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小说合集

只有女性的世界0507

发布时间:2019-02-18浏览:

(五)『不可记录』

决定了自己应该要马上去做的事情之后,我回过神来,看到女生们在捷运上

都百无聊赖的看膝盖打盹。我想找个话题来聊天:「书书你们念什么系呀?」

我问坐在我斜对面的书书。随着我的问题,女生们的注意力也都集中过来。

书书回答说:「艺清、橙橙和我念的都是数学系唷,阿光念的是中文系~」

真看不出来,念中文系的是看起来最不文艺的阿光。我记得以前在Ptt上看

过数学系多年蝉联台大各系的男女性别比榜首,不过……

「你们数学系一届有多少女生啊?」

我忍不住好奇问。

我看了看旁边的橙橙,橙橙又看了看艺清,艺清回答说「我们一届大概五十

几个同学,偶尔也会超过六十个。」

好多呀,我觉得我的时空里的数学系女生不到十个……原来数学系可以有这

么多女生呢,或者想想其实也没道理不可以?我又问:「数学系会不会很难念呀?」

至少在我的时空,比较常听到强者或者不怕死的人跑去修数学系的课。

「嗯,很多人都担心被二一三一~」

橙橙说,「不过艺清会罩我们,不怕不怕~~」

橙橙边拉着艺清的手臂轻轻晃边说,很可爱的样子~「艺清是奥林匹亚金牌

唷!」

书书补充。

啊?以前我在资工系一届也会有几个人比过什么奥林匹亚,感觉是群高中没

毕业就会写我没机会懂的程式的怪物,虽然好像大都是男生。

嗯这么说艺清是强者中的强者,神人中的神人呢。

这时我的小弟弟轻颤,好像非得要提醒我曾经有位女神舔舐着它……糟糕我

又硬了啊啊啊。

我试着往后缩让裤子的包不要太明显。

没想到橙橙很快小声说:「艺清这么厉害,伊伊会不会再给艺清一些『圣水』

呀~?」

橙橙你学坏了呜呜呜!你刚才看到什么了?!感到自己脸马上要红的不行。

艺清及时说:「不可以这样给伊伊带来困扰啦!」

很认真的样子。

却是让我突然感到失落,我脱口而出:「今天不方便,以后都还可以给大家

的!」

啊说出口了,这样真的可以吗……却见阿光和橙橙都很开心的样子,艺清则

稍低下头说:「都看您的,不要勉强呢!」

嗯,艺清心里觉得我那方面勉强呢……

心情七上八下的,却见捷运即将开到台北车站(往南港、板桥、土城的旅客,

请在本站换车~),好多人要上下车。

我紧张的瞄了几眼,好像有几个人(当然都是女生,全车只有我不是女生)

看向我这边。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戴着口罩又有书书和艺清在前面挡着,至少没有人一

直盯着我们这里看。

随着台北车站大群乘客下车又上车,我感到刚才大胆的发言把我的勇气耗尽

了,接下来只安静的听女生们随意聊天。

听了几分钟,我突然想到很重要的事情:「橙橙~」

我转身看着橙橙。

「我留一下你们的好不好呀~?」

「嗯嗯好的~」

橙橙说,语气里带着橙橙一路上都有的亲切。

「伊伊你有吗~?」

橙橙问。

我拿出,橙橙随即报出号码:「09XX-Xxx-Xxx,伊伊你打打看?」

于是我输入号码后按通话。

等了几秒钟,橙橙的响了起来,橙橙朝我微笑,然后把拿到眼前。

「咦,伊伊你的来电未显示呢~?」

怎么会?转念一想我的能在这个世界用就很神奇了,难道能有电波穿越

了两个世界所以没法显示这种离奇的事情?这时艺清把脸往我们靠了些:「是不

是因为『不可记录』啊~?」

艺清轻声的问我说。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橙橙、阿光和书书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而且脸上

