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小说合集

【畜隶外传母猪的悲剧】

发布时间:2019-02-18浏览:

畜隶外传——母猪的悲剧

作者:藤原龙也首发于18P2P 字数:8700字

序章淫夜

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

母亲跟我,还有女儿三代人竟一同沦为别人泄欲的工具。

每天被关在满是泥泞的猪圈里。

手脚都被折叠用绳子紧紧地捆住。

只能靠肘和膝痛苦地爬行。

他们只喂我们喝公猪的精液。

吃那些令人作呕的残羹剩饭搅成的泔水。

唯一能够外出的机会就是被不计其数的陌生人鞭打和虐待。

这一切就像一个噩梦,但是却永远都没有醒来的一天……

我的名字叫宁宇。

故事发生在二十年前。那时我还只是一名普通学校的高中女学生,而且还担 任班长。虽然没有惊艳的美貌,但是在学校里也算是出了名的美女。于是成了很 多男同学手淫时幻想的对象。是的,对于此我毫不害羞,反而很自豪,因为我不 像他们想得一样那么圣洁。我喜欢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体,那样总是会带来 无比地刺激。但是这个小秘密却没有人知道,我希望在别人面前,自己的形象永 远是那样的完美,这样在暴露时害怕被发现的耻辱感才会更加令人兴奋。

还记得高二开学的那天。

一大早,我就穿好衣服站在镜子前搔首弄姿。那时还是夏天,身上穿着洁白 的校服,能够清楚地看到一对丰满胸脯的圆润而挺拔的轮廓。下面则是一条天蓝 色短裙,我像其他许多赶时髦的女生一样,故意把自己的长裙修得短了许多。

「这样应该不会有人看到吧……」我面对镜子里的自己说。

我伸手抓住裙角,轻轻地掀了起来。镜子里的我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随着 裙底的高度逐渐提升,一丛黑色的毛发也缓缓地袒露出来。那是我的阴毛,也许 是因为自己太过淫荡,我的阴毛很浓很厚,而且杂乱地长着一直延伸到屁眼。

「啊……」

我感到自己的下面湿了,于是伸手过去抚摸,黏黏的,手一下子就被沾满了 淫液。

「嗯啊……宁宇,你真是个小骚货。」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

「咚,咚,咚。」突然这时,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我的心差点跳出来,身体立刻僵在那里。

「亲爱的,我能进来么?」

是爸爸的声音。可是我的手上还沾满淫液呢,而且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 淫骚的气味。爸爸又不是处男,他当然能闻出来这是什么味道。

「不行!我在换衣服!」情急之中我大喊。

「哦……」爸爸似乎被我的过激反应吓了一跳。

他该不会是发现了吧。

「那等你出来吃饭的时候,爸爸妈妈再跟你说。」

「好……」我回答道,心里忐忐忑忑。

接着门外传出了爸爸逐渐远离的脚步声。

「你这个笨蛋,胸大无脑的淫荡婊子。」我悄悄地低声骂自己。同时伸手去 抽出了两张纸巾,仔仔细细地擦掉手上和下体的淫液。然后把手放在鼻子前闻了 闻,还是能闻到一点点的骚气,但是被纸巾上附着的清香遮住了。

感觉万无一失后我便打开门,拿起书包大踏步地走了出去,阵阵清风从阴户 旁流过,刚流出来的淫液被瞬间风干蒸发带来了丝丝沁凉。感觉很舒服。

我的家算是十分富有了。爸爸是某个外资企业的高级技术工程师,待遇十分 丰厚。如今爸爸开上了自己的车,全家也住上了这样宽敞的公寓。一切看起来都 是那么美好。正是这样舒适的生活培养了我欲求不满的本性,我喜欢在浏览成人 站,幻想像电影里的女王一样被许多男人服侍。有的时候甚至想过和爸爸两个 人在妈妈的面前做爱,高潮。但是我当然没有胆子这么做。爸爸妈妈都是受过高 等教育的人,再说就算是在农村,又有谁会允许这样不知羞耻的乱伦呢?

