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淫色人妻

【外派的生活小事】36-37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36、初体验

衣柜里,我紧张地蹲在保险柜上,双手扣着门缝猛瞧,深怕会错过精彩镜头。

「没想到,陈依居然还是处女!

「噗,应该是太凶悍了,即使美得冒火,也没人敢碰!」我一个人在衣柜里

偷笑。

在我想着的同时,外头两人已经又贴上。

顾为之伸手搂住陈依,粗鲁地吻着她。下半身也开始缓缓抽动,陈依再生气,

也只能皱着眉忍着痛,希望疼痛快点过去。

「啊呀,疼!」结果是顾为之先喊了声疼。

见着陈依脸色虚弱苍白,却一脸的得意之色。顾为之嘴唇上,被她咬出深深

的牙印。

倔强地想找回场子,却让本来还怜香惜玉的顾为之,突然便加快了插穴的速

度与力道。

「慢一点,人家受不了啊啊啊!」陈依再次痛得叫出了声。

撞击中,陈依被插得再次尖声大叫,双乳不停地在散落的长发间,无助地摇

晃。

突然,顾为之抓着将她翻正,从正面再次插进。

躺在床上的陈依,只能抱住亲吻她胸部的顾为之,任由他在自己的身上发泄。

「唔!怎么……又变舒服了?」陈依无所适从地娇喊着。

由正前方插入,敏感的阴蒂也被冲撞着,随着舒服感递增,她的表情再次如

艳红花朵绽放。

就在她又投入快感之中,张着嘴轻声开始呻吟时,顾为之却抱起她走至衣柜

前。

被压在衣柜前的陈依,以站姿再次从背后被插入,虚浮感让她双腿无力的,

只能紧抓住衣柜,无力地闭上双眼,用着仅剩的力气哼着。

「哦哦!好累……哀,好舒服……」她就这么痛并快乐着,感受那直冲脑门

深刻的爱。

或许是药力的关系,顾为之抽动的速度很快。

快感积累得陈依来不及消化,只感到下体失禁似的,爱液沿着大腿流下。

本以为是自己失禁小便了,一瞬间的羞耻感,让她从快感中惊醒。

但刚睁开眼睛,却发现一双男人的眼睛,正在隔着柜门间隙,被吓傻一样与

自己对望着。

陈依的意识,还在感受着插得她娇喘连连的肉棒,只是茫然地在啪啪声中望

着我。

随着陈依逐渐睁大眼睛,意识的逐渐凝聚,她似乎才发觉到不对劲!

一脸不敢置信地瞪着衣柜里,那双只有她看得见眼睛。

透过层层的门缝,我相信她此刻,已经知道我是谁。

「哦!啊啊!」身体的肉棒,却仍让她不由自主地娇喊呻吟。

两人睁着眼睛互瞪,我脑中浮现了很多她平时的画面,就是没有她现在,坦

胸露乳只穿着衬衫和黑裤袜,一脸舒坦被插穴的样子。

我估计平时就对我很凶的她,此刻应该也是脑中一片空白,能多尴尬就有多

尴尬!

暗暗抓紧了柜门,我担心陈依会当场暴走,行凶杀人。

可是没有,她只是继续盯着我,脸色仍是那么的红润,喊出的声音还是那么

动听。

白皙脖颈处的晶莹汗水,随着身体摆动滑至乳房,在令人垂涎的乳头上凝聚,

最后落至地板上。

或许她也不知如何是好?

一脚踹开顾为之穿衣服,假装没被看到太多?

打开衣柜揍我,在三人心头上,烙上从此忘不掉的耻辱?

还是,就这样假装我不存在,柜子里外就是两个世界,做完爱之后大家一起

失忆?

「呜啊!!」陈依忽然哀喘了一声。

只见后边的顾为之,手正在她小腹下抚摸,揉弄得本就无力的陈依,膝盖一

弯差点跪倒。

接着被后面的顾为之一顶,整个人紧紧贴在衣柜上。

陈依完全贴在衣柜上,她不间断的呻吟声,像是在我耳边喊着;而我鼻中所

闻的,是她的发香、体香和喘息中的湿热气味。

「不……要,不要看呀!」

与我近距离对望的陈依,一脸被侵犯的羞愤,两人视线刚对上,便急忙闭上

小声喊道。

「啊!」她突然又惊慌地叫道,身体猛撞衣柜,后面顾为之的力道又加大了。

他彻底被小糖果的药力点燃,朝夕相处的两人,明明互相爱慕着,却到今日

才有了亲密关系,那隐忍潜藏在身体里的欲望,不知有多少?

