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淫色人妻

【阿成的妈妈】【完】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阿成的妈妈

我和阿成从小玩到大,相识好多年了,他近日染上毒瘾,欠人一身钱债,终日卖当借钱度日,也欠了我好几千元,打烂电话都不回,分明当我是傻子

,我满腔盛怒上他家,准备找他算帐。

那小子不在家,阿成的妈来开门,见到我好开心,邀我进去坐坐等他一下。

很久没见过成妈了,岁月似乎对她一点都没有影响,除了眼角尾多了几条鱼尾纹之外,仍然是那麽风骚。

其实,我对阿成妈都很有兴趣,还记得做小孩子那时,经常对她揩油,有机会揩一下她那个屁股就会好开心,整个晚上都睡不着,一面捋住小弟弟,一

面合上双眼,幻想着那个又圆又大的屁股,那对又坚又挺的大乳房…好多个童年的晚上就如此经过了。

当天晚上,阿成妈妈可能刚刚去饮宴回来,打扮得好漂亮,还没有更衣。

阿成妈的胸围都有卅七、八岁左右,虽然已步入中年,但风韵尤存,身裁仍然好标青,尤其那对奶子又圆又坚挺,看到我晕舵舵,原有的一腔怒火就化

为乌有。

成妈亲热地说道:“他就快就回家,坐下来喝杯茶,有什麽紧要事? ”

趁她俯腰倒茶之际,我由她恤衫领口偷望下去,见到一个白色半杯奶罩以及白雪雪的酥胸,隐约的还可见到一粒奶头!看得我的下体发硬,慌忙坐下来

掩饰。

年幼时梦寐以求的豪乳就近在咫尺,我的心跳得要跌出来,勉强镇定地说道:“没有什麽,普通事而已。”

“你不讲我都知道,她一定是借了你的钱,这不肖子!昨天回来偷光我的钱,还抢了我的结婚戒指去抵押,我不肯给她…”

跟着就长篇大论讲阿成:“自从阿成阿爸离开…”

我那有心情去听,茫茫然地望住成妈两片红唇擘开,张一下…合一下…。

我心想:“如果把阳具插进去,慢慢地抽提,扯开那块肥唇…就…”。

“还打我…威胁我…连老毋都不放过…叫我怎麽办!”她哭了:“呜…呜…”

成妈悲从中来,泣不成声,哭起来一对乳房一起一落,非常诱惑!

她好像有点醉意,脸好红,还有些头晕晕的,我扶她挨到梳化上闭目休息。

望见这朵带雨梨花,我手忙脚乱了,本来想告辞,好让她休息,但眼见如此良机,如果不趁火打劫就笨。

阿成这小子,不还钱就将用她老母来来抵押,子债母偿也是天公地道,想想又是大条道理。

我假意过去安慰她,挨个头去闻她的粉颈,嗅嗅一阵香水味和成熟女人的汗味,醒醒神:“哇,真香!”

接着跪在她前面说:“伯母,不要这麽伤心啦!”

还递一条纸巾帮她抹乾眼泪,实际上用手遮盖她视线,俯下头到她膝盖偷窥,希望看到她的底裤。嘿!运气不太好,她那对大腿紧夹着,如何是好?

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我说:“其实阿成是染上毒瘾,才搞到有今日…”

一面讲,一面动手…有意无意地放一只手在她的膝盖上,轻轻将她那对大腿分开一点,裙底春光就一览无遗了。

她那对大腿好修长,晶莹雪白,大腿尽头是一条粉红色半透明的粉红色叁角裤,窄窄的将肥美的饱鱼肉扯得分开两块,胀卜卜,连条缝都显现出来,

还隐约看到一片黑色,几条阴毛伸了出来。

以前偷窥总是惊鸿一现,看到一点内裤就好大的收获,今日近距离去偷窥,还可以慢慢欣赏个裙底的春色,看得我魂飘魄荡,兴奋得小弟弟都硬梆梆的

,连老爸姓啥都不记得了。

她一直在哭 ,什麽都不知道。

嘻嘻!色胆原来可以包天,死就死喇,张开她那对大腿再擘开点,伸只手进入她的裙子里面, 轻轻摸着她一对大腿。

“哇!好光滑 !”

一只手隔着我自已裤子猛捋阳具,另一只手渐渐摸到她大腿的尽头!隔着叁角裤轻轻用手指尖扫她那条肉缝。

“哗!暖洋洋,好柔软,好舒服!”

轻轻地摸索到她内裤边缘,勾起肉唇,塞入一只中指…正想进一步有所行动时,阿成妈开始渐渐平静下来,我知道再摸就一定出事,唯有缩回那只手,

替她拉好裙子,看见她半醒时的媚态,我是一头大汗,真的好想强奸她!

但是,如果她叫起来就大事不好了,时机未成熟,唯有压住满腔欲火,借口走去浴室冷静一下。

一冲入浴室,我就扯下裤子,猛捋阳具,忙乱中踢到一个竹篮,衣物倒得一地,一定是两母女冲凉时脱下的衫裤,其中有几条薄到半透明的性感叁角裤

,都不知是阿成的妹妹或者是阿成妈妈的。

随手挑起一件浅黄色红通花的,摸摸还有点湿湿的,这种有汗味和香水味的叁角裤闻起来都好爽,细心看起来,夹层布料用来包住肉缝那部分,还

有几条毛粘住,一边闻味,一边用另外一条内裤包住阳具猛捋个龟头,心中幻想着成妈那对奶子,插入那胀卜卜的口,真过瘾啊!