我走进厨房,爸妈两人早已经坐在那里等我了。

我放下书包,坐在椅子上,感觉阴户和椅垫碰在了一起,痒痒的。

爸爸看着我,眼神里还是表达出一丝怀疑。

我有点不好意思,就想岔开话题。

「爸爸,刚才你想……跟我说什么事?」

「你爸爸是想跟你说……」妈妈温柔地说。

「还是由我来说吧。」爸爸打断了她。

「爸爸今天要出差去国外,可能有半年时间都不在家了。」爸爸有点忧虑地 说。

「所以爸爸想让你在这段时间里好好学习,听妈妈的话。」妈妈笑着,学着 爸爸的口吻。

「嗯……我知道了,那爸爸你在那边要注意身体。」

「当然,我会常给家里打的。」爸爸似乎还是有点舍不得。

「亲爱的,我和女儿都会想你的。」妈妈终于也伤感起来。

「好了小宇,再不吃饭都凉了。」爸爸拿起筷子,往我碗里夹了一块肉。

妈妈则拿起了我的书包,说:「爸爸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香蕉,妈妈给你放 包里。」她的手里拿着一根表皮金黄色的香蕉,弯弯的,很长。而且中间很粗。

看着那根香蕉,我感觉淫水不停地从下体涌出来,似乎把椅垫都浸透了。

半小时后我离开了家门,背着书包在车站等车。心里想着那根又粗又长有如 男人阳具一般的巨大香蕉,心里像小鹿乱撞似的,感觉呼吸都加重了。阴户依旧 暴露在空气中。周围到处都是人,却没有人知道像我这样一个高中女学生,裙摆 下竟然毫无遮掩。那种兴奋的感觉,不言而喻。

等到车站聚满了人,才终于有一辆公交车开了过来。

这里是一个中转站,上去之后根本就找不到座位。

于是我找了一个较宽松的地方,扶着一根立柱。

站在我右边的是一对母子。

母亲看来只有二十多岁,是个少妇,她看起来还算年轻,样貌也不错。正看 着窗外。

她的手正牵着一个小男孩,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小男孩正站在我和少 妇之间,跟我挨得很近。

这时才注意到,那个小男孩正在看着自己的下体。他的身高正好接近我的裙 底,从那个角度能清楚地看到我的裙下春光。更何况我没有穿内裤,就连阴户也 被这个小男孩彻彻底底地看到了。

我看着他,不知该怎么办,竟有一股强烈的耻辱感涌上心头。而他那满含纯 真的清澈双眼竟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最隐秘的私处。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感 到耻辱的事情了。

我感觉自己的脸颊已经红透了。看了看小男孩的母亲,她还是面无表情地看 着窗外。

我也假装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不去看那个小男孩。心里却在苦苦哀求,希 望他不要说出来。车上到处都是人,如果这个小男孩把这件事情讲出来,自己就 再无面目站在这了。我的心里忐忑不安,就连心脏都开始急速地跳动起来。头上, 身上也渐渐冒出汗来。这时候,我却感觉到下体竟有一点湿润,不知道是汗水还 是淫水,有一滴水珠从大腿根部顺着大腿内侧滑了下去。

「嗯……」这样的瘙痒带来的快感让我差点喊出来,身子也差点没站稳,右 腿不自然地往后挪了一步。我下意识地去看那个男孩。他仍然在看着自己的那里, 而且似乎有一些惊讶。