一手压着陈依的后背,另一手硬扛起她的腿,两人的性器官彻底贴合,阴茎

毫无阻碍地捣进陈依的肉穴里。

「啊呀!不要,你……你这笨蛋,不要压着我……」

陈依尖声骂着,委屈地红了眼眶,不知道是在骂谁?

因为就在刚刚,她的乳头已经被塞进门缝中,正在我的指背磨着。

随着她身体不断被动地挤压,我的手已经完全陷在她柔嫩的乳房里。

这样有限度地碰处她的乳头,让我想起小时候睡去前,那总忍不住伸手揉弄

的枕头尖角的冲动。

就在这样想着时,指头也不知不觉地,转去揉了下陈依嫣红的乳头。

「咿!!」

撑着不让眼泪落下的陈依,原本还恶狠狠瞪我的美丽双眼,在一声惊呼中,

已经难忍地紧紧闭上。

这是……害羞了?

不过,没等我有进一步的动作,陈依紧闭的双眼,忽然又带着暴怒的杀气睁

开。

那怒睁的双眼,明显带着被冒犯的不快,紧抓在门缝的指节,用力的抖动发

白。

尽管她的淫叫声是那么诱人,但被凌厉如同刀锋的眼神一瞪,不禁打了个大

冷颤。

这女人是谁?老闆的女人!那不就是未来的老闆娘吗?

想到这儿,戳在她乳头上的手指,抽筋似地连忙收回,我为自己刚刚的冲动

懊悔不已。

此时虽仍与陈依互望,但也不禁讨好地笑了笑。

只是,她瞪向我的双眼,仍是满满的杀意,我相信只要给她把刀,她马上就

能将我碎屍万段。

笑和怒,便隔着衣柜门板僵持住了。

不对吧!要担心的不应该是她吗?

她对顾为之的爱慕是绝对的,肯定不会想两人美好的第一次,因为我这被迫

偷看的偷窥狂,划上一道难堪的阴影。

再说了,要不是我珍藏的小糖果!能让他这么主动失身给你?

偷我糖吃还这么嚣张,你有没有搞错啊!

想到这儿,我非常的不满,伸手就去掐陈依的乳头。

「痛啊!」

乳头上措不及防的刺痛感,让陈依尖声喊痛。身后热血沸腾的顾为之听了,

也慢了下来。

感到顾为之慢下,陈依只能堆起笑容,回头笑了笑,彷彿在说自己没事。

紧接而来的,是她转头后,刺向我更为凶狠的眼神。

只是这次,我不再有压力,要说负罪和危机感,应该是你陈依才会有的。

眼神里不在乎的笑意,看得陈依一脸疑惑。

只是她现在腹背受敌,尽管无法理解,但也无暇顾及。

尤其顾为之已放下她的腿,紧搂住她的腰,亲吻着她敏感的脖颈。

她的身体也再次被挤向衣柜门,门板被压出紧绷的吱呀声。我连忙勾住门缝,

担心一不小心门就开了。

这两人做爱除了交换体液,感情交流跟小学生似的。

这弄得我尴尬病一下就犯了,男人床第上的自信心,是你爽了才叫两个声,

就能建立的?

我决定了!手立刻又掐住陈依的乳头,还很好心地往外拉。

「啊……啊!」

本来又转过来瞪我的陈依,疼得小脸可怜兮兮地哼着,就是不敢喊疼。

瞧她紧抿嘴唇、苦苦忍耐的模样,让我被迫偷看的委屈心情,一下便好了不

少。

不过,那也只是附带价值,因为这样做完全是为了顾为之!

那个看似稳重,但遇到紧急状况,仍会犹豫不决的男人,为了公司的将来,

必须帮他建立绝对无可动摇的自信心!

想着想着,掐着陈依乳头的手,更是转了起来。

而另一只手闲闲没事,乾脆伸到陈依腹下的位置,抓瞎一样摸着。

好不容易摸到了稀疏的阴毛,便缓缓伸出手指,突然猛地按下

「吓!」

看着慌张的陈依,杏眼睁得大又圆,我没有犹豫,手指立刻沿着阴毛往下探。

她的眼神,随着我手指越摸越下面,逐渐变成了惊慌。

在我碰触到那颗,小水珠似的阴蒂时,她恳求似地张着嘴:「不行!」只是

没有发出声音。

陈依虽忍着不愿叫出声,怕惊扰了埋头苦干的顾为之,但眼眶却已泛起了红。

只能咬着唇,一张脸楚楚可怜朝我不停轻摇。

放在平时,我也不是这么狠心的人,但这不全是为了大家好嘛!

