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小说合集

青苑前阴之章冥海青苑前阳之章无因作者微风全本

发布时间:2019-02-19浏览:

沙沙………沙沙………

‘哈……哈………’

男子穿着一袭破烂的黑布衣衫,紧握着腰间长刀,在高度及腰的黄褐色狗尾 草中穿梭。

‘奇怪……天色怎么暗的这么快?’男子奇道。

前方不远处便是一座阴郁的深林,隐约可见耸立在林中的屋宇轩顶。

‘前面有人家………’男子精神一振,加快脚步向前行去。

杂草乱丛在深林前稀疏地散去,男子一脚踏入深林。

清脆的铃声响起,音色如同飞虫一般划过耳际。

回过神来,四周已是暮色垂降,仰头上望,天空一片郁蓝。

刚才走过的杂草乱丛已不知去向,男子身边尽是女人柳腰般粗细的瘦长树木 ,放眼望去,之前在林外所见的屋宇轩瓦也不见踪影。

心里一急,男子越走越快,最后奔了起来。

身边景物飞旋,但就是怎么也走不出这座深林。

‘啊!’

男子一个踉跄,被地上隆起的土瘤给绊了一跤,直直往前扑倒。

‘什么鬼东西?’

爬起来一看,才知道绊倒自己的是一团漆黑的物事,蜷在地上,不知是什么 玩意。

男子踢了它一脚,它动了一下,外形稍稍散开。

一股恶臭扬起,男子皱着眉,捂住口鼻。

定神细看,那个东西是人的尸体。它背对着男子,双手紧紧抱着膝盖,倒在 地上。

黑色的部分是饱吸森林湿气的衣衫,男子用剑鞘把死尸翻过来。令人作呕的 恶臭猛然飘散,熏的男子两眼昏花。

附着在尸体内侧的白色尸虫约莫有人的拳头那么大,一感到尸体被翻动,便 立刻四散奔逃。尸体的面孔已经腐烂的无法辨识生前的容貌,只能看到一团团干 枯的暗红色肉片。

‘…………不会吧?’

男子不禁骇道。

‘难道……他是因为走不出这座林子…………’

想着想着,男子背后冒出一阵冷汗。

###

宽敞的内殿中,一名男童穿着青白色的衣裳,用小手在筝上来回勾动。筝弦 发出清脆的乐声。

主位上,四五个同样打扮的男童围绕着一名身着红底紫纹,八重单衣的女性 。

瓜子脸,二重眉,双眸是妖艳的紫黑色,眼睑上抹着一层淡淡靛青,柔嫩的 肌肤白里透红,人间绝无的美貌几乎要把身边一切生物的魂魄都勾了去。

女性露在袖外的纤纤玉手握着一把木骨纸身的夏扇,端正地坐在紫金垫上, 静静欣赏男童所奏的筝色。

“主子………”

跟这闲静画面极不搭称的粗哑声音从殿外传来。

“有人闯进来了,主子,让阏伽去料理他。”声音的主人似乎唤做阏伽(音 :烟茄)。

坐在主位上的女子用眼神令男童停止演筝。

“………这倒奇了,”女子轻声道,“这家伙身上的味道不是单纯的人,不 知夹杂了什么东西,竟闻不出来他是何来历。”

“阏伽,你先别急着杀他,把他带回来给妾身瞧瞧,”女子道,“最近老是 看这些男童表演,早就腻了,差不多是该换些新鲜口味的时候。”

“是,主子!”那嘶哑的声音道,随即一阵沈重的脚步声,声音的主人似乎 逐渐远去。

###

男子东奔西闯,但是无论如何,都走不出这道林子。

就在他几乎绝望之际……

“喂!”

男子大惊,转头一看,从林木深处,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巨人。

‘啊…’男子惊讶地张大嘴巴。

巨人的肌肤是红色的,除了腰上裹了一条粗布之外,浑身赤裸,额上长着一 对短短的尖角,黄浊的獠牙从嘴里往下探出,怎么看都不是人类。

‘鬼!……鬼!’