有一种……

「你的来电未显示耶超厉害的感觉」。我不想被看出我不懂,又有些虚

荣心,于是嗯了声装酷混了过去。

很快的车子到了公馆,女孩们看着我,我心里一阵想跟着她们走的念头,但

念头转一转还是作罢。「有时间的话再打给我们唷~」

橙橙亮着美丽的笑容挥手对我说。我就这样目送女生们走出车厢。车厢启动

前,看着在车外和我挥手道别的四位女生俏丽的身影,我贪心的盯着她们的面容,

直到车子加速离去。

很快我回到了的家,脱了鞋之后便躺到了沙发上。这个早上的经历萦绕在我

的心头。我想着被书书和阿光一起握着,两个人同时努力地抚弄,而我看着阿光

衣服里若隐若现的美丽乳房。我想着女神般的艺清拨开长发,修长的手和嫣红的

嘴唇贴上我的阴茎。我想着橙橙吞下我的精液之后对我笑,可爱的脸蛋、俏丽的

身影和与海景连成一片的蓝色短裙……过了不知多久我才回过神来,到电脑前打

出回忆里的艺清最后提到的词:『不可记录』。

Google出来的第一个条目便是『伊特纳提』。嗯很好,相信是个我来自的世

界没有的条目。我点进去,维基百科是这么开始的:「『伊特纳提』(英文:Et

ernity,『永恒』之意)是目前已知对人类社会最有影响和贡献,也是最为显着

的超能力者。一般相信在前一位『伊特纳提』离世后会在数年或数十年以后转世

为下一世『伊特纳提』。『伊特纳提』最广为人知的贡献是两世的『伊特纳提』

分别终止了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

哇靠这么厉害吗?转世的话……我以前并不真相信有转世的存在,而我现在

也没有任何『前世』的记忆,除非是说那个在我本来世界的二十二年宅男生活。

不过这个世界有超能力……我往下找到超能力的章节,章节的开头有个大大的标

题写着:

