我问:「你不是叫我出来,到你家做你的「慰安佬」的吗?」「是就是做「慰安佬」,但今晚不是跟我做!」程美慧说:「有个「华丽会员」想找你,她想跟你打一场「野战」,你在118巴士上打野战做爱的事迹,早已被人掟上纲,现在街知巷闻了,她未试过系巴士上做爱!想试一下喎!」「是那一个?」我起身走进睡房,系床下底拿出一个鞋盒,再在鞋盒里拿出「华丽美女团」的名册。

「方雪娜!」程美慧说。

「方雪娜!……」我翻阅着名册,啊!我找到了!方雪娜5尺9寸342435,职业是模特儿……看身材应该是美女一名,可惜没照片,叫程美慧做一本有照片的名册给我。

「今晚2点红磡隧道口等!」程美慧说。

「好!一于咁话!」放下,电视屏幕依然是那位美若天仙的女主播在报告,真是漂亮!

凌晨2点,我兴致勃勃的去到隧道口的巴士站,冷清清的,巴士站里站着一个女人!

「吓!」我大失所望,看来「华丽美女团」的成员质素甚为参差!

真系吹水啰!看她最多5尺,那有5尺9寸!身材嘛,我好讲啦,无谓令各位作呕,样貎嘛,都我好提啦,无谓令阁位发恶梦,我也不想浪费笔墨去形容她的样貎身材,总之你们知到她是猪扒一个就得喇!

我担心一会儿无法「抬起头」来!

我走近那件「猪扒」,跟她说:「一阵上车后就除咗条底裤去!」「我惦解要除咗条底裤去呀?」猪扒小姐说。

「你我除条底裤,我惦「屌」你呀?」我说。

「我惦解要比你「屌」呀?」猪扒小姐说。

「系你要我「屌」你呀?」我说。

「我几时叫你「屌」我呀?」猪扒小姐拿出,拨了号码,通了之后她说:「喂!999呀!呢度系红磡隧道口,有个傻佬要强奸我呀!……喂!你咪走呀!……你咪走!……死人变态咸湿佬!……够胆就我好走!……」我发足狂奔,以我同宗「刘翔」跨栏的世界速度,跨上天桥梯级,直走,下楼梯,跨过围栏,奔向对面马路,再跨过围栏,再上梯级后,转过弯,直走,再转弯,下楼梯,然后踎低,躲在一个垃圾桶后面喘气,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只用了1分28秒!

我喘完气后,拿出,准备打给程美慧「问候」佢老母。

正当耍拨号码之际,我听到「谢安琪」甜美的歌声,她唱着「囍帖街」:忘掉种过的花重新的出发放弃理想吧别再看尘封的囍帖……啊!对不起!这是我新的铃声,我拿起接听。

「喂!边位?」我说。

;的另一边传来一把女人的声音,一把很柔和悦耳的声音,她说:「请问是刘先生吗?」「对!我就是刘翔!不!我是刘金发!」我问:「你是那一位?」「我是方雪娜!」她说。

「啊!你才是方雪娜!」我说。

「是呀!」方雪娜说:「我们不是约了两点钟在隧道口等的吗?」「你现在在那里?」我问。

「红磡隧道口的118巴站!」方雪娜说。

「巴士站现在吔嘢环境?」我问。

「无其它人,只有我一个!」方雪娜说。

「真的?」我问。

「真的!」她说。

「有无见到一个5尺高,无论身材和相貎都无法用笔默去形容的「猪扒」小姐!」「没有呀!」她说:「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你站着原处不要走开!我1分28秒后就到!」我挂了线,站起身,走上楼梯,转弯,直走,再转弯,下楼梯,跨过围栏,过马路,再跨过围栏,再上楼梯,直走,下楼梯,准时1分28秒,来到118的巴士站。

我见到冷清清的巴士站里站着一位长发及腰的女人,她拥有雪白皮肤,修长的眉毛,一双如梦幻般的迷梦眼睛,高而直的鼻子,红润性感的双唇,尖下巴,总之,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除了那位美丽女主播之外!

我相信,她就是方雪娜,她在等我,等我「屌」她……我心跳气喘的走倒她身边,她用她那迷离梦幻的美丽双眼望着我,问:「刘先生吗?」我点头!还在气喘,条气仲未透顺!

「我是方雪娜!」她说着,从她的手提包着拿出包纸巾,抽出一张,替我擦去额角上的汗水!

很温柔!

「谢谢!一阵……有……巴士来,……我们就……上车!然后你……除咗条底……底裤……巴士上东区走廊时,我……我们便开始……「屌」……「屌」你!」我喘着气说。

方雪娜点点头。

这时刚好有118巴士到。

方雪娜先上车,我跟着她后面。

司机载着太阳眼镜,夜间开车,有太阳吗?这个司机是不是有病?

「发哥!又打「野战」吓!」司机竟然跟我打招呼!跟我好似好熟咁!他身上白色衬衫的衣袖卷起来,露出他手臂上的「龙形图案」的纹身。

「系呀!」我说:「一阵上东区走廊,开慢D吖!我该!」「好呀!」这个司机真是好人!只是他的面色很苍白,回去买件猪肝补补血吧!

我和方雪娜坐在楼上中间的座位。

这辆巴士很奇怪,楼上楼下都没有乘客!而且很冷!

更奇怪的是,这时巴士司机把车头的118车路线改为「暂停载客」!

当我坐下来时,才发觉原来这位方雪娜小姐今晚穿的是长裤!

于是我说:「你穿长裤很不方便啊!」「不会啊!」说着,她豪情的把她的长裤脱下来,再把她的红色三角内裤也脱下来!

我又开始喘气,心脏狂跳,任那一个咸湿佬看到这样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再加两腿中间倒三角形乌黑浓密的阴毛,都会像我一样心跳气喘!