可能我兴奋过度,搞了十几下就眼前一黑,双脚一软,精液狂喷。

休息了一阵,就抹乾净那件东西,乾脆偷了那条叁角裤来做战利品。

出去见到阿成妈仍然伏在那,但已经醒了,看样子又不像知道我摸过她。

“阿明,你帮帮阿成喇,好嘛?”成妈含住泪求我。

摸住袋中的底裤,想起刚才的情景,心中微有歉意。

“好呀!有什麽事就打电话给我喇!”

心想:“下次你就…”

阿成2 恐吓一天晚上,电话响了,原来是成妈,她一开声就哭了,断断续续地说:

“救救我喇!最近有一个叫大哥洪的人打电话来,说阿成向他借了钱,要阿成最迟今天还,如果没钱就要搞我女儿阿萍,然後…再搞…我…,这不肖子

都算害死人了!”

“阿成到那去了呀?”

“他不敢回家,说有人要杀她,要避开几日,她说过你认识大哥洪,可以替我们讲一下情,求你救救我两母女喇!”

我精神一振,心想:“有机会吃天鹅肉啦!”

我和洪哥都算好熟,拨个电话问一下,原来只欠二千几而已,嘿!都不必又奸又杀那麽夸张嘛!”

“阿成欺善怕恶,要是不吓吓她老母,就没办法的喇。”洪哥都给我面子。

“洪哥,我先去她家看看,半个钟头後…”我将刚才所想出的的计划讲给他听了。

“…这样…就大家有占便宜喇…哈…哈…”

我走上成妈家,她好紧张的来开门,乳波一荡一荡,今天她穿着件碎花无袖长裙,淡素娥眉,另有一番韵味。

“大事不好啦,阿成欠他们伍万银,阿大哥洪就杀到哩,你两母女快点逃呀,这班人什麽都做得出来的!”

我一味恐吓:“让她们上来见到阿萍,就连渣都没喇!”

“伯母,你还有多少手饰和现金呀?”

“翻箱倒柜也剩得二千几,”成妈低着头:“这个月的租都未交,这半年来将她阿爸留下的钱都用光了!”

一面抹眼泪,一面将钱交给我。

“唉!…五万,死喇!求…求…你帮我。”成妈又开始哭,她看来可怜。

我心想∶“这个时候,都应该是向她下手的时候了。”

“怎办呢?先坐下,慢慢商量啦!”我故技重施,扶她坐下,这次就不必偷偷摸摸了,乾脆就坐她身边,好像情侣似的,右手臂揽过她的颈项,手指从

她衫领口慢慢爬进去,挑逗性地搔扫她的琵琶骨。

“哗!好鬼滑净!”

事出突然,成妈也不知所措,不知怎麽回应才好。

“不必这样担心…”我在她耳边细声说,轻轻用嘴唇去擦她耳珠。

手又伸下一些,摸到她个奶罩边,玩住条胸围带,回忆起第一次追女孩子时的那种滋味…。

她呼吸渐渐急速,面红直透脖子。

电话突然响起了,成妈吓得一跳!

“喂…喂!”成妈听。

“他妈的,你这个老!再不还钱我就烧你的屋…锄死你… ”

洪哥好鬼死大声:“奸了你女儿!我再给多半个钟,你好自为之…”

洪哥真够醒,时间恰到好处。

我接过电话:“洪哥,她们两母子那有那麽多钱呀!她阿妈求你可不可以缓一下…喂…喂!哦…哦…”

我眼溜溜转:“那…是…是…不过…”我越讲越小声,最后无奈收线。

“洪哥肯不肯?”

“她说如果你肯拍些写真相,她就当给我面子…但是你一定不肯…”

“这麽大的事,伯母,帮不了你喇。”我作状要走。

“阿明,不要走呀!求求你啦!只要不搞阿萍,要怎样就怎样啦!”

我假装无计可施地骚着後脑壳头,欲言又止:“这样子啦!事急马行田,,如果你肯牺牲一下,我替你拍几幅美女相片,顶住先啦。”

“如果要赤身露体我就宁死都不肯了!”看她的样子都很坚决,好一位叁贞九烈的住家女人!

我心想:“对着这麽贞节的妇女,一定要先给她一点尊严,慢慢来才可以。”

“不用赤身露体的,当去海滩游水,穿着泳衣的啦!”

“我以后怎样出去见人啊?”她好怕。

“穿着内衣裤,作状一下就行啦,你用头发遮住半边面,就没人会认得你啦。”

我连珠炮似的说了这些话,搞得成妈也拿不定主意。

打铁趁热,在这个纯情阿妈犹豫之际,我便拖她进房。

“随便挑件合时的喇!”我大条理由的抄她抽屉,将一堆奶罩叁角裤摊在床上逐件摸,各色各款都有,这麽私隐的东西被我看到,真是羞死她了。

其实,女人总是怕人偷窥,又怕走光,假如不想让人看,又何苦要这样多款式呢?