『不可记录』

「『伊特纳提』最为知名,也被广泛认为是超越世上所有其他超能力的超能

力,便是『不可记录』。

这项超能力阻止任何物理或电子的方式写下新的『伊特纳提』的纪录,已知

破除这项限制的例子都来自『伊特纳提』本人。

『不可记录』使得关于『伊特纳提』的消息无法以现代科技传播。

忠实地按照已经存在的记载进行翻译、重组、撷取片段是可能的。

举例来说,读者正在阅读的页面即是翻译并节选自第二代『伊特纳提』与她

的弟子群编撰而成的文件。

若非有这样一份文件,这个维基百科页面本身甚至不可能存在。」

艺清说什么着?那时候我打给橙橙,但是橙橙的没办法显示我的。

这么说……我靠,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诡异的能力,连号码都可以莫名

的屏蔽。

好吧,虽然是很特别的超能力,不过这也不像超人啊。

我又点了超能力的页面看看。

原来这个世界的超能力并不是可以穿墙、飞行、发动念力之类。

事实上维基上说的超能力看起来都很普通。

有些是可以判断其他人有没有说谎,但是限制很多。

有些可以进行很简单的心灵感应。

还有些是可以不用睡觉,什么跟什么的。

倒是维基有提到许多特别强的超能力常常来自『伊特纳提』,譬如测谎能力

强到可以真的读心之类,我……

老实说想到自己有超能力还是兴奋了一下。但仔细一想,我现在好像只有个

『不可记录』的被动技。目前除了害橙橙不能记我的之外好像没有别的用途,

超级鸡肋的……这样说我根本没什么特别的啊,或者说唯一特别的好像是个装低

调能力,那这个世界的人注意我干什么?我又连回『伊特纳提』的页面。这时一

个章节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圣棒』

「『伊特纳提』没有一般人的阴蒂、阴唇和阴道等性器官。在一般人阴蒂所

在之处,『伊特纳提』拥有一个类似大拇指的器物。学界由于资料缺乏并没有统

一的名称,但一般俗称为『圣棒』。已知的是『圣棒』可以产生『圣水』,饮下

『圣水』的人有许多得到超能力的记录,另外据传『圣水』可以让人怀孕,并诞

下有超能力的孩子。『圣棒』在产生『圣水』之前会扩大数倍,这常在文学作品

中成为『伊特纳提』的标志。」

嗯,上面说的我都同意,不过这个写的……呃,写得不像性器官,像个Sabe

r的石中剑似的。

以前的『伊特纳提』难道使用那根的时候都像是在决斗吗?或者是装圣人把

所有人都骗了?我该不会也需要装圣人吧……想着想着,我突然恍然大悟。

『圣棒』做为『伊特纳提』的一部分也是不可记录的。

所以捷运上没有人可以拍我的裸照。

而只要我自己不写,根本没有人可以记载「圣棒又叫阴茎,是个性器官。」

多半就这样『圣棒』一代一代的流传光辉的形象,这里的人们都不知道它的

本来功能……

就这样,我花了整整一个下午查询各种关于『伊特纳提』和超能力的资料、

研究、还有文学作品等等。看来『伊特纳提』真是伟人般的存在……而且被认为

是个没有性器官的伟人,我心中忍不住吐嘲。『伊特纳提』的神秘性造就了某种

无名英雄的形象。根据我查到的资料,七年以前突然流传起一个说法,预言说道:

「几年之内,最后的『伊特纳提』将会归来,做出他的决定。」

虽然感觉像随便那种世界末日的无聊说法,但我看资料说:「由于『不可记

录』,许多人相信这项预言来自『伊特纳提』本身,或至少来自前所未有的,与

『伊特纳提』相称的超能力者。」

哇,这也可以这么厉害。「一个被津津乐道的说法是『伊特纳提』将会长居

人间。不过由于『不可记录』,没有任何对此有系统的研究可以被发表。」

这个能力可以不要这么麻烦吗……我还想多查点资料啊。

总之,如果我真是这个『伊特纳提』的话,那我可能就是最后一个……欸我

根本超废的,可能就是像我这么废才会是最后一个。我感到一股烦闷,觉得老天

爷给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做世界伟人什么的拜托饶了我吧,我就是个普通的

宅男……昏昏沉沉了一段时间,给自己煮了水饺当晚餐,又打了几场游戏。几个

小时后还是甩不掉那股很闷的感觉,就随便洗漱一番上床睡觉了。

(六)女生宿舍

可爱的女孩右手握着我的阴茎根部,正在努力的把我的龟头含入口中。我感

到她的口腔各处传来的压力,舒服的让我马上就要……

「不行喔~」

女孩说,把肉棒吐了出来。「你是男人,不是伊特纳提……」

伊特纳提?听到这个关键字,我猛地睁开眼睛。原来刚才是做春梦啊…我闭

上眼睛回想刚才做的梦。刚才的女孩子是……橙橙?艺清?书书?阿光?昨天认

识的女生们的面孔在我面前一闪而过。想起来了,我昨天骗她们帮我打手枪又帮

我口交。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她们,再见到她们又要说什么呢?

