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小说合集

梦813

发布时间:2021-07-14浏览:

第八章母狗奴隶(十三)

--凌辱志愿--八月十四日星期四

好不容易到达了公寓,冯俊浩累得呼呼直喘,坚持把装有姐姐的巨大橄榄球

装备包放在地上,便一屁股坐在门口,歇息起来。虽说冯可依是个体型曼妙的女

人,但也达到一百斤了,背着这么重的背包,先坐高铁,再坐地铁,还要换乘,

在月台里上下楼梯,步行出来,冯俊浩的体力已经透支殆尽了,被橄榄球装备包

肩带压迫的肩膀火辣辣的。

「我我……我我……」似乎察觉回到了家,锁上拉链的橄榄球装备包里传出

冯可依含糊不清的叫唤声。

「姐,我们到家了,热坏了吧!现在我就把你放出来。」冯俊浩拉开橄榄球

装备包的拉链,把汗津津的冯可依抱出来。

「帮帮我,俊浩,姐姐受不了了,快,帮帮我……」冯可依侧卧在地上,大

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沙哑着嗓子,向弟弟哀声央求。

只是普通的薄荷糖嘛!没想到竟然这么有效,看来需要常备了……冯俊浩目

瞪口呆地看着如果是平时的姐姐绝对不会出现的向自己拼命请求的样子,不禁为

这款薄荷糖对阴户腔膜的强效刺激性赞叹不已。

不过冯俊浩也清楚姐姐之所以能不顾羞耻主动向自己求欢,除了薄荷糖的功

效,还有他数小时不间断挑逗的功劳。

假借上洗手间离开后,过了三十分钟,冯俊浩才回到座位上,然后拉开橄榄

球装备包的拉链,把手伸进去,开始长时间玩弄姐姐火热得似要融化的嫩肉。冯

可依紧咬贝齿忍耐着涌到嘴边的呻吟声,竭尽全力不让自己扭动,就这样,在痛

苦与快乐并举下到达了泄身的边缘。可这时,在肉洞里律动的手指突然停下来,

冯俊浩不慌不忙地拉开另一侧拉链,去和被自己挑逗起来的姐姐接吻。

一边享受姐姐香甜柔软的唇舌,一边感受着不住收缩的肉洞夹紧手指,仿佛

吸吮似的向里面吞入,冯俊浩深深地为姐姐淫荡的身体反应着迷不已,便使出从

月光俱乐部学来的挑逗女人的招数,时而撩阴,时而亲嘴,用简单有效的动作,

始终使姐姐处在高昂的兴奋之中,就是不让她到达高潮。

而被玩弄得魂灵都要飞上天的冯可依迷失在这醉人的快感里,一心期盼弟弟

再来抽送,本能地扭动身体催促着。

「姐,我要做些什么才能帮上你呢?」冯俊浩明知故问,脸上浮起揶揄的笑

容。

「呀啊……不要再作弄姐姐了,求求你了,俊浩,这一路,姐姐都要被你欺

负死了……」冯可依羞红了脸颊,下意识溢出的语言甘甜娇媚,充斥着成熟女人

撩人的风情。

「姐,你不说我怎么帮你啊?不好意思说吗?嘿嘿……被我玩了那么多次,

到现在还羞答答的,我骚浪的变态受虐狂姐姐……」冯俊浩着迷地瞧着姐姐羞涩

的样子,感觉是那么妖娆妩媚,性感动人。

「啊啊……俊浩,就算我是,那也怪你,是你舔我那里,趁机把薄荷糖水送

进去的。」

啊啊……我的弟弟这么说我,翔一也说过我是变态,他们这么说我,好兴奋

啊!我真的是骚浪的变态受虐狂姐姐啊……冯可依虽然在羞恼之下找借口反驳着

弟弟,可那些羞辱人的字眼却令她想起了张翔一在拥挤的地铁五号线里,在她耳

边轻吐这些下流话时的情景,顿时,像那天一样刺激爽美的受虐快感在身体里腾

起。

「那又怎么样?我觉得姐姐会喜欢的,如果姐姐实在不喜欢那种又痛又痒的

灼痛感,我帮姐姐洗掉好啦!姐,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呢?」冯俊浩嘻皮笑脸地说

着,半蹲的身子做势欲起。

「我怎么有你这样一个弟弟,简直坏透了,好啦!我说好啦!姐姐被你折磨

得都要疯了,好想被你狠狠地干,来啊!俊浩,求求你,尽情地玩弄姐姐,把姐

姐弄得七零八乱的吧!」

见冯俊浩要走,冯可依一咬银牙,不顾羞耻地倾吐出想要和亲生弟弟罔顾伦

理性交的请求。一口气说完这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话后,冯可依想到自己明明被弟

弟侵犯才铸成乱伦的大错,可现在却在弟弟的半强迫下进行淫荡的恳请,不由对

被玩弄得凄惨无比的自己感到强烈的兴奋。

「嘿嘿……收到,那我就狠狠操姐姐的肛门,把姐姐弄得七零八乱的吧!」

冯俊浩伸出手,抚摸着姐姐浑圆的臀部,得意地说道。

「呀啊!那里不行,俊浩,求求你……」

冯俊浩打断了冯可依的哀求,脸上浮出淫笑,趾高气昂地俯视着姐姐花容失

色的面孔,一边把手向下游走,摸向湿漉漉的阴户,一边说道:「既然姐姐不想

要,那我就退而求其次吧!哦……这么湿了,姐姐的骚穴只怕痒得受不了了吧!