“这些太老土了,怎麽可以呀!”我有心捉狭她,拿起一条沾有经血迹的叁角裤来看,成妈尴尬了,迅速地一手抢去,还好凶地瞪了我一眼。

“不如看看阿萍有没有合的啦?”其实我心里最想看的还是小妹妹的。

我冲入阿萍的房间,乱翻她抽屉里的东西,本以为这个十四岁女孩子是穿绵质的底裤,那知她人细鬼大,条条都是半透明,而且十分细窄,我终於挑了

个有肩戴的奶罩和一条浅紫色比坚尼叁角裤给她,心想:这次看你再怎样遮挡了!”

她面有难色:“哇!这样暴露!怎穿啊!”

她的眼泪几乎滴下来,哭丧着脸:“我不想拍照了…”

“现在那些出名的阿姐都是这样了,没时间喇,亚萍的小命…”

这下吓到她六神无主,连忙去厕所换衫。

不一会儿,成妈由厕所出来,哇!奇观!那条底裤薄如蝉翼,怪不得她扭扭怩怩,双手遮得住一对奶子,又顾不得下边,慌失失地缩成一团肉。

娇羞中又有股成熟主妇的神韵。那对奶白雪雪,一个屁股好大,好圆。

我将她舞来舞去,将带来的相机摆上叁脚架之後,就开始博她懵。

“挺腰啦!凸起胸部,对!这样!拉起这…OK!”一过劲地谋杀菲林。

我尽量藉机会吃成妈的豆腐,挂名摆姿势,老实不客气摸住对奶,托一下,拨两下哇!好弹手!

成妈好久没被男人这样搞过了,好像很紧张,加上有点兴奋,浑身直震颤,她扭过肩膊头,下意识来避开我。

我用双手心托住她那对乳房,两只拇指轻轻隔住个奶罩绕住奶头打圈,阴阴笑道:

“这粒奶头要凸起才够性感哦!”

“是喇!好…”我揉得她两粒奶头真是有点硬硬地,开始有反应。

她含羞的低下了头,不敢正眼望我。我那条阳具已经好硬,涨到就要爆炸。

“不能合住大腿,擘开!”我强硬地捉住她只脚,擘到大字一样。

这次阳光充足,薄薄的底裤又窄又细,只是遮到一条肉缝少许,毛茸茸的肥约隐约现,两条精莹雪白的大腿,真是引死人。

我沿住条白嫩的小腿摸上去,在她大腿内侧的敏感地带用指尖轻轻搔扫,玩玩那些突出来的毛。

“望住镜头,不能动!要风骚一点!”我摸住她那只玲珑浮突的肉蚌,见到那条肉桃缝就要流口水。

嘻嘻!拣了条这麽窄的底裤给她,绷得个圆圆的小腹有一条明显凹痕。

“要想个办法剥光她,让她舒服一下喇。”我心想。

我轻轻地继续隔住内裤扣挖她肉缝的阴核部位,有位专家讲过,开始时隔住裤挖,效果比脱下裤好,起码不会弄伤女方,出汁也比较快。

哇!果然是湿湿的,她被我炒得好兴奋,娇喘频频,鼻孔微微扩张,不自觉地挺摆起只肥肉蚌,圆圆的屁股也情不自禁摇了起来。

看着她两两条大腿的嫩肉震震巍巍,两片红唇微微擘开,额角猛标冷汗,分明是已经春心荡漾了!

她紧皱着眉头,闭上了媚眼,好像很辛苦的样子。

“你作出这样的牺牲是为了阿萍,真伟大…”

安慰之馀,一只手仍然挖住她那敏感部位。

“你的…乳房…真伟大…”

见到这个良家妇女被我挖到快变骚货,又要保持女姓的矜持,那种内心挣扎,又淫荡又贞节的表情,真是可以得个影后奖了。

我抓紧机会,大肆拍摄她的面部大特写。

於是我再加重料,用中指按住她那粒阴核轻轻震颤。

她开始顶不住了,底裤好像更湿了,喉咙中还发出低声:“噢…噢…”。

我正想剥下她条叁角裤的时候,她突然捉实我只手,全身好像抽筋似的抽搐几下,“噢…噢噢…噢!”她大叫几声就软了下去。

成妈身为长辈,被後生的男孩子光天化日擘开大腿来调戏,搞到有高潮,什麽自尊都没了。

她稍微冷静下来之後,就好生气的望着我。

“我年纪这麽大了,都可以做你阿妈了。求求你…不要再摸喇!”

她的语气好坚定。

“我宁愿死都不会脱光让人看!死就死啦! ”

她一边哭一边很快穿上衣服走进房去。

“不要啦!”她情欲发泄之後下不了台,唯有扮生气了。

“好啦!等我和洪哥讲一下,看可不可以通容一下喇!”

既然她这麽叁贞九烈,我都不想逼死她,唯有用手搓弄自己几下来发。

“妈的!我一定要和你搞一次“劲”的!”

阿成3 成功昨天弄巧成拙,被阿成妈这块就到口的肥肉掉了,搞到几乎谷精上脑,整个晚上都睡不着,心想:这个伟大母亲既然宁死不屈,我就要改

变战略,由阿萍处下手。

下午放学时後,就在亚萍学校门口等她,没多久就见到阿萍跳蹦蹦走出来,还和几个男孩子有说有笑。

好久都没见到阿成的妹妹啦,曾几何时,这皮黄骨瘦的豆钉,摇身变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尤物。

眼前这个长发姑娘,小小的嘴儿,笑得好甜,样子好淘气,眼睛大大的,眼睫毛好长,鼻梁挺直,皮肤白中透红,好有青春活力,生得好高挑哩!