想呀想着,我随手开了家中柜子里的零食解馋。不知道现在做些什么好……

其实我做为一个花父母遗产的耍废宅男,每天在家里本来就不知道做些什么好。

发呆了一阵,最后还是百无聊赖的打起了游戏,中间随便煮了饭开罐头随便吃了

午餐。打了一个下午越打越空虚,想要打开电脑里A片来打手枪,却是突然找不

到之前放在那个资料夹……找了找先找到的是我收藏的美丽裸女图集。看着看着,

我似乎阳痿了一天的小弟弟又精神了起来。

摸了一会,我却觉得用来打过几次手枪的美女图很假。我忍不住想起橙橙艺

清她们,我还有橙橙的。经过一番犹豫后,我怀着激动打开按到橙橙的

打了过去。听着铃声,我一阵紧张……突然我觉得我其实没做好心理准

备。再响了好多声,我开始担心橙橙接不到的时候,被接了起来。「您好~」

特别好听的声音,是我期待的橙橙。

「橙橙吗?我是伊伊。」

我说。

「啊~」

听到橙橙惊喜的轻呼。

「没想到可以这么快听到伊伊的声音呢~伊伊找我们吗?有什么我们可以帮

忙的吗~?」

橙橙连珠炮地说:「话说伊伊的事情我们让我们的一位室友知道了,对不起

呢希望不会让伊伊困扰。

我们讨论了一下,都没有再跟其他人说的喔~」

这么可爱的道歉话语,让我心里心花怒放。

而且也完全不用道歉啊,毕竟我们分开前也没有说到这个,就是橙橙她们满

天下的说遇到了我……咳咳『伊特纳提』也没什么不对。

不过我可不想再被围观,女生们还是很体贴呢。

「这样很好的,很谢谢你们呢~。

你们在那里呀,在忙吗~?」

现在时间六点多,不知道橙橙和其他人吃完饭了没。

「我、艺清和书书在回宿舍的路上~」

橙橙说,又问道:「要不要也拿给艺清和书书说?」

我嗯了嗯声,然后听到艺清清脆的声音:「伊特纳……伊伊大人您好。」

顿了顿。「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吗~?」

「艺清可以叫我伊伊喔~」

艺清对我的尊敬给我了虚荣感和勇气,我先打趣的说。「我想要去找你们可

以吗?」

啊,说出口了。我紧张了一下,很快听到艺清说:「当然好的呀,我们去那

里跟您碰面呢?」

「我去找你们吧?你们宿舍在那里附近呢?」

我回答。艺清倒是客气了又问了一次要不要她们来找我,然后才说:「我们

宿舍在长兴街跟基隆路口。大概从公馆捷运站往基隆路走然后……」

跟我描述了地点。咦地点我觉得我有去好多次,不过是拜访以前在男宿的好

同学。我再问到:「你们宿舍没有门禁吗?」

「没有门禁~」

艺清说:「我们学校很自由的,您可以直接进来。不过我们去路口接您吧。」

其实艺清还没说我就发现了我的盲点。这个世界要门禁这种奇怪东西做什么

呢?同样的,男生宿舍不改成女宿就只能给鬼住了。这样一想,我跟艺清说:

