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淫色人妻

刺激的新年夜聚會

发布时间:2019-10-02浏览:


又到年末,不過今年與以往不同的是,我不再是單身漢了,跟美麗的妻子雅琳結婚后的第一個新年,自然要有些特別的節目。



燭光晚餐?新年倒數?哈哈,這些都是當初戀愛時的老套路了,刺激新奇才是現在的我們的追求。元旦那天睡足了一整個下午,傍晚時分,我駕車載著精心梳洗打扮好的雅琳一起朝死黨 Marco的別墅進發,至于雅琳的裝扮,哈哈,暫時保密。



先介紹一下我的妻子吧,雅琳今年剛剛25歲,眉目清秀,一雙笑起來像彎月的眼睛特別迷人,由于喜歡跑步鍛煉的緣故,雅琳的身材也是非常有誘惑力,不算很大的胸部被沒有絲毫贅肉的腹部襯托得恰到好處,最出色的莫過于她一雙修長勻稱的美腿了,不知道迷倒了多少男人,能追到她實在是我的福氣啊!



出色的美女總會讓所有的男人流口水,老友 Marco一早就計劃著要制造機會可以跟雅琳多親近一下了,哈哈,好在我們都不是那種思想守舊的人,而雅琳本身也是喜歡熱鬧刺激的性格,沒有費太大的力氣,就說動了她來參加今天的這個特別的聚會,何況參加的都是老友,平時說笑的時候早就葷鹹不忌了,再說人生不就是總在找尋新鮮的體驗嗎?



6 點鍾,我們準時到達了 Marco的別墅,開門的是 Marco的妻子小萱,她是雅琳的大學同學,長得如女孩般天真可愛,卻有著前凸后翹的火辣身材,早就讓我口水滿地了。



小萱一開門就抱怨:「怎麽才到啊,就等你們了。」說著就拉著雅琳往里面走。我只有苦笑著跟在后面,說道:「明明說好6點鍾的,我們準時到的啊!」



果然人都到齊了,除了翹首以待的 Marco外,還有我另一個死黨阿東和他的女友Tina.Tina 是個混血美女,有一半西班牙血統,所以眉目特別清秀迷人,但她的身材卻不似歐美人般高大,有著東方女性的小巧可愛的優點。



雅琳一進門就吸引了 Marco和阿東的眼光,尤其當她脫掉厚厚的長外衫露出里面的短裙和絲襪包裹的美腿的時候,那兩位都忘記說話了。我趕快站在雅琳面前擋住他們的眼光,說道:「嘿,你們兩位別這麽露骨好嗎?也給美女們一個適應的過程啊!」



一句話說得Tina和小萱都笑了起來, Marco和阿東也總算恢複正常了,招呼我們坐下。聚會自然要以吃喝作開場,不然哪里會有力氣玩呢?小萱早就準備好了豐盛的晚餐,我們于是邊吃邊聊天。



開始的時候大家還像平時那樣說說工作家常什麽的,可是隨著酒越喝越多,再加上大家本就知道今天這個聚會的特殊性,話題自然而然的開始向情色方面轉移,氣氛也漸漸地暧昧起來。



Marco 見差不多了,也就不再兜圈子了,鄭重說道:「好了,其實這些夫妻間的事情總是說來說去的也就是那些內容,倒不如今天放開點,我們玩點刺激的,大家都這麽熟了,多了解,了解更深一層的也不算過份吧?」他故意把那個「深」字說得又重又長,還眨著眼睛對那三個女孩子壞笑了一圈,彷佛要把她們的衣服看透一樣,三個女孩子的臉也都紅了起來。



