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小说合集

抗不住的勾引5连载

发布时间:2019-02-18浏览:

我最怕女人哭,特别是漂亮的女人,更何况床上已经赤条条的姐姐。这时不论下体传来的感觉,还是对于姐姐的占有欲,已经不在是意识中的主体,取而代之的是不知所措,任由姐姐蜷曲着身体哭泣着。

姐姐的哭声不大,但是却撼动在我心间,我都干了些什么!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先是挑了个我休息的日子,稀里糊涂地弄脏了衣服,然后洗了澡,没有擦干,靠在沙发上有背对着我,完全没有防范,姐姐很明显是来投怀送抱的;那种故作的矜持,反而更是挑起了我的欲望,也增添了些许情趣,如女友般的感觉,而我却为了我自己那愚蠢的念头,说出了那样伤害她的话,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我俯下身,“姐姐,是我不好,你别哭了。”就跟所有的类似台词一样,这样的话只能起到反效果。姐姐没有搭理我,继续低声地哭泣着。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才好,想想我的那笨嘴,还是选择用行动来表达。我环抱住姐姐,让她的头靠在我的胸口,我则轻轻地靠在她的肩膀上,双手在姐姐的背上时而轻拍,时而抚摸,没有说话,就那么抱着她。

也许是哭够,姐姐哽咽地说“呜~~骗子,呜~~都是骗子~~~”,小手一下一下地捶打着我的胸口,我依旧抱着柔弱的姐姐,任由她发泄。过了一会,姐姐的动作和声音不再那么激烈,我微微松开手,看着怀中的伊人,精致的脸上梨花带雨点点痕,双眼红红的;小巧的鼻子一抽一抽,还没有调整过呼吸的节奏。姐姐咬着下嘴唇,也盯着我看,惹人怜爱极了。

“姐姐,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坏”,伸手替她擦拭掉脸上的泪珠,“我不应该那么说你!对不起,别哭了,你打也好,骂我也好,我都任你,但别哭了好嘛?”我轻声缓缓地哄着姐姐。

姐姐眨了眨眼,突然在我的腰间一掐,“啊~~~”其实姐姐并没有很使劲,但是我要装着十分疼地叫唤,才能哄她高兴。姐姐又掐了我几下,我配合着鬼哭狼嚎了一阵,绝对声情并茂,倾情出演,这才让姐姐稍微高兴一些。

“傻瓜!”,姐姐微笑着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胸口,然后将身体靠近我,头贴在我心口处,而那饱满的双峰在我们之间被挤压着。伊人如斯,夫复何求?我说出了一句十分大胆的话,“姐姐,我喜欢你!”。姐姐抬起头略带疑惑地看着我,我并没有解释,而是深情地吻住姐姐。

好吧,我承认我气短,但舌尖甜甜的滋味却不会假。“姐姐,我会对你好的。相信我,你这么美丽性感,精灵可爱,又有智慧,今天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得到你,而现在你已经在我怀抱中,我会好好待你,直到...”姐姐的食指放在我的嘴唇上,示意我不要再接着说下去,然后将头重新贴到我的胸口,细细地说“其实人家,可以算是处女啦~~”。声音虽然笑,但这么重要的信息岂能遗漏。我浑身猛地一震,激动地差点语无伦次,“啊?真,真的吗?”

“恩”姐姐短促的回答,那气息喷在我胸肌上,有点发痒。

“怎么会?”我试探着问道,但姐姐这次却没有回答,依旧将头深埋在我的胸口。离答案咫尺之遥,怎能轻言放弃。我利索地抱着姐姐,翻转过身,让姐姐整个人趴到了我身上,绵软的胸部压在我的胸口,

乳头恰好顶向我的身体。

左手摸着姐姐的长发,右手揽过姐姐的腰让她不至于逃开,“宝贝,说嘛~~~”,我在姐姐耳边用甜腻腻的声音,温柔地说。姐姐还是不回答,我也不放弃努力,舌头舔过姐姐的右耳垂,含住,慢慢地吮吸着。

“痒啦~讨厌!”

“宝贝告诉我嘛!”我说完继续努力着挑逗姐姐的耳垂。好像是那本书上说的,女性的耳垂十分敏感,适当的刺激易使女性身体产生兴奋感。

“嗯,嗯~坏人!”,姐姐张口咬住我的左肩。

“姐姐,小狗哦。”,我抬手拍了姐姐的小屁股三下,以示惩罚。

“痛啦~~~我的小屁屁”姐姐假装可怜的轻呼,当然也就没有继续咬着我的肩膀。

“不怕,宝贝,我来揉揉。”左手抚摸着姐姐的背部,右手放在姐姐的臀部,顺时针方向揉起来。

“死

色狼!”姐姐挥手扫开我的右手,

“来,说嘛,宝贝~~~”,我将右手伸到姐姐的小腹处搔着痒。

“痒,好痒,你住手”姐姐用小拳头敲着我使坏的右臂,如此有效的弱点,怎能放弃进攻,继续搔着姐姐的痒痒肉。终于姐姐抵挡不住,笑着道“我说,我说”。

我适时地停下手上的动作,抱着笑的有点小喘的姐姐,等着她开口。

“我那里,还没有碰过那么粗的东西”,啥?姐姐意思是说我的鸡巴大,还是其他?莫名其妙的,很让我费解。我不得不用手捧起姐姐的小脸蛋,看着,想要从中发现些线索。姐姐被我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害羞地低下红扑扑的小脸,继续缩回我的胸口,然后传来细小的声音“我没做过爱啦~~”

我刚才听到什么?哈哈,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嘛,送个美女也就算了,还是个处,让我情何以堪啊。不对,姐姐结婚都已经半年了,妈的,姐夫是死人吗?家里娶个如花似玉的老婆,难道是装饰,光看啊?有些事情在心里想想么也就算了,但是我偏偏好死不死的说,“姐夫?”,靠,说完我就后悔了,我真是个贱命,贪得无厌,人都已经剥光了,然后都在床上了,虽然还没有完全吃掉姐姐,但也算吃过一下下,舔了口汤头,就不能老实点,先把“正事”好好办了,没事自己找抽瞎说点什么。我静静等待着姐姐的反应,心里焦虑异常。

“手指”,我等来的就是这么简单的两个字,不过却是意义重大,事关性福还是问问清楚比较保险,“你是说姐夫他不行,只能用手?”

“嗯”说完这句,我可以从胸口明显的感觉到,姐姐本已热乎乎的脸庞,又烫了一些。“哈哈哈哈哈~~”我竟然可以吃到姐姐的头汤,中头奖啊,真是不知道应该感谢还是笑话那没用的男人,不过既然主都那么安排了,我就代替他行使丈夫的吧,把姐姐变成真正女人,当然我也要做个真正的男人。

“宝贝来,让我多多疼爱疼爱你!”

To be continued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