“阿萍!还认得我吗!”

“喂,明哥,好久不见,阿妈说你昨天上过来帮手,多亏你了。”

这女孩子早熟,说话时搔首弄姿,笑起来时一把声听起来好舒服,真她妈的风骚。

她的样子简直是成妈的翻版,我不禁联想起:如果调转过来,她穿起成妈的内衣裤被我又搓又摸会怎样呢?又或者两个一齐被我摸又会如何呢?

“我有东西让你看…你要保持冷静呀,你知道阿成现在事态严重,你阿妈又要交租又要救你阿哥,逼住牺牲自己!”我将成妈的色情照片递给她:“哪

!你看看啦。”

相片拍得好清楚。虽然不是全裸,但仍见到她穿着性感内衣裤,被人摸住乳房,想不到成妈这麽上镜,尤其是个几张特写,充份表露出她个种骚到出汁

的神态。

“怎麽会这麽?明哥,怎麽…会这样啊!”阿萍叫起来,整条街的人都望过来。

“听说这些是一个日本鬼拍来卖埠的,本地不卖的!还有些更色,更难入目的口交肛交…就不方便让你看啦!”

阿萍眼都红了,低着头呆呆地望着相片。

“咦?怎麽…这套底衫裤好像是我的?你看!裤头有我英文的缩写哩!”她都好有观察力。

“他妈的!一定是那个日本鬼要她扮少女,所以拿了你的内裤用。”

“通常她等你上学後才拍,这次日本鬼因为要赶开工,你阿妈怕你回家时撞正,要你在街上徘徊又不放心,所以要我带你避一避。”

“阿妈好惨呀!”听到母亲为她饱受凌辱,她的眼泪流出来了,还伏住我肩膊头哭到呜呜声,用她那对刚刚发育的乳房顶住我心口,好鬼舒服。

我借势揽住她,“萍女,不要这麽伤心啦,”

我在她耳边好言安慰,一面用心口擦她的乳房,一面轻轻抚摸她个臀部,那样的弹手,同她妈妈有好大的分别,鼻中闻到一阵少女的幽香,我的下体情

不自禁竖起,刚刚贴住她个小肚,大庭广众又不可以明张目胆这麽去磨她,真气恼。

心想:“ 不行,一定要得到她。”

“你现在就装不知道,打个电话给你妈妈,说要迟一点才回去啦。”

趁阿萍在哭,我即刻拨个电话给成妈,阿萍连忙摇头摆手,不想说出去。

“喂?”电话传来她阿妈的声音了。

“妈呀,我…呜…咽…”哭泣时又怎可以立即停呢,“迟点…回去…呜…”

我快收线,不给她讲下去。还义正词严地教训她:“你这麽哭着说,你妈都不放心啦,大家都知道这是见不得人的事,你要给妈妈一点尊严嘛!”

我拿她的学生证,说要替她申请一份工,接着给她点钱食餐看戏,约定十点钟来接她,接着再和洪哥打点一下,然後我就回家等消息。

果然,都还没进门口,电话已经响个不停。

“喂!阿明呀?我女儿哭着打电话回来,听不清楚就断线,洪哥接着就叫我即刻还钱,不是就後悔。他这次很阴沉,不再喊打喊杀,死啦!他们一定捉

住阿萍啦…”。

“等我想想办法…万事有相量。”我好言安慰:“我即刻来。”

我故意等她焦急一下,整个钟头先出现。

成妈如锅上蚂蚁:“怎这麽久啊?我女儿怎麽啦?”

我将阿萍的学生证拿出来:“洪哥叫我交给你的。”

成妈见到个学生证就吓得脸都青了!

“你向他讲讲情啦,拜托你啦!”

我用个‘无电池’的手提电话同洪哥‘讲数’:“喂!阿洪呀?怎麽啦…那些照片…我知…太老了?你没兴趣…喂!喂喂!不要收线呀!”

“死了,不和我我讲!”我故作紧张:“他说要你这麽老的女人,要好像阿萍那样的青春玉女。”

成妈吓到花容失色,别无选择地说道:“拜托你对他说,不要搞萍女,我什麽都肯做啦!”

我作免为其难状,‘再次’同洪哥接触:“喂!洪哥,成妈说今次肯牺牲色相…什麽?要打真军…要含?…还要…钻屁眼…哦…不准带袋…你一会派人

上来…”

“不要派人!不要派人!我怕有性病…”成妈旁边抢住讲:

“我不和别人做,一定要同阿明做!”成妈真看得起我。

“不行啊!怎对得住阿成,况且…你是我长辈…”这次轮到我吊起来卖喇。

“求求你啦,上次你替我影相…你…都有看…摸…我…还搞到我…”她羞到不能再讲下去。

看她这麽可怜,就应承道:“好啦,好啦,一个钟头後收货啦。”

我收线後就教她:“顺其自然啦,没人调镜头,用脚架就比较麻烦,唯有见机行事了,我一说‘大特写’你就擘开对大腿,向着个镜头。就这麽简单。

“我会用吻你的方法来遮住你的脸,你就尽量用屁股後面对镜头,一有机会就伏下个头,含住我条野,就包无人认得你啦。”

“你去冲个凉,打扮漂亮些,穿条短的裙比较会方便。不要再戴乳罩喇,反正要脱的嘛!”

