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淫色人妻

愚人節的林家僑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呼,今天天氣真好。」在吐露港公路上,我抽著香煙。我平時很少抽煙,

只有在心情感慨的時候。白色煙縷如絲般往上漂起,吹一口,立刻散無影蹤。



高速公路上壞車,怎樣看也不是一件樂事。我卻整個人都很平靜。彷彿有種

埋藏心坎的抑鬱,終於到了將被釋放的時候。



「過了今天,一切都可以忘記吧…」



我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渣滓,不知道在今天之後,被折磨多時的良心是否能夠

得到安寧?



「玲玲玲…」就在慨嘆萬千之際,握在手上的電話響起鈴聲,我按下接聽,

向來電者發出不悅之聲:「怎麼這麼久才回電?車子拋錨了,在吐露港公路,快

點來吧,我不想這種日子也遲到。」



對方應了一聲好,掛斷線,下意識想再抽一口,才發覺香煙在接電話期間不

自覺地擠熄了,媽的,今天總是神不守舍。



等待間,望著無際海岸線,不自覺地憶起往事。



我名叫鄭威,今年二十四歲。剛才接電話的是張俊,是我中學認識的同學,

亦是我的最好朋友。



說到好友,其實還有一人。他叫吳呆,不要懷疑,他真的姓吳名呆。我和張

俊認識吳呆時曾打趣說,這個人的老爸是不是很討厭他,給他改個這樣惹笑的名

字。



學生時代,張俊和吳呆是我交情最好的同學,我們自稱三劍俠。但事實上我

和張俊都心照不宣,吳呆是比我倆低很多級,說是朋友,倒不如說是跟班更適合

。也許我們根本沒有當過吳呆是朋友,只是有他走在身邊,是會顯得自己俊俏一

點。



我自問有點小聰明,樣子中上,加上家境不俗,在同年紀中算是有自信的一

群;張俊則人如其名,是個長得頗為俊俏的男生,整體條件跟我十分相似;至於

吳呆…他爸沒有改錯名字,是個帶點笨的呆子,配上中胖身形。看到吳呆你會明

白,上帝其實不是很公平,有些人的條件是可以很不堪。某程度上,吳呆應該算

是列入接近低能的類別。



只是這位男生雖然內在美和外在美都欠奉,但亦非一無是處,他是有點傻勁

的那種人。知道自己頭腦不好,為了成績不致落後得太難看,每天花上幾個小時

重複的溫習書本,有時候不明其意,只憑死記默背,總算是有點鬥志。而我和張

俊因為資質比較好,吳呆花上幾天也背不完的課本,半句鐘就盡收腦袋,惹得這

位傻呼呼的同學羨慕不已。



「努力吧,我和阿俊會支持你的,多笨的人也有他的存在價值,一張廢紙,

都可以拿來抹屎。」我和張俊表面親切,但其實譏諷這位笨同學,難得吳呆毫沒

介意,一直視我倆為好兄弟。



我們根本沒有這樣笨的兄弟,這個我和張俊是心知的。



因為吳呆身材比較高大,每天上下課三個人走在一起,他總跟在後面,一個

人拿著三個書包,哈哈,隨從當然是負責拿書包,這樣才顯得我和張俊夠瀟灑。



「阿威,星期六學校有話劇,要不要去看?」這天張俊問我,我挖著耳垢,

一副毫不關心的輕佻表情:「話劇?悶死人,才不去!」



「是班長演的唷。」張俊作個調侃語氣,我順手拍打吳呆的肩:「阿呆,早

上六點鐘去霸好位置,我們要坐第一行。」



林家僑,她是我班、應該說是學校裡最美的女生。她不但是校花,亦是品學

兼優的班長。你很難想像一間平凡學校,是會出了一位具有明星偶像級質素的同

