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小说合集

雪恨五

发布时间:2021-07-14浏览:

当他的咀落到素儿的玉趾时,素儿娇呼一声,赤裸的身体跟着一阵发抖。

这句话听得柳云遥一阵莫名的兴奋,一手摩娑着大腿细腻的嫩肤,一手软硬

兼施的玩弄爱徒双乳,轻声道:「素儿还记得十年前的事吗?」

素儿的手按到他的胸前,不依的道:「当然记得,那天师父对素儿做过很多

坏事... 嗯... 」

柳云遥笑道:「坏事?怎么算是坏事呢?」

素儿猛然一抖,轻吟出声,他的手已入侵大腿间的敏感地带,在她的玉户处

细意逗弄着。

腿间的温度渐渐上升,花穴之中也渐见春水,胸前的蓓蕾也如红花盛开,阵

阵浓烈的少女体香引诱着柳云遥的大咀,在爱徒的两乳间疯狂舔弄吸啜,无所不

用其极的刺激素儿的感官。

「喔...喔...嗯喔...!」

素儿娇小的身体呻吟着,两手不自控的紧握着。

柳云遥细察着她的反应,见素儿似因不堪这种羞人的挑弄而闭上了美目,便

道:「素儿闭上眼睛,不怕我胡来吗?」

素儿娇喘吁吁的道:「素儿知道师父会好好怜惜人家的。」

柳云遥为自己解开了最后的束缚,将身体紧贴着怀中活色生香的爱徒,展开

了素儿初夜的征伐之途。

「喔~~!」

男根破门而入的痛楚令素儿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紧抱着云遥的双手,指甲

全陷进了他的背肌。

撕裂的剧痛虽是猛烈,仍不能令性格坚强的素儿落泪,教她洒下泪花的,却

一阵融和了因师父的温柔而来的甜蜜和幸福的感动。

云遥以轻吻抚慰着爱徒的痛苦,一手温柔的替她拂去了脸上的泪。

素儿将两腿夹紧了他,喘息道:「师父...我们继续好吗?」

云遥心中一动,道:「不要叫师父,叫哥哥。」

素儿凝看着他,轻轻的念道:「哥哥...」

云遥吻上了她的唇,腰身微摆,在素儿紧窄的花径中缓缓抽动。

「喔...」

素儿秀眉轻皱,娇弱的四肢却将云遥缠得更紧了。

***

***

***

***

二人正自醉心于男女爱欲之间,浑然不知道一人正在外面,一脸灰白的看着

二人在塌上翻云覆雨。

那人自然是项越。他刺杀的行动比预期之中顺利多了,但亦因此而看到了最

不应该看到的事。

他肩口的伤尤在淌血,但相比内心的痛楚,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他最不想发生的事,终于在这种不适当的时刻发生。

师父这阵子情绪不稳他早已察觉,却没料到素儿乘他出门的机会,向云遥展

开柔情攻势。

云遥虽比他年长近十年,但论心智其实仍相去不远,加上他瞭解师父的脾性

,因此下了这个判断。

项越试图叫自己冷静,但悲愤和嫉妒却如毒蛇般纠缠在他心坎之中,教他喘

不过气来。

房中不断透出素儿高亢热情的娇吟声,显是在云遥的抽动下爱欲狂烧,变得

忘我起来。

项越紧握着拳,骨骼关节发出阵阵「啪啪」的声音,快步离开,好避开他最

不想看到的事。

他知道自己和师父间的死结缠得更紧了。

这是素儿一手造成的。

但他无法恨她,正如他无法恨师父受不住诱惑一样,只能恨自己无法令素儿

锺情于他。

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弄人吧?