我的头脑在胡乱地思考着,这么大的孩子一定是跟妈妈一起洗澡的,虽然他 是个男生,也一定见过妈妈下体的模样。

这时,他的手竟然慢慢抬起来,伸了过来。

不要!我心里大叫,却不敢发出声音来。我怕这会吸引全车人的目光,然后 自己暴露的秘密就被那个孩子一下子说出来。

我不敢动。看了看孩子的母亲,她低着头闭着眼睛,似乎在养神。

妈的,别让这孩子碰我!我在心里咒骂着。却对眼前的一切无能为力。

只见那个男孩的手逐渐接近自己的下体,看着他童稚的目光,竟感受到了一 丝快感。

我的大脑此刻已经一片空白了,我不去想,更不敢想这件事情的结果。因为 它很有可能让我在这一瞬间成为一个婊子荡妇。让我这样无耻的暴露行径刊登在 明天报纸的头条。

终于,他的手碰到了我的大腿。

身体突然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他手指细嫩的皮肤触碰着自己敏感的大腿内 侧。

「啊……」我紧咬着牙关,拼命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他的手就慢慢地滑过,慢慢地,慢慢地,最终竟停在了我的阴户上!他的手 胡乱地在我的大小阴唇之间摩挲着,我的身体被这样的耻辱和快感交织折磨。我 紧紧地抓住扶手,把使出全身的力气来分担自己下体一波一波涌来的快感。脸上 满是痛苦而扭曲的神情。这时那孩子的手拿开了,他像被吓到了一样看着我。

然后另一只手拉了拉他的妈妈。

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心想这下真的完了。

我哀求地望着那个女人,恐惧在不断地膨胀。

「妈妈,这个姐姐……」说着他用粘着淫液的手指了指我。

我的心理防线就像被最猛烈地洪水冲击一般,就要崩溃了。

「怎么了?」那个女人疑惑地看着我。

「她……她好像……」那个孩子吞吞吐吐地。

完了他就要说出来了。

「天津街,车站到了,请到站的乘客拿好……」

这时我就像听到了天使的召唤一般,不假思索地朝后门冲去。当我的一条腿 已经迈出车门时。隐约听到那对母子的对话。

「乖宝贝,到底怎么了?」

「她……」

这是我听到的最后一个字,只记得下车以后,隔着车窗,那个女人脸羞得通 红了,而且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一直一直看着我,直到汽车远去。

我徒步走到了校园,路上还不断回味着在车上发生的一幕幕令人惊心动魄的 场景。现在想想简直令人兴奋不已。那女人会不会找到学校来呢。她该怎么跟孩 子解释呢。我感受着阴户那一张一弛,在空气中放纵地喘息着的细微快感。

我们学校的建筑十分古朴,没有电梯,全部都是十分宽大的台阶。一级一级 的台阶一直延伸上去,构成了楼层与楼层之间唯一的枢纽。

我迈步走上去。因为是旧式的楼梯,每一级台阶都有一定的高度。每迈一步, 大腿就明显地分开了,满含着淫液的阴户也因此随着迈动的大腿而不断地磨蹭, 持续不断地搔痒着那里,感觉十分淫靡。

「喂喂快看……」这时我听到身后传来的一个男生的声音,他的声音很低。

「喔……」另一个男生也低声地应和道。

此刻我正走到整个楼梯中间的位置。而他们似乎在一楼楼梯底部正往上走来。

「哇……」其中一个又忍不住轻呼:「你看她下面没穿……」

我正要抬起的腿一下子无力地落下了,我惊异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们 发现自己了,好羞耻,竟同时被两个男人看到。我感觉下体传来一阵阵快感,充 满了我的全身,心仿佛要被融化了。

「真的啊……你看那阴毛,好厚,真想不到……」

「是啊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下面竟然这么淫荡,嘿嘿。」

两个人的脚步声逐渐接近。此刻我可以感觉到他们两个人正用淫邪的目光看 着自己裸露的下体。淫液竟不由自主地开始流出来。

「那里都湿透了哦。」

那两个人已经走到了自己身边,站在我的左右两侧。

我的心里害怕极了,不知道他们会告诉其他同学还是会以此来要挟我要肏我, 总之一定不会就轻易放过这个好机会的。

「我……」我刚想要跟他们求情,求他们不要告诉别人。却发现他们其中一 个人手里拿着一张裸女的情色图片。她长得很可爱,穿着情趣胸罩,大腿却分开 着露出了耻毛。

我顿时收住了嘴,还好没被他们两个听到。他们两个人经过了我的身边,回 头看了一眼。

然后走到远处才交头接耳起来。

「这不是那个校花嘛……」

「是啊……是啊……」

只留下我一个人还站在原地,心中满是失落和耻辱,阴毛早已被淫液浸透…

「上课。」

「老师好。」

我的老师,王永,是一个身子骨还很硬朗的中年男人,他的国字型脸看起来 很大气。他总是很认真地对待每一个学生,偶尔还会单独为我一个人辅导,我知 道他对我有意思,可我假装没有察觉。