學,林家僑是那種美得叫人不敢直視的女生,縱然我和林俊自詡是班上數一數二

條件優秀的男生,也無例外。



星期六要回學校,對大部份同學來說並不是一件樂意的事,但為了一睹林家

僑台上的風采,禮堂仍是塞滿了人。這天並非什麼比賽,不過是每月例行的話劇

組演出,會如此受歡迎,只因今天的女主角是我班的班長。



因為得到吳呆一早的留位,我們坐上最有利位置,擡頭直望女同學那有如白

蔥的滑嫩小腿眼前晃動,三個人都看得癡了。



「好美喲…」吳呆是個不會掩飾自己的男孩,垂在嘴角的口水直冒出來,難

得還主動招認:「我都翹了…」



我和張俊苦笑一聲,雖然大家都有共識,其實我倆都一直有著相同的生理反

應。



「阿呆,今天有很好的片子,要看嗎?」欣賞過班長的優美演出,我們意猶

未盡,嘻笑的問吳呆,男孩急色點頭。中學每個男生都愛打槍,但沒多少人願意

在朋友面前打,吳呆算是其中一個。



我和張俊笑了一笑,觀看男同學打槍並不悅目,但頗惹笑,看笨人做笨事,

算是打發時間的不錯娛樂。



我們一起到了吳呆的家,這位同學的媽媽死得早,跟父親相依為命,而又因

為老爸在大陸工作,一個月才只回來一兩天。所以吳呆可以說是過著獨居生活,

這亦做就我和張俊有個方便地點,在課餘流連玩樂。



論家境我們是遠比吳呆好,住的地方亦不可相比,但年青人總愛混在一起,

況且到吳呆的家可以呼呼喝喝,倒茶遞水,我和張俊也樂在其中。胖子的家不算

很寬敞,兩房一廳,以一個人居住來說卓卓有餘。而吳呆有個習慣,是老爸不在

時會把父親房間的木門鎖起,故此我們活動範圍只局限在客廳和他的小房,但對

只有十六歲的高中生來說,已經算是很不錯的自由空間。



「啊,這個女生好漂亮,有點像班長…」這天我從網上找來一條A片,女主

角長得跟林家僑有幾分相像,吳呆急不及待,掏出雞巴就是猛力的擼,看得我和

張俊禁不住恥笑出來。



「好爽…你們不打嗎?」吳呆像過往的每天一樣,完全沒介意在別人面前打

槍。而我和張俊則從沒一起加入,除了因為打槍其實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外,吳

呆的那根亦令我們感到壓力,這個胖子的雞巴,是有點大。



「會有十寸長吧?」我心暗算。在第一次目睹同學下體的時候我不禁想,上

帝給予吳呆唯一的長處,原來就藏在褲管裡面。不過就算長又怎樣?以吳呆的條

件,根本不可能有女孩子願意給他操,得物無所用,正正是最適合用來形容。



「呼呼…要射…射了!」一條白濁在空氣中勾出弧線…媽的,我居然有心情

描述男生的射精。



「你啊,這麼快射,會不會是早洩?」我取笑道,雖然二十多分鐘的時間,

其實已經比自己優勝。



「就是啊,這麼沒用,有機會給你操班長,也滿足不了她。」張俊亦是不放

過逗弄吳呆的機會,我們都知道這是一件沒有可能的事。吳呆根本永遠永遠都不

會操到林家僑,甚至能否找到老婆亦是疑問。



「你說我會有機會跟班長嗎?」吳呆的雞巴又勃起了,這胖子的傢夥老是叫

人不爽。



吳呆當然配不上林家僑,那除了我還有誰有資格?我對自己的信心還是蠻不

錯的,只是我知道張俊也是心懷不軌,想要得到班長。我們是好朋友,但戀愛戰

場上不可輕敵,我和張俊都明白,對方是最強的敵人。



「先下手為強,要找個機會向林家僑表白!」



我決定先發制人,在班上也有幾個女同學對我有好感,但我是要最好的,我

要的是林家僑!