Marco 繼續說道:「爲了讓大家對彼此更加熟悉,接下來呢,咱們邊喝酒邊玩牌,每局最后出完牌的就是輸家,輸家必須要脫掉一件衣服,直到脫完爲止。



當某人已經沒有衣服可以繼續脫的時候,那一局最先出完牌的贏家就可以指定這個輸家作一件事,大家覺得如何?」



我和阿東自然是雙手贊成,三位女生雖然都有點羞澀,但誰也沒說出反對的意見,于是遊戲開始。而且爲了更熱鬧刺激,大家故意男女間隔著坐,每個人兩邊都是朋友的伴侶,而自己的伴侶恰恰在對面。



第一局 Marco作繭自縛,居然成了首個輸家,他很大方的就把上衣脫掉了,還故意不在乎地說:「正好覺得熱呢,脫掉玩得更High。」他對面的小萱橫了他一眼說:「爲這次聚會,你熱了好幾天了呢!」大家都笑了起來。



第二局Tina不幸落敗,由于別墅里熱氣十足,開始的時候大家其實都是夏天的短打扮,厚重的外衣早就先脫掉了,這時候三位女生都只是穿著短上衣短裙配絲襪而已,于是Tina毫不猶豫地就脫掉整條絲襪,露出白嫩的雙腿,還很開心地說:「哈哈,幸好有絲襪,不然馬上就要走光了呢!」我笑著說:「走光只是早晚問題而已,你是躲不過去的了。」果不其然,接下來輸的又是Tina,我們都等著看她怎麽辦,阿東還調笑她:



「老婆,這麽快就走光了?」



Tina白了他一眼,說道:「沒見過你這樣子開心讓自己女朋友走光的,你不怕我也不怕。」說完大方的把上身T恤脫了,露出紫紅色的蕾絲胸罩,Marco 和我都興奮地吹起了口哨。



接下來的數局戰況很激烈,我們三位男生因爲經常玩牌,所以很少會成爲輸家,三位女生經常要互相拼到最后,結果小萱和雅琳的絲襪也沒有幸免,小萱還輸掉了上衣,她里面居然是全透明的白色絲質內衣,36D的胸部若隱若現,而小巧的乳頭也激突出來。



Tina更慘,不但輸掉了短裙露出紫紅色的小可愛,連胸罩也都已不保,無奈下雙臂緊緊地護住胸前的兩點,可出牌的時候總是難免要走光露出粉紅色的乳頭,Tina兩旁的我和 Marco也是大飽眼福。



這一局輪到雅琳輸了,她有點爲難起來,小萱和Tina自然抱怨著:「雅琳你才脫第二件而已,快點嘛!」



雅琳紅著臉說:「人家這件短裙是連體的啦,怎麽一樣呢?」其實我早知道她的難處,不單單是連體裙的問題,我這位美麗的老婆今天是上空的,哈哈!雖然雅琳很爲難,但是規矩就是規矩,最后她還是決定要脫了,只見她輕輕的從修長的大腿下抽出短裙的下擺,然后慢慢地擡高短裙,露出了黑色的丁字褲,幸好這時候她的雙腿是緊緊閉合的,不然就要春光乍泄了,不過她最美的長腿卻再無遮掩,完全的暴露出來,兩旁的 Marco和阿東都是目不轉睛地盯著看。



雅琳繼續把短裙向上提,平坦的小腹也出現在大家面前,這時候她稍微猶豫了一下,然后一咬牙,背轉身把那充滿彈性的短裙快速地從頭上脫掉,然后迅速地用雙手遮住了真空的上身。雖然雅琳的動作很快,但兩旁的 Marco和阿東還是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乳頭。



我笑著說:「老婆,既然都脫了,就別再遮遮掩掩的了。」雅琳咬著下嘴唇白了我一眼,還是不肯放開雙手。



旁邊 Marco一邊盯著她雙手間露出的那片潔白的胸部,一邊說道:「如此美麗的胸部,應該讓大家欣賞都一下嘛!來,Tina也一起來,大家都別遮了,除非覺得自己的胸部不好看。」



女人果然都是感性的,哈哈,這麽一說,兩位美女都慢慢地放開了雙手,坐在她們之間的 Marco口水大流,這邊看看雅琳挺拔的35C的椒頭小乳上的那片粉紅色的乳暈、那邊又看看Tina那渾圓的胸部上那兩粒豆大的乳頭,幸福到無以複加。