「跟我说宿舍房间号码吧,我找得到的。」

艺清、橙橙、阿光和另外一位女生住在同一个宿舍,艺清还问我是不是跟阿

光以及最后一位室友说。我当然也没有反对的理由,于是约好了半小时后过去她

们房间。

挂了后才想到见女生们之前想要洗个澡,不过可能会赶不及,最后还是

作罢。

戴上了女生们送我的口罩,在家附近的路口拦了一辆计程车往长兴街去。

到了艺清描述的地点,我看到以前—大概是另一个世界的以前—来找过好多

次同学的男生舍区变成了满满是女学生的宿舍。

我研究了一下宿舍编号,印象中是男一舍的地方变成了女二舍,男三舍变成

了女六,男五变成了女十…嗯这个编号方式很好很科学。

越走进宿舍区,越看到许多穿着清凉的女生。

我怕被认出不敢多待,记得橙橙艺清她们的房间在女六412,偷偷摸摸的走

旁边的楼梯上到了四楼,很快的找到了她们房间的门口。

门口有个鞋柜,我先脱下鞋子,在门口紧张的吞一下口水,然后敲了敲门。

立刻门就打开了,我看到开门的是阿光,她身上穿着……一件胸罩,一件内

裤,没有了。

嗯阿光的身体玲珑有致,挺好看的……不对呀,我连忙移开视线。

从我的视线看去,橙橙坐在阿光右边的椅子上。

她穿着一件白色T-Shirt,看到我脸上的笑容特别好看。

书书的娇小身躯站在阿光身后,艺清站在阿光左边。

她们的穿着就比较接近我想像的在宿舍的女生穿着,没露太多,但也都挺好

看的。

而在艺清前面坐着一位我没看过的帅气女孩。

是真的挺帅气的,穿着短袖短裤扎着短发,像我本来的世界里那种会被大家

称赞帅的假小子。

「这是石头~」

橙橙很快帮我介绍。「我叫林时雨,大家都叫我石头。」

假小子,啊不是,石头大方的自我介绍。「请叫我伊伊。」

我说。随后进了女孩子们的房间。宿舍房间跟我印象中的男宿差不多,主要

就是四个上铺的床分两边,每个床下方是书桌和柜子等等。我闻到房里浓浓的盐

酥鸡的香味:「伊伊吃过晚餐的吗?刚才艺清带我们刚买了盐酥鸡回来呢~」

石头椅子旁的桌上摆了两大袋盐酥鸡。嗯我是也还没吃晚餐,女生们对我真

好~~

见到以前还是学生时的美食我馋涎欲滴,道谢之后拿了支竹签吃了起来。

今天星期五晚上,我问女生们平常都做些什么。

橙橙说她们除了看书之外,经常都在系馆玩些桌上游戏。

「我和你们玩好不好呀?」

我问道。

不过她们寝室里没有,倒是有些扑克牌。

于是我们围成一圈坐在了女生寝室的地上打起了牌。

我们首先打起了拱猪,拱猪只能四个人玩,橙橙和书书在旁边看。

这个世界的拱猪规则跟我知道的是一样的,很快女生们便开始了互相打趣吐

嘲的过程。

第二局第一圈我大胆了打了梅花A,让石头送了我Double,我的黑桃不行,

打了一圈梅花让阿光上手。

这时橙橙开始在阿光身后怂恿阿光拱猪。

拱了两圈我手上的猪就自己掉了下来自吃……猪是—100分,加上Double便

是悲剧的—200。

阿光的表情对我很抱歉的样子。

这时橙橙向我吐了吐舌头,绕过我身边去叉了一块鱿鱼拿给我,可爱的表示

赔罪。

我心中一动,微微张嘴等了一下。橙橙停了一拍,却随即把鱿鱼喂给了我,

然后开心的又回头给我叉了一块豆干。我一边吃,一边看着正朝坐着的我低下身

来递竹签的橙橙,她的T-Shirt领口低了下来,眼珠子往下可以看到里面……没

有穿胸罩,不加遮掩的是橙橙白皙的乳沟与美丽的乳房。

心脏砰砰的跳,理智想移开视线,脖子却无比僵硬……

「橙橙是不是很好看呀~?」

艺清说。

噢不不不我被抓了个现行,只见女生们都看着我,啊糟糕从刚才就是轮到我

出牌,这这…不知道是不是要把自己埋到地底,应该不会被女生们赶出去吧?