我说:「现……现在还未上……东区走廊!一阵……可能……会有人上车呀!」她微微张开的双腿,我的视线落在她两腿中间,隐若看到她的阴唇!是长三角形,鲜红色的。

「不会!」方雪娜说:「不会有人再上这辆巴士的!」我不太明白她这话的意思!

她大概从我面部的表情,知道到我迷惑不解!

于是,她这样跟我解释:「从现在到早上7点都只会载我和你两个乘客!我己租下这辆巴士!」「巴士可以租的吗?」我问。「我只听过电车可以租!」「可以呀!」她说:「别人不可以!我却可以!」这时巴士己出了红磡海底隧道,向东区走廊驶去。

方雪娜说:「是了,我们一会儿用甚么姿势做?」她一边问,一边伸出手解开我裤头的钮扣和把裤炼拉下来,再拉低我的内裤,把我那己经勃起的阴茎掏出来!

「狗仔式!」我说。

「你喜欢「狗仔式」!」她一边问,一边玩弄着我的阴茎,她伸直中指和姆指量度我的阴茎长度!然后把我的包皮退下来,研究我的龟头。

「在巴士上打「野战」,「狗仔式」最方便啊!」我说。

「也不一定!」她说着,弯下腰,张开她红润的嘴巴,把我的龟头含进口里!

我的阴茎进入她的口里,舒服到无得顶呀!

这时巴士已在东区走廊上飞驰,窗外是东区海边美丽的夜景!

想起这辆巴士由现在起到早上7点都属于我和她两个,一股又兴奋又刺激的心情涌上心头,脑海出现了许多淫秽的做爱姿势……哈!哈!

她含完我的龟头一轮后,站起身,走到后排的座位,竟然拿出一张折迭式的轻便床褥出来,她把手上这张红色的床褥打开,铺在巴士中间的行人通道上,接着又拿出一个皮箱,打开,从里面拿出很多东西放在床褥旁边的座位上,有用的,如安全套、润滑油……又有吃的,如面包、三文治……有喝的,如啤酒、汽水……有点像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的感觉!

「你躺下来!」她说。

我说:「好呀!」于是我躺在那张床褥上。

「喝甚么?」她问。

「啤酒吖!我该!」我说。

她拿了一罐啤酒,拉开盖掩,然后递给我。

巴士在行驶摆动中,少许啤酒从罐里溢了出来!

我接过啤酒,喝了一口,清凉透心,爽!

「你不喝吗?」我问。

她微笑摇头,说:「我不能喝啤酒的!」「不能」喝?奇怪!怎么会「不能」喝啤酒,她有病吗?那种病是「不能」喝啤酒的?

她是「不会」喝或是「不想」喝吧!

不要理这些了,因为我见到她有所动作!

她张开双腿,骑在我的大腿上,用手指拨弄着我的阴茎,问:「你一晚能做多少次?」「十次八次没问题?」我说。

她睁大她那双梦幻般的双眼望着我,明显,她认为我在「吹水」!

「我们开始吧!」她说:「在我的口里先出一次,好吗?」爆浆!

「当然好!」我阴阴嘴笑。

于是,我们开始脱衣服!

转眼间,我们都脱光了衣服,她看到我赤裸的身体,我也看到她赤裸的身体。

是了,有必要描写一下这位方雪娜小姐的身体,我想到的第一个形容词,就是「与众不同」!

她有5尺9寸高,拥有一对迷人的乳房,坚挺而饱满,呈半圆球型,乳头是鲜红色的,朝向上,圆圆一片的乳晕,比一个「伍圆」硬币再大一点。

纤细的腰与浑圆丰满的臀部,勾勒出迷人性感的曲线,再加一对雪白光滑的长腿,组成了一副迷人的身材!

然而,最特别的,是她的一身雪白的肤色,我从未见过如此白的肤色,白得像「瓷器」一样!

我提议先来一个69式口交!

她点点头,然后问:「我在下面还是你在下面?」「我在下面吧!」我说。

「好吧!」她说着把一盒纸巾递给我,我接过后,放在我的身旁。

接着,我躺下来,而她转过身,张开双腿,跨在我的身上,把阴穴送到我的面前!

我们「调校」好位置后,便开始互相用舌头舔对方的「性器官」。

她的阴毛浓密,有点乱,大阴唇丰满,两片小阴唇厚而大,呈三角形,颜色跟她的乳头一样是鲜红色的,没带一点紫黑色!我从未见过这样鲜红色的阴唇。

而她的阴蒂凸出外露,鲜红而轮廓鲜明!

当我正在研究她那特别的阴户时,她已经「开工」!她把长发全部拨向她的左边,披在我的右腿上,我感到一阵冰冷和搔痒!

接着,我感到她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来回舔着……于是,我也「开工」,伸出舌头舔她的鲜红色的阴唇,这个动作使我的鼻子贴近她的阴穴,一阵迷人的幽香进入我的鼻子,我肯定她在阴户里洒了香水!很尊重对方和很懂做爱的女人啊!

我在迷人的香气下,来来回回的舔着她的阴唇,一道晶莹剔透的淫水从她的阴道里慢慢的流出来,我继续的舔着,晶莹剔透的淫水越流越多!

「啊!……啊!……」我耳朵除了听到巴士行驶的声音外,还听到她因兴奋而发出的呻吟声!

我在身旁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有薄荷味的,轻轻擦抺她阴道口的淫水,然后用舌头在阴道口打转,接着,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舔她深红色的幼嫩阴道壁肉!

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不过只维持了一阵,接着声音变得低沉,因为她的嘴巴刚含住我的阴茎,用力吸吮着!

我把舌头从她的阴穴里抽出来,转到她鲜红的阴蒂上,我的舌尖轻轻舔了一下她那充血隆起,相当敏锐的阴蒂,她的身体微微抽搐一下,「菊花洞」也在收缩,这是她感到舒服的反应!

我的舌头来回的舔在她的阴蒂上!她的身体在继续在颤动,「菊花洞」不停有节奏的收缩,淫水再次从阴道口里流出来!我知道她快要来高潮了!