变态姐姐,把你的心里话说出来吧!」

「啊啊……啊啊……是……是的,姐姐的骚……骚穴好……好痒,啊啊……

啊啊……给我,俊浩,姐姐受不了了,求求你,快来玩弄姐姐的骚穴吧……」冯

可依目光迷离,痴狂地望着高高在上的弟弟,火热的身体不住扭动着,樱红的双

唇间不断溢出急促的娇喘。

「哈哈……」冯俊浩满意地笑了起来,然后取出钥匙,把束缚姐姐的皮质手

铐脚镣打开。

长时间被拘束用具固定,关节都僵硬了,冯可依蠕动着不灵便的手脚,慢慢

地挺起了身子。

「俊浩,啊啊……俊浩……」恢复了自由活动能力的冯可依猛地向前一扑,

皓白的手臂圈住了冯俊浩的脖子,溢出娇喘的嘴巴一下子印在弟弟的嘴唇上,看

起来就像饥渴的怨女,野性十足地和弟弟接吻。

一阵疯狂的热吻过后,冯可依缩回右手,向股间伸去。就在她的手指快要碰

到爱液四溢的肉缝之际,忽然,她的手腕被冯俊浩有力的手紧紧攥住了。

「当着我的面自慰,对于身为男人的我来说是种轻视和侮辱啊!姐,你现在

想要的不应该是我的大肉棒吗?」冯俊浩用力揪起姐姐的头发,恶狠狠地说道。

「是啊!我想要俊浩的大肉棒……」冯可依仰着脸,仿佛梦呓似的喃喃地说

着。

「姐,看你的了,就让弟弟我好好享受享受吧!」冯俊浩扔开手中柔滑的秀

发,躺在地板上,用手指指昂首向天、不住脉动的肉棒。

「啊啊……啊啊……」望着弟弟威猛的肉棒,眼里荡出迷醉的光芒,冯可依

像爱极了似的,用颤抖的双手捧着,用滚烫的脸颊摩着,时而伸出红舌舔,时而

缩紧嘴巴吞吐,精巧的鼻翼不断哼出火热动情的鼻息声。

似乎是太想要了,冯可依草草舔弄几下,便跨到弟弟的腰上,将溢出淫蜜的

花蕊对准狰狞巨大的龟头,然后缓缓地落下腰肢。

「啊啊……啊啊……俊浩,好舒服啊!啊啊……啊啊……」一边发出火热的

呻吟声、浪叫声,跨坐在弟弟胸膛的冯可依一边上上下下地挺动着身体,丰满的

E罩杯巨乳在胸前狂甩不停,不时碰撞在一起,和吞吐肉棒的股间一起,发出一

阵淫靡的「啪啪」声。

***

***

***

***

「这个丫头,唉!真拿她没办法啊!」读完车妍蓝,也就是妻子陈美琪和她

前夫生的女儿的短信后,车忠哲抽搐着嘴巴,脸上泛起苦闷的表情。

短信只有一行字:冯可依,我要定了,谁也无法阻止我,包括你,我最最喜

欢的爸爸。

想要冯可依,唉!她又不属于我,怎么办呢……本来车忠哲正在爱奴之心俱

乐部里,通过无线监控设备,兴高采烈地看着冯可依像个野性十足的女骑士,跨

坐在她弟弟冯俊浩身上,上演一场乱伦好戏的现场直播,看了车妍蓝的短信后,

好心情彻底没了,被不痛快的阴郁包围起来。

长相甜美、体态娇小的车妍蓝原名陈妍蓝,从小集千万恩宠于一身,母亲对

她关爱无比,像照顾温室里的花朵一样精心呵护她长大,外祖母陈君茹则更胜一

筹,怜惜她得不到父爱,特别宠溺,那怕车妍蓝不小心打破了她最喜欢的花瓶,

也不舍得说一句重话。车妍蓝在这样充满爱的环境下长大,完全没有单亲家庭孩

子的乖戾和叛逆,在贵族学校的表现一贯良好,是公认的乖乖女、小公主。