「阿光身材才很好的呢~」

橙橙稍微害羞样的说。

嗯,只有内衣内裤的阿光当然好看。

又见书书在阿光身后抓着阿光的腰,要强调阿光身材的样子。

女生们都好豪放呀……我随便出了张小红心5,心里想大概这个世界女生就

是这样。

不担心走光,可能也没有人觉得裸露是色情行为,这样感觉也挺好的。

这时尾家阿光以红心K吃下艺清的红心J,昭告我们说她要打猪羊变色(任何

一家集满红心牌时,该家得到+200分,且场上的正负分倒转)。

阿光的红心A敲下了我的红心Q和艺清的红心10,再亮出红心8,9收了大家的

小红心后完成了猪羊变色,我的—200就这样变成了+200。

牌出了三分之二,剩下只剩羊啦。

本来+100分的羊现在没人要,最后是艺清自己的羊自己带回家,可怜的拿

了—100……仔细一想,我突然意识到艺清其实完全可以阻止猪羊变色,但是没

有这么做……牌局结束,托了完成猪羊变色的阿光的福,我们两个人都是+200

分。

橙橙又叉了一块盐酥鸡给我,说:「伊伊要不要好好感谢阿光呀~~」

橙橙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说。

嗯我要感谢阿光!怎么感谢呢……看着阿光只着胸罩和内裤的身体,我觉得

我耳根又红了起来。

只见阿光说:「没有啦,打牌打牌~」

大咧咧的样子。

不知怎么,这个插曲让我开始心猿意马了起来……

(七)浴室

之后的打牌过程我都只有一分的心思在牌局,九分在女生们身上。

听她们聊些大学生活的话题,我也偶尔可以插个两三句问题。

毕竟她们好像可以算是我的学妹?貌似这个我念过四年的学校在她们口里也

没什么不同。

闲聊间我不住看着她们的身体,艺清把长发放了下来,身上穿了一件白色衬

衫,散发着她的高雅气质。

书书穿着宽松的T-Shirt,坐下的时候凸显出马尾辫子和小小的脸蛋特别可

爱。

她偶尔站起来的时候,可以透过浅绿色的T-Shirt感觉到她胸前的凸起……

啊书书没穿胸罩,在T-Shirt下若隐若现的胸型正好不大不小……我感到有点硬

了。

转开视线,第一次仔细地看看新认识的女生石头。

坐着的石头感觉并不高,不像艺清大概跟我差不多都快175。

不过石头是有种中性的感觉,也相当英气。

她的黄色短袖上衣相当合身,衬托出了……原谅我,我现在注意力都在胸部

上。

石头的胸部稍小些,看得出来是比较贫乳的女生。

和橙橙、书书一样,石头也没有戴胸罩,因为衣服比较紧的关系很容易衬托

出两点。

阿斯……

就这样,我们打了一个小时的牌,中间橙橙和书书替换石头和阿光一段时间。

后来我提议找些可以六个人一起玩的游戏,橙橙就主动说她可以回系馆拿Bo

ard game(桌上游戏)。

想了想,就我以前的认知橙橙她们系馆在大家上课的新生大楼附近,现在都

八点多了不知道那里还有没有人,「要不要送你一起过去呀?」

我忍不住问道。

以前大学的时候倒是常有一群一起骑脚踏车送女同学回宿舍的经验。

「没关系的,我骑脚踏车过去很快就回来啦~」

橙橙推辞着说。

仔细一想是我笨了,在这个世界要担心什么啊。

于是见到橙橙转过身随手到应该是她的柜子里找出一个胸罩,把T-Shirt直

接脱了下来露出洁白的背影,把胸罩戴上,又重新穿上了T-Shirt。

啊…我意识到橙橙或者女生们可能不大觉得这个动作需要遮掩,那怎么还转

过身去了呢嗷呜……

就这样,橙橙在我的遗憾中出了门。

而我继续和其他可爱的女生们打着牌,偷偷摸摸却又饥渴的看着她们和他们

的身体。