她一边含吮着我的阴茎,一边用手指抚摸我的阴囊,不时用她尖尖的涂上红色指甲油的手指,「笃」上一、两下,很刺激,我的快感去到顶峰了!

她忽然腾出一只手,在我的大腿内侧轻捏了一下,我像触电一样,身体一震,阴茎抽搐了一下,在她的口里射精了!

我感觉到她在用力的吸吮我正在射精的阴茎,把我的精液吞进她的喉咙!

就在这时,她就出了一个奇怪的动作,她用她尖锐的指甲,在我的大腿内侧划了一下,红色的鲜血慢慢的渗了出来,我本应感到痛的,但当时我一点都不感到痛,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

方雪娜把我的阴茎吐出来,把她鲜红的嘴唇移到我那流血的伤口上,她伸出舌头,舔着我流出来的鲜血,伤口上的鲜血被她舔去后,又慢慢的再流出来,她又再次用舌头把流出的鲜血舔干净,血又流出来,接着,她用口含吮着伤口,把我的血吸进她的肚里!

我完全不知道她在吸我的血,只感到她用舌尖舔我的大腿内侧,我感到舒服,接着她用力吸吮,我感到有点痒,但还是一种舒服的感觉!……方雪娜吸吮我的血一轮后,嘴唇离开了我的大腿内侧,奇怪,那道伤口不见了,就像跟本我从没有受过伤一样!

方雪娜离开了我的身体,射完精的我感到十分舒服,我坐直身体,在纸巾盒抽出一张纸巾,想擦拭一下自己的阴茎,却发现我的阴茎十分干净,一点精液都没有留在龟头上!

这时,方雪娜坐在坐椅上,从她的手提包里拿出一把梳,梳理她长至及腰的秀发!动作优雅而充满诱惑!

在巴士昏黄的灯光照射下,我发觉她的脸色没有刚见到时的那样苍白,白里透出了血色,非常美丽!

巴士这时刚好转了一个急弯,离心力使我的身体倾斜了一下,正在梳头使的方雪娜也腾出一只手,握着扶手,保持平衡。

这一下的急转弯,使我好奇的想知道现在巴士驶到那里?

我坐到方雪娜身后的座椅,望向窗外,见外面黑漆漆的,只隐隐约约看到树影,而我感觉到巴士是向上爬的!于是,我问方雪娜,我们身在何处?

方雪娜说:「柴湾坟场!」射完精的我,阴茎曾一度软下来,但看到方雪娜坚挺的乳房,雪白修长的双腿,性感迷人的阴户,阴茎很快又勃起来,还「扯」得好劲添,不过,现在一听到「坟场」两个字,实时又软下来,并且迅速缩小,缩小,再缩小,一直的缩小,我拿出尺量一下,只剩下可怜的2寸!啊!没有了,现在只剩下1寸6分!

是的,我经常带着尺子在身的!

「粉……肠!」我因惊慌而说话走了调,把「坟;场」说成「粉肠」!

「惦……解要来「粉肠」呀!……」我颤抖的问。

「坟场不好吗?」方雪娜说:「我很喜欢坟场啊!」「我……我多喜……欢喎!」虽然极力控制着,但我的声音依然颤抖着!「返……转头,我……去「粉肠」得我得呀!」「陪我散一下步,然后再回去!好吗?」方雪娜说。

「散……步?」我提高了声调说:「深夜在「粉肠」……散步?……」我看看手表,现在是深夜3点!

第02集坟场上激情做爱

上回说到我和方雪娜去到坟场,她提议散步,我吓到面青!两腿中间的「小弟弟」的长度,由「亢奋」时期的8寸,缩成只有1寸6分,啊!又没有了,又缩了两分,现在只有1寸4分,回复到我童年时期,5至6岁时的长度!

接着如何呢?暂且不说,那说甚么呢?先说方雪娜的家姐,方雪绫。

是的,就是那位美丽的女主播。

她现在正在录像厂,时间是深夜3点,她负责的那段「深夜新间直播室」已到了尾声。

「这一节的报导完毕!晚安!」方雪绫对着镜着微微一笑,然后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开始收拾她的讲稿,确定了荧光幕画面已转到广告后,她以优雅的动作,摘下塞在耳里的听筒,放在桌面上,然后站起身,这时编导的声音响起:「雪绫!明晚,记住,9点,出镜前开会!」「0K!」方雪绫边说边拿起活页夹,然后跟在场的同事挥手说声:「拜拜,明晚见!」便离开录像厂,她推开录像厂大门,走过一条通道,去到部的办公室,她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回手提包,然后离去。

她在梯间碰到另一位女主播谢美娟。

「咦!雪绫!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吧?」谢美娟关心的说。

「没事!谢谢!」方雪绫说。

「真的没事?」谢美绢说。

「真的没事,走啦!拜拜!」方雪绫挥一下手,便匆匆走下楼梯。

从电视台的大门走出来,时间已到了凌晨3点10分,她站在马路边,忽然感到一阵晕眩,天旋地转似的!

一部的士向她驶近,在她身边停下,司机在车厢里叫道:「小姐,坐的士吗?」司机大概三十岁,有点似「梁朝伟」!

方雪绫稍为回过神来,向司机点头说:「是的!」然后她打开车门,坐进的士的后排车厢坐位!

「小姐去那里?」方雪绫迟疑着,这么晚了,去那里找「食物」呢?

「小姐?」司机重复问着:「去那里?」方雪绫说:「啊!你一直向前驶吧!」「好的!」司机说道。

于是,的士司机一直向前驶,车厢里的方雪绫看着车外的街道,冷清清的一个行人也没有!

她把目光传到的士司机上,她的两个妹妹曾教过她如何去勾搭男人,比如把胸口的钮解开,露出乳沟,或扯高裙摆,露出大腿等等,但她觉得这样不好!倒不如直接的说还好!