我跟手将个电话搁起,免得阿萍又打电话来就累事。

部署妥当之後,录影就开始。成妈去冲个凉,换了件枣红色低胸迷你裙,她果然听话,无戴奶罩,两粒的隐约见到。浓妆的成妈同时判若两人,离远睇

整个少妇这麽。

这次我拖住她的手入房,她面红红,好尴尬,垂低头一声不出。我揽住她条腰,轻轻拨一下她额前凌乱的秀发,情深款款地望实她。

实行假戏真做了,我说道:“成妈,其实我小时候就好喜欢你,你是所有阿妈之中最好身裁,最漂亮的…肉弹明星也不过如此…我每晚都想住你来打飞

机…你看,我条肉棒又硬啦…好大条哦!”

我捉住成妈的手,放到我隆起的地方。

她有点感动了,两片好性感的红唇微微张开,但欲言又止。

我忍不住就吻下去。

初时她有些抗拒,扭侧面来闪避,但经不起我好激情地狂吻,终於被我舌头伸入唇间,好挑逗的用舌尖撩一下,舐一下她的舌头。

她好被动,没有相应伸出舌头来跟我玩。

我心想:“一会儿要你用条舌头来舔我够本。”

我啜到自己差不多缺氧先放开她。一边啜一边摸捏她的乳房,感到她奶头开始有点发硬。

上次一摸她的奶子就全身软,心想:“这次看你死不死?”

继续进攻,拉住她条肩带,冷不防向下一扯,整对乳房就全弹出来。

“呀!”吓到她失声大叫,慌忙用手遮住。

“不要遮了!让我欣赏一下啦。”我拨开她双手。

哗!真的保养得很好。

两只大奶跌荡有致、精莹雪白、好圆、好满。

奶头大大粒,呈淡红色,好像两粒子弹似的,乳晕出奇之大,像个小山丘,占了叁份一个奶,好彩奶峰也这麽巨型的,才不不算太异相。

“不要看啦!我这里好异相啦!”成妈自己知自己事。

最近玩来玩去都是小妹妹,摸惯小笼饱,突然见到这麽满的大饱,份外兴奋,低声说道:“你对奶好久都没被男人玩过喇,等我先替你啜一下两粒葡

提子。不如我啜左边 ,你自己搓右边啦。”

我用条舌尖在奶头周围舔舐,用门牙咬住奶头,轻轻这麽一扯,然後用舌尖揩擦敏感奶尖。接着就扮小孩子饮奶,狂吮猛啜,每啜一下就感觉她不由自

主地震一下。

我另一只手就撩起她条裙,摸到下边,成妈照例又阻手碍脚,紧合住大腿,这次我快手快脚,一手扯掉她的裙子,脱去纯白色的通花叁角裤,然後挂着

底裤在大腿上。

我这个‘导演’好不耐烦道:“擘开大腿!等我看看你那只毛喇!”

她无可奈何的擘大腿,我梦寐以求的桃源洞就毫无保留地摆在眼前。

成妈下边阴毛好浓密,好像一个小森林,几乎连条缝都遮住,拨草寻蛇才能见到那条小溪,两片大阴呈嫣紫色,合得紧紧。

想不到她差不多四十岁都还这麽诱人,简直看得我流鼻血。

她那粒阴核好小,很难找到,但这小肉粒是她的死穴,用指尖轻轻一下就敏感到她夹实大腿,合着双眼,皱起眉头打冷震。

我想:要破她的贞节牌坊就要易如反掌啦。

我感觉到自己那条的马眼开始湿湿的,於是脱下裤子,将条肉棒顶到她口唇边。

她当堂吓了一跳,眼睛睁大大都不知怎麽办。

“你苦口苦面,样样都不肯做,怎麽行呀!”前车可鉴,这个女人好要面子,一定要让她下得了台才可以。

“不如你合上双眼,当我是你老公,回味一下以前亲热的温馨啦,她平时叫你什麽亲密的名呀?小森林?或者湿密桃呀?”

她开始破涕为笑:“别乱讲啦,她叫我阿珍。”她开始有些少心动。

“阿珍姐,我保证会合着眼不看你,你便不怕尴尬咯!”

“哪!你都有试过同阿成的老爸吹萧嘛!就替我含一下啦!”

成妈点一下头,底声说:“记得初恋时不想弄大肚子,好多时都要…我含…,”

她真的好回味往日少女的情怀,样子好鬼陶醉。

“但我不记得怎做啦,这麽肉酸!”这个骚婆娘弄虚作假都要扮一下纯情。

“阿珍姐…首先用舌头,由上至下整条舐…”成妈听到我叫她做阿珍,似乎好有感触,果然俯低头照做。她合上双眼,用舌尖舔一下我的龟头。

“舐低点,舐我个春袋,”我好温柔地摸住她的头发,她一边将包皮捋上捋下,含着春袋的一边,用舌头撩撩春子,左右边交替地含。

我将她垂落来的头发拨好,欣赏她种媚态。

成妈果然有经验,不消叁两下手脚,整条肉棒就被她吞进去,还好落力地啜,吮得我舒服了,这麽搞法好容易出师未捷就爆浆的。

我乾脆躺下,叠高枕头,要成妈调转身玩六九式,骑在我上边。

“哪!继续吮我的肉棒,用个屁股向住我块面…唔…扭一下啦。”

她好听话,扭扭一下条腰,将个肥臀在我面前摆来摆去。好像是在被插似的一下接一下挺着小腹,每挺一下,那只就一开一合,两片鲜红色的肥螺

肉就在我唇边一下接一下开合着。

她的散放出一种成熟女人的味道,呢种味道可令狗公隔几条街闻到都顶不住,自古帝王连江山都不要的‘春情味’,实在难以用笔墨形容。

见她个屁股窿好像朵菊花,我顽皮的伸一只手指尖入去。吓到她整个人跳起来!