男子喊道,抽出手中长剑便往红鬼身上斩去。

红鬼伸出它铁棒般的手臂,铿的一声,把男子的长剑弹开,随即伸手将他一 把抓起,不理会他如何挣扎,迳自将他扛在肩上。

“我们的主子想见见你,你才好运不用被我打死。”红鬼冷笑道。

在红鬼钢铸铁打的手掌下,男子完全无法动弹,只能乖乖地随它摆布。

###

走出深林,映入男子眼中的是一座极为宽敞的古典宫殿式庭院建筑,现在只 有在京城还能看到这样的建筑。

围墙之内,隐约可以看见三座主殿的黄色轩瓦。

红鬼推开围墙上的一扇小门,弯着腰走了进去。

小门后,是一座人力挖掘出来的池塘,靠近岸边处点缀着几片荷叶,粉红色 的花苞凭着风在荷叶中轻轻飘动。

红鬼背着男子走上长长的缘廊,缘廊前方连接着三座宫殿中偏东侧的宫殿。

在经过东侧宫殿正门的时候,男子一眼瞥见东对殿里面有一个女子,牵着两 个小孩的手,慢慢往东对殿内房中走去。

女子仅穿着一件乌纱薄衣,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地在薄纱下摇晃。身边的孩 子一男一女。

女子在推开内房门的时候,回头往东对殿门外望了一下。

男子的视线和那女子对上了。

柳叶乌眉,纤睫墨目,女子的五官清一色用最浓厚的墨色画开,连双唇都是 淡淡的紫黑色。她的肌肤也因此显得极为雪白,在男子的注视下,那对水嫩双唇 像是毒蛇的鳞片般闪亮。

女子浅浅地笑了起来。

红鬼脚步不停,很快的女子和东对殿都消失在廊柱轩宇之后。

再穿过一条较短的缘廊,男子被带到了中央的宫殿,寝殿。

隐隐地,寝殿正门里面就传来了幽寂的筝琴之声。

“……阏伽吗?”一道清脆悦耳的女音从殿内传出。

“主子,我把他带来了。”

“摆着吧,你可以退下了。”

阏伽肩一挺,男子掉到地上,疼的抱着肚子。

阏伽嘿嘿几声,一步一步,在缘廊上发出刺耳的噪音,离开了男子的视线之 外。

男子缓缓坐起身,从寝殿里面流泄出温暖的金光。

“进来吧,让妾身瞧瞧你长什么样子。”一股令人迷醉的声音道。

男子缓缓移动脚步,走进寝殿之中。

八座灯台的火光照的殿内一片光明,男子首先看到的是两个男孩,都穿着青 白色的衣裳,一人拨筝,一人用角板抚弄三味弦。

男童后面,又有四名男童,一样打扮,围绕在一名身着八重单(八件衣服的 意思)美艳女子身边。

男子望着女子天仙般地面容,不禁痴了。

她的眉毛在额间分成两股,一长一短,微微上翘,以掌托天庭之势,在额缘 下方展开。跟之前那宛如水墨画中的女子不同,眼前的女子就像是朝雾般的清飘 无际,让人觉得她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你是谁啊?”女子问道,握着扇子的右手轻轻甩了甩。男童停止了演奏。

‘呃……我是……’

男子回过神来,回答道。

‘下人唤作冥海,本是服侍左参院的下户武士,但是……’男子欲言又止, ‘因为某些原因,现在是流浪之身………’

“喔,原来是武士大人……”女子呵呵笑道,冥海看着她冰雪双颊,又痴了 。

“妾身唤做青苑。是这间宅邸的主人。”青苑笑道。

青苑本来垂在背后的长发,此时却慢慢扬起,在青苑头上卷成一只高高的宝 髻。

冥海惊讶地张大了嘴。

站在青苑身边的童男从袖中取出两只金钗,固定住青苑的发髻。

‘你……难不成………’冥海惊道。

“男不成女不成的,妾身怎么了呀?”青苑笑道。

冥海手足无措的模样,让青苑感到十分有趣。

冥海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握住腰间长剑,唰的一声抽了出来。

男童们立刻害怕地躲到青苑背后。

‘你……你也是妖怪吗?’冥海结结巴巴地道。

“………”青苑眉头一皱,脸上表情极为不悦。

握着扇子的右手一挥,冥海耳边一阵嗡嗡巨响,长剑脱手,啸然而去。

只见长剑剑身在黑暗中微微闪亮,顷刻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浪人,妾身给你一个忠告,”青苑道,“最好不要再让妾身感到不快,对 你没好处的。”