場面逐漸香豔,而牌局仍在繼續……



(二)



我們三位男的雖說輸少勝多,但也總有牌運不佳的時候,幾局下來,衣服也是有所損失,加上本來就穿得少, Marco輸掉兩次,就已經只剩下內褲了;我和阿東還好,上身雖已全裸,但長褲還在。小萱也在接下來的一局向Tina和雅琳看齊,露出了她36D的巨乳,她兩旁的我和阿東自然也是大飽眼福。



局面開始緊張起來,因爲接下來很可能有人要全裸了。



這一局我的牌不錯,第一個出完了,而阿東也緊跟著出完,哈哈,果然有人要全裸了,就看是誰成爲這第一個了。



Marco 似乎有點專門針對雅琳,可惜雅琳的牌也不錯,很快也跑掉了,接下來Tina可就慘了, Marco和小萱兩夫妻很有默契地互相幫忙,最后終于讓Tina成爲第一個要完全赤裸的輸家。



Tina的皮膚本來就很白,這下從臉到上半身都羞得紅透了,紅通通的雙乳映襯下,她輪廓分明的小臉顯得份外美麗。這時候她也知道逃脫不了全裸的命運,只好慢慢地開始脫她那紫紅色的小可愛。



Tina先從后面把小褲褲的邊緣向下拉到大腿下方,這時 Marco居然把腦袋歪到她身后去欣賞那道誘人的股溝,Tina連忙用手遮住,可另外一只手還要繼續脫她的小褲褲就有點吃力了, Marco笑著問:「要我幫忙嗎?」Tina慌忙搖頭,于是只好接受了股溝走光的命運,雙手慢慢地把小可愛褪到膝蓋以下。



這時我和 Marco都開始專著地去看那春光集中之處,哇,原來Tina居然是白虎!小腹下面光滑得很,沒有半根陰毛,所以盡管她雙腿緊閉,她的桃花源也露出了上邊的小半部份,只見那兩片大陰唇緊閉在一起,如一條粉紅色的細線一樣向下延伸,直到埋沒在大腿根部的一片黑暗中。



Tina匆匆忙忙把小褲褲從腳下完全脫掉,然后用雙手遮住自己的陰部。



Marco 把她的小褲褲搶在手中,仔細地觀摩,還發出贊歎聲:「哇,居然都濕了呢!」



旁邊的Tina羞澀地抗議著:「不要啦,羞死人了。」Marco 大笑起來:「哈哈,這件小可愛就算是送給我的新年禮物吧!」然后不理Tina的抗議,把那還沾有Tina羞人的淫水的小可愛套到自己的手腕上。



這時候阿東也樂呵呵地說:「這麽說來,等下雅琳的小丁字褲就是我的禮物了。」



旁邊的雅琳捶了他一下,不依道:「哼,你想得美!」繼續牌局,接下來我們三位男人運氣轉差,接連的輸牌,我脫剩了內褲,而阿東和 Marco卻都已經全裸,露出了兩條早已堅挺的的長槍。



雅琳用小手指勾著阿東的內褲嬌笑著說:「哈哈,看看到底誰的褲褲是新年禮物。」



這時阿東突然把手伸到雅琳的桃花源處,迅速用食指從雅林的小丁字褲中穿過並示威似的輕輕挑了起來,讓雅琳的陰毛露出了少許,並且惡狠狠地說:「等到你輸了的時候看我怎麽給你扯下來。」