一会儿橙橙再度回来,在我的面前脱下了胸罩……原来如此,但是女孩子不

用脱上衣就可以拿下胸罩,哎哎……总之,我们接着玩起一个橙橙带回来的有日

式风格的Board game。

一两个小时后,阿光提起了时间晚了,问是不是要去洗澡,于是女孩们讨论

了起来。

艺清好像是觉得晾着我不妥,于是橙橙这时说:「我们可以晚点洗,不过如

果伊伊要洗澡的话,可以用我的毛巾,我们也可以帮忙拿衣服~」

啊?用橙橙的毛巾有种粉红泡泡模式的亲密感。

这也太……橙橙的提议对我有莫大的吸引力。

想起我来之前就想洗澡,我开始欺骗自己我本来就想洗的,绝对不是有什么

邪恶想法……

总之我点头跟橙橙示意,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表示太感谢了。

听到我也去洗澡,女孩们便开始准备……阿光就住在隔壁的女十舍,就这样

穿着胸罩内裤要走回去洗。

石头背对我脱衣服,却是先脱下了内裤……看了一眼石头的白皙屁股和从背

后稍微可见的美丽黑丘,我连忙移开视线,看着橙橙。

「你们去洗澡都……」

我不知道怎么措辞。

「大家都习惯光着身子披个毛巾去浴室啦,反正现在天气还不冷,这样方便

得多~」

橙橙说。

好像也找不出反驳的点。

我确信以前男宿也不会这样,不过以前男宿的女生好像也不少……

「不过伊伊光着身子就太明显了,如果要不被认出就只好穿着衣服去了~」

那是那是。看着艺清和书书也将要脱起了衣服,胆小的我匆忙出了寝室。

橙橙拿着一条毛巾和沐浴用品跟我出了房间,还贴心地拿了个拖鞋给我。

拖鞋有点小,不过我当然不会抱怨橙橙。

于是橙橙带着我走向浴室。

一路上看到好几个女生只披着一条毛巾光着身子走进走出,我觉得我好硬…

…看着身边的橙橙我好想看看她的身体,她其实也不会在意的吧?心猿意马的我

终归是不敢说些什么,跟橙橙走进了浴室。

橙橙说:「阿光你选一间吧,我可以帮你拿衣服什么的~」

好好的说。

现在我也没有什么选择,于是随便选了一个标准的公用淋浴间拉上了帘子。

这里的帘子还有少许透明,看来主要的目的是挡水而不是遮掩。

我看淋浴间里只有一个短竿子可以挂毛巾,果然是光着身子来方便……犹豫

了一会,又听橙橙说:「伊伊的衣服可以脱下来给我拿唷~」

可爱的声音。

我没有换洗衣物,最后还是把衣服脱下来交给了橙橙,橙橙又递给我沐浴用

品。

一会儿又听到城城的声音「书书~」。

好像橙橙招呼书书过来,让书书选了个我旁边的淋浴间。

淋浴间下方是没有遮挡的,大概可以直接看到书书的半只脚。

就这样,我光的身子冲着水,不完全挡光的帘子外是拿着我衣服的橙橙,隔

着墙是也在洗澡的书书,可以看到水从她的小腿不断留下……

简单洗了头之后,我的思绪很快就只有周围的女孩们……温水从固定的莲蓬

头冲洗着我的前身,而我已经抓着阴茎……今晚数不尽的刺激下,我的龟头和包

皮早已黏的不像话。一开始可能还是搓洗,很快我就把水关了,只是不住的套弄

着阴茎。一会儿想着我跟书书中间没有隔着一道墙,我的小兄弟贴着她的玲珑双

腿……又想着橙橙进来帮我爱抚,然后蹲下来把我的阴茎含入口中……

「对了伊伊~」

突然响起的橙橙的声音把妄想中的我吓了出来,尖尖细细的声音有些害羞的

样子。「你要的话,正好可以让书书接些『圣水』唷~」

啊?我刚才倒是有这么想,但是有色心没色胆……

「正好这里大家看不到~」

橙橙说。这时书书那间的水声停了下来,听到书书说「不可以吧,伊伊已经

给我们看一次了。」

本来我的色胆快没了,听到书书这话却壮了起来。书书要当然是可以的!!!