后来车忠哲入赘陈家,陈妍蓝便改名为车妍蓝,和继父、生母在一起生活。

之后的几年间,由于车忠哲可以用了不起来形容的工作表现,得到了陈君茹

的信赖,被委以重任,成为陈氏家族支柱产业——名流美容院的董事。这令正值

青春期的车妍蓝不快,在捉弄了几次车忠哲后,见外表冷酷的继父不像其他人那

样畏畏缩缩的,很合自己心意,便打开心扉,彻底接纳了这个给她父亲感觉的男

人。

母亲疼爱自己,继父又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也很关心自己,车妍蓝对这样幸

福的家庭生活很满意,可是一年后,当她看到那触目惊心的一幕后,受到了很大

的打击,被深深地刺激到了,双向虐恋的血脉苏醒了。

那是在飘雪的年末,车妍蓝和同学们参加冬令营,因为天气状况不好便提前

返回了。拿着给母亲和继父买的小礼物,车妍蓝忘记了敲门,兴致勃勃地跑进了

母亲的卧室。「咚」的一声,包装精美的礼盒从颤抖的手上滑落到地上,车妍蓝

无法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只见平时傲气凛然的母亲赤裸着满缚红绳的身子,被漆

黑的锁链吊在半空中,正凄惨无比地承接身后继父暴虐的鞭打。

心中像有一股熊熊烈火在燃烧着,不知出于愤怒,还是青春期少女的洁癖,

一贯乖巧的车妍蓝忽然有一种想破坏一些的冲动。狠狠地摔门而逃,车妍蓝跑回

自己的房间里,把所有能摔的东西甩了一遍,然后,精疲力竭地扑到床上,嚎啕

大哭。等到继父撞开门时,车妍蓝已经止住了泪,可爱的脸庞变得冷若寒冰,冷

漠地凝视着穿上睡衣的母亲和继父。

一夜长谈后,车妍蓝知道母亲竟然是个双向虐恋的变态,不仅嗜好施虐,还

喜欢受虐,只是受虐的对象仅限于车忠哲,因为车忠哲是第一个敢对她施虐的男

人,在童年不幸的家庭影响下,使她迷上了被爱侣施暴欢爱的快感。

在车忠哲的讲述下,车妍蓝才知道做为性奴隶的母亲隔几天便会被继父在夜

深人静之际,在隔音良好的卧室里施虐淫玩,一边被蹂躏得凄惨无比,一边流下

了喜极而泣的泪水。

从这天起,车妍蓝便不再敬爱母亲了,总是用轻蔑的目光、轻视的态度对待

养育了她的陈美琪。车妍蓝心里清楚,母亲是个虐恋的变态,对养育之情来说不

算什么大不了的,真正令她克制不住对母亲的讨厌之情是因为她在吃醋,怪母亲

霸占了令她心起涟漪的继父。

在继父向她侃侃而谈时,丝毫没有在女儿面前谈论虐辱对方母亲的不自在或

者羞耻什么的表现,这令车妍蓝大感愕然,但奇怪的是心中并不觉得羞恼,反倒

充满了好奇。想到外祖母死气沉沉的公司因为吸纳了车忠哲后变得富有活力,再

绽生命力,重新回到了龙头的位置,而连外祖母也降伏不了的母亲在继父面前就

像一只乖巧听话的猫咪。

车妍蓝不由发出感叹,继父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啊!好神秘……

处在青春期的少女总是充满了幻想,车妍蓝也不例外,只是她把精力放在了