雅琳慌忙的把阿東的手給推開,然后罵道:「你耍賴,亂摸人家!」阿東笑著說:「不摸幾下你要是不流淫水,那我的新年禮物就不完整了呢,哈哈哈!」



雅琳立刻羞紅了臉,什麽也不敢說了。



我可了解我這位美麗的妻子,別看她很活潑、喜歡刺激,但體質十分敏感,我不用摸也知道她現在肯定已經水流成河了。



現在只有我、雅琳和小萱身上還有唯一的一件衣物,另外的那三個人如果再輸就要做一些羞人的動作了。



局面開始刺激起來,大家出牌也都比較謹慎了,不過那三位裸體的似乎有點形成潛在同盟的感覺,互相支援著牌就很快出完了,看來我們三個又有人要褲褲不保了,好在我和雅琳兩夫妻心靈相通,三下兩下就把小萱給判了死刑。



可能是受氣氛感染吧,小萱這次倒沒有猶豫,她那本就透明的白色小褲褲其實早就把那內部的黑色陰毛顯露得很清楚了,而且現在也已經隱隱約約的有些透著濕潤了,脫掉似乎好一些呢!



只見小萱很自然的站了起來,然后彎腰把褲褲褪到腳下,那巨大的胸部隨著她身體的活動而上下翻滾,我和阿東都快看直了眼了。從巨大的胸部向下看去,小萱的陰毛非常茂密,從大腿內側的那個三角區向下形成一個充滿誘人神秘感的黑色地帶,讓人對里面的桃花源想入非非。



小萱二話沒說的就把褲褲扔給我,我拿起來在那點點的濕潤處大力的嗅了一下,一股澹澹的淫靡的氣息讓我的小腹立刻充滿的沖動的感覺,太刺激了!



不過接下來就慘了,我和雅琳兩個人要應對四個人的同盟,再加上我們的牌也並不太好,結果最后只剩下我跟自己美麗的妻子對決了。雅琳用有點可憐又有點挑逗的眼神看著我,我則回給了她一個讓她放心的眼神,然后迅速地把手中的牌出完,哈哈!老婆,對不住了。



Marco 和阿東立刻興高采烈起來,等著看雅琳脫光光,而雅琳則噘著小嘴,小臉紅朴朴的美豔不可方物。阿東開始吹口哨了,右手的食指還在不斷地對著雅琳勾動著,等待著那香豔的禮物。



雅琳沒有別的辦法,只好坐在那里,輕輕的擡起臀部,先從后面把丁字褲褪到大腿下,接著左手遮住三角地帶,右手慢慢地把小褲褲褪到雙腳下,兩條修長的玉腿始終保持緊閉,生怕走光。阿東迅速的把雅琳的丁字褲搶在手中,仔細地撫摸,然后哈哈笑了起來,看來她也發現了我美麗老婆的秘密。



阿東充滿挑逗的對雅琳說:「關鍵部位都已經濕透了,琳美女的淫水還真多啊!」



雅琳羞得頭都會擡不起來了:「不要亂講啦!」這時候另一邊的 Marco還沒算完,對雅琳說:「用手遮住了怎麽能算數呢?



快把手拿開。」



雅琳搖頭不依,可是所有人包括我在內都笑鬧著讓她把手拿開,最后她終于頂不住,慢慢把左手收成了拳頭,不再完全遮掩三角地帶,阿東跟 Marco的頭都快擠到雅琳懷中去了。



只見我美麗老婆的三角區顯露在所有人面前,左手的小拳頭下,有少許修剪得很整齊的陰毛,陰毛延伸處隱約可以看到兩個大陰唇交會處那透著水光的小隆起,看來美麗的老婆動情了,緊閉的雙腿根部也是蕩漾著淫水的光芒。



在這種光芒的映襯下,那雙健美修長的美腿簡直誘人到極點,我已經被刺激得非常堅挺了,而雅琳旁邊的那兩位就更不用說了,長槍一同舉起向美麗的全裸的雅琳致敬。



至此,局面開始透露著淫穈的味道。



(三)



