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小说合集

走向绿帽深渊103104

发布时间:2019-02-18浏览:

第一百零三章

「南哥,你这人还真是顾家啊。」

「这话怎么讲?」

「从不上夜班,更不会加班,即便有加班费也不心动。而且每天准点上下班,

这事在我们酒吧的服务员当中都传开了。」跟我一起工作的服务员笑道。

「还有这事啊!」我故作惊讶道,不过内心确实有些不安。一来,我不想让

妻子察觉到公司的事情,二来,酒吧的一些工作模式我也不是特别适应,尤其是

上夜班,我是绝对不愿意做夜猫子的。可我也明白,这样的状况如果被上面的发

觉,不知会不会对我起疑心。

我端着果盘,走向今天服务的008 号房间。刚一开门,一阵放浪狂叫声瞬间

传入我的耳朵。不用想,肯定又是一个欲求不满的女人在肆意蹂躏着胯下的牛郎。

我把果盘放在桌上,就站在一旁垂手而立。有时候,我这样一站可能就是一

两个小时,没有女嫖客的命令,服务员是不得坐下的。

刚开始,我很不习惯这种感觉,因为平时比较缺乏健身的我,体力不支,太

累了。但是在这里,女权至上,女嫖客就是王,而像我这样的服务员就是下人的

命,除了服从命令别无选择。幸好也不乏「好心」的女人,会让服务员坐下休息。

这个女人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属于体形丰满的那种,长相还是挺漂亮的,

我想她在和妻子一般年龄的时候,肯定也是貌美如花,拥有众多的追求者。

她也属于稍微温柔的那种,不像一些疯女人会有变态的举动,而且动作也能

让男人适应。她抬着身体,十分有规律的上下运动着,在她胯下的牛郎也拼命的

提臀迎合。看来,漂亮的长相还是多少能够起到刺激牛郎的作用的,毕竟比那些

体型臃肿,长相也歪瓜裂枣的女人要棒很多,至少不让阅女无数的牛郎感到那般

恶心。

她办完事后,赤裸着身体坐到沙发上,也没有着急擦汗,就这么翘着腿,十

分优雅的往嘴里送水果。而牛郎由于连续接客,早已累的在床上大口喘气,还不

断地揉着腰间。

这女人对我勾了勾手指,示意我坐在她身边,让我陪她聊会儿天。

我一直坐到这女人身边的时候才发觉到一个问题,从我进屋看到她赤裸着身

体办事,一直到现在,我的下体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如果说昨晚和妻子开始做爱时候的反应,仅仅是一个意外的话,那此刻我的

情况又该作何解释?以前看AV都能起反应的我,为什么现在在我眼前上演活春宫

居然丝毫不举!

我害怕极了,不过,和女人的聊天暂时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我听女人聊到她的家庭,原来,她并非是本地人,而是经朋友介绍,从隔壁

省市来到这儿的。她的老公是一名富商,以前两人很是恩爱,可后来,丈夫回家

的次数越来越少。再后来,女人得知自己的老公在外面包养了小三,还不止一个,

女人当然是愤怒加失望,再加上自己又是性欲正旺的年纪,每日每夜独守空房,

如处冷宫,想、内心十分不甘!原本想着自己也出轨以此来回敬老公,但思想观

念的束缚,让自己无法迈出那一步。

终于,在一次跟好朋友的诉苦中,知道了有夜来香酒吧的存在,女人在这里

就是王者,既可以满足性方面的需求,又可以满足女人虚荣心的渴望。

第一次跟随朋友来到这儿,自己可以说是连看都会觉得害羞,甚至都觉得做

这样的事简直就是无耻行径。可慢慢的,自己高涨的性欲压抑不住,另外女人内

心潜藏的女权主义心理也开始蠢蠢欲动。终于,她也开始放纵自己,只要觉得空

虚寂寞冷,就会到这儿寻找快感!