继父身上,不过出于羞涩,不敢冒昧地投入到继父的怀抱,只能在脑中幻想像母

亲一样兴奋地被继父淫虐的情景。而车忠哲似乎察觉到了车妍蓝的变化,开始有

意无意地避免与她独处,于是,车妍蓝大发娇嗔,性格大变,不停地向车忠哲调

皮捣蛋,想引起继父的注意,获得她想要的与众不同的关爱。

车忠哲在入赘的同时加入了名流美容院,虽说现在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

上的董事,实际地位比妻子陈美琪还高,但根基却是脆弱无比,没有自己信任的

班底,掌握的权力完全来自于美容界龙头陈君茹的恩赐,如果引得岳母不快,只

怕会瞬间失去一切。而陈君茹非常宠溺车妍蓝,有求必应,所来不问缘由,可以

说车妍蓝的态度决定了他在陈家的地位。

他清楚车妍蓝的想法,说实在的,对这个时而可爱时而蛮横、还持有双向虐

待癖的俊俏女儿,车忠哲也有一些动心,不过,考虑到妻子陈美琪的立场,他不

敢妄动,只能对车妍蓝敬而远之,但这又引起了车妍蓝的不快,于是,进退两难

的车忠哲只能苦笑着面对车妍蓝越来越过分的纠缠,常常被搞得一个头有两个头

大,陷入了烦恼缠身、苦不堪言的境地。

车忠哲次次后退,车妍蓝步步紧逼,乖巧可爱的小公主形象彻底崩塌了,变

成一个桀骜不逊的纨绔,提着各种过分的要求。

这就有了春暖花开之际,向无法拒绝她的继父强要林冰莹做为玩具的行经,

也正是在随心所欲地豢养林冰莹的过程中,双向虐恋的嫩芽开始开花、结果、落

地。而母狗奴隶林冰莹在情绪不稳定的小主人的苛烈调教下,受虐的本性大发,

迷恋上了车妍蓝,心甘情愿地成为一只受小主人宠爱的牝犬。

就在前几天,无意中听继父和母亲谈林冰莹和冯可依交媾的事,于是,车妍

蓝对冯可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像当初强要林冰莹一样,向车忠哲索取冯可依

做为母狗奴隶豢养。可是冯可依是鞠启杰的私人物品,现在在手上只是受委托调

教而已,没有赠予的权限,车忠哲只能严词拒绝,结果就像捅了马蜂窝,导致车

妍蓝三天两头就来讨要一番。

这个小魔女,现在也在看这个影像吗……由于被死乞白赖的车妍蓝纠缠得太

厉害,车忠哲无奈之下给了她可以观看冯可公寓的监控视频的站登录ID。可

是给予阅览权限的时间,正是冯可依回娘家省亲的时候,汉州公寓里空无一人,

车忠哲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完全能想象得到失望的车妍蓝咬牙切齿的样子。

然而今天,冯可依回来了,想必正在观看监控的车妍蓝看到浑身赤裸、被拘

束用具拷住手脚的冯可依从弟弟肩上背的橄榄球装备包里袒现出来,在被折磨了

一天的淫欲左右下,迫不及待地向同一血缘的弟弟求欢,骑在弟弟身上激烈地起

伏身体、耽于快乐的淫荡模样,顿时坐不住了,想要冯可依成为她的玩具的决心

无比强烈,便按捺不住冲动。

车忠哲想这就是车妍蓝再次向他索要冯可依的原因所在吧!

