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小说合集

金庸群侠娇情传十五结义

发布时间:2019-02-18浏览:

第十五章结义白光一闪,稍纵即逝。定睛再看时,周围仍旧是水,太极图阵已经消失不见。

我和满面含羞的笑笑整理好衣服,这时大家已经觉得氧气渐少了,尤其是笑笑面色通红,刚刚一场对战,要不是若男给她别喂气,怕是顶不到现在了。我向上指了指们,众人点头,一起潜出水面。

待把头探出水面,我们这才发现,原来竟是一条大江,两岸山峦起伏,衬着江上点点白帆,让我如游画中。

“喂——你们坚持一下,我来救你们了!”一条小船从上游驶下,远远的听见船上有人在向我们这边呼叫。看来是船上的人以为我们落水便来相救了。这样也好,正愁没人打听眼下是何地境呢。

轻舟顺水,不一会儿便到了眼前。船上一个书生打扮的白衫俊少年从船舷伸下手来,将我们拉上小船。

“多谢公子相救,敢问尊姓大名。”我拱手道。

“不必客气,看你们落水之后竟然分毫没有受损,相信水性极好而且有武艺在身,倒是小弟鲁莽了。”

“公子不必过谦,若大个江面,也够我们游的了。”没想到一介书生能看出我们身负武功。

“小弟姓段,单字誉。”

“大理段王子!”我和娇娇不禁一起惊道。

段誉一见,更是惊讶。他定是没有想到,我们竟对他如此熟悉。

“四位是——”

“在下尚杰。这三位是我们夫人。娇娇,若男,笑笑。”当段誉随着我的指点把目光移到三个身上时,眼里充满敬慕。看来这位段誉果然是位性情之中的诚实君子,更何况现在三女身上衣服还是湿的。好在若男和娇娇里边有穿胸衣,否则不必细看,那两粒红珠上边缀着的美环必会一眼为人所见了。

“哎呀,你们先换了衣服烤烤吧。我只顾说话了,真是失礼。”

船停了。段誉在仓外唤我们:“尚兄,我们到无锡了。”

无锡?这么说来,我们是从真武潭直接到了长江。本以为会回到未来,没想到反而离得更远了。

反正也是漫无目的,索性应段誉之邀,与他一起游一游无锡吧。

路上段誉问我那里人氏,如何落在江中。这倒令我为之一难,一时间编不出什么谎话来能说个圆满,只好硬着头皮道:“段公子,这个在下还真有难言之隐,以后有机会我再慢慢告诉你吧。”段誉爽朗地一笑,“既然尚兄这样说,一定自有其中的道理,小弟便不多问了。大哥和三位嫂嫂如不嫌弃,我愿和大哥义结金兰,不知——”

段誉给我的印象不错,单是他痴情的劲就令我钦佩不已了。一听他要和我结义,喜不自胜。看来在《天龙八部》这段故事里,要有角色了。

“段老弟,我可是很乐意高攀的人啊。”

“大哥!走,我们选一家酒楼庆祝一下。”

“好!”我高兴地与段誉将手携在一起。就近走入一家酒店。小二引我们来到了二楼临窗的一个雅座。这家酒楼的菜样确是不少,段誉问过三女,尽点了些她们喜欢吃的菜肴,我们两个男人自然是少不了上等的好酒的。

“大哥,看你和三位嫂嫂的情形,必是大有来历,今天小弟有缘相识,真是三生之幸。”

“以二弟的身份,能不嫌弃我们这些江湖百姓,倒让我这做大哥的快慰得很那!咱今日既然已经成了兄弟,客气话就不多说了。不瞒二弟,我和你三位嫂嫂是因为一些奇遇相识相知走到一起的,今天到了这里,唉,可以说是迷了路了,而且迷得大了。这里不方便详谈,日后再与二弟细讲。”

“要小弟帮些什么忙吗?”