那是二月十四日情人節前的兩星期,為了增加勝算,我明白首先要收集點情

報,於是從林家僑身邊的人著手。所謂投其所好,才能事半功倍,這天下課我甩

掉張俊兩人,找來班上的春夏秋冬:黃春紅、夏真真、沈秋怡和泰冬梅,她們都

是話劇組同學,亦是跟林家僑最熟稔的女生,向她們埋手,可以得到不少情報。



「四杯香蕉船。」女生都愛甜點,學校附近的甜品店是我刺探軍情的地方。



「不要送禮物,家僑不喜歡討小便宜。」



「也不要裝酷,家僑最討厭自大的人。」



女孩們吃著雪糕,七嘴八舌的談論,話很多,但綜合起來,又好像什麼都沒

有說過。



「那會不會有什麼實質的意見…」談了一會,我開始不耐煩。跟心儀女生在

甜品店是樂事,和八妹(×4)是件苦差。



剛好吃完一整杯的沈秋怡忽然問我:「星期六有去看我們的話劇嗎?」



我為博取好感,拍心口說:「當然有看,那天一早去佔坐位,我可是妳們的

擁躉啊。」



夏真真慢條斯里的繼續問:「是嗎?那覺得故事怎樣?劇本是我寫的。」



我楞了幾秒,滿頭是汗,答不出來。的確我是看完全場,但除了林家僑那嫩

滑的小腿外,其餘都沒留印象。



四個女孩有默契的相視一眼,彷彿同樣問題已經問了很多遍,而同樣答案,

亦早已習慣。



「千萬不要在情人節當天表白。」這是整個下午唯一的結論,我不明問:

「為什麼?這樣不是最浪漫嗎?」



黃春紅伸個懶腰,冷冷的說:「情人節被拒絕,也太可憐了啦。」



「…………」



離開甜品店,泰冬梅摸著肚皮抱怨道:「快一個月了,每天吃甜的,不知又

要胖多少斤。」



我對林家僑的決心,當然不會因為幾個女孩的說話而放棄。三天之後,我拼

出去,說了希望跟她交往的事。



「對不起,我…有男朋友…」



拒絕,有如雷擊般一下子把初戀擊碎。女孩抱歉的表情令我眼前發黑,強裝

鎮定,盡量保持笑容:「是嗎?恭喜妳,那男生是誰?」



林家僑搖一搖頭,小聲說:「不是學校裡的人…」



我失戀了,說實話以林家僑的美貌,有男朋友是理所當然的事。我安慰自己

這不是我的錯,只是時間上的不配合。



一星期後,張俊臉上亦掛著跟我同樣的慘淡表情。我倆一向是好兄弟,很多

話不用說出口都知道,張俊亦向林家僑表白了,結果和我一樣。



這樣還好,證明林家僑說有男朋友,並不是為了拒絕我而作的謊話,世界上

真的有幸福兒採摘了這朵最美的玫瑰。後來我和張俊才知道,那個人是她的補習

老師。



「你猜,班長跟男友上過床沒有?」那一天下課,張俊語帶寂寥的問我。



「補習老師,每天呆在家裡,睡床就在旁邊,換你有這樣漂亮的女朋友,會

不會不上?」我反問理所當然的問題,接下來兩個人沒半句話兒,只餘胸口刺痛

的嘆息。



「喂喂,阿威,阿俊,有新片子了嗎?還有沒像班長的女生?」就在經歷失

戀那空虛不己的時候,不識趣的呆子問不合時宜的問題,我有一拳轟向吳呆肚皮

的衝動。



熱愛可以令人起勁,失戀為人帶來蕩魄,我渡過了人生最黑暗的情人節。那

段時間的我未能從失敗的打擊中振作,每天都是愁懷不展,過著行屍走肉的日子

。坐在班上,望著不遠處家僑的背影,痛楚一次又一次地刺在心弦。



林家僑,我很喜歡妳,我很想妳,為什麼妳已經有男朋友?



頹廢的心情,叫人無心向學,張俊亦跟我一樣,未能從失戀的陰霾中抽離,

有一次兩個人甚至打趣說,如果我們當中其中一個得到了林家僑,我們的友情會

否決裂?



「當然不會,我們是那麼重色輕友的嗎?」



這當然是騙人的,如果可以得到林家僑,我想我和張俊是會願意毫不猶豫起

放棄身邊的一切,包括我們的友誼。



失去了初戀,保住了友情,這不知可否稱為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阿威,阿俊,今天要一起打手槍嗎?」吳呆完全沒有察覺我倆的變化,所

以說一個人如果太笨,有時候是會令人討厭。



「今天沒心情做作業,阿呆,替我做了吧!」



「我也是,拜託了。」



「我一個人做三份作業?不是要通宵?」



吳呆大驚,我動怒扭下胖子的耳朵:「你有那麼笨,第一份是做,第二和第

三份就是抄啦,要那麼多時間嗎?」



「對啊,我們看你是兄弟才幫你,多做幾遍,不是可以容易記下來。」



「知…知道了…不要扭我耳朵…很痛…」



結果那天吳呆果然是替我們完成了家課,然而有第一次便有第二次,接下來

的日子,做家課的責任就全落在吳呆身上。



「我們是為你好,你那麼笨,多做幾遍才記得住。」



「知道…謝謝你們……」



但吳呆的蠢,是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這個儍子居然連作文都可一式三份的

照抄下來!