这丫头,在那儿看的监控呢?她会不会也在做淫荡的事呢……脸上浮出若有

所思的表情,车忠哲信手把监控画面切换到林冰莹的监禁房间里,与他预料的一

样,赤身裸体的林冰莹被锁链固定在十字架上,同样一丝不挂的车妍蓝就站在她

旁边。

车妍蓝把阴户和肛门里插着下流地转动端部的电动假阳具而乱扭身子、嘤嘤

娇喘的林冰莹扔在一旁,直勾勾地看着壁挂电视里的冯可依骚浪淫荡地像只

八爪鱼一样缠绕着气喘吁吁的弟弟。似乎没有听到林冰莹的呼唤声似的,此刻,

车妍蓝眼中只有冯可依,慢慢地伸出双手,一只手抚摸着她不算很丰满的青春嫩

乳,另一只手放在生有稀疏黄毛的阴户上,轻柔地抚弄着翘立起来的阴蒂。

不能拖下去了,这丫头已经迷上可依了,要不干脆把可依借她玩几天算了,

不行!鞠先生那里无法交代,而且偏离了调教的方向,未来充满了变数,太不安

全了,看来一定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然迟早会搞出事来的……车忠哲瞧着

一边绽出愉悦的表情自慰、一边发出像成熟的女人一样缠绵悱恻的呻吟声的车妍

蓝,冷厉的眼中第一次露出欲望的目光。

以前经常思考的问题再一次浮现在脑海里,如果他负责的名流美容院的地下

黑幕曝光于世,车忠哲确信不禁会失去现在的地位,还会有牢狱之灾。随着车妍

蓝淫虐心理的步步升级,亲身见证了的车忠哲灵敏地嗅到危险正在迫近,很有可

能因为车妍蓝不顾忌后果的行为引来警察、侦探或者媒体的窥探。

一旦出事的话,我肯定会被当做替罪羊扔出去,来保住名流美容院,是时候

为自己留条后路了……

想到铺天盖地的报纸、杂志上刊登出名流美容院创始人陈君茹的高中美少女

外孙女是SM女王的丑闻,接踵而至的是被大肆宣扬,然后,怀有各种险恶目的

的人纷纷跳出来,有关性奴养成调教、暗地输送给名流淫乐的密事不难被揭发出

来,车忠哲深知良好的形象对美容界是多么重要,如果失去公众的支持,那怕有

自己顶罪,名流美容院这个业界鼎鼎有名的庞然大物也只能轰然倒塌了。

***

***

***

***

「姐,妈妈来了。」宣淫的场所已经移到了冯可依的卧室里,不,应该

说是和她弟弟交媾的新房里,因为自从被迫做出姐弟乱伦的丑事后,冯俊浩就强

行搬到了姐姐的房间里,一起大被同眠、整夜不睡地做那禁忌的事。舒服地躺在

姐姐柔软的床上,一手握着姐姐丰满的巨乳,冯俊浩用另一只手拾起突然响起来

的。

虽然泄了好几次身子了,也许是这一路被挑逗得太厉害了,一直处在高昂的

兴奋中的身体还没有熄灭欲情的火焰,回到卧室里的冯可依仍然像女骑士那样跨

坐在弟弟腰上,紧凑幽深的肉洞吞吐着不住脉动的肉棒。宛如在磨磨的旋拧着的

腰肢慢慢停了下来,冯可依用她羞涩怯弱的目光瞧了一眼满脸含笑的弟弟后,微

微摇头,不想在这么羞耻的时候接母亲的。

「快点接!也许妈妈有什么急事呢!」冯俊浩猛地挺了一下腰部,只听身上

的姐姐发出「啊啊……啊啊……」悠长的叫声,曼妙的娇躯抖动不停。

「啊啊……啊啊……俊浩,姐姐羞死了,啊啊……这个时候接不了啊!

求求你了,好弟弟,啊啊……啊啊……别让姐姐接好吗……」冯可依情不自禁地

发出软语呢喃,央求着坏透了、又令她深感兴奋的弟弟。

「姐,你什么也没说就像逃跑似的走了,妈妈能不担心吗?还是亲自跟妈报

一下平安吧!」冯俊浩愈发快速地挺动起腰部,想要用快感令骑在他身上、像狂

风中的落叶似的时而向上时而向下抛动的姐姐屈服。

「啊啊……啊啊……俊浩,饶了姐姐吧!这也太羞耻了,啊啊……啊啊……

姐姐做不到……」不仅是颤栗的身体,冯可依感到连魂灵都在飞,次次捅到子宫

口上的肉棒带给她一阵美妙无比的快感,不停响起的铃声开始变得飘远,好

像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姐,别太轻视自己哦!你可以的……」冯俊浩无耻地笑了,大拇指点向接