她双手互相紧握,咬着下唇,想着应怎样说?

如果自己这样说,「司机先生,我可以跟你做爱吗?」而这位司机这样回答说,「不成啊!现在还未收工!」那怎么办?很尴尬啊!

「小姐!」的士司机又问:「到底你想去那里?」方雪绫吸了一口气,然后说:「其实我想……我是想……这样的,我想……在这里下车!」「好吧!」司机把车停在车边。

方雪绫付了车钱便下车,她站在路边,看着的士绝尘而去。

深夜3点20分了,需要「食物」解除「饥渴」的方雪绫抿着嘴,站在无人的街道上,很彷惶,很可怜啊!

一阵晚风吹过,吹起她酒红色的长发,发丝遮掩了她半边脸!……镜头转向我这边,方雪娜一边把梳子放回手提包里,一边说:「是呀!我很喜欢在坟场里散步!走吧!」她穿回内裤,按动了一下扶手上的「停车钟」,然后站起身!

「不去可不可以呀?」我的双腿在发抖!

「怕甚么?」方雪娜看着我说。

从她的眼中,我看到一种蔑视的眼神!是的,我很「窝囊」!很胆小!很没用!如果这件事传了出去,我刘金发甚么面子都没有了,以后何以在江湖上立足!

想到这里,为了保住我的面子,为了保住以后可以继续约会「华丽美女团」的美女,于是,我昂然站起来,拿起衣服,一边穿上,一边说:「走吧!」「穿内裤便可!」方雪娜说。

我瞪大眼睛望着这位美女,过了五秒钟后,我说:「好呀!」她是女的,都只穿内裤走出去,我是个男儿大丈夫,怎可以示弱!死就死啦!

当巴士停下来时,方雪娜向巴士的楼梯走去,她的动作十分优美!就像「芭蕾舞」的舞者的舞姿一样!我跟在她的身后,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扭动着的浑圆「屁股」!(超咸湿啊!)下了楼梯,巴士中门打开,我们两个下了巴士,四周漆黑一片,我们沿着石级,走向坟场墓地!

忽然,我感到很不对劲,这个坟场我来过,我记得这个坟场,马路边是有路灯的,应该不会是漆黑一片的,真奇怪?

我跟着方雪娜拾级而下,月亮被云层遮住,四周黑漆一片,不过,她全身雪白,我能隐约的看到她赤裸的身背。

要说明的是,我们没有电筒,方雪娜说她不用电筒也能在黑暗中看到道路!

她没有吹水,在这个黑漆漆的坟场里,她从容的拾级而下,没有绊倒!

天空上的月亮忽然从云层罅隙,透出月光,昏黄的月光洒在墓园上,我渐渐看到四周的环境,在我的身边两旁的斜坡,是一排又一排的墓碑,前面是一直蜿蜒伸向下的石级,不知是否心理作用,只觉墓园四周,鬼影幢幢!

一阵晚风吹过,远处的树林摇动着,更添诡异气氛!

「干吗走得这么慢?」方雪儿转过身说。

在月光的照耀下,她的身体雪白得像光管似的!刚才她转过身时,两个坚挺雪白的乳房微微的摇晃着,我的视觉焦点,集中在她两个鲜红色的乳头上!

「走快点嘛!」方雪娜说。

于是,我加快步伐,赶上她!

我跟她并肩走在石级,来到一个平台时,她指着一块光滑在长方形石块说:

「我们到那边!」「好呀!」我说。

我们走到那块石头,她坐在上面,然后用手拍了一下她旁边的位置说:「坐这里!」我便坐在她的身旁!视线落在她雪白修长的双腿上!

她提起右腿,搁在左腿上,再把她的长发全部挽向她的左手边。

诡异!惊恐!美艳!再加浪漫!可以这样形容词来形容此刻情景!

「我曾经来过这里,拍过一辑相片。」方雪娜说:「那是一个外国的摄影师,他以坟场与美女为题材拍了一系列的相片,自从那次之后,我便喜欢了这里,经常来这里,都是深夜一个人来!散散步晒晒月光!很舒服的啊!……你怎么了?身体在颤抖,冷吗?」「不!」我说:「只是有点心寒,你一个女人深夜在坟场散步,一点都不怕的吗?」「怕甚么?」方雪娜问:「这里只有死人,死人有甚么可怕?活着的人才可怕啊!」死人没甚么可怕,活着的人才可怕!

我瞪大眼睛,这句说话充满着高深的哲学啊!然而,我没兴趣跟她谈哲学,我只感到我的身体还是颤抖得很厉害!

她伸出手,抚摸我那软而无力,悬挂在我两腿中间的「小弟弟」!

「怎么软成这个样子!」她问!

我都不知该如何回答她这个问题!

她站起身,然后跪在我面前,分开我的双腿,把头埋在我的两腿中间,握着我那「垂头丧气」的阴茎,把它含在口中吸吮!

我的阴茎慢慢在她的口里勃起来,接着,她把阴茎吐出来,拉下包皮,用舌尖舔着龟头,然后滑落到阴茎,来来回回打了几个8字后,再滑到阴囊处……我的四周是一排又一排的墓碑,我感到鬼影幢幢,越看越恐怖,然而,在我的两腿中间,是一位样貎身材都一流的美女,她正在用心的替我口交,一阵阵的快感从被舔着的阴茎扩展到全身!

一方面是「心惊胆颤」,另一方面则舒服得「如痴如醉」!

一轮口交后,我的阴茎回复坚硬,跟我现时坐着的这块石头的硬度差不多!

方雪娜成功的令我的阴茎回复坚硬后,吐出阴茎,站起身,脱掉她的红色内裤,随手掉在一旁,然后张开双腿,跨在我的大腿上,我知道她想做甚么,她想跟我在坟场上做爱!

