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小说合集

金融皇帝十二妃第十六章倒卖钢材3

发布时间:2021-07-14浏览:

不一会,一辆大皇冠就从工地方向驶了过来。

汽车还没停稳,一名穿名牌西装胖子就从汽车里走出来,并且握着沈青的手歉意道:“这都是下边这些人不会办事,沈总大人有大量,可千万不要介意。”

眼见真正的老板终于出现,沈青反手指了指身后载重大卡车,道:“这批钢材,刘总是准备帮我送回仓库,还是打款拿货?”

“这批钢材我们是肯定会要的,这一点请沈总一定放心。”

这位刘总一边说着,一边就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张支票请沈青过目,这才微笑着说道:“其实支票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这完全是一个误会。”

瞟了一眼对方手中的支票,沈青冷冷一笑道:“既然是误会,那么我们现在就去银行转账好了!”

于是,沈青留下刘港生与那些伙计看住这批钢材,自己则同陈经理一起跟随对方去附近商业银行转账。

十多分钟后,看着那笔九十多万款项终于安全汇进公司账户,很清楚公司户头上现在根本已经没有流动资金的沈青也不由松了一口气。

作为一个精明商人,他十分清楚一个公司如果出现周转不灵(或者说资金链断裂)是一件多么麻烦的事情,如是这次真让对方将这批钢材拉到工地上,那自己就成了他们砧板上的一块肥肉想怎么剁就怎么剁,这笔货款也会成为一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拿回来的呆账。

想到这里,虽然沈青在二十一世纪早已经经历过无数商场风浪,这个时候还是忍不住冒出一身冷汗。

经历过这一次的事情,他才真正懂得了什么叫隔行如隔山!在变幻莫测的商场上,再精明的人只要稍不留神就会上当受骗,最终落个血本无归。

这时,东南三建那位刘总在办理过转账手续之后,就笑眯眯地走过来递上一张名片,道:“我们东南三建在深圳有三个大工地同时开工,对这种钢材的要求量十分大,大家以后还可以长期合作嘛。”

眼见对方没有立即表明态度,这位刘总接着又询问道:“不知道沈总下一批货什么时候能到,我们三建愿意以高出市场价二个百分点的价格全部吃下?”

想到刚才险境,心里有些不痛快的沈青不冷不热回了一句:“这种惊险,我们可不愿意再冒一次!”

“这完全是下面人办事不利造成的一场误会,还请沈总一定要谅解。”

听出对方似乎还能弄到钢材,十分清楚现在深圳许多工地都处于等米下锅情形的刘总,立刻陪着笑脸再次询问道:“不知道,下一批货什么时候能到?”

打了个,通知刘港生这边已经收到货款,沈青走出银行时才随口回了一句:“如果不出意外,下个星期应该还会有一千吨钢材到货。”

那位东南三建的刘总闻言,立即追上去说道:“那货一到沈总就给我们打,我们是不打不相识,以后还可以长期合作嘛!”

“长期合作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下次一定要按照行内规矩货物过完磅就立即付款,不然我们把货拉到其它工地,相信价格也绝对不会低。”

沈青冷冷一笑,道:“我们公司这是第一次做钢材生意,刘总可是给我们上了记忆深刻的一课!”

“这次完全是误会,下次绝对不会再出现”

用纸巾拭去额头上冒出的汗珠,刘总连忙保证道:“这次让你们受惊了,晚上我在‘红双€€酒楼’摆一桌酒席向沈总赔不是,到时候还请您一定要赏脸光临。”

在商战上混了这些年,沈青自然也清楚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个道理,于是微笑着跟对方握了握手:“做生意嘛,多一个朋友就多一条路,刘总太客气了!”

驱车汇合刘港生一行人,沈青摸出二千块塞给领头的小包工头,让他带几位前来帮忙伙计找个地方吃顿便饭,这才与刘港生回到了公司。

“这次还真多亏了大哥,不然这批运到工地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把货款拿回来!”坐在办公室沙发上,沈青微笑着就给对方递上一根香烟。

“东南三建平时做生意其实还算讲信用,这次估计是看你们是第一次做钢材生意不懂行内规矩,所以才想来糊弄你们。”

说到这里,刘港生紧接着还是不忘叮嘱了一句,道:“不过现在做生意的确要小心点,别看这些大老板做得都是几个亿的大工程,可平时对那些外行人也是连哄带骗,能先欠着的账绝对不会立刻付现金。”

摸出打火机“叮”一声为自己与刘港生点燃香烟,沈青这才一脸后怕地点了点头:“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再跟这些老滑头做生意,一定会小心再小心!”

晚上在“红双€€酒楼”的聚会,由于有东南第三建设公司老总做东质量自然不会差到那里去,服务人员上的几个菜都是在内地很难见到的鱼翅、鲍鱼、青斑鱼、大龙虾这些高级海味,每个人还上了一碗香气袭人的靓汤。

喝了一口靓汤,沈青顿时觉得这种汤跟以前在其它酒楼喝过的味道大不相同,于是转头向刘总问道:“这是什么汤,味道真是很特别?”

“这是我特意吩咐主厨用单灶熬制的老火靓汤,味道自然不能跟平时那种大路货相提并论。”

刘总笑着将主厨的水平夸奖了几句,这才让沈青猛然明白过来,估计这家酒楼就是这位大老板名下的产业之一。

转头将这个在八十年代深圳还算华丽包厢打量一番,沈青好像很随意地问了一句,道:“这里环境还不错,在现在的深圳应该算得上高档场所,刘总应该花了不少钱吧?”

“现在的酒楼,只有把规模做大舍得砸钱,最后才能挣钱。”

夹了一只鲍鱼放到沈青碗中,刘总这才微笑着说道:“这个店前后花了近七百多万,顶下这个门面一百万,装修足足花了五百多万,至于人工方面花的钱到不是很多!”

这时候,似乎也被勾起兴趣的刘港生凑过来问道:“那生意还好吧?”

“这家酒楼在深圳生意虽然不算太好,可几十个包厢一般每天都能订满,营业客一天也就三、四万吧。”

沈青闻言立刻在心里大概算了一笔帐,如果每天营业额每天按照比较低的三万来计算,那么一处三百六十五天就是一千万左右,在现在餐饮业纯利润普遍能够达到百分之五十大背景下,一年的收入最少也有五百万,也就是说开这样一家酒楼这要一年半就能收回成本。

在心里把这笔帐一算,本来就已经有心理准备的沈青也不由暗自心惊。看来八十年代未到九十年代初的深圳,还真是遍地黄金!

席间,由于沈青、刘港生与刘总三人都是社交老手,再加上刘港生与刘总这对同宗“兄弟”现在又都是搞工程的同行,自然不会让包厢内出现冷场的局面,一顿饭吃得极为舒服。

-----------------------------------------------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