听键。

「啊啊……不要,不要……求求你,千万不要接啊!等我们做完,啊啊……

我再给妈妈回过去,啊啊……啊啊……饶了姐姐吧!不要啊……」

无视姐姐的哀求,冯俊浩落下大拇指,接通了。

呀啊……我不想接啊……手里被强行塞进,听筒里母亲的声音在房间响

起,「可依,可依,是你吗?」

「妈,是我……」冯可依只好拼命忍耐发出呻吟的冲动,把放在耳边。

「可依,你还好吗?」那头传来母亲担心的声音。

「我挺好的……」冯可依心头一酸,连忙安慰母亲。

「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走了?我和你爸特意去很远的地方给你买喜欢的吃的,

我听雨诗说是公司有急事,可依,是这样吗?妈妈很担心你。」

听到母亲的话里尽管有着淡淡的怪责,却含有深深的舐犊之爱,冯可依不由

流下了伤心的眼泪,一个劲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妈,都怪我……」

「不用向妈妈道歉,知道你没事,总算是放下心来了。雨诗没头没脑地说俊

浩的脚好了,急着去汉州大学集训,听他说你接到公司的,就急匆匆地回汉

州了。可是,你一没打,二没留便条,你爸急得都要给你们公司挂问罪

了。」

「对不起妈,帮我向爸道声歉吧!公司里出了点急事,需要我回去处……」

声音突然嘎然而止,「啊啊……」冯可依发出一阵呻吟声,身子剧烈颤抖起

来,手下意识地一松,差点没拿住。

「怎么了,可依?发生了什么事?身体不舒服吗?」冯母担心极了,连珠炮

似的问道。

原来是冯俊浩在作恶,拿起由大小不一的串珠组成的肛门棒,突然插进姐姐

的肛门里。

「我……我没事,啊啊……」冯可依断断续续地说着,一时没有忍住,又发

出了一声明显带有愉悦的呻吟声。

「可依,你怎么了?真的没事吗?」冯母的语气严厉起来。

「真的没……没事,是……是这样的,好像键盘漏电,我正打字呢!被电了

一下。」冯可依急中生智,想出一个谎言搪塞着母亲,说完后,用手捂住的

听筒,脸上浮出戚婉的表情,小声地向弟弟哀求道:「俊浩,求求你,饶了姐姐

吧!啊啊……妈妈有些怀疑了,啊啊……别再玩了……」

「姐,说谎可不是淑女的做为啊!干脆向妈妈坦白,把姐姐被我插蜜穴、肛

交而到达了无数次高潮的事说出来好了。」冯俊浩残忍地说着,九浅一深地挺动

腰部,同时,攥着肛门棒的手开始律动,慢慢地抽插着紧紧收缩的肛门。

绝对不能让妈妈知道我和俊浩已经做出了乱伦的丑事,如果败露了,家里肯

定会乱成一团,温馨的家就会支离破碎,我的人生也就走到尽头了,我只能以死