「鄭威,張俊,吳呆,你們英文作文內容完全一樣,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十六歲的年紀,被老師在同學面前抽著問並不是一件愉快的事,特別是當著

心儀女生的面前。



「是阿俊和阿威叫我替他們做作業…」笨如吳呆,令人不會懷疑他的說話中

有多少是真。



「為什麼你要替他們做作業?」老師質問道。



吳呆哭喪著臉的招認:「阿威說只要替他做作業,會給我很多好看的A片,

讓我可以天天打手槍。」



「你說打…什麼…?」洪老師是位新進來的年輕女老師,吳呆的口齒不清,

令她一時未能理解這是每個男孩子每天的日課。吳呆被逼得急了,大叫著:「是

打手槍,他們每天下課都會去我家,一起打手槍!」



「哈哈哈…超變態!好噁心啊,三個人一起打…」班上同學笑得翻了過去,

就連那位舉止最文雅的林家僑亦不禁掩嘴竊笑,這份恥辱是我一生都不能忘掉。



「你這個死胖子……」



我和張俊從來沒有當過吳呆是朋友,他只是一個低智商的跟班,是個僕人,

但結果我們被這個隨從在心愛的女孩前滑了狠狠一跤。



這天之後,我和張俊成了同學間的笑柄。欠做家課的羞恥,遠遠不及跟吳呆

這種傻瓜作伴為甚。很快笑話就傳遍校園,我們由三劍俠,變成了三個快槍手。



我們的友情完了,也許從一開始,我倆和吳呆間,就不存在過友情。



但吳呆完全不作一回事,在他心中,我和張俊仍是他的好兄弟。



「阿威,阿俊,今天要一起打手槍嗎?」



現在回想起來,那其實是相當幼稚。自己曾受過的痛楚,我們要吳呆亦嘗一

遍,而最可怕是失戀的傷心,使我和張俊因愛成恨。憶起那天林家僑嘲笑我倆的

表情,竟然有一種要報復女孩的心態。



「你說要怎樣整他?」



「嘿嘿,我有一個想法,你說一個流著口水鼻涕的胖子向校花示愛,是個多

麼滑稽的場面。」



當然這個年紀,所謂的報復也不會過份邪惡,我們只是要捉弄兩人,讓這位

曾經暗戀而又得不到的女神嚇一大跳。



「四月一日是情人節?」吳呆雖笨,也不致是白癡,聽我說這話,一臉狐疑

:「四月一日不是愚人節嗎?」



「傻瓜,都說你什麼都不懂,四月一日是情人節,二月十四才是愚人節好不

好?」我沒好氣說:「你在二月十四那天,有女孩子向你表白嗎?」



吳呆傻呼呼搖頭,我和張俊偷笑,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也不會有女孩子跟你

示愛。



「不是啊,我記得二月十四日明明是情人節,班上還有女同學給男生送巧克

力。」



「都說那是愚人節,大家在捉弄別人,你那天有看到班長跟男生一起?」



吳呆再搖頭,我理所當然道:「就是呀,像班長這樣漂亮,如果是情人節,

大家不會趁機送花和巧克力博取歡心嗎?」



可能你不會相信,一個班上所有男同學,都曾向同一位女生表白,而全都遭

拒絕。林家僑,就是一個如此迷人的女孩。班上只有吳呆一個沒有試過,不是他

不想,是他不會。



「但…」吳呆仍在懷疑,張俊裝著動氣說:「你即是說我和阿威在說謊嗎?

我們是好兄弟,又怎會騙你!」



「我知道你們不會騙我,是我弄錯了,那天是情人節…」吳呆生怕得失我倆

,我一本正經道:「你知道嗎?戀愛就像比賽,誰愈先起步,就愈有優勢,我想

過了,在那天向班長表白。」張俊亦按約定,裝作吃驚道:「你要向班長表白?