说完,青苑令男童取出一片坐垫,让冥海坐下。

失去武器的冥海战意全失,只好乖乖听话。

“山间陋居无以招待,你就勉强看看下人的表演吧。”

青苑道,用扇子指了指几名男童。

三名不过十岁的男童白里透红的脸蛋涨的发热,扭捏地走到冥海面前。

“快点,别让客人等了。”青苑笑骂。

三名男童听见青苑的话,脸上都是一阵惊慌。

冥海正在奇怪青苑要这几个小孩子表演什么东西的时候,男童们开始褪下自 己的衣服。

转眼间,男童们一身赤裸的站在冥海面前,双腿之间,白净的小肉芽轻轻发 颤。

‘这是……’冥海不禁疑道。

两名男童一起蹲到其中一名男童的胯下。左首的男童用手拨开稚嫩阴茎上的 包皮。

‘啊!’包皮被拨开的男童疼的喊了出来,全身发抖。

右首的男童待包皮完全拨开后,一口把沾满白色耻垢的龟头给吞入口中。

浓烈的尿臊味冲入男童口中,他皱起眉头,双颊胀红,卖力地前后移动头部 。

‘这……这………’冥海看着青苑,‘你怎么让这些孩子做出这种……’质 疑道。

青苑冷冷地瞪着冥海。冥海立刻想起方才青苑的话语,连忙住嘴,以免她生 起气来,也把自己跟那把剑一般的给轰飞了。

吸吮着阴茎的男童噗的一声把阴茎给吐了出来,肉芽稍稍挺起,变得比刚才 粗了一些,但依然没比冥海的食指长到那去。龟头上沾满了唾液,白色的耻垢似 乎都被男童给舔食干净了,龟头现在是粉红色的。

另一名握着阴茎后半部的男童接着把阴茎含入口中。

被两个同伴轮流吸吮的男童颈子附近红成一片,低头握着同伴的头发,轻轻 晃动腰部。

冥海的视线不禁凝聚在男童的嘴唇上,十岁的男童身体就和女孩一样柔嫩似 水,嘴唇也是又薄又软。那对嘴唇在小小的龟头上刮弄着,把另一人的唾液都吸 吮干净,然后慢慢地,整个龟头都被他吞了进去。

男童伸直脖子,阴囊在他的下巴附近晃动。之前吸吮阴茎的男童来到被玩弄 的同伴身后,用手掌轻轻分开他的大腿。

‘啊……啊!’站着的男孩轻声喊叫,‘不要……舔那边……’

同伴的脸埋到他的臀部中,看起来是在舔舐着他的肛门。

第一次看见男童互相爱抚的冥海难堪地发现自己竟然硬了起来。幸好自己的 衣衫松垮,看不出来阳根已然硬挺。

羞窘中,冥海往青苑的方向一瞥,她满脸笑意地看着冥海的股间,似乎早就 知道他会作何反应似的。

“喂,你们别忘了招呼客人啊。”青苑道。

‘嗯………嗯………’

被同伴前后舔舐的男童蹒跚地移动脚步,在他胯下的两名男童也自然地跟着 他向冥海的方向挪动身体。

‘啊……啊……’男童的眼中充满苦涩的欢愉快感,来到冥海跟前。

冥海不知所厝地看着男童,他弯下腰,伸出小手,解开冥海破烂的缠腰布。 男童轻轻拉开冥海的胯裤。

粗长的男阳高高挺立着。

青苑愉悦地欣赏着男童苦闷的表情。

男童慢慢弯下腰,张开小口,对准冥海粗大的肉棒。

一瞬间,冥海竟然感到无比的兴奋。

青苑脸上微笑不减,“……从他的反应看来,八成是淫魔之属……”心道。

“嗯?”眉头一皱,“又有客人?今天还真是热闹。”青苑轻声道。

“青苑!!!!”