激动归激动,我还是很弱的小声说:「如果书书要的话我没问题的……」

场面沉默了一下,接着书书惊喜的声音:「真的可以吗?」

我小力的嗯了两声。

「我该怎么做呢?」

书书问道。

哎呀到了关键的场景……我艰难的开口:「要不书书你先过来我这间吧。」

就这样,我的淋浴间的帘子被拉开了一角。

落入视线的是探脑偷看的可爱橙橙和……书书的身体一丝不挂,刚淋浴过的

身体柔嫩得发亮。

娇小的身体只刚到我的肩膀,我低头看着书书,可以把她全身的美景都收入

眼中。

她的胸部比起她的身躯感觉有些大,浑圆而挺立的样子让我目不转睛。

站着的双腿之间可以看到少量的黑毛,细细疏疏的也看得我一阵冲动。

我再看向书书的脸,发现书书正紧张地盯着我看。

「啊书书对不起,」觉得自己很不礼貌,心里一阵不安。

「嗯我想……我们还是像上次在淡水一样?先用手……」

为了缓解紧张,我先靠着墙壁,用自己的右手套弄了起来。

可能因为紧张的关系,我觉得我的小兄弟好像只硬了一半,弄了一会还是没

办法完全进入状况。

正越来越懊恼时,书书的小手突然加了进来,握住了我的龟头前端。

我感受到书书手指上的压力爱抚着我的龟头,顿时感到身躯软了些,阴茎却

已一柱擎天。

书书帮我打的我越来越舒服,很快我就将整个小兄弟交给书书,我的一双手

……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我先调了调莲蓬头重开了热水,想着冲一冲书书不要让她冷到了。

书书倒想要把位子让给我,只是我坚持不动,最后书书还是在淋浴间中间冲

着水,套弄着站在角落的我的阴茎。

我好幸福啊~~。

慢慢的我胆子恢复,开始欣赏书书美丽的胴体。

「我帮你擦一擦身体好不好呀?」

我鬼使神差地问。

「好的谢谢您~」

书书很乖的样子。

于是我把热水关掉,拿沐浴乳抹在书书身上。

我先是为她抹了肩膀、背部、腹部,然后……嗯我可以摸上书书的胸部吗?

看着书书忙着照顾我的肉棒,我小心翼翼的用手从胸下接近……慢慢抹过胸部下

方。

看到书书没有什么反应,在漫漫绕着乳房涂抹到胸部上方。

「书书的胸部好柔软好好摸呀。」

我想着,忍不住一直在上面绕着圈。

随着越来越接近中心我也越来越紧张,我从书书的右胸换到左胸,再度用我

的右手在她挺立的乳房周围环绕。

我轻轻按着书书的乳房,终于摸上她淡淡的乳晕时,书书呻吟了一声,身体

的晃动让我整个握着她的乳头和乳晕。

同时这声呻吟从我的耳朵传到大脑,又从大脑传到腰间。

「啊~」

我控制不住,就这样射了出来。

书书的小手上满是我喷泄而出的精液。看书书的动作好像本来想俯下身用嘴

接住,却只来得及拿两只手挡住。书书脸色嫣红,看着地上跟淋浴间的水做好朋

友的精液们可惜的样子。「对不起,我的动作不够快……」

亲爱的书书,要道歉的是我吧?不过我要道歉那个部分好……正不知所措,

书书把双手抬起来,上头的精液缓慢的往下流。书书问我说:「可以吃伊伊的

『圣水』吗?」

小头把大头的控制权交还后,我重新浮起对于让书书帮我射精的罪恶感。

还要书书吃下去就太过……但刚回魂的理智提醒我『圣水』的地位不同,其

实要不是『圣水』有些不知道干什么的功用,我们根本不会……总之我要是叫书

书不要吃,好像反而会让书书难过。

「嗯当然可以的。」

我说,却不敢对着书书的眼睛。

只见书书小心的舔着手掌和手指,将我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啊~」

书书像是很舒服的样子轻吟了一声。

这场景有点像A片而超脱现实,让我傻眼了一下。

书书舔舐了一阵,又低头看向我的小兄弟。

「嗯也可以的。」

我再度低声说,没错可以的吧?于是书书半蹲下赤裸的身子,小嘴吸起了我

的龟头……

就在我陷在书书给我的舒服和幸福感觉时,书书将我的肉棒吐了出来,然后

很快的「伊伊大人我先回去了~」

然后咻一下窜了出去。留我一个人在淋浴间里面……看着被舔得干净上面只

有一点书书口水的龟头,我感到不太想再洗一遍。发呆了一下之后,我从帘子外

的橙橙那儿接过了毛巾擦干了身子,然后再接过衣服穿好后,拿起沐浴用品走了

出来。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