我也打算在那天表白啊!」



「哈,果然是好兄弟,口味也一致,這樣吧,公平競爭,誰輸了也不得懷恨

在心。」



「當然,男子漢要拿得起,放得下,如果班長接受阿威,我也無話可說,衷

心的祝福你和班長。」



「好吧,一言為定,班長成了誰的馬子,也決不影響友情。」



決定了後,我問吳呆:「你怎樣?這是堂堂正正的較量,要不要挑戰?試了

有機會,不試就讓機會白溜。」



「是呢,聽說阿呆你也喜歡班長吧?要不要參戰?」



「我喜歡班長!我、我也要參戰啊!」



笨蛋的優點,是不會知道自己的缺點。如果吳呆的腦袋是靈光一些,是會明

白自己連陪跑都不如。自取其辱,是他唯一的下場。



「好吧!我們一起努力,為慶祝先來看A片打一發,祝大家可以操到真正的

班長!」



「好啊!」



但一個人蠢,是可以沒有界限,隔天之後,吳呆又問我和張俊:「其實應該

怎樣向女生表白?」



我沒好氣說:「這個也要人教?追求女生,最重要是真心和誠意,你想說什

麼,就儘管直說好了。」



吳呆仍是毫無頭緒的半張著嘴,我突然靈光一閃,跟張俊互望一眼,決定把

遊戲玩大一點:「你就跟她說,你很愛她,想跟她做愛。」



「說想跟她做愛?」吳呆怪叫,張俊斥責道:「那你的確是想,為什麼要隱

瞞?愛一個人,必須毫無保留地釋放自己,把心意瞞住,就不是真實的愛了!」



我點頭說:「你愛她,所以想跟她做愛,這很正常,沒什麼好羞恥的。」



「如果你沒膽量,就只證明你的愛不過如此,沒有跟她一生一世的決心!」



「班長願意的話,我是會跟她一生一世的!」吳呆嗆著說。



我跟張俊作個輕佻表情,林家僑會願意,是荒天下之大謬。



「那你有這種決心就好囉,努力去吧!」



張俊還怕吳呆死不了,加重藥說:「還有你要知道,女孩子都很害羞,不愛

表達真感情,如果她不答話,就把雞巴拿出來給她看。」



「拿出來給她看?」



我附和道:「你那麼喜歡班長,肯定會翹起吧?男孩只有對著心愛的女孩才

會翹起,這就是一份證明,證明你真的很愛她。」



「但…她會不會以為我是色狼?」吳呆倒也有點常識,我從抽屜中拿出一部

A片:「枉你看那麼多愛情片,一點也學不會,女孩子不都口是心非,拿出雞巴

,如果她對你有意思,就會給你上。」



張俊亦是指著A片的封套質問道:「你有看過女孩子會拒絕的嗎?」



「沒有…」吳呆搖頭,看到那笨瓜的表情,我倆都忍不住要笑出來了,張俊

忽然拍拍手說:「哎,蠢了,你是我們的對手,教你這麼多,不是吃了大虧!」



「是啊!都說漏了嘴!」



吳呆信以為真,以粗肥的手捂著嘴巴,像個小孩子偷笑:「太遲了,我都已

經學會了。」



聽到這裡,我和張俊一起轉身,強行掩著噗哧出來的笑聲。



「哈哈哈,他竟然信了,世界上真的有這樣笨的人。」離開吳呆居所,我和

張俊在街上邊笑邊聊:「脫褲子就給你上,以為是在看春之文祭的變態色情小說

啊?這樣會成功,我割掉自己的雞巴。」



「你說會怎樣後果?」



「不就慘叫,摑一掌,然後報告班主任。」



「哈哈,以後那傻子就要被叫作變態露體狂了,真是想起也好笑。」



吳呆從來不是我們的朋友,他不配做我們的朋友。他只是一個小醜,一個給

我和張俊玩樂的小醜。



我和張俊都很期待那天,期待看這個曾令我們蒙羞的胖子出醜,但事情有點

意外,在愚人節前的一天,即是三月三十一日,林家僑沒有上學,這是自學期以

來,班長的首次告假。



「她病了嗎?」雖然得不到林家僑的愛,但說實話,我還是很喜歡她的。知

道她生病,有種想去探望的關心,但一個連好朋友都稱不上的普通同學,試問又

用哪個身份?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