殿外突然传来一道凄厉的叫声。

一道白影闪电般飞入殿内,直冲青苑。

青苑不慌不忙,在冥海还不清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扇子一挥。

只见一个少女僵在青苑面前三尺之处,两手紧握着一把长剑。

‘啊!’冥海惊道,‘我的剑!’少女手中所握正是自己的长剑。

定神细看,少女的背后竟然有一双长宽约莫六尺余的雪白双翼。少女一头黑 发及肩,头顶绑着一只六角冠,身上裹着白布条绑成的肚兜,大腿根部的隐密处 忽隐忽现。她愤怒地瞪着青苑,眼中直要迸出火花。

少女的年纪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双腿的线条纤细,大腿根部的肌肉紧绷, 全身上下没有一点赘肉,看起来似乎是武家出身。

“唉呀,这不是天狗吗?”青苑奇道。

“死老妖!给我滚出这座山!”年幼的女天狗怒吼,“竟然……竟然把父亲 给……”眼中倏地涌出一泉清泪。

“啊………”青苑恍然大悟道,“你是乌天狗的女儿啊……”

“可是翅膀的颜色是白色的呀……”青苑看着稚天狗道。

“呸!”稚天狗吐了一口唾沫,当然青苑是不会被这种玩意触及身体的,唾 沫还没接近青苑,便消失无踪。

“……”青苑脸色一变,瞳孔由黑转白,模样十分可怖。

“杀了我呀!死老妖!”稚天狗毫不畏惧地道,“反正你已经把这座山中的 妖怪都杀光了,再多杀一个也不会怎样!我也不想活了!”

青苑缓缓举起右手,扇柄上凝聚出一股青烟。

四周的空气发出嗡嗡嗡的震动音,男童们纷纷退避到墙边,刚才负责表演的 男童们赤裸着身体,害怕的躲到冥海身后。

冥海则被眼前突如其来的发展给吓呆了,不知所措地呆坐原地。

青苑一眼瞥见冥海,他股间的阴茎正缓缓垂下,青苑嘴角浮出一丝微笑,右 手一挥,黑烟散去。

天狗突然往冥海的方向飘去。

腾的一声,冥海慌张的伸手接住往他怀中飞来的少女。

稚天狗昏了过去,长剑落地,铿锵一响。

“浪人,那只天狗是我给你的礼物。”青苑道,“看你要怎么料理她都可以 。”

‘我的礼物?’冥海奇道,今晚一连串的奇遇已经快要让他变成傻子一个了 。

青苑若有所思地微笑,转身走入内殿。

男童们拾起衣裳,跟着青苑走入内殿。

在男童们进入内殿后,几名侍女陆陆续续地走进寝殿,冥海起初还担心她们 也是妖怪,不过看起来她们和冥海一样都是人类。

一问之下,才知道这里的下人都是青苑从山脚下的村庄里面抓来的。

‘…………’冥海想了一会,问道:‘其他人呢?男人都到那去了?’

女仆们摇头不答,脸上充满悲哀之色。

在女仆的带领下,冥海抱着昏迷的稚天狗,来到西侧宫殿中的一间单房。

青苑前

阴之章

冥海

穿过连接西对殿和寝殿的缘廊,冥海跟在女仆背后,来到一间单房前。

女仆推开房门,让冥海进入房内。

点起烛台,房内仅摆着一座文台,一片垫着软垫的草席。房间最里面的墙上 有一扇窗,幽蓝的月光隐隐从窗外透进来。

冥海把稚天狗平放在草席上,把自己的刀子放在一边。

‘山下的无人村,原来是你们的村落啊……’冥海对门外持着灯笼的女仆道 ,‘你们有几个人在这里做下人的活?’