「不!不要!!」陈依忽然大声叫出。

按在她阴蒂上的手指,已经沾满了两人插穴时溅出的爱液,乾脆不客气地揉

了起来。

哪管她要不要,连搔带刮地刺激她敏感的阴蒂。要不是担心被顾为之发现,

我还真想把手再往下探。

不过,这次顾为之听了她的喊叫,却像被激励般,马上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啊啊啊啊啊!!」

陈依本来放不开的叫声,被这样前后不断玩弄刺激,崩溃似地扯着喉咙疯喊。

虽然很有成就感,但仍震得身处衣柜里的我,耳膜阵阵发疼。

房内的气氛,马上有了惊人的变化,真正鱼水交溶般地快活!

顾为之干上了瘾,阴茎一拔,抱起快虚脱的陈依往床上一扔。

两人眼神刚一对上,便已飢渴地吻上。

「呜唔……呜!!」

陈依小嘴被紧紧吸住,双腿被压在自己身上,鲜嫩的阴唇整个露出来,被顾

为之狠狠地猛插进去。

呜咽呻吟声被封在嘴里,陈依双手更只能紧抱着顾为之,承受那快要凿穿自

己一样,一阵一阵灌在阴道深处的快感。

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陈依穿着的黑裤袜,被插得上下抖动的浑圆臀部。

黑丝被撕开的地方,小穴和白嫩的肌肤,已经湿黏得一塌糊涂。

阴茎啪滋啪滋地用力插入,又刷啦地带出飞溅的液体,这两人实在暧昧得太

久了。

刚刚才摸过陈依的私密处,房里又都是淫秽不堪的声音和气味,我理所当然

的硬了。

满手都是陈依的爱液,忍不住放在鼻前闻了起来,阴茎顿时胀得难受得要死。

忍不住了!隔了门缝,死死盯着陈依,黑裤袜破口处白花花的阴部,打起手

枪!

「啊啊!呜啊啊!!」

突然,陈依被压抑住的吟叫声,再次解放开来!

两人紧贴的嘴已经分开,直起了身子的顾为之,开始做最后的冲刺!

我也想像着,自己正压在陈依身上。

指上仍残留她私处的爱液,毫不犹豫地抹在阴茎上,那湿滑黏腻的感觉,就

像真得在她小穴里一样。

回忆着她哀求自己住手的表情,握住阴茎的手越来越快,就像真的干着陈依

一样,兴奋地喘着气,龟头顶传出一阵阵酥麻感。

忽然想起,初次跟在陈依身后,她紧裹着套装的诱人身段。

只要一掀就能尽情发泄,窄裙下匀称双腿和挺翘双臀,都像刻意诱惑着我一

样的性感摇曳。

握住阴茎的手越套越快,满脑子都是她被压在身下喘息的模样。

射精的欲望猛然爆发,一下全射进了那幻想里,性感老闆娘的身体里!

37、脱身的条件

衣柜内,满是浓浓的精液腥臊味。

外面陈依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在顾为之咬着牙的沉闷低吼声中,戛然而止。

发泄过后的顾为之,乏力地趴在陈依身上。

两人喘着粗气,若有我思地互望着对方,情真意切尽在不言中。

突然,顾为之想起什么似的,胀得通红的脸满是歉意,羞愧地说道:「小陈

……」

被疲惫不堪的陈依一瞪,急忙改口:「依依,我……对不起!」

即便是药力所致,被上脑的性欲冲沖昏了头,一向理智的顾为之,似乎仍对

陈依,感到不安与愧疚。

「唉……你呀,来,我又没怪你!」瞇着眼的陈依,兀自疲倦地喘着气。

见顾为之如此愧疚,伸手就抱住他,拥入自己的怀里。

将自己的心意,藉这亲暱的拥抱,诉诸无声之中。

好不容易从呆滞状态回过神来,再次透过门缝看向两人,他们就这样紧拥躺

着,也不知到底想抱到几时?