六個人中,就只有我還穿著一條內褲,剩下的五位雖然三位女生遮遮掩掩,但總歸還是全裸的,他們似乎覺得不公平了,一致要求我直接脫光向他們看齊。



我也知道這麽打牌我肯定是要吃虧的,他們五個必然要共同對付我,與其下一局被動脫光,我還不如現在爭取一點福利,于是我提議道:「接下來呢,就是贏家命令輸家的國王遊戲了,不如這樣吧,我們不用再出牌來判斷輸贏,直接抽牌就好了,比如準備六張牌,一個王加從1到5的另外五張,然后拿到王的就可以命令某個數字作某個動作,由于國王並不知道誰是幾號,這樣還公平些避免作弊,我現在可以與你們一樣脫光,但作爲回報,必須由我來作第一局的國王,你們覺得如何?」



大家想了想都同意了,而且想到了接下來的遊戲,男人們都興奮莫名,而女生們則都面紅心跳。



第一輪我直接把王拿出來,然后把剩下的5數字整理了一下由他們抽,在他們抽牌的時候,我開始思量著如何來整治第一個人。



抽完之后,我主意已定,其實我整理牌的時候眼睛掃到了最外面的那張牌是4 ,而恰好我旁邊的小萱抽走了這張牌,哈哈,不是我作弊,實在是你運氣不好啊。



于是我說出了我的命令,4號騎到我腿上進行下面的遊戲直到這同一個人再次被抽中爲止。



其實這個命令是很有風險的,如果是個男人被抽中了,那接下來的幾輪對我來說就是徹底的痛苦而不是福利了,哈哈,幸好我看到小萱的號碼了。



果然小萱有點爲難的亮出了自己的號碼,然后慢慢的挪到我身邊,思考了半天結果背對著我坐在我的右腿上。



雖然大腿上有被她的陰部壓到,但這怎麽能應付得過我呢,我立刻說:「這是坐,不是騎,騎是要用跨的。」



小萱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又猶豫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擡起左腿跨過我的右腿放到了我兩腿之間。哈哈,好舒服啊。



由于小萱要避免陰部走光,只能把陰部向下完全的壓到我的腿上,這樣我的大腿完全的感受到了那柔軟的大陰唇的濕潤與柔滑,而小萱茂密的陰毛也輕輕的摩擦著我的大腿,癢癢的撩動著我的神經,從后面看去她豐滿的臀部跟我的大腿根部擠壓在一起,真是肉光至至啊,而在我兩腿之間的萱美女的左半臀部由于要保持平衡,也輕輕的壓到我的小兄弟,如此全方位的享受,爽到沒有話可說了。



我享受著福利繼續遊戲,小萱由于騎在我腿上,拿牌看牌都要前后活動,我的右腿又是一番舒爽。



這一次抽到王的是阿東,他似乎很想懲罰雅琳,思考了半天,決定讓2 號給大家跳一個百老彙踢腿舞。



沒想到2 號居然是 Marco,這可實在不怎麽美了,看著他艱難的甩動著長槍,三位女生笑翻了,我和阿東也只能爲他歎息了。



接下來居然被小萱抽到了王,她說她的要求就是自己回原來的位置,既然人家是國王,那也只好依她啦,可憐我只享受了2輪,當小萱迅速的離開我的大腿后,我發現她坐過的那個地方已經是一片水漬了,哈哈。這小蕩婦,原來她也很享受了,于是我壞壞地看了她一眼,小萱都有點羞的不敢看我了,哈哈。



再一輪又被阿東抽中了王,可惜他再次的選錯了對象,居然讓我原地張開雙腿然后摸自己的腳,這家夥,看來對雅林緊閉的雙腿他是一定要給翹開的了。



鑒于兩次抽中男人,阿東于是提議,可以抽到王但不使用,積攢兩次然后就可以直接指定某人作動作了,雖然三個女生開始反對這個辦法,但由于三個男生堅持,再加上大家都已經喝了很多酒而且也都是全裸的玩了半天了,最后阿東的這個提議獲得通過。