女仆不答,慢慢把门拉上。

呀的一声,门关上了,随即又是喀的一声,女仆似乎从外面上了门栓。

冥海一惊,冲上前想要开门,但为时已晚,朱泥半褪的门板闻风不动。

‘喂!你干什么!’冥海喊道。

‘晚上最好不要乱走比较好,’女仆道,‘我明天早上再来帮你们开门。’

哒哒哒地,女仆似乎走远了。

冥海无奈的走回草席边,坐了下去。

‘嗯………’

稚天狗呻吟了一声,身体动了一下。

在微弱的烛光下,稚天狗的双腿之间,阴影不断舞动。

虽然看起来还是个孩子,但稚天狗的身高其实已经到冥海的胸口,比青苑身 边的男童要高的多。白色的布条缠住稚天狗的躯体,她的翅膀变得只有手掌那么 大,贴在背后。

冥海背靠墙壁,闭上眼睛。

黑暗中,男童弯着腰,张口想要把自己的阴茎含入口中的画面缓缓浮现,男 童的双眼注视着勃起的肉棒,薄薄的双唇上沾满唾液而闪闪发光。

睁开双眼,冥海发现自己的阴茎硬挺起来。

稚天狗依然昏迷不醒,双腿动了一下,翻过身来,正面对着冥海,侧卧在草 席上。

她穿着一双草鞋,小巧的脚指圆滚滚的,小腿细长,大腿紧绷,被白布捆着 的胸部微微隆起,腰部的曲线略弯,娇嫩的臀部缓缓晃动。

稚天狗的右腿抬了起来,两腿成ㄗ字形,侧身对着冥海。

一瞬间,冥海瞥见了稚天狗的股间,白嫩的肉缝细细一条,别无他物。

冥海的体内立刻充满了欲望,他站起来,把腰带解开,脱下胯裤和上衣,浑 身赤裸地来到稚天狗身边。

冥海伸出手,把稚天狗的身体翻转过来,仰面向上。

稚天狗的双腿摸起来滑嫩无比,柔软的肌肤下,肌肉充满韧性。

冥海把她的双腿分开,在双腿中间,有一条小小的裂缝,裂缝周围是一小团 肥软的嫩肉,白白净净。

冥海伸出手指,轻轻翻弄肉缝,肉瓣随着手指开开合合,粉红色的黏膜露了 出来。

冥海兴奋地全身发热,龟头硬地肿胀生疼。

稚天狗的脸上没有之前激愤的表情,只是眉头微皱,双唇轻启,慢慢呼着气 。

冥海把稚天狗的双腿抬起,放到自己腰上,她大腿下方的肌肤紧致滑嫩,摸 在手里十分快活。

身体往前一仰,冥海用手指拨开稚天狗的双唇,在洁白的牙齿后面,是一块 暖呼呼地肉片。冥海把舌头伸到她的嘴里,用舌尖把稚天狗的舌头往上挑起,吸 了出来。她的唾液带有些微的甜味。

冥海贪婪地吸吮着天狗的舌头,轮流含住她的上下娇唇,像是要把她的嘴巴 玩弄殆尽般地四处舔舐。虽然龟头顶在肉瓣上,但冥海还不想这么快插入她。

两人的唾液沾的稚天狗双唇附近一片湿润,冥海欢喜地抱着这具可爱的肉人 偶,手指慢慢解开她身上的布条。

小巧的乳房露了出来,平坦的腹部上没有一丝赘肉,甚至可以隐约看见她肋 骨的曲线。

冥海用手握住天狗的乳房,虽说如此,但其实不过是个比拳头略小一点的肉 隆罢了。

用两根指头捏着樱桃般的乳头,冥海轻轻揉捏。

‘呜呜………嗯嗯………’

稚天狗脸上露出苦闷的表情,嘴里泄出温暖的叹息,眉头紧锁,黑发在肩头 轻轻摇晃。

看见她的表情,冥海更加的兴奋了。

‘呜呜……啊啊………’稚天狗的眼睛睁了开来,‘这是………怎么……’