于是我很醒目的握着阴茎,把龟头迎上她张开双腿,露出的阴道口,对准之后,她身体一沉,把我的阴茎吞进她的阴穴里。

这是「坐式」做爱姿势。

她面对着我,坐在我的大腿上,双手环抱着我的后颈,然后摇动她的迷人纤腰,开始跟我做爱!

我的阴茎全部被她的阴穴吞进里面去,她摇动腰动时,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磨擦着她的阴道壁肉,她的阴道很窄,很有弹性,很湿润,只是,有点冷!

女人的阴道都是暖烘烘的,但她的阴道却是冷的,我猜想,可能是此刻身处空旷的坟场,她感到冷吧!

「舒服吗?」她在我的耳边轻声的问,一对如梦幻般的眼睛看着我。

我点点头,然后反问:「你呢?」「当然舒服?」说着,她的身体向下用力一沉,然后说:「你的龟头现在顶着我的「震中」和「子宫颈则」,感觉到吗?」是的!我感觉得到,于是我点点头!

然后她的身体升起,说:「现在你的龟头压着我的尿道!」接着,她的身体一升一沉的来回做了几次!

「我喜欢这样做!」她说:「这样我可以控制男人的阴茎在我阴道里的位置!」「继续吧!」我说。

她点点头,然后摇动腰部,继续跟我在这个阴森的坟场上做爱!

她摇动腰部时,两个雪白的乳房在我面前摇来晃去,我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只手「渣」住她一边的乳房,然后把她深红的的乳头送到我口中吸吮!

「啊!……啊!……啊!……」她头部仰天,闭起双目,嘴巴半开,发出淫荡的叫声!

她的淫叫声越来越大,在寂静的坟场里回荡着!

我抬头望向一脸陶醉的她,她已完全进入「如痴如醉」的性兴奋中!

但我却有点担心,她淫叫得这样大声!

于是,我轻声的说:「我们静一点可以吗?」她慢慢停止了摇动腰部,从性兴奋中慢慢回过神来,用手指把长发拨向后面,然后说:「怕甚么?此刻这里又没有人!只有几万个死人!」听到这里有几万个死人!我的身体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震!

她微微一笑,然后说:「换个姿势吧!」正想问她要换甚么姿势时,只见她离开我的身体,然后趴伏在那光滑的石头上,她双手按在石头上,高高抬起「屁股」!

不用问了,她要我从后面抽插她!

于是,我站到她「屁股」后面,握着我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口,然后一下插进去!

「啊!」的一声,她叫了出来!

我摇动腰部,有节奏的抽插她的阴穴!

这时,天空上云层散开,月亮从云层里露出来,整个坟场被洒了一片银光!

月光照射着方雪娜雪白的背部,使她的背部像发光一样,而她那原本己白得像瓷器的「屁股」,更加白上加白,白得令人耀眼!

我从未见过这样雪白的「屁股」!若个不是此刻亲眼见到,和亲手摸着,跟本不会相信世上有这样雪白的女人,有这样雪白的「屁股」!

我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她的淫声也越来越大,正如她所说,怕甚么,这里没有人,只有死人!

于是,我继续的抽插,狂插,疯狂的插……寂静的墓园,响起「啪!啪!」抽插阴穴所发出的声音!当然,还有方雪娜销魂的淫荡叫声!

这个情景很难忘,我将会永远记得,在某个深夜里,我在一个寂静的坟场里,疯狂抽插一名美丽女子的阴穴!四是一排又一排的墓园,陪伴着我们的,是几万个死人,你们能想象得到这是几咁过瘾的事吗?有兴的话,你都可以试下架!

方雪娜在淫叫声里说:「啊!……你要射……射时,抽出来,射在我的口里!

啊!……」她刚说完,我便感到自己要射精了,于是我把阴茎从她的阴穴里抽出来!

她配合着我的动作,转过身,跪在地上,张开口,迎上我的阴茎!

我把阴茎插进她的口里,时间很准,实时在她的口里射精!

我淫秽的摇动了腰部,把她的口当作她的阴穴般抽插,我轻轻的打了一个冷震,实在太舒服!

我感到方雪娜用力的吸吮着我的阴茎,把我的精液全都吸进她的喉咙里!

高潮过后,我把阴茎从她的口里抽出来,又是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精液留在阴茎上!

「走吧!我们回巴士!」她说着,拾起内裤穿回。

我点点头,也穿回内裤,然后拉着她的手,拾级而上。

回到巴士停在马路边,在四周黑漆漆之下,这辆亮着昏黄灯光的巴士,有点诡异的感觉!

我们走近巴士,听到歌声!是「风继续吹」:……我劝你早点归去 你说你不想归去 只叫我抱着你悠悠海风轻轻吹 冷却了野火堆我看见伤心的你 你叫我怎舍得去 哭态也绝美如何止哭 只得轻吻你发边……唱歌的是那位巴士司机,他唱得很投入,都几好听!他见我们回来了,便停止不唱了!

我们登上巴士,方雪娜跟司机说:「走吧!开车后把灯关上!」司机点点头!

我们登上二楼,巴士开动引擎,向前驶去!

然后,车厢的灯光熄灭,变成黑漆一片。

我问:「我们去那里?」在漆黑中,我听到方雪娜说:「到我家!好吗?」「好呀!」我说:「你家在那里?」「西贡!」「西贡?」于是,巴士向西页的方向驶去!

方雪娜从手提包里拿出,拨了她家姐方雪绫的号码,通了!

「喂!家姐你在那里?」方雪娜说。

的另一端传来她家姐方雪绫的声音,她说:「我都不知自己在那里啊!」是的,她对街道并不认识,是个「方向盲」。

「是在找「食物」吗?」方雪娜问。

「是呀!」方雪绫回答。

「有没无有找到?」「这么夜了,找不到啊!」方雪绫说。

「回来吧,我这里有「食物」!」「好吧!」方雪绫说,然后挂了线。

方雪娜收了线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家姐真没用!很掉脸啊!