于是后面的遊戲就有意思了,女生們抽到王的基本都馬上使用,不過處罰就沒有什麽意思了,無非就是學狗爬學貓叫什麽的,當然我們也趁機欣賞到了Tina學狗爬時候的后門風光,這個混血美女的陰部還真獨特,前后都是那麽的緊閉,除了一條粉紅色的小開口基本什麽內在春光都看不到。



等到男生抽中王的時候全部都不使用,都積攢起來希望可以指定目標的。



結果幾輪下來, Marco第一個拿到了指定權,于是他跟阿東盯了很久的雅琳緊閉的雙腿終于淪陷了, Marco要求雅琳作一個高難度的動作,就是把自己的雙褪同時放到頭部后面去,這個動作對于身材細長的雅琳來說難度不大,不過問題在于這種動作作出來,雅琳的桃花源就要門戶大開被人看光了,誰知道我美麗的老婆不單漂亮,還很聰明,居然跑到了牆角處,背對著我們作了這個動作,哈哈,誰讓 Marco沒有說明必須面對我們的呢,結果氣得 Marco直跳腳卻也沒有辦法。



這時候女生們又覺得不公平了,老這樣早晚是要被懲罰的,于是雅琳提議,爲了公平,抽到了王不使用也可以用來抵消掉某人沒使用的王。



接下來可憐阿東等了很久都沒有積攢到兩次,總是被女生們破壞,沒想到卻被我先拿到了指定權,剛才享受過了小萱的陰唇按摩,雖然也很想看看她茂密陰毛下的桃花真面目,但Tina那緊閉的陰唇實在太有誘惑力了,于是我命令Tina用手將自己的陰唇分開然后展示自己的小洞口給在場的每一個人看,Tina聽到我的命令后生氣的捶了我兩下,哈哈,爲了眼睛的福利,這點痛,不算什麽了。



猶豫了半天,Tina還是放不開,在勸說的過程中, Marco又藉著壯膽的名義讓Tina喝了兩杯酒,哈哈,酒精的刺激下,小臉紅透了的Tina終于分開了自己的陰唇,乖巧的用兩手盡量拉開陰部,露出洞口,先展示給自己的男友阿東看,接著我和 Marco一起擠了過去,在非常近的距離欣賞著Tina的小穴,她的洞口也是粉嫩粉嫩的,似乎非常狹窄,一道乳白色的液體從里面緩緩的流出,順著Tina的會陰流到她的菊花,而她的陰蒂也已經高高的隆起,看來這種姿勢不光是我們的眼睛可以享受,Tina自己也是情動不已啊。



雅琳和小萱也充滿好奇的仔細地看了看,小萱還動手摸了一下Tina那細小的陰唇,結果讓Tina差點崩潰,放開雙手躺在地毯上非常急速的呼吸,整個身體也透著一種玫瑰般的紅色,氣氛淫穈到了極點。



受到Tina的刺激,接下來的遊戲大家都開始放得開了,女生也開始還擊了,讓我和阿東一起表演了一次拼槍。



不過她們進攻的時候卻沒有辦法同時進行防守,終于被阿東積攢夠了兩次,這次阿東是絕對不對放過雅琳的了,經過周密思考,阿東決定,讓雅琳用自己的小穴在阿東身上畫圖,就是用淫水滑過阿東的四肢,且必須留下明顯的水漬,哈哈,這小子,真有鬼主意,雅琳這種敏感體質,倒真是最適合完成這個任務,接下來就看我美麗的老婆能否放得開了。



雅琳開始自然是不同意,羞澀的雙腿仍然是緊閉在一起,直到最后阿東同意降低要求,只要滑過雙臂就可以了,雅琳本身也有點醉了,于是終于同意了,誰知道卻中了阿東的圈套,陰唇在手臂上滑過,自然是要從肩膀開始。



阿東一臉興奮的作在地毯上,高高的擡起左手等后雅琳的服務,雅琳羞澀地走到阿東身邊,爲了盡可能少的被阿東看到自己的小穴,她選擇了背對阿東,把右腿從阿東手上迅速跨過,然后整個陰部壓到阿東的臂膀上,慢慢的向前移動。