冥海一直等待的时刻终于到了,他用力挺腰。龟头刺穿了一道薄膜,略黏的 温暖液体渗了出来。

稚天狗身子轻轻一震,两眼圆睁,似乎还不大清楚发生什么事。

她的肉缝不太湿润,但冥海还是将龟头直直插入到阴道的最深处,因为没有 什么黏液的润滑,嫩肉反而紧紧地吸附在阴茎上面。

‘你……你在干……’稚天狗颤声道。

冥海略微抽出阴茎,然后又是一挺,龟头狠狠地插入稚天狗的嫩肉深处。

‘啊啊!’稚天狗吃痛地喊出声来,娇嫩的脸蛋瞬间涨地通红。

‘啊……啊……’冥海赞道,‘好棒……好紧的穴………’

‘你在干什么………’稚天狗挪动身子想要离开冥海,但被他紧紧抱住,根 本无法动弹,‘放开我………好痛………’

‘没关系的,马上就不会痛了。’冥海淫笑道,‘马上就会舒服起来的。’

抓住天狗纤细的手腕,欣赏着她忍着疼,胀红的小脸,冥海感到自己似乎马 上就要射精了。

‘啊啊!好痛!’稚天狗痛苦地喊叫起来,五官都扭曲变形,眼眶里面渗出 了泪水,‘拔出去!快拔出去!’

‘啊啊……越来越紧了……越来越紧了!’冥海恍若未闻地笑了起来。

肉体被异物插入的痛苦反而让稚天狗的阴道夹的更紧,龟头的肉菱在插入拔 出的时候,刮弄着肉壁,说不出的快活。

鲜血顺着阴茎滴落,稚天狗的大腿随着肉棒的动作,不断颤抖。

稚天狗挣扎着,像是离开水面的鱼一般,在冥海的胯下扭动。

冥海紧紧抓着她的双手,用自己的重量压在她身上,阴茎不断抽插。

‘好痛!真的好痛!’稚天狗哭喊着,‘住手!快住手!’

‘我要射精了!我要射在你的里面!’冥海狂喜地高声笑道。

冥海用力将龟头送入嫩肉的最深处,将滚烫的精液毫不保留地注入稚天狗的 体内。

被精液一烫,稚天狗的腰肢抽搐起来。冥海压着她的腰,以免阴茎滑出蜜穴 外,一边品尝她的痛苦呻吟,一边用手玩弄小小的乳头。

拔出阴茎,整根肉棒都是淡红色的黏沫。

稚天狗躺在草席上,大口喘息,脸上满是泪水,股间沾着几条血丝。

冥海握住她的小手,用她的手套弄起阴茎。

最后一股精液射了出来,沾的稚天狗满手都是。

冥海满足的笑着,用手轻轻抚摸她的大腿内侧。

稚天狗往左边一瞧,眼睛里面映出了地上长剑的模样。

‘呜啊!’

稚天狗突然跳了起来,一把推开冥海,抓起地上长剑,抽出剑身。

‘你这………’稚天狗的眼中充满愤恨,嗓音颤抖哽咽,‘你这………我要 杀了你!’

不知怎的,冥海一点都不害怕,反而笑嘻嘻地看着她。

‘你笑什么!你这比妖怪还不如的东西!’稚天狗怒吼道。

稚天狗高举长剑,对着冥海当头劈下。

冥海一个侧身闪过,欺到稚天狗身边,握住剑柄,用力一扯,长剑登时从稚 天狗手中滑出。冥海顺手将长剑扔到房间的另一头去,匡啷啷响个不停。

‘下次握剑的时候,记得把手上的精液擦干净。’冥海在稚天狗耳边轻声道 。

‘你……你这畜生……’稚天狗看着自己沾满精液的右手手掌,又怒又悲, 颤声道。

‘青苑已经把你给我了,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冥海笑道,‘你竟敢 骂主人是畜生,看样子我得好好教训你一顿。’

稚天狗怒极,挥手便往他脸上击去,却被冥海接个正着。

就算是年幼的稚天狗,她的力量也是远比一般人类要强的多的。

稚天狗不敢相信地看着冥海。

他的眼睛里面隐隐透出一股黑气。

‘你……你不是人吗?’稚天狗又惊又疑,问道。

‘你在说什么?我可是你的主人。’冥海笑道,愉快地看着眼前挣扎的猎物 。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