这时候,有个人敲了敲教室的门,然后一个中等身材的男生走了进来,他很 害羞地低着头。一直走到老师身旁才停下。

「对了,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我为大家介绍一下刚转来的新同学,何真。」

那个叫何真的男生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大……大家好,今后……

希望能和大家快乐地相处,我……我有些,紧……紧……紧张……「

全班同学都笑了起来。我也忍不住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但是碍于自己 班长的形象,才总算憋了回去。真没想到一个男生竟然起了一个女生的名字,紧 张的时候还结巴起来,真是给男人丢尽了脸。

「大家不许笑。」

王永老师看起来很生气。他瞪着眼睛,环视了一下教室,发现只有我身旁的 座位还空着。

「何真同学。」他指了指我的方向,然后补充道:「那边那个座位空着,你 就暂时坐在那里吧。」

「嗯。」那个男生点了点头,然后扭扭捏捏地走过来。坐在我身边。

我本不想理他,却不由得自己。

「何真同学,我是班长,今后我们就是同桌了,有什么不懂的问我就好了。」

他看了看我,脸一下子羞红了。

「嗯……」

教室里还时不时发出低沉地哄笑。

下课时,班级里很多男生围了过来。为首的就是那个大大咧咧的黄军了,他 一向脾气暴躁,为人又好色,所以大家虽然明着叫他黄军,心里想的却是「皇军」。

总是对他又敬又怕。唯独我不吃他那一套,而且他又一直在追我,所以在我 面前还算安分。

「哎呀何真同学,你一来可就捡了大便宜了,和我们这么漂亮的班长坐一起。

你知道这个座位我跟老师求了多少次了都换不来。「

何真的脸又红了,低着头沉默不语。

我撇了撇嘴,「哼,全班就你话多,当心我跟你绝交。」

黄军一听到「绝交」,一下子眼泪都要掉下来,「美女班长,再考虑考虑吧。」

「大哥,班长这是跟你开玩笑呢,你还当真了。」旁边的刘志强插嘴道。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就这样开学的第一天过去了。

夜里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正经过家门前的那个公园,这个公园占地面 积很大,而且路灯很暗,正是暴露自己身体的绝佳场所。

今天我选择了一条从来没走过的小路,很暗,只能凭着月光艰难地前行着。

当我走到公园中心的某处时,无意中发现路边碰巧有一所的小房子。这个小 房子看上去是仿照童话里的风格建造的,为的是给公园里营造一种美好的气氛。 而看着它我只能想到一件事,于是我忍不住走了进去……

小屋从里面看要宽敞地多,足足有一个房间的大小。我把书包丢在了一边, 然后从上到下一个一个解开衣服的纽扣。自己美妙的双峰就在粉色胸围的衬托下 袒露出来。半球的乳肉被月光照得惨白,如同玉石一样发出晶莹的光泽。我把双 手伸到背后,轻易地就解开了背扣,接着手在胸罩前面一拉,一对可爱而具有弹 性的饱满乳房就这样跳了出来。

我用小臂抵在双乳的下方,轻轻上下抖动,一对乳房就这样跟着晃动起来, 十分诱惑。

「嗯啊……宁宇班长,你真欠肏. 嗯嗯啊……」我揉动起自己的双乳来。

「咔啦」,小屋的角落里突然传来了易拉罐碰倒地声音。

我的心「扑腾」地跳了一下,赶紧用双臂护在自己的胸前。

「谁!?」我大声喊。

没有人回答。那个角落黑漆漆一片,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有没有人。而我则惊 恐地站在那里,护住自己的裸体,身子不住地颤抖。这么晚有谁会藏在这里,如 果是什么地痞流氓,自己可就要大祸临头了。