「我有个问题,如果你的老公没有对不起你,而且也能满足你,你还会跟随

朋友来这种地方吗?又或者,你来了,看到这些情景,内心的欲望也会压抑不住

吗?」我问道。

「这个嘛……」她闭上双眼想了一下。

「我想也会吧。」

「为什么?」我感到十分疑惑。

「首先就是性爱,男人总觉得自己应该后宫佳丽三千,其实女人也是一样的,

希望被更多的不同类型的男人宠爱敬爱。每个女人都是从年轻怀春的少女时代过

来的,都曾做过白马王子的梦。」

「和你们男人一样,喜欢不同类型的女人,什么含苞待放的美少女、高冷御

姐、甚至还有女王等等。而女人呢,喜欢暖男、阳光的大男孩、还有现在女孩痴

迷的霸道总裁,好多好多。」

「但是现在的社会,无论男女,合法夫妻只能拥有一位,如果说你有钱有势

还好,可以同时拥有多个,可绝大多数的人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或者偶尔来个

一夜情什么的。这些,终究是见不得光的。一旦男人达到了可以完成年少梦想的

条件时,他就可以拥有垂涎已久的少女、御姐和女王。反过来,女人也是一样的,

自然要尝尝不同男人带给自己的性爱滋味。」

「男人渴求无上的权利,女人在这方面其实是丝毫不弱于男人的,只是被传

统观念牢牢束缚,被主流思想所禁锢,所以只能隐藏在心底,一旦被某人某事触

碰到这一点,那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女人的欲望爆发出来,远比男人可怕的多。」

和她的谈话越深入,我越是惶恐不安。

是的,我也是个有着传统思想的男人,虽然并不是那么的守旧。

有句话说的好,叫男人征服世界,而女人则征服男人!女人,确实是一种危

险的动物!

我又想到了昨晚上,强奸妻子的时候,我不顾她的反抗和内心的意志,强行

办事,并到最后直接对准她的脸蛋进行颜射。当时,我的内心确实充满了愧疚,

可能是受到了那些视频的影响,我有报复的倾向,但看到泪流满面和无比屈辱的

妻子,我的罪恶感顿生。

我躺在床上,而她跑去洗手间清洗了好久,早上,她都没有吃饭就离开了。

没错,男人总觉得自己可以主宰女人,女人天生就是为男人服务的,为了解

决男人的欲望工具,女人就应该受男人摆布。可这些想法都是愚蠢不堪的,男人

一厢情愿的。

谁知道女人心底到底在想什么,她们对于权利和控制的欲望,难道就是不存

在的,或者说要比男人弱的吗?