我跟方雪娜并排而坐,在黑暗的车厢里,一只白晳的手伸过来,握着我的阴茎,然后上下套弄着,这只当然是方雪娜的手,在她柔温的抚摸套弄下,我的阴茎再度勃起!于是,我淫性大发,起身把她按在座位上,分开她的双腿,再次把阴茎抽进她的阴穴里……巴士经东区走廊,走入红磡海底隧道时,我已改用「狗仔式」抽插她的阴穴,当去到旺角时,我大字形站着,右手握着扶手,左手叉着腰,在我的胯下,方雪娜屈膝跪着,头在我两腿之间,正替我口交!我有一种「王者的感觉」,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这时,一辆双层巴士兴我的巴士并排驶着,那辆巴士的上层只有一位中年的女乘客,他以不能置信的目光望着我,虽然我的巴士没有亮灯,但几可肯定那个中年女人完全看到我和方雪那正在干什么!中年女人望着我,我也望着她,所不同的,是她惊叹不已,而我则得意洋洋!

我向着她微笑,然后,向她竖起我的「中指」!

人!「得意」的时候就会「忘形」,以为「一刹那的光辉就是永恒」!

我知道这是个缺点,但改不了!

接着我的巴士加速行,把那部原本并排的巴士抛在后面!那个惊讶的女人脸孔也被抛到后面!

巴士到了西页,来到方雪娜的住处,那是一栋三层的独立房屋,孤伶伶的建在距离马路二十米处。

现在是深夜5点!

我们穿回衣服,下了车,那辆曾戴着我和方雪娜在香港九龙各处马路上做爱的巴士绝尘而去!

就在这时,一辆的士驶到,在我和方雪娜面前停下,的士走下一位穿浅灰色套裙的长发美女。

美女盈盈的向我和方雪娜走过来!

我看得目瞪口呆,这位长发美女我认得,就是美丽的女主播方雪绫小姐!

「吸血鬼档案」「吸血盟」成立于1609年,由十三个「血族」所组成,它的成立,不但结束了「血族」与「血族」之间几千年来的战争,还通过了「禁止杀戮人类吸取人血」的戒律,使人类与吸血鬼能和平相处。

第03集女主播的特殊习惯

原来方雪绫是方雪娜的姊姊!是的,方雪娜,方雪绫,我应该一早想到的啊!

方雪娜说:「家姐!这位是刘金发!」「你好!」方雪绫伸出手。

「你好!」我伸出手,跟她握手,她的手有点冰冷。

方雪娜介绍完毕,拿出锁匙,开启独立屋大门,领我走进屋内。

我走进入屋内,里面的装修摆设很特别,天花板、墙壁、家具全是白色的,我像进入一个白色的世界!

「我先回房间!」方雪绫说:「啊!是了,雪娜,借你的「须刨」一用!」「在二楼的洗水间!」方雪娜说。

「谢谢!」说完,转身走上楼,动作优美!

「刘金发,你要喝甚么?」方雪娜问。

没反应!

「刘金发!」方雪娜提高声调!我才在梦幻中回过神来!

「吓!你说甚么?」我问。

「我问你要喝甚么?」方雪娜重复说。

「不要了,多谢!」我说。

「我的姐姐很漂亮,是吧?」方雪娜说。

「是呀!」我说。

「我们一共三姊妹,她最大,我排第二,还有一个妹妹,她叫方雪儿,她今晚不在家,出去了,约了她的纲友!」方雪娜说:「是了,我家姐的房间在三楼第一间,你自己上去吧!

「上去?我上去做甚么?」我问。

「上去做你心里一直想做的事啰!」方雪娜说。

「我心里一直想做甚么事?」我问。

「你心里一直想跟我的姐做「那件事」!不是吗?」方雪娜说。

「你怎会知?」我的脸刷的红起来。

方雪娜没回答,嘴角一扬,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我不跟你聊了,你自己上去吧!」说完,打了个呵欠,走上楼梯。

于是,我跟着上去!来到三楼的第一间房间!

我站在房门前,正想敲门之际,房门打开了,方雪绫站在房门前,她已把长长的直发用胶圈束成了马尾,她说:「进来吧!」说完,微微一笑,露出她两个迷人的酒涡!

我走进她的房间,她在我的身后把房门关上,「砰!」的一声,接着是「啲!」的一声,她把门锁上!

我的心就在这一刻加速跳动,从未想过会跟方雪绫共处一室的,刚才她锁门那「啲!」的一声,就意味从那一秒开始,这个房间便是我跟她的二人世界了!

我心里开始出现一些淫秽的念头!

这间房间大约有二百尺,是一间带有厕所浴室的套房。家具布置全是白色的,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两座位的沙发,上面堆满了书,另外有一个书架,也装满了书的,看来她很喜欢看书。有一张写字枱,枱上有一部计算机,另外放了几个相架,里面都是方雪绫的相片,有生活照片,有工作时在录像厂拍的照片。

方雪绫走进浴室。

我走到书架前看她的藏书,甚么书都有,中国的、外国的、历史、文化、哲学、小说……我看到其中一排大约有二十多本,都是闗于「吸血鬼」的书籍,「吸血鬼的未日危机」、「吸血鬼的密党与魔」、「淫荡残酷的吸血女鬼」、「吸血鬼的千年战争」、「吸血鬼的血族关系」、「我与吸血鬼」、「狼人与吸血鬼的传说」……我随手拿起一本,当然,就是那本「淫荡残酷的吸血女鬼」,我翻开看着:莉莉丝,吸血鬼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吸血鬼,是一位法力高强的女巫,是她教会该隐如何吸食鲜血,运用自身力量保护自己……在创作的作品中,都不约而同地把女性吸血鬼描述成荡妇,可以说女性吸血鬼是现代荡妇的原形!小说里描写女性吸血鬼的魅力是没有人能抗拒的,她们以美色诱惑男人,然后吸食他们的鲜血,因而女性吸血鬼可以说是活的最长的。由于定性的不同,她们通常聚集在以下地方:酒吧、公园、隐蔽的小道来诱惑男人。

在小说《德拉库拉》女性吸血鬼路西,魅力无人能比,在文章有这一段描述:她(路西)走向阿瑟,她的丈夫,她的声音阴阳怪气,动作却优雅挑逗:“跟我来,阿瑟!”