现在可以分他心神的,就是那个神秘女子,以后她背后的目的。

***

***

***

***

房中的云遥和素儿此刻又换了交合的花式,变成交叉的体位,云遥单膝跪立

床上,一手托起素儿丰满的大腿,沾满了爱液的男茎在素儿娇嫩的花唇中穿插,

由忽深忽浅,渐渐变成了激烈的抽动。

全身汗珠斑斑的素儿侧卧在塌边,任由师父随意改变和自己交合的体位,初

承恩泽的她只能紧抓着床单,颤声娇吟,好让自己适应那颠倒众生的销魂快感。

「师...父...喔...哥...哥....啊啊~~!」

云遥喘息着凝看着体下的素儿,一刹那间,素儿彷彿化作了他日思夜想的云

倩,胸中的激情伴随着炽热的欲火烧得他的理智全失,沈声叫道:「倩儿...

倩儿...!」

「师父...?喔...啊~~啊~~!!」

云遥低哼一声,阳精全泄在素儿体内,两具火热的身体紧拥在一起软倒在床

上。

素儿喘息了好半晌,待体内的高潮稍退才轻声道:「倩儿...是谁?」

云遥吃了一惊,知自己有意无意间泄露了内心的秘密,有少许忙乱的道:「

倩儿... 是... 」

素儿见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半句解释,脸色跟着变得越来越难看,最后一言

不发的霍地站起,咬着唇皮穿回衣服,不理云遥的呼唤声走了出去。

项越从外面回来,肩上的伤早包扎妥当,还以衣服掩上,却刚巧碰到了衣衫

不整、双目微红的素儿。

「素儿你怎么了...?」

素儿望了他一眼,却不言语,迳自走了出去。

云遥慌忙跃起披上衣服,正要追回素儿,却在花园碰到了不知道是否应该追

出去的项越。

「师父...」

项越不敢碰触云遥的目光,只垂下头望着地上。

云遥心中涌起强烈的悔意,叹一口气,却不知道项越早知道刚才的事道:「

我对不起素儿,也对不起你。」

又道:「去追素儿回来吧。」

项越知道师父的暗示,连忙跟着素儿的方面走了出去。

他的轻功远胜素儿,很快便在一条小河之旁找到了她。

素儿正曲膝坐在河边,呆看着河中之水。

她和师父认识十年,一直以来,她小小的心灵里,都天真的以为师父喜欢她

这个丫头,她是真的认定了云遥是她的丈夫,所以他才会宠她、疼她,甚至拥抱

她、亲吻她。

可是原来不是这样,师父早有心上人,而自己?瓷岛鹾醯你氯徊恢v钡阶?

己在师父怀中迷醉得不能自拔时,才知道这个残酷的真相。

「师哥...」

当项越坐到她身旁时,素儿像早有知觉,望向他道:「素儿有什么好?你为

什么喜欢素儿?」

项越像小时候般,望着她搔了搔头,道:「素儿长得又漂亮又可爱,我当然

喜欢... 」不知为何,在师妹面前,他说话的技巧变得奇差,完全没法表露出心

中对素儿的感觉。

素儿目光重投河面上,轻轻的道:「师哥知不知道谁是倩儿?」

项越皱眉道:「倩儿?我...不知道。」

素儿望了他一眼,续道:「那么师哥知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项越想起刚才素儿和师父缠绵那妩媚的娇态和热情,心中一阵剧烈的扭痛,

却以苦笑掩饰道:「我... 不知道。」

素儿一对俏目又红了起来,道:「师哥和素儿一样,都是...傻瓜!」

项越乘机道:「素儿...师父他本来就...」

素儿截断他了的话,道:「师哥喜欢素儿,对吗?」

项越点头道:「那当然,我...」

素儿却站了起来,轻轻道:「可是我喜欢的是师父,即使他喜欢的不是我,

我... 我也一样喜欢他... 而且... 」

踏出了几步,背着师兄道:「素儿已经是师父的人了。」

项越脸如死灰的看着师妹远去的背影,知道了这是她最残忍的拒绝方法。

素儿,你怎么算是傻瓜?至少你得到了你喜欢的人。

而我...我才是那个真正的大傻瓜!