会被强暴吧……我快要哭出来,生怕被自己不认识的人就这样夺去了处女之 身。

这时黑暗里又发出了「咔啦」一声。接着是「吱吱」,「吱吱」的声音,一 只老鼠从阴影里爬了出来。

原来是老鼠,我的手按在胸口上送了一口气。然后怒意顿生。我几步就跨了 过去。挡在那只小老鼠的前面。那只老鼠被我吓得呆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死老鼠你敢吓我!」我一脚把它踹到了墙边,它被撞晕了,昏倒在地上。

惊魂未定,淫水却不住地流出来。虽然只是一只老鼠,但是刚才着实让我惊 恐不已。吓得差点都尿了出来。

「嗯嗯……」我一只手揉搓着乳房,一只手正把裙子从屁股上扯下去。

终于脱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我拉开书包的拉链想把它们都塞进去。塞的时 候手碰到了一个又硬又长的东西,是那根大香蕉。我把它抽了出来,在手里把玩 着。

「香蕉先生,您想肏小女子欠干的屄吗?」我用一种十分恭敬的语气说着这 样的话,所以听起来更显几分淫荡。

「骚货,我想肏死你!」这时候一个男人洪亮的声音从小屋外传了进来。

我的腿一下子就软了,心想这下真的遇到坏人了。

「啊!不要,救命!」屋外又传进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似乎外面正在上演一场真实的强奸。我条件反射般地抓起书包,连穿衣服也 顾不得了,就赤裸着身子朝一个阴暗地角落踉踉跄跄地跑去,蹲在那一动也不敢 动。

过了不久,只见那个男人紧紧地抓着女人的胳膊把她拉进来,然后一把推倒 在地。

女人也顾不得疼痛,拼命地后退,直到后背贴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求求你不要过来,不要……」

对方全然不顾她的哀求,一边淫笑着一边慢慢走近。

「小婊子,你让我等得好苦,看我不把你肏得嗷嗷叫。」

说着他便开始拉扯那女人的衣服,掀她的裙子。

「啊……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放过我吧……」女人一边尖叫,一边拼命地 反抗。用尽全力推那个男人。