“我眼下也不知该去往何方,走一步看一步吧。”今天能与段誉相识,大概是天意了。相信今后的运数与二弟有所关联。

这时我发觉旁边席上坐了一个气宇不凡的青年男子,武功不在我之下。他正向这边投来敬佩的目光。我心猛然想到一个人。

“二弟,你可知旁边那位大哥是那位?”段誉因为兴致正浓,没有注意那人,经我一问,与那人四目相对,那人欣赏地点了点头,然后洒脱地站起身,向这边走来。我和段誉起身相迎,三女也随之站起身形。

我向来人抱腕道:“敢问这位大哥,可是姓乔?”

来人也是一讶。忙拱手还礼,“在下正是乔峰……”乔峰的名字一出,包括段誉在内,满座皆惊。倒是我的三位老婆,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在脸上流露出对老公我的一丝爱意来。

乔峰见我一语道出他的身份,不免将我打量了一下,谦言道:“恕在下眼拙,不知这位仁兄怎么称呼。”

“乔大哥客气了,我久闻乔大哥英名,今日见您气概,猜想差不多是您,所以才冒昧一问的。小弟尚杰,才入江湖。”可不是,此前刚刚才进入大江之中的。

“久仰久仰。这几位气度不凡,不知尚兄可否能引见一下。”

“乔大哥,这位是在下刚刚结识正待八拜的二弟段誉。”

“乔大哥。”段誉一脸兴奋地向乔峰施礼。我本想告诉乔峰段誉本是大理皇子,但又觉不妥,所以便隐口未提。

我又将三位夫人介绍了一下。随后说道:“乔大哥可否过来一饮?”

“哈哈,正有此意。小二,帮我把饭菜端过来,再上三十斤高梁酒。”乔峰此言一出,相信段誉心里必是紧张了一下。

酒已备好,段誉取过洒杯为我五人斟酒。乔峰随手换了一只大碗,豪爽而道:“段老弟,给我用这个倒,喝酒嘛,要讲究个痛快!”

“好,我和二弟就用大碗相陪。”段誉人也实在,一听我也要用大碗,二话没说,也把酒杯换掉。

我练了太极神功,饮酒自是不成问题。二弟就惨了,本来酒量就不高,二来六脲神剑又未能随心而发,两碗下来,面色渐红,眼睛睁得都有些勉强了。

“二弟,你这酒可不要勉强啊。”

“哎呀,我真粗心,段老弟不要再喝了,快吃点菜。”乔峰看段誉一脸难受的样子,不好意思起来。

“没关系,今天遇到两位大哥,实在是高兴,我怎么也要再陪上两碗。”说罢又自己倒上第三碗酒。

“真的没事?”乔峰关心地问道。

“那好,来,我敬乔大哥和二弟。”我知道段誉曾有奇遇,一会儿便会自然催动六脉神剑将酒逼出,所以也没太担心。

果然,第三碗喝下过了不久,段誉面色恢复过来,倒让乔峰惊奇不已:“段老弟奇了,看来今天你的酒量才真正发挥出来啊。还能再喝吗?”

“酒逢知己,千杯不醉。两位大哥,请。”话虽这样说,看得出来,他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样子。我心里明白,面上装作不知,与二人你来我往,喝了个旗鼓相当。旁边三女看得兴起,最后饭也不吃了,尤其是娇娇,竟然也拿起酒杯,与我们对饮起来,把乔峰喜得豪兴大发,单独与娇娇大碗对酒杯喝了三个。

这时段誉道:“乔大哥,你给我和尚大哥做个见证,我们就此结拜兄弟。”

“哈哈,不知两位是否愿意再多我一个兄弟啊?”

“太好了!大哥请!”

