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小说合集

三姐妹(连载)13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捆好了之后,秀清还用手捻文荣的乳头。文荣塞着丝袜的嘴里呜呜地叫着。“得了,你个小骚货,快别演戏了。你当我看不出你的内心世界呀。哥哥,你也别紧张,你看一看她穿了什么。”我随着秀清的话望去,只见文荣也穿了一双黑色的带蕾丝花边的长丝袜。“哥哥,咱们在一起很多天了,你看见过我俩穿丝袜吗。”我摇了摇头。秀清继续说:“那天,你在商店买了丝袜,慌慌张张出来看见我,我就听老板娘说,你总是买女人的丝袜。我还纳闷。你病倒之后。我和文荣就轮流侍候你。是文荣发现了你丢在角落里,玩过的丝袜。这时我俩就都知道你喜欢女人丝袜了。她说我勾引你,是没有错。那她穿上丝袜来你这里是为什么?”这时文荣再也不挣扎了。被捆在那里低着头脸红红的。秀清托起文荣的脸“我说的对吗,你别再叫了,我给你把堵嘴的丝袜拿出来。你要是还叫,我就再给你塞上。”文荣不好意思的点一点头。秀清给她拿出堵嘴的丝袜。文荣咳了起来,我把水送到文荣的嘴边,文荣看了我一眼,张开小嘴喝了一口。“你们把我放开吧。”文荣说道。“放开,那怎么行。你来在门口半天了,想必我们的对话,你都听到了吧。哥哥喜欢把女人捆起来做爱,再说了,我刚和哥哥做完,现在轮到你了。”秀清一边说着,一边脱文荣的衣服。当她脱下文荣的内裤时不禁笑了起来,“好你个小骚货,你还有脸骂我是淫妇,看看你自己,下边湿成什么样了。”秀清又撸了撸我的阴茎。“哥哥你快上她吧,她都等不及了。”秀清说完就扶着我的阴茎,对着文荣的阴道插了进去。当我的大阴茎刚插入她体内时,文荣也不禁“啊”地叫了一声。我估计她也是好长时间,没有和男人性交的结果。我不紧不慢的抽动着阴茎,细细地品味着文荣的身体。秀清也在一旁,玩弄着文荣被捆绑起来的乳房。刚开始文荣还强咬嘴唇,忍耐着强烈的刺激。后来我的腰部加快了扭动,我的大阴茎在文荣的阴道里快速地抽插着。文荣一边呻吟着,一边扭动被绑的身躯,迎合着我的动作。秀清把文荣的一只乳房噙在嘴里吸允着,我揉搓着她的另一只乳房。文荣发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后来变成了大声淫叫。我示意秀清,秀清忙用丝袜把她的嘴堵上。我大力的抽插着文荣的身体,文荣被我玩的拼命扭动着身体。秀清在一旁看着我俩的疯狂做爱,自己也不知不觉地手淫起来。文荣在我的身下,被我玩的眼睛直向上翻。秀清赶忙让我停止动作,当我从文荣体内抽出阴茎时,文荣也被我奸得昏了过去。秀清在一旁赶忙掐她的人中,我也给她松绑,一会文荣悠悠得缓过来。“你要玩死我呀,哥哥。你玩得太好了。我都丢了三四次了。”秀清笑着说:“小骚货,怎么样舒坦了吧,这回玩美了吧。”文荣反驳道:“你别得意,一会让哥哥也把你玩得死去活来。”文荣起身要让我教她捆绑秀清。我说咱们说会话吧,一会再玩好吗。我把包里的丝袜都拿出来,放在床上。我把长筒丝袜和连裤袜交给她俩,让她俩编成袜绳。我要出去买安全套。秀清拦住我说:“你去哪买呀。你一去别人就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不能去。”文荣说她家里可能有,她要回家看一看。文荣穿好衣服走了出去。屋里只有我和秀清,我关上门,秀清把她编好的袜绳递给我。“哥哥,你的大姨子漂亮吧,她是不是很优雅。”我说:“你是怎么知道的?”秀清接着说:“这不难理解,女人嘛,很敏感。再就是我给你洗,你玩过的丝袜时,发现有两个女人的味道,其中一种留在丝袜上的味道,是桂花香型。我要是没有猜错,那是你大姨子的味道吧。也只有娴熟优雅的女人,才使用这种味道。”“秀清你的洞察力,和分析能力。真是太强了。你说的没错。”我回答着秀清。“哥哥,你真是命好呀。有一个好老婆,还有一个体贴入微的大姨子,她们俩都爱你,你真是太幸福了。”秀清说着哭了起来。“秀清你别哭,你也是个好女人,你也会得到幸福的。”我安慰着秀清。“我和文荣的命不好,摊上了无赖的老公,他们不是喝酒,就是耍钱玩女人,不务正业,不好好过日子。他们要是有你一半好我俩就知足了。”“你可以让他的父母教训他,让他回心转意好好过日子呀。”“没用的,不是没说过他们。说完了他就回家,找茬打我打孩子,有一次把我打得遍体鳞伤,他还把孩子打得头破血流。”“这个畜生,他简直就不是人。”我一把抱住了秀清,她也顺从的倒在我的怀里。“从那起,我就把孩子放在我妈那里,我怕他再受到伤害。我对他说我要离婚,他就更狠的毒打我。还扬言说只要我再提离婚,他就杀了我和孩子。后来山上发现了金属矿,人们都到山上采矿。每个月下来都有万把块钱的收入。他和文荣的老公,还有一些人就都上山采矿去了。矿山周边各式各样娱乐场所都有,他们就更不回家了。有钱就赌博玩小姐,也不管家里的孩子大人。我和文荣也是没办法,得养家糊口呀,通过镇长我俩才在矿上有了份工作。正是因为这样,才使我们能够相遇,真是有缘分呀。感谢老天爷,感谢神明。可惜好景不长,你就要走了。”“我这不是还没走吗。”“再有个十天八天的也就走了。”“那我就争取下次再回来。”“好,一言为定。”我俩正说着,文荣敲门。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