男人「啪」地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啊!」

「骚货,你再反抗我他妈把你扒光了吊起来肏. 」

「不……呜呜……」女人怕得哭了起来,还在不停地想要推开他,但是力量 明显比刚才小了很多。

男人又捏住她的下巴,「啪啪」两下狠狠抽在她的脸上。

「不要……不要打我了……」女人看起来被打得有些晕头转向,声音都变得 很微弱。

男人见她不再反抗,就伸手去隔着衣服揉捏她的乳房。

「呜……不要……」

他的另一只手掀开了女人的裙子。里面露出了她红色的丝质内裤。

「真是骚货,还他妈穿这么骚的裤衩,怪不得我看见你就觉得你欠干。」

女人避而不答,只顾在那哭泣。

男人用手指勾住她的内裤,把它拉了起来,于是内裤的布料就深深陷入了女 人的阴户里。阴毛被月光照得也在反射光芒。

「嗯啊……」

他上下拉扯着,内裤在女人的阴户上快速地摩擦。

「啊……不……」她的声音渐渐颤抖起来。

「妈的,才碰你一下就叫得这么骚,我看你是忍不住想被肏了。」

男人说着,迫不及待地去脱自己的裤子。

「不!不要!我还是处女……不!」女人痛苦地惊叫着,哀求着。

「你这骚婊子要是处女我就是你爸,跟你妈把你生出来就是破处用的。」

他脱下裤子,阳具早已高高地挺立着。

「啊……」那女人看见之后吓得叫了出来。

男人的手指狠狠一拉就把她的内裤扯断了,流淌着淫液的阴户就一下子露了 出来。

「啊!」那女人真的要吓晕了,她疯狂地推着男人的双肩,不让他接近自己。

男人却硬是顶住她的阻力强行靠了上去,用龟头抵住了她的阴户。

「你这骚货装什么纯情,看我破了你!」

他的腰狠狠一顶,龟头就一下子冲进了女人的阴户。

「啊啊!!好痛!!」那女人撕心裂肺地尖叫了。

「哈哈,爽了吧。」男人的腰部慢慢开始前后扭动,阳具也在她的阴道里抽 插起来。

「啊……求求你,快拔出来,疼死我了……」

「妈的,屄真紧,都把我的鸡巴吸进去了。」男人一边抽插着,一边拍打她 的屁股。

「啊……别打我,好疼,好疼!啊……啊……」

「今天我要把你的屄插烂,看你再怎么反抗,爽死我了!」男人越说越来劲, 腰也越动越猛。拍在女人屁股上的声音也一次比一次大。

女人被她抽插得倚在墙上一会上一会下。口中痛苦地叫着。

「嗯啊……好痛……嗯……我啊……啊……」只见她的身体慢慢适应了这种 痛苦,开始迎合那个男人扭动起来。

「怎么样,被我的鸡巴迷住了吧,你这个骚货,还说自己是什么处女。」男 人狠狠地抓住她的乳房,开始用力地在上面掐起来。

「啊……嗯啊……不要掐人家的乳……乳头……好痛……好……」

「你……啊……你这骚货,别拿骚屄夹……着我。」男人的喘息声也逐渐加 重了,偶尔还跟那女人一起发出呻吟。

「呜呜……好难受……又好舒服……」只见那女人要推开男人的手却慢慢地 搂住了他的脖子,痛苦地呼喊逐渐变成放荡的淫叫。

「嗯啊……嗯啊……人家要被肏死了……身体都要融化了……」女人竟越来 越放荡,紧紧拥住了男人的身体,开始扭动起腰来。

「啊……好淫荡的骚穴,好淫荡的骚货……啊……啊……」

「啊……再快点……再快点……啊啊……」

只见那男人双手按在墙上,刚想再让身体猛烈些,却突然僵住了。

「啊……啊……等等,不!不要现在……」那女人惊呼道。

「我……我不行了……要射了……」

男人死死地按住墙,身体猛烈地抽搐起来,只见他腰部一晃,「啊」地一声 吼。

「不!我还没!还没!」女人拼命扭动下体,渴望再获得更多快感。

可是男人显然已经射精了,身体瘫软在她的身上。

这时女人一把推开了他,「啪」地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白痴,都说了以后等我先到了再射,你怎么回事!气死我了。」

「老婆对不起,刚才太激动了一不小心就……」男人这时一下子变成了胆小 鬼。

「以后休想再让我陪你出来搞这个,那次不是我还没高潮你就先射了。」

「这不是年纪大了不行了么,谁知道这破伟哥也不好用。」

「你可倒好,自己开心了,我这兴奋了一半怎么办?」

「嗯……明天我陪你去逛街给你买新衣服……别生气了亲爱的。」男人讨好 地说。

女人晃了晃身子,瞥了他一眼,说:「这还差不多。」

两个人整理好衣衫,慢慢走出了小屋,他们完全没有觉察到角落里的我。

我脚底下的地面已经被淫水浸湿了一片。虽然偶尔在自己的房间里隐约听到 父母交换时的呻吟声。但是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观看一对男女性交的场面,还 是如此激烈的角色扮演游戏。从刚才起我就已经忍不住听着他们的对话一边用手 自慰了。然而他们太专心,连我发出的呻吟声都没有听见。

我用那根粗大的香蕉抽插着自己的小穴,另一只手从未如此激烈地揉搓自己 娇嫩的乳房。心里幻想着被那个男人强暴的情景,而在那个男人射精的时候我高 潮了。第一次从阴道里喷出了如此大量的淫液。很难想象自己还是一个从未有过 性经历的处女。

等他们两人走远了。我才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表,已经很晚了。我赶 紧穿好衣服,清理了一下身上的体液和尘土。打算回家去。

正当我迈步要出这个童话般的小屋时。刚才的那个角落里突然传出来了一个 声音。

「宁……宁宇同学。」

我惊讶地回头看过去。只见一丝不挂的何真从阴影中慢慢走出来。他的下体 挺立着一根我即使是在成人电影里都没有见过的巨大无比的肉棒。他的脸上泛着 红晕,低着头一字一顿地说:「好……好巧……我有……点……受不了……了… …能……帮帮我么……」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女子色男人好 于 11:59 ]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