「该不会,就这样睡到天亮吧……」想到这可能性,我不禁在心里嘀咕着。

此时,陈依拍了下顾为之,温柔地说道:「喂!你先去洗澡。」似乎缓过劲

了,也不再喘气。

顾为之听到,侧身躺到陈依身旁,问道:「乾脆一起洗吧!」愉悦地欣赏着

她的身体。

「哼,又想使坏?」陈依俐落地坐起说道。

她伸手用力一拍,在顾为之结实的屁股上,留下了个红掌印,并接着说道:

「别忘了,还有人要回来,我可不想被那人看光,而且……」瞄了眼被她翻

乱的行李箱。

说完,直接推着顾为之进浴室。在听到里面响起清晰的沖洗水声后,才一脸

不爽地走到衣柜前。

伸手在胯下抹了抹,望着指尖上搀着一丝血迹的白色精液,陈依叹了口气。

随后伸手拍了下柜门,低声骂道:「想看到什么时候?还不快滚出来!」

从门缝看出去,她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赤身裸体,只是单手叉着腰,盯着手上

的精液思索。

碰─

我仍在犹豫时,她忽然生气地踹了下柜门。吓得我立刻推门而出,站在她面

前,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本来透过门缝偷看,视线就不太清楚,现在见了她站在身前,大方地任我观

看,不禁咽了口口水。

「还想看?进去,别出来了。」

见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陈依脸立刻垮下,伸手推了我一把骂道。

并顺势往前跨出,沾了精液的手伸出,直接戳向我的脸。

我没有多想,立刻抓住她戳过来的手,讨好地解释说道:

「别……别这样,我也是不得已的。」背靠着衣柜,实在也没地方能躲了。

「哦,不得已?」听我的回答,她一脸的不信,冷笑着反问道。

并再次向我逼近,她甚至不在意地让胸部压住我。

「那掐乳头、摸……我那里,也是不得已?」

问到这儿,她阴沉的脸,也不由得泛出了一丝红晕。

「不不不不不……我那是以大局为重,绝没有轻薄你的想法!」

见我连连摇头否认,她脸色越发难看,我不得不进一步解释:

「起初呢,我想拿衣服穿,没想到门忽然就开了,就不得不先躲着。

「接着,你们俩就……情不自禁地啪在一起。

「这我能理解,人嘛,总有个七情……喂!你握拳干嘛?快放下,有话好好

说!」

我刚说两句,她原就难看的脸色,更是提起了怒意。

见她握拳的手都举起来了,我连忙安抚。

「松开,松手!咱们都是文明人,放下,别冲动,对!就是这样。

「我当时就想,若是你们不快点结束,我多待在房里,就多几分暴露的风险。

「你也知道顾总那个性,让下属见到自己干秘……勇猛的模样,那多尴尬,

你说是不是?

说到关键处,见陈依又快生气的样子,连忙改口,这女人真难侍候。

「所以,为了维护顾总的尊严,我只能铤而走险。

「这样不只你们能尽兴;陈依你……又这么聪明,肯定会找机会帮我溜出去。

「你说,我是不是用心良苦?」

听我一口气说完,陈依已是面无表情地瞪着我。

也不知她信不信,一脸不冷不热的不知想什么?最后才放下指着我的手,摇

着头念道:

「真能扯呀,你这傢伙。」说完,颇有不甘地白了我一眼。

就在我以为没事,暗暗松了口气时,她却露出了揶揄之色,不屑地笑道:

「但是,这与我教不教训你何干?」

那沾着精液的手,立马又举起,直接又戳到我面前,并逐渐逼近我的嘴巴。

「男人,没一个能信的!不过,看在他的份上,我可以从轻发落。

「把这些吃下去,刚刚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陈依的指头上,传来熟悉

的腥臭味。

当她说到吃这个字时,我感觉脑神经被狠狠地扯了一下。

我有点欲哭无泪,为难地问道:

「换个条件行不?好歹同事一场。」

却见陈依乾脆地点头说道:

「也行,那我就去跟他说,你进来后,看见我没穿衣服,想强奸我。

「回去后,我再顺便把这件事,也告诉你的女人……」

没等她说完,我已经悲愤地含住她的手指。顾为之这傢伙,居然把阿雪的事

也跟她说了。

头一条,顾为之应该是不会相信的,但是影响绝对不好!

重点是,家里好不容易平息了一场风波,再被她这样一闹,那几个女人就算

不信,我大概也得脱层皮的。

嘴里满是腥臊气味,陈依这臭三八,手指还故意抠着舌头挖,搞得我超想吐。

「吞下去!」

完全不管我快吐的表情,她只是一脸爽快地笑着,并命令我快吞下!

咕嘟!