***

***

***

***

建康城。李夕行宫。

「什么??」

坐在行宫内厅中心的李夕,听到一亲信报告尤应之的死讯后,剧震下站了起

来。

李夕心中虽是大怒,但却很快平静了下来,沉声道:「谁人干的?」

站在一旁的刘显皱眉道:「今次南方兵变中,诸镇举荆州军范商和吴越军陈

尧为领袖,依末将看,刺客应不出此二人之部属。」

尤应之是李夕心腹大将之一,总领扬、荆皇城军,此刻横死,对于李夕平定

兵变是重大的打击。

李夕再次坐下,道:「我们还忽略了两个可能性。那就是柳云遥、雍施容的

残存的余孽。」

刘显讶道:「陛下指的是这十年来柳云遥销声匿迹,为的是修习刺杀之技,

先杀我们军中支柱,好一举除去我们?」

李夕似笑非笑的道:「既是柳源的儿子,当然技不只于此,依我看,这几年

来,南方诸镇对我朝生出离心,与他有很大关系。」

续道:「将军立即出缴文镇定军心,将扬州兵重新整编。」

刘显先大声领命,又道:「陛下,今次对方有备而来,怕亦会对陛下不利,

末将认为陛下在出兵之前... 」

李夕淡淡道:「这个寡人自有分数,将军不必多言。」

刘显知他自负武功,也不多话,施礼告退。

李夕回到寝室之中,先挥退侍女,全身立即异常的抖动起来,脸上一阵阵奇

异的扭曲,手掌的脉络也略过一道道的黑气,可怕之极。

这是蛊毒发作的可怕征兆。

他野兽般大吼一声,将一张木几打成两截,他需要发泄的对象。

他步进寝室的一个牢狱般的空间之中,在中央的大床之旁,一个赤裸的女子

正被锁床边的一根铁柱之旁。

她的身段相当均称,丰臀、美乳高高的挺着;长发凌乱的披散着,本来雪白

柔美的肌肤上满布着可怕的伤痕,疲累的双目却投往床上。

她正是十年前被擒去的雍施容的贴身侍女淮月。

她与云遥同年,容色算不上是绝美,但作为胡族女子,她有着类似雍施容般

和中原女子迥然不同的气质,这也是李夕迷恋她肉体的原因之一。

床上睡着两个孪生女孩,四肢为缎带所缚,动弹不得,两女甚是幼小,年约

八九岁间,幼小的身体上披着一件仅可蔽体的长袍,露出的嫩肤隐见被施暴过的

痕迹。

「皇...皇上...」

淮月见到李夕进来,身子一阵抖震,从李夕的神态,她知道今晚又会是一个

痛苦的晚上。但最教她痛苦的却不是受到李夕的凌虐,而是一对亲女儿在自己面

前活受罪。

「前几天她们才...皇上...求求你...放过她们吧...」

无论淮月如何苦苦哀求,李夕却只置若罔闻,只狠盯着床上的两名幼女,眼

里射出恶魔般疯狂的欲火。

比之成熟丰满的淮月,这两具尚未发育的娇小身体更能煽起他的欲望。其中

最大原因,是因为她们是他和淮月生下的亲生女儿。

十年前雍施容自杀身死,李夕受蛊毒所困,心情恶劣之下残酷地将擒来的淮

月摆布得死去活来,后来李夕成功将蛊毒暂时镇压,却因政事繁忙,又舍不得杀

了这个难得的外族女子,于是将她锁在深宫,没料到她怀了自己的种。

八年后李夕平定北方夷族,从北面的战线回到皇都,始惊闻淮月产下了一对

女儿。在一次毒发的意外下,李夕在将淮月干得半死之际,被两女察觉,在欲念

的驱使下,李夕先后奸淫了两名亲女,事后更亲手将知道内情的婢女一一处死。

被蛊毒渐渐侵蚀和扭曲的心灵,加上伦理的压力和欲望,李夕开始尝试了各

式各样的手法玩弄淮月和一对亲女,那种因背德而来的快感很快浸透了他的心,