没有人能够抵挡女性吸血鬼的魅力。淫荡、暧昧的感情在众多吸血鬼小说中很常见,这也说明女性吸血鬼有则无人抵挡的魅力,她们通过受害者的痛苦、快感中吸食鲜血来得到满足……看到这里,方雪绫悦耳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她原来已站在我的身后,她说:「对「吸血鬼」有兴趣吗?」「只是随便看看吧!」我说。

方雪绫说:「书里所写的关于「吸血鬼」的事都不是真实的!」「你怎么知道不是真实?」我说:「你见过「吸血鬼」吗?」方雪绫两嘴角向上扬,只是微笑没有回答,她笑的时候,又露出她那两个迷人「酒涡」!

方雪绫说:「是了,我们做「那件事」之前,你可以不可以帮我先做另一件事?」「可以呀,做甚么?」我问。

方雪绫把她的红色的睡袍脱下来,里面是红色的胸围内裤!

她没有她妹妹方雪娜那么高,只有5尺6寸,(这是我上查到她的资料的!

我还下载了她的相片)而皮肤则跟方雪娜一样,白得像瓷器一般!很迷人!

方雪绫指指书桌上放着的「须刨」和「剃须膏」,还有一个胶盆,里面装满水,有一条粉红色的毛巾。

我看看「须刨」和「剃须液」,知道是帮她剃腋毛,于是我说:「没问题!」便走到书桌前,拿起「须刨」和「剃须液」,再走到她的面前。

方雪绫把沙发上的书搬回书桌上,然后坐在上面。

「举高手吧!」我说。

方雪绫说:「不是剃腋毛啊!」说着她举起一只手臂,露出光滑无毛的腋窝。

「不是剃腋毛,那剃甚么?」问完,我见她双手捏住红色内裤头,然后向下褪,她把红色的内裤脱下来,然后躺在白色的沙发上,张开双腿,一只腿搁在沙发的靠背上,一只屈曲膝盖垂下,脚尖点在白色的地毯上!

我的心再次急速跳动,因为我看到了「她」的阴户!

她的阴毛浓密乌黑,覆盖着大阴唇,再向上伸展到小腹,形成一个倒三角形!

跟我想象的完全不同!以前我看到荧光幕上的她皮肤光滑白晳,猜想她下面很少阴毛的!

我走到沙发前,屈膝跪在白色的地毯上,手里拿着「须刨」和「剃须液」。

「怎……样剃呀!我系新手,以前未帮过帮女人剃过阴毛!」我有点颤抖。

「要全部剃去啊!」方雪绫说。

「全部剃去!」我说:「阴毛不能完全剃去啊!……它有保护阴户,又有助排汗及保持阴部温热的功能……」「这个我知道啊!」方雪绫打断我的说话,她说:「「我们」跟一般的女仔不同啊!「我们」都不会出汗,也不需要阴毛来保护阴户,而且,你不觉得我的阴毛长得过长和过于浓密,很难看吗?所以「我们」每个月都要剃一次!」「每个月都要剃一次!」我说。

「是呀!「我们」的阴毛都长得很快,一个月便长成这个长度!」她说。

「的确是很长很浓密,置于是否难看,那就因人而定了,我就觉得几好呀!

很性感啊!」我这样说。

「不剃的话,它继续长出来!」「会这样吗?」我问。

「一般的女人不会!我们却会,所以只有剃掉!」她说:「开始吧!」看来「她们」三姊妹很特别!

我一直以为方雪绫口中经常到「她们」是「她们」三姊妹,其实不是……我拿起「剃须膏」,这么巧,是我惯用的那只牌子,所以我驾轻就熟的从「剃须膏」喷出白色的泡沬,涂在她长着的阴毛各处,然后先从她右边的大阴唇开始剃起,我小心翼翼的剃,因为女人阴户的皮肤很幼嫩,一不小心便会弄伤!

我移动着「须刨」,逆毛的剃着,她的阴毛在我「发刨」所到之处,被剃掉而纷纷落下。两分钟左右,她右边的大阴唇已变成光光滑滑!

接着是左边的大阴唇,我的「须刨」又是一下又一下的剃着,阴毛纷纷落下……转瞬间,左边的大阴唇的阴毛被我剃得干干净净!

再接着是阴蒂至小腹上的阴毛,我是从上面开始剃起,先把小腹上倒三角形的阴毛剃过干净,然后才剃阴蒂上面的,来到这里,我小心翼翼,因为这个位置又凸又凹很多折纹,要很小心的剃!

我慢慢的有耐心的剃着,终于剃好,我在胶盆里拿那起毛巾,扭干后轻轻的擦去沾在阴户上的白色「剃须泡沫」,擦干净后,一个没有阴毛,光滑的阴户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的阴户跟她的妹妹方雪娜几乎是一模一样,小阴唇厚而大,呈三角形,鲜红色的!阴蒂外露,没有包皮包裹,轮廓鲜明。

我第一次见到这样鲜艳的阴穴!

我很兴奋,兴奋到连我的左手无名指被「须刨」割伤,正在流血也不知道!

「你的手指在流血啊!」方雪绫坐直身子,捉住我流血的左手,把那只流着血的无名指放进她口里吸啜!

方雪绫真温柔!我心里这样想!

她吸吮我手指的动作,令我想起了「口交」!不知道一会儿她会不会帮我口交呢?她两个「波」咁劲,如果她替我「乳交」咁就爽啦!再接下来抽插她的阴穴,我,还有,如果她肯的话,那就来一次「后庭探穴」,嘻!嘻!想到这里,我不禁淫笑起来!