来向养育我的爸爸妈妈谢罪了……

想到恐怖的后果,除了坚定自己继续隐瞒下去,那怕为了保住家,也要学会

一个人默默地承受被弟弟肆意欺辱,冯可依感到更加兴奋了,似有一股涡旋围绕

着身单力孤的自己,正狂牵猛拽地把她吸入受虐快感狂炽的深渊。

一边听着里母亲的声音,只敢用简短的语言回答,一边痛苦又快乐地承

受着弟弟双管齐下的凌辱,冯可依感到自己要被折磨疯了,用力咬住嘴唇,拼命

地忍耐着欲要喷出来的呻吟声。

「啊啊……啊啊……」可恶的弟弟加快了速度,像是要把自己刺穿、捅漏那

样用力捣击着敏感的阴户和肛门,冯可依再也忍耐不住了,就算捂上了嘴,还是

让母亲听到了连绵不绝的呻吟声。

「可依,我的宝贝女儿,真的没事吗?不要让妈妈为你担心啊?」

听着母亲焦急的话语,冯可依能想象得到那头的母亲是怎样一副急得团

团转的模样,连忙说道:「妈,别为我担心,也许是太累了,我不小心把咖啡弄

洒了,好烫!裙子都弄脏了,我要去洗手间清理一下了,那我先挂了,以后再聊

吧!」

「烫没烫坏啊?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好吧!快点去洗洗吧!可依,身体要是

不舒服,就去医院看医生,千万别勉强自己啊!」

「好的,妈,对不起,害你为我担心了,妈,谢谢你,我好想你……」冯可

依眼圈红红的,声音啜泣、真情流露地说出了心声。

「啊啊……啊啊……俊浩,用力操我,啊啊……啊啊……姐姐要泄了,啊啊

……啊啊……用力,用力……啊啊……姐姐泄了,好舒服……」在挂掉的瞬

间,阴户不规则地收缩起来,充斥着肛交快感的肛门也是如此,激烈地痉挛着,

冯可依发出阵阵浪叫,一边不知羞耻地说着下流话,一边把手抚上弟弟的胸膛,

同时撅起臀部,猛烈地上下甩动,摩擦着像铁杵一样坚硬的肉棒。

像冲刺那般抽插的肉棒不住脉动着,在紧凑柔软的肉洞突然的夹紧下,冯俊

浩实在抗拒不住那爽美至极、仿佛吸吮似的收缩,便扭曲着面孔,发出野兽般的

嘶吼,随后狂抖腰部,在姐姐爱液狂溢的肉洞里射出一股股浓稠的精液。

「啊啊……好热,俊浩,射了好多啊!姐姐又要泄了,啊啊……啊啊……别

拔出来,在里面放一会儿,啊啊……好充实的感觉啊……」滚烫的脸上浮出满足

的潮红,挂起愉悦的笑容,可依眯着迷蒙着春雾的双眸,酥软无力的身体趴在弟

弟喘着粗气的胸膛上,坠进了淫欲的地狱里,又开始收缩的阴户紧紧夹着还没有

丧失硬度的肉棒,似乎要榨干最后一滴精液。

【未完待续】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