“我後面不让搞的!”她转身警告我。

一只手在肛门口搓一下,另一只手挖开她的大阴唇,两片小阴唇好滑嫩、好红,我用两只手指插入洞里玩,看到有水涌出来,忍不住啜一口试一下味道

,唔!好普通,不是那些色情小说形容的‘甜美蜜汁’好饮得这麽交关。

用舌头舐得她几下,她又开始打冷震,舌尖由她口伸进去,再挺直舌头仅量塞进去,以色头代龟头来她,得几下就搞到成妈典床典席。

“咦…咦喔…喔”好大声地呻吟,再不顾矜持了。

机不可失,我直刻坐番起身,用肉棒由後面揉她个口,冷不妨就“吱!”一声,就整条插进去,接着大力一挺、一抽、一插!。

“噢…噢…不要…呀! ”

再抽、再插几一下“拍!拍!”有声。

“不要…呀!”

她口说不要,下边就愈来愈湿,每次抽插都“吱、吱”有声、我由後面一只手揉阴核,另一只摸住个乳房,在他耳边喃喃细语:“阿珍姐只姣真的好

窄,是不是好久无过?”

我发觉成妈好喜爱欢听粗话,尤其赞‘骚’妙就兴奋到忍不住“噢!噢!”声。

“骚这麽多毛,又滑,又嫩又多汁!等我挖开你的,用大肉棒弄到你爽!”

成妈开始发骚,忍不住出声:“拜托你…快用肉棒…插我啦!”

“插你什麽地方?”

“插…我…骚啦!”她变到无廉耻,发狂、拼命迎送我的抽插,一个屁股竖起,两腿乱撑。

“噢,噢!噢!”猛叫。

想不到到她的高潮来得这麽劲。

我都顶不住啦,龟头一阵快感,就在成妈阴道里边爆桨,感觉上有相当大量的精液灌了进去。

成妈伏住枕头默默地流泪,多年的情欲压制,金漆的贞节排坊就被我毁於一旦,真罪过,心中不禁有点歉意。

我吻了她一淡就收拾一切,时间都差不多,我要去接阿萍啦。

阿成4 激将我照约定的时间去接阿萍,原来她已经在戏院门口等我。

“明哥,阿妈做完事了吗?”亚萍好焦急地问。

“搞好了啦,但是她心情还好激动,等她休息一阵子啦!”

胡扯了几句,突然间天降大雨,慌忙和她去一间餐厅避一下。

恰巧这间餐厅都很有情调,用深蓝色为主,桌布餐巾都衬色,再加上柔和的烛光,浪漫的拉丁美洲音乐,非常罗漫蒂克。

阿萍上气不接下气,胸口起伏有致。

她那件白恤衫被雨水湿透,隐约见到她两粒凸起的小奶头。

想起今日下午被她用对奶子顶住心口那种感觉,下边个小弟弟不其然又蠢蠢欲动。

我们有讲有笑,不知怎麽讲到看掌相,我就趁机摸手摸脚,捉住她只柔若无骨的小手儿,含情默默那样望住她,用食指渐沿住条掌纹扫一下。

心想:“这只手儿那样软和滑,用来替我打飞机就太好太舒服了。”

“怎样呀,看出了什麽啦?”她把声音好娇嗲,都不知她叫床时的本声是不是那样好听呢。

“你这条感情线好深,对人热诚坦率…容易信人…”

我信口开河:“你有时好固执,好内向,对前途好傍惶…有时…”

“有时什麽呀?”

我差点想说她有时会发骚,发花痴,想了想,还是不可以那样口花花,於是改口说道:“有时…好迷茫,你喜欢幻想,摸索人生,总是想找寻自我,对

不?”

听到她眼睛睁得好大,不禁说道:“怎麽你会那样清楚我的?你和我很谈得来呀!

多讲一些出来啦!”

“唔…爱情线好利害,就快有个心上人出现了!健康线就不太妙,阴盛而阳衰,要尽快用些阳气补一下才行。”

“怎麽补呀?”阿萍问。

“这样啦!我这里有一条港制‘红头黑须牌’的阳气补品,你口服就最合用啦,你想不想试一试?”

我终於忍不住又口花花,我捉住她只手摆在我那条硬梆梆的‘补品’那里。

吓得她的手缩都缩不及。

“不要呀,你骗人的!还讲咸湿的,我唔捻睬你喇。”阿萍知我整蛊她,於是好生气地瞪了我一眼。

和阿萍妈初初不肯被我搞,大发骄嗔那种神韵极为相似,这回有得手咯!

“哎哟!还讲粗口哩!女孩子家‘捻、捻’声?这里讲话不方便,不如找个地方,静静地、舒舒服服那样倾谈一下啦,好不好呢?”

“现在很迟了,阿妈会挂心的。不如一边走一边倾谈啦!”想不到这个女孩子那样机灵,难道我连奶子都没捏她一下就这样放她走?不行!