方雪绫吸啜了很久才停下来!

我看看手指,奇怪,怎么伤口不见了!正在疑惑不解之际,方雪绫甜美的声音响起!

「我先替你口交,然后再「乳交」,接着上床「做」,你想要「肛交」都可以呀!」方雪绫说。

我有没有听错!真的有点不相信这是真的,怎么她完全知道我心里的淫念!

「你好像知道……我心里所想甚么似的!」我的脸刷的变得通红!

方雪绫没回答,又是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在微笑里,方雪绫脱下她的胸围,她的动作很优雅,她双手伸到背后,解开背带上的搭扣,背带上的搭扣解开后,胸围一松,她捏着肩带,轻轻一拉,红色的胸围便顺着她雪白的双臂滑下,两个雪白而坚挺的乳房,露了出来,自由自在的荡漾着!我没猜错,绝对是36E!

她的乳晕圆圆的一片,跟她的妹妹方雪娜的差不多大小,两个觧红色的乳头,已经充血凸起,朝向上!

她看一看我,修长的双眉微微一扬,我立即意会,开始脱掉我身上的衣服。

我脱衣服很快,转眼间我便变成光脱脱的一条「肉虫」!啊!这样形容自己不好,很不雅,应该说,转眼间便变成一条「咸虫」!

方雪绫爬上床,扬一扬手,示意我上床,于是我爬上床,躺下来,她握着我的阴茎,正想把它送入她口中之际,我说:「我喜欢69式!」「就是刚才你跟我妹妹在巴士上那样,是吧!」方雪绫说:「可以呀!」她竟然知道我跟她妹妹方雪娜在巴士上做过甚么?

她调转身体,头向着我双腿,然后张开她雪白的双腿,跨过我的头,把她光滑无毛的阴户,送到的面前!我们移动着身体位置,让彼此都能轻容的吻到对方的「生殖器官」为止。调好位置后,她握着我阴茎,反下包皮,把它送到她的口里,然后吸吮起来!

我则捏着她的两片阴唇,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它!

我第一次舔无毛的阴户,很特别,光光滑滑的,而且她的阴户,整个都是鲜红色的,一点紫黑色都没有,真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一个「完美无瑕」的阴户!

一股迷人的香气从她的阴户散发出来,看来她们两姊妹都喜欢在阴户上洒上香水!

她吸吮了我的阴茎一轮后,把阴茎吐出来,用舌尖舔龟头,再滑到阴茎,然后再滑到阴囊,接着舔我的大腿内侧,又痒又舒服!

我则用舌尖舔她的鲜红色的阴唇,接着在她的阴道口打转,再把舌尖伸进她的阴穴里,舔她阴道里幼嫩鲜红的壁肉,舔完一轮,我的舌尖移到她的阴蒂,她的阴蒂已充血隆起,我轻轻的舔了一下这颗凸出的「花蕊」,她的身体微微的颤动一下,此刻她的蒂己变得十分敏感!接着我的舌尖来来回回的舔着,我听到她微微的呻吟声!当她把我的阴茎再次含进口里,呻吟声才消失!

晶莹剔透的淫水慢慢的在她阴道壁肉里凝聚,然后溢出来,沾在阴道口四周和阴唇上!

方雪绫一边吸吮我的阴茎,一边用手指抚摸我我阴囊,很舒服,我想忍住不要射,今晚我己射了三次,心里明白,己到了极限,说甚么一晚十次,全是「吹水我抺嘴」的「屁话」,一晚最多四次,之后便无法「抬我起头做人」!

我拚命的忍,然而一点用也没有,她像会魔法一样,使我来了高潮,一阵又一阵的精液,射在她的口里!

我感觉到她在用力的吸啜着我的精液,原来她们两姊妹都喜欢吸食男人的精液!

我射完精的阴茎,在她的口里慢慢的软下来,但她还用口含着!

直至敲门声响起,她才吐出我的阴茎,离开我的身体,走到房门前,把门打开。

方雪娜出现在房门口,她己换上一件粉红色的睡衣,她说:「肚饿吗?」她迷幻般的眼睛转动着,目光在我和她姊姊之间来回。

「有一点!」方雪绫说。

方雪娜的目光转向我身上。

我点头说:「我都有点饿!」「要吃甚么?」方雪娜问。

「随便!」我说!

「三文治!好吗?」方雪娜说。

「好!」方雪娜离去之前把一瓶东西交给方雪绫。

房门关上后,方雪绫拿着那瓶东西回到床上。

我看到了,是一瓶「润滑油」!

乳交是要润滑油的,真是有趣!她方雪娜知道我跟她姊姊接着要乳交!

这一晚实在太多不可思意的事发生了!

方雪绫先把润滑油放在一旁,因为我的阴茎软软的垂在我的两腿中间。

她坐床上,我的眼光停留在她雪白乳房上的鲜红色的乳头,很想吸吮一下!

方雪绫爬到我身上,把她右边的乳头送到我的嘴唇边!

她知道我想吸吮她的乳头,她把乳头送到我的嘴唇边!

我对于这些奇怪的事己开始有点麻痹,我张开口,含住她鲜明红色的乳头,我听到她呻吟的声音,吸吮完这一边,她把另一边的乳头送过来,我张开口迎上,含在口里吸吮!

方雪绫呻吟的声音很好听,有回音似的,像山谷中的回音!

吸吮着她如软糖般的乳头,听着她销魂的呻吟声,我的阴茎悄悄地勃起来了!

接着,方雪绫开始用她36E的乳房跟我乳交。

「吸血鬼档案」「血族」是指一群有着血缘共同特征的吸血鬼,现在已知的氏族有13个,他们是:布鲁赫、冈格罗、迈卡维、诺菲勒、托瑞多、辛摩尔、梵卓、勒森巴、吉密魑、乔凡尼、雷伏诺、阿萨迈和希太。

方雪绫三姊妹是「梵卓」血族。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