见我吞下,手指还确认似地乱挖。

确定我嘴里没东西后,才满意地拔出手指,语带威胁地恐吓着我:

「管好自己的嘴!不然吞精的事……哼哼!」

说着,伸手在我身上抹乾净后,才伸着懒腰走回床边,点起了菸。

我抿紧了嘴,迅速穿上衣服,赶忙收拾起行李,深怕压不住呕吐感,当场就

吐了。

「等等,那个给我!」

坐在床边,翘着二郎腿抽事后菸的陈依,见我收拾行李,忙指着行李箱内的

糖果袋说道。

这女人,衣服都还没穿好,居然还想着糖果的事。

强忍着呕吐感,我有点不高兴地回道:

「糖果比你被看光光还重要?」说着,又忍不住瞄了眼她雪白的乳房。

「看也看了,摸也摸了,有差别吗?」

她不在乎地说着,起身走过来,一把就将躺在箱中的糖果袋抢去。

望着手中的糖果袋,她的眼中满是欣喜,这让我很替顾为之的身体健康担忧。

此时,浴室内门忽然开了条缝,浑身泡沫的顾为之,探出了头喊道:

「依依,你一个人自言自语什么?有事吗?」

我俩压低音量的说话声,还是被他听见了。

听见开门的声音,陈依就已紧张地冲过去。站在浴室门前,刚好挡住了顾为

之的视线。

她的手在后背向我猛挥,示意让我赶紧躲起来,并像没事人一样乾笑道:

「呃……他行李很乱,我收得有点生气,就忍不住边收边骂,嘿嘿!

「你看你,都还洗着干嘛出来?快进去,外头冷气吹着凉,当心感冒了。」

陈依话说着,就已经伸手推顾为之进浴室。但顾为之却一脸好奇地问道:

「哦,好!你为什么还不穿衣服?哦!你还是想跟我一起洗吧!」

他总是会在奇怪的时间点,调戏陈依。

「哎唷,你很奇怪耶……算了算了,被你猜中了,你先进去,我菸抽完就进

去!」

我已悄悄爬到墙边蹲着,不以为然地盯着陈依;而她则是抱着胸手夹菸,冷

冷地瞥了我一眼,对已关上的浴室门,语气热切地喊着:

「洗慢点,人家想帮你擦背。」

迫於陈依的淫威,我匆匆收拾完毕,便拖着行李箱,被赶出自己的房间。

硄咚!

身后门被重重摔上,独留我一人站在走道上。

我发现,自己对这种被扫地出门的感觉,似乎已经不是很陌生了……

满怀各着感慨,拖着行李箱就要去阿生房间,才发现走廊其实挺热闹的。

稍微留意了下,走廊上都是正要入住,或是刚巧要出门的房客,还都是成对

的情侣。

想起办理入住时,柜台给房卡时夹带了几张纸。

翻出一看,原来是当地旅游景点,打算办一整个月的七夕活动。

边走边瞧着纸上说明,那观光景点还真不少,而且城市开发度也不错,到处

都是依着古蹟建筑的商店步道,新与旧交汇出特殊的风光,难怪顾为之会跟我说,

有空带女朋友来这旅游。

「关我屁事!」

总不能和阿生去逛街约会吧,将宣传单揉成团,唾弃这些刺眼的自走闪光灯。

阿生因为加入时间较晚,所以他的房间在不同楼层。

搭着电梯,里面还有一对紧拥在一起,看着像大学生似的情侣。

心里不由得泛着酸意,开始诅咒他们,保险套在战斗中啵地一声破开,精虫

成功达阵,有情人终成父母。

精虫!

嘴里忽然满是那味道,那股作呕感立刻涌出。

忍不住乾呕了一声,在那对情侣不悦地瞪视中,我快步冲出刚打开的电梯门。

在浴室里扶着马桶,几乎把之前吃东西,都吐得一乾二净。

「呼……算你狠!」

抹着嘴角走回房内,无力地瘫到床上,这可比连日奔波都还要累人。

这女人凶起来,真不是一般的剽悍。光着身子也没在怕的,反倒是弄得我狼

狈不堪。

「阿生也不知跑哪去了?满是狗粮的城市有啥好逛的,这喜欢到处乱跑的习

惯,就一直没改。」

进房时也没开灯,整座城市入夜后,高楼建筑上一盏盏温和的夜灯,透过窗

户照进来,就足以让我看清房内的一切。

「还好,不算太亏了。虽然胸部没想像中大,但胜在身材比例。」

想到能摸到陈依身体最隐私的部位,手指上仍残留着那触感。

疲倦地闭起眼睛,不禁开始回想,她哀求时的表情,压抑时断续的呻吟声,

像催眠曲似的,渐渐把我带入梦中……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