“你跟我回家啦,我有好重要的东西想让你看。”我故作面色凝重。

“是什麽东西?”她半信半疑那样望住我。

“没骗你你的!包你看得不愿走啦!”

我挽住她漫步而行,瞅准机会用手肘去揩她只奶子,她初初就有点尴尬,但走了不久她就半依半偎过来来,让我揽住他的细腰,好像一对情侣话那样亲

密。

到了我家之後,我揽住阿萍坐下来,她羞得垂低个头,面都红遍。

我播出好柔和的音乐,轻轻那样兜起她个下巴,情深款款地望住她。

好一个明眸皓齿的小美人。

忍不住吻一下她个额头,接着吻落眼、鼻尖、到口唇时她已经好柔顺的张开个樱桃小嘴来迎接我,让我接吻时还把舌头伸过来任我啜,搞到口水都流

出来。

当她被我吻到好陶醉的时刻,我偷偷地解开她的衫钮,由衫领伸一只手进去,隔个奶罩摸她对奶子,同时间上下其手,摸她大腿。

她合着双眼,蚊子那样声说:“不…要啦!”还用手遮住个胸,又紧合住双腿。

唉!正是好学不学,学她阿妈那样阻手碍脚理她就傻了!一於拨开她只手,照摸照捏可也!

“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东西让我看的?”

“好啦,不要眨眼呀。”我就将套录影带放出来。

开始是一张床,镜头非常呆滞,一看就知道不是专业的啦 。

镜头一转就见到睡房门打开,成妈好尴尬地进房,慌慌失失那样坐在床边。

她穿着一条枣红色的短裙,好鬼性感,凸出半个胸,露出两条白雪雪的大腿,想不到她那样上镜 ,看起上来顶多都是叁十岁多些,一点都不像似年近四

十。

“哇,阿妈装扮起来那样性感!平日成日话我条裙短,自己又穿着得那样暴露。”

接着我就出镜,哎!一棚骨排那样,要练一下健身才行了。

“怎麽你会在那,你不是说日本鬼拍的吗?”阿萍觉得好奇怪。

“那个日本演员临时失拖,唯有捉我落水啦,我都是受害者呀,我男人老狗拍那样的录影带,以後都不知怎走出来?我本来不答应,是你妈求我的,她

说日本鬼好变态又有虐待狂的,为了不想见你妈被人摧残,我唯有做一次啦!”

画面上的我猛吻阿成妈,一只手就好忙,忙着摸她对奶子。

原来她的样子好肉紧,一直咬住下唇,皱住眉头,还下意识那样望左望右,被我啜得两下就骚淫到媚眼如丝。

当时我意乱情迷,都没留意到她的反应,现在翻看录影带又另有一番味道,难怪有许多人都自拍录影啦。

“你的奶子那样小,和你阿妈那对豪乳比就差得远咯!”

死啦!一时口快,心中想的那句溜了出来了。

“你那麽喜欢摸大胸脯的就去摸我妈啦!看你的样子好像对我妈入迷了,其实小有小的好处嘛!”

她好生气地盯了我一眼,想推开我。

我就是最喜欢看她脸色赤红,大发娇嗔的神态。

她那对奶子都好弹手,奶罩的扣子在後面,一只手好难解松那个扣子,我下面那只手又被她大腿夹得实,亦不想抽只手出来那样失威,好彩个奶罩松松

地,唯有夹硬伸只手指进去搓她。

她那双奶仔好像鸡饱仔那样上下大,刚刚一只手捏得拢,柔滑好像新剥鸡头那样,那种幼嫩,娇小玲珑的感觉比起成妈对大奶子又别有一番风味。

轻轻搓住粒花生那样大的奶头,低声在她耳边赞她:“阿萍你真是愈大愈好看,再过多两年,特区小姐就非你莫属啦。”

她被我赞到飘飘然,毛都松了,连大腿都不记得合紧了,我顺势摸她大腿,一边沿住摸上去肉桃缝,隔住条底裤搓她只涨卜卜的仔,手指在条凹入

去的桃缝扫一下…扫一下。

正想伸一只手指进去摸她,阿萍阻止我,说什麽都不肯让我再进一步。

没得摸就希望她摸我啦,我干脆连条裤都脱去,竖起碌鸠向住阿萍。

“乖乖的啦!你看一下,我这条都硬啦,好辛苦的,做一下好心替我含一下啦。”

“那麽下流,不要!”阿萍话。

这女孩倒刁蛮,真没她的瓣法,唯有又用激将法:“哪!你阿妈都替我含啦,看看她含得津津有味?哪…还用条舌头舔哩…还玩‘深喉’哩!”

“我是不含的,阿妈那样会吹萧是她的事。”她又生气地鼓起泡腮:“我才不像她那样贱!”

听她的口气,开始对自己的妈妈看不顺眼了。

“你阿妈不但吹萧劲,还千依百顺,任看、任摸、任挖,其实,一个令人神魂颠倒的女人不是漂亮,或者年轻就行的,不信你看一下…”

电视画面的成妈分开一对大腿,一个肥白屁股在我面前摆来摆去,被我舔她那只时,肉紧到两腿张一下合一下,两片阴唇就像鲜红色肥螺肉那样一开一

合的,还猛地抓紧着床单,那种欲仙欲死的表情,十足十是一个性饥渴的怨妇那样样。

这时,要说成妈是被迫的就没有人相信哩!