段誉的年纪最小,自不必说的。而我和乔峰一报年龄,竟然同年,而且我还大了乔峰两个多月。如此我倒成了大哥。

我们兄弟三人拜过起身,一同回到座上。段誉大概是担心我们饮酒过量,便提议饮满四十大碗就收场。大家各自关怀,也无异议。

酒足饭饱,三女说要逛街。我没什么,三弟段誉性情温和,也不会觉得乏味,倒是二弟乔峰,一个豪爽的大侠,陪三个嫂子逛街,还真是头一次。好在乔峰心情高兴,一路上与我有说有笑,总算完成了任务。

天气渐晚,我们找了家酒店住下。

我和二位兄弟同住一间,天南地北聊了一夜。乔峰得知段誉便是大理段氏世子,更是喜不自胜。我也终于没再隐瞒,把我来自未来,中途与若男笑笑相识的经过讲了一遍,当时把段乔二人听傻了一般。

段誉禁不住问道:“大哥,那你岂不是知道未来之事?”乔峰经段誉一点,也把目光向我投来。

“说实在的,若论年纪,我比你们倒是小了一千几百岁,让你们叫我大哥,折杀我了。”

“哎——这话不能这么说,大哥比我们经历世事的时间都长,年纪自然是最大的。”段誉才思敏捷,说得不无道理,乔峰连连称是。

我接着道:“如果说预见未来,不知是否天有定数,所以明天究竟发生些什么事,我也不敢确定,但是我相信,有些事即将发生。二弟可能要历经劫难了,这是我最担心的。三弟倒是相对平安一些,但日后也会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三弟要有些心理准备。”想到两位兄弟的身世和乔峰即将的遭遇,我不禁心下黯然。

乔峰一听,半信半疑。“真会如此?难道是丐帮要出大事?”

“唉,丐帮恐怕要乱了,而且二弟要蒙受奇冤。哎呀,二弟,事不宜迟,我们明天即刻起程救人,只要赶在那人之前,或许能挽回局面。”

本来二人还很是开心,经我一说,心情都沉重起来。

“大哥,有什么事情,能不能直接告诉我们啊?”段誉问道。

“我也是初到此时,不知道事情的发展是不是如我所料,如果不是那样,我说了反而更让你二人烦恼。总之这段日子,你们二人凡是遇到困难,我自会提前有所警觉,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便会把将来之事详细说来的。”

“好,就听大哥的。对了,我们天明去救什么人。”

“二弟的父母和玄苦大师。”乔峰一听大惊。我又道:“有人要假扮二弟去杀害三位长辈,而且此人武功怕是二弟一人难以应付的。对了,二弟此次前来,为的可是副帮主马大元之事?”

“难道真如大哥所说?”乔峰见我有此一问,不禁骇然,“我这次前来的确是为了查出前两个月马副帮主的死因。”

我一听,事情确实已经发生了。“二弟,明天如果遇到丐帮的人,千万别跟他们前去,马大元也不是姑苏慕容所害,凶手另有其人。如果所料不差,此人当隐于少林……希望我们还来得及。”

“什么?”乔峰一听再也坐不住了,“大哥,事不宜迟啊,我现在就赶往少林。”

一代大侠,竟然沉不住气了。一想也对,按《天龙八部》所述,日间乔峰与段誉相识,然后出城竞速,当遇乔峰被措身世之事,这样一算,我们已经迟了一天。我一想有些不解,如果真的要发生,为何不见丐帮弟子入城寻人呢?真希望我们想识比原书所述早了一天。虽然乔三槐住在少室山下,但考虑到行程之中可能会有变故,商量之下,决定分作两路去嵩山,由乔峰和段誉一起去乔三槐家接二老,我带三女直接上少林见玄苦大师。我特意嘱咐二位义弟千万躲开丐帮弟子,如果遇到有人假冒乔峰,不要与之周旋,救人要紧,最后在少林会合。

“只是,三弟……”乔峰听我要段誉与他同去,有些担心。

“放心吧,三弟虽然还不能自由运用六脉神剑,但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已经有所成就了。等此事一了,我二人一起帮三弟练好六脉神剑,将来还会有大战的。”

段誉听我对他的功夫了如指掌,信服道:“大哥连小弟这些都晓得,恐怕事情不会有差了。二哥,我们起程吧。

临走我又嘱咐,千万要避开丐帮之事,先救人,而且尽量避开假冒之人,不可与其生死相拼。简单收拾了一下,我们分头出发。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