更尝试利用春药等物改造两女的身体,以满足他君临天下背后那种教人怵然的邪

恶欲望。

淮月无力的垂下脸来,眼泪不断的泻下,但她的心灵早麻木了。看着女儿由

襁褓到会走路的短短数年间是她一生过得最快乐的时光,可是李夕不旦抹去了这

一切,更泯灭人性的将对待自己的手段施加在自己的亲女身上。

「喔喔呀~~~!!」

一阵悽厉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秘室。

李夕将女孩娇小的臀部高高抬起,硕大的阳物重重的插进了亲女的细小的肉

穴之中,紧挤的内腔一阵阵的抽搐着、挤压着他的阳物。

鲜血成了女孩蜜穴中的唯一湿润。

数天前肉壁内被擦破的伤口再次渗出血丝,散在没有半点体毛的玉户口、李

夕的男茎之上。

「痛...喔...喔...喔...」

小女孩哀怨的呻吟声一阵阵的响起,痛楚的泪水点点的滑下在小脸上,身旁

的小姐姐早已醒了过来,却紧抿着唇不发出任何声响。

细巧的双手紧抓着床单被子,用力的扯着,可惜却没法减轻半点肉体上的痛

苦,从床单上的裂缝可以知道,不久前这种惨剧在这小女孩身上早已上演了无数

次。

多可爱的神情!多美妙的感觉!

李夕看着身下亲女儿痛苦扭曲的脸容,只觉全身兴奋得像烧了起来,腰间的

动作更是粗暴,嫩红的肉瓣被拉扯得翻了出来。

在那细细的肉缝间,染血、巨大的龟头显得更是可怕。

李夕的咀巴在女孩的身上像疯犬般忽咬忽舔,最后再将两颗小乳头咬得鲜血

淋漓,细嫩的肌肤上在他的刺激下也现出斑斑红印。

「起来!」

李夕一边挺腰抽插,一手抓起了正瑟缩颤抖的小姐姐的头发,朝自己身前大

力拉扯,大叫道:「舔我!快!」

双胞胎先出世的小姐姐望了望妹妹一眼,小脸移了过来,吐出小舌,在李夕

强壮如熊的身子上来回舔弄。在李夕的调教下,她对于男体的敏感点早已相当熟

稔。

「喔...我~~我~~!啊~~!!」

爱液、加上鲜血,令下体的湿濡起来,快感倍增下妹妹的呻吟声竟渐渐变得

婉转诱人起来。

她这年龄对性事本来没有感觉,可是在李夕药物的催动下,娇小的身体出现

了很大的变化,使得只有八岁的她也可尝到交合的快感。

就在这刻,李夕却从她体内抽出阳具,将姐姐幼细的大腿分开,转而插进了

姐姐的腔内。

「喔喔...!!」

剧烈的感觉,令姐姐一阵发抖,短小的四肢却缠上了李夕,身体随他的抽动

起落着,轻轻的呻吟着。

妹妹在刚才一阵猛烈的交合冲得小脸火红,犹带泪痕的一双疲惫眼神中竟还

带着些许渴望和幽怨的看着李夕,却乖乖的坐了起来,将娇小的身体贴上了李夕

的背,尽其所能的取悦他,只有这样,她们才可以避开免受虐打。

淮月咬唇快要咬出血来,可是两手被缚,根本无力制止李夕对自己一双女儿

的奸淫。

「我...我喔~~!我...啊啊~~!」

姐姐的神情也渐渐迷醉在欲望之火当中,由被动变为主动,不堪盈握的细腰

开始轻轻扭动着,让男茎更能深入体内,小咀微张着,吐出一阵又一阵幼嫩的淫

叫声。

「喔...不要...不要拔...呜...」

李夕盯着她,脸上露出一丝邪笑,将开始动情的她一把推开,然后拉过红晕

渐褪的妹妹,将她的身体猛按在自己勃起的阳物之上,粗暴的进入了细狭的菊穴

中。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