“超!说什麽被迫拍片还债,其实自己发骚…”阿萍喃喃自语。

“那样擘开来扭给人看都行的?”

“你阿妈真是好销魂的,毛又多,那条肉缝…都还是嫣紫微红那样,个屁股好圆好滑的,我看你…”

“看我怎样呀?”

“瘦瘦削那样,一定是下面发育不良,两片阴唇好次牛肉乾那样黑嘛嘛啦,要不是怎麽不敢让人看看!真是一洞不如另一洞呀,哈哈!”

这回伤到阿萍的自尊心,气到她满面通红,“哇!”一声哭起上来,好鬼生气那样剥光奶罩、叁角裤,很负气地说:“哪!看吧!看到够啦!”

我将全厅的灯光扭到最大,实行慢慢欣赏这个小娇娃。

阿萍自动捧住对奶仔,手指头搔弄她的奶头,还好诱惑将大腿分开成个V字那样向我示威。

现在我才看清楚她对奶仔,果然是小有小的好处,非常坚挺,奶头红红地,其实都好标青,真是不应该批评她的。

她两条腿好修长、好白净,美中不足就是稍嫌瘦削了点。

一只仔涨卜卜,梳梳落落的几条毛。一肉缝清清晰晰呈嫩红色。

可能被她阿妈的骚态感染了,隐约见到有小阴唇少少水光。

“怎麽呀?看清楚啦!阿妈那对奶子开始下垂又软淋淋的,大有什麽用呀!”

“当然是你漂亮啦,心肝!”我停左个荧幕画面,指住她阿妈话:“哪!她条腰那样粗,小腹几多脂肪?。”

心想:“成妈,对不住,当务之急最重要。”

“是吗?你刚才不是说阿妈对大腿好滑,屁股大,毛又多的 ?”

“是,不过你还滑,看起来你对大腿长好多!你阿妈条腿太粗,下围太大,毛多到连条肉缝都遮住,怎够你那样诱惑呀!”我这次学精乖喇,这条妹仔

一赞她就什麽都行。

“那样你说我下面好还是是她好?”阿萍还要耍威,真是好胜!

“你阿妈是丰满的顶角膏蟹,你是娇嫩清新的“奄仔”蟹,好难比较,但是…”

“但是什麽呀?”阿萍问。

“男妈好会摆姿势,我喜欢她调转头挺起个屁股,用手挖开洞口,看到里面水汪汪的重门叠户那样,她还会不时扭扭细腰,好鬼销魂的。”

“什麽叫做重门叠户?”阿萍不甘示弱,竖起个屁股向住我,老实讲她个屁股就真是不够成妈那样圆、那样丰满,亦没有成熟女人那种夸张的曲线。

她挖开她只,挺挺一下个小腹,个圆圆的窿仔都已经水盈盈那样,她回眸一笑,胸有成竹嗲起把声问:“怎样呀,那个漂亮呀?”

我叁魂七魄都被她嗲到不知在那了,唯有出卖成妈道:“你阿妈那只老蟹和你差得远啦。不过,落就不知边个好啦!”

那样嫩红的窿仔,那样挑逗的场面,我实在顶不顺喇。

急急抱住阿萍,用阳具头对正她个窿,就那样顶进去…哗,这只仔真是好捻窄!

啜到紧紧,要用九牛二虎之力至成条插入去,抽出来连小阴唇都翻出来,那种快感和弄她阿妈就各有千秋。

我一时兴奋,狂抽猛插,都不记得怜香惜玉,搞到阿萍皱紧眉头,好像被人强奸那样。

但是她看住萤幕的老母那样欲仙欲死的表情,又不想认输呀!见她眼泪都标出来,真是连我的心都痛了。

好彩插着插着,水愈出愈多,她才没那样辛苦。

“阿妈有没有我那样窄呀…喔…噢…”,这小妮子还在死顶。

我一边玩住她粒小阴核,一面赞她:“阿萍,你真是好水好肉…你是我见过的女孩子中最漂亮,最性感的,!一面讲,一面抽插这只那样新鲜紧窄的

仔。

“那个最好呀,是阿…妈…还是…我?”

阿萍猛动着,面泛桃红,呼吸急促,眼看高潮都近咯,我阳具硬了整晚,都差不多要爆浆啦。

“你阿妈…那里…没有…你那样窄…”我真不满她那样没气度,为什麽一定要和她的老母比呀?

死啦!就要出来了!

“我问你…那个…好呀!谁的呀!”阿萍也开始打冷震,一阵阵抽搐。

“你好¨你好过你阿妈好多!”我终於一泄如注,射进入她那只小蜜桃里面。

就在那一刹那,我看到阿萍嘴角挂着一丝胜利的微笑。

----------------------------------------------------------------------

以後怎样呢?希望是阿明娶阿萍…还有那风骚丈母娘…不会没第二次吧!

DOR兄:很佩服你的想像力和细致的描述,有时间再给大家写好文章!

“阿成1 追债”这标题名是我加上去的这故事叫《阿成》,但阿成根本没有出现过,但阿成要是不赌,也没有这故事了!

文中的“我”虽然有点“奸”,但日後若好好对待阿萍,也不失一段佳话!

奉劝世人:小赌怡情,大赌乱性!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