第一百零四章

联想到004 号视频里,如同女王一般的妻子狂虐张广梁的画面,我不禁打了

一个冷战。难道那种场景,正是说明了这个问题吗?妻子这方面的欲望也被天娱

公司开发出来了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颜射妻子遭到剧烈的反抗也确在情理之中了。

男人总言可以主宰女人的命运,可到头来,又是否真能识得命运二字?就像

当初,变态的张广梁破开妻子的后庭花,他肯定也想不到现在反而沦落到被妻子

反虐的下场。

女嫖客走后,我呆坐在沙发上好久,直到床上的牛郎喊我的时候,我才回过

神来。

「南哥,可以扶我一把吗?」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腰间,神情有些痛苦。

我明白这是严重肾虚导致的,当下赶紧走过去将他付了起来。在枕头边放着

整整齐齐的一叠钱,是那名女嫖客留下来的,看厚度,应该有几千元。

「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看他脸色煞白,有些担心,真怕

这小伙命不久矣,如果死在这种地方,那真是太惨太惨了。

「唉,干我们这行的都这样,去医院做什么,还要花钱。」他有些无奈道。

「可你的身体要是真出了问题,要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我感到十分的

无语。

「我赚钱不是为自己,而是家里人,有老人,有弟弟妹妹都等着钱用。」

听到他的回答,我心中不忍,道:「要是有要帮忙的地方,跟我说声,我还

有些积蓄。」

「南哥,谢谢你了,你初来乍到的,我怎么能麻烦你呢?你刚才肯扶我起来,

我就是千恩万谢了。」他由衷道。

「这话怎么讲?」我不解道,仅仅是上前扶一把,举手之劳而已。

只听他摇头苦笑道:「南哥,你可能还不知道,大多数的服务员都是看不起

我们的,甚至觉得扶我们一把都很脏,他们除了对来这儿的管事和女客笑脸相迎,

平时都是冷冰冰的。」

「还有这样的事?」我还真是不敢相信。

「也只有你这刚来的新人不清楚状况罢了。」他又猛地一拍脑袋,像是想到

了什么似的。

「之前也是有个服务员,和你一样好心,可惜啊,只在这里做了两周的时间

就走了。」

「哦,这是为什么?做了两周就走了,难道是得罪人了?」我问道。

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我就不知道了,原本他就是在天娱公司那边出

了事才来到这儿的。对了,他走之前确实得罪了一个富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

件事。」

听他提到天娱公司,我倒也没有感到特别惊讶,因为这几天我也或多或少的

知道了里面的一些事情,再加上之前王姐跟我说的。这儿的很多牛郎都是得罪了

天娱公司,或者触犯了公司的利益才被发配到这儿来的,原本他们也大都是公司

的签约艺人或者助手之类的。

「那个年轻人也是天娱公司的艺人吗?」我继续问道。

「不是,听说是一名服装设计师。对了,就是前不久刚发布写真专辑的那个

什么女王来着……」他皱着眉头思索着。

「尊贵女王。」我说道,心里已经大概明白那个年轻男人是谁了。

「没错,就是尊贵女王,他是服装设计师,还是尊贵女王身边的助理。唉,

还真是不幸啊,公司当红女艺人身边的助理都免不了被发配的命运。」他感慨道。

妻子身边的助理,就是以前我有见过的那个叫邵杰的年轻小伙,妻子的随笔

上还写着他的名字,我记得很清楚:「邵杰走了……」,写了整整三行。就是在

昨天晚上,他还给妻子打来着,只是妻子对他的反应显得十分冷漠,还说他

活像个孩子。

或许就是那天,他被天娱公司发配到这里了。难道他在天娱公司得罪什么人

了?我突然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个视频,天贸公司的谢涛,还是妻子的上司,还

有那个吴局长,两人强奸妻子未遂,后来听到邵杰的声音。会不会就是邵杰得罪

了他们两人而被发配到这儿了?而作为天娱公司贵宾的这两个色鬼,自然是不会

放过邵杰的。

可听这位牛郎说,只做了两周就离开了,联想到昨天晚上他打给妻子的那通

,他很激动,想继续跟在妻子的身边做助理,十有八九是又回到了天娱公司。

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还真是有些幸运,两边得罪人还能回到天娱公司继续做事,

而且他被发配到这儿也不是做牛郎,而是做服务员的。看来他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的,我之前还莫名的嫉妒甚至敌视过他,还对他咆哮过,看来确实是我太过心胸

狭隘了。

或许,有他在妻子身边做助理,妻子更安全些也说不定。

还有就是008 号房间的这个牛郎,似乎是可以争取的对象,他看起来不像是

卧底,而且从刚才和他的对话中可以知道,他比较有孝心,这样的人应该是比较

好套话的。若是从他入手,可能会对我调查夜来香酒吧,进而调查天娱公司有所

帮助!

一念及此,我又多跟他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顺便问了问他的名字、家乡

等。

就在我去洗手间的时候,响了起来。居然是独守空巷发来的消息!

不,和上次一样,仅仅传送给我一个视频文件而已,并没有聊天信息。

005 号视频!这简直就是一连串的系列视频了!

我看着传送中的视频名称,内心有些激动和害怕。会是妻子虐待张广梁的后

续情节吗?

视频传送完成后,我点开了文件。

试衣间!

当我看到第一幕的画面时,愣住了,这不是SM的后续,是新的内容。

难道是妻子受虐视频?我脑子反应极快,不过这样一来,我更害怕了。妻子

被虐和妻子虐人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只见妻子正端坐在梳妆台前,梳理着披散下来的发丝。过了一会儿,敲门声

响起。

「请进!」妻子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声。

「吱呀」一声轻响,门开了。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进来,站在那里,十分恭敬

道:「杨姐。」

我看到妻子手里的梳子明显顿了一下,然后她将梳子放在了桌子上。

「邵杰。」妻子回头道。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