阿東雖然看不到前面的風光,但雅琳的后廷菊花清楚的展現在阿東面前,而隨著雅琳身體向前移動,她的兩個大陰唇慢慢的就被拖在了后面,越來越多的陰唇展現給阿東看,而小洞洞口也微微的張了開來,阿東還調皮的伸頭靠近雅琳的小穴口,吹了口氣,刺激的雅琳渾身一顫。



當我美麗老婆的陰部終于滑到阿東的左手的時候,她才知道自己上當了,阿東要求五個手指都要滑到,這也就相當于阿東用五個手指輪番去扣雅琳內美麗的小穴,而在正面, Marco早就準備好了,以作裁判監督的名義,在幾乎貼到阿東的手指的位置上觀察雅琳小穴被阿東的五個手指蹂躏。



這種情況下,雅琳的美麗的桃花源終于徹底淪陷,大陰唇被阿東用兩個手指分開,而阿東的中指則從陰蒂經過尿道口到陰道口之間來回的撫摸, Marco這個裁判則把嘴唇幾乎貼到雅琳的陰唇上去那樣在輕輕吹著氣,敏感的雅琳早已經水流成河,這時候沒有人會在意雅琳的陰部是否滋潤遍了阿東的手,大家擔心的反倒是阿東的手會不會被水淹沒了。



當雅琳終于掙扎著離開阿東的手和 Marco的嘴的雙重夾擊的時候,阿東很無情的告訴她,這還只是開始,還有右手呢,我那美麗的嬌妻無奈的再次跨過了阿東的手,不過這次她選擇了面對阿東,既然已經被 Marco那麽近距離地看了個夠,雅琳也不在乎再被阿東看自己的陰部了,當那美麗柔軟的陰唇從阿東的肩膀開始滑動的時候阿東終于如願以償的清楚的看到的雅琳的穴口,他也學Marco 那樣幾乎貼上去的對著雅琳的小穴吹氣。



當雅琳的小穴再次來到阿東的五指的時候,這小子這次更過分了,他乾脆直接將中指深入到雅琳的陰道內來回的抽動,我可憐的嬌妻幾乎已經失去了意識,Marco 再次藉口扶著雅琳,從后面抱著她,雙手毫不客氣的抓住她那一只手恰好可以掌握的秀美的乳房,還大力的揉著, Marco的大嘴也不客氣的在雅琳像天鵝般美麗的頸部來回的親吻著,雅琳已經開始淫蕩的呻吟起來,用她那甜美的嗓音哼出了最淫穈的樂章。



小萱和Tina也看呆了,我悄悄的來到她們倆之間,一手一個輕輕的摟在懷中,先慢慢的撫摸他們的乳房,受到氣氛感染,兩位美女沒有反對我的愛撫,反而很享受地靠在我肩膀上,我也愉快的感受著這兩位美女與我愛妻不同的巨大且柔軟的乳房。



Tina已經閉上眼睛,繼續她剛剛還沒有退卻的高潮享受,而小萱則繼續的觀看著眼前的雅琳被兩個男人同時蹂躏。



我的手慢慢的離開了兩位美女的乳房,滑過她們的小腹,來到了神秘的桃花源。



Tina的陰蒂依舊十分敏感,當我的手一來到她的陰部她也開始了呻吟,我于是直接把中指的第一關節深入到她的小洞口,用中間的兩個關節輕輕擠壓著她的尿道口和陰蒂,Tina終于忍受不住,開始大聲的浪叫。



而另一邊,我的手也穿過層層陰毛,終于來到小萱的陰道口,雖然我的大腿早已跟她的柔軟的大陰唇有過了親密接觸,但也只有手的觸感才能清晰的分辨出陰唇的形狀,與Tina恰恰相反,小萱有著非常肥美的大陰唇,摸起來很有柔軟的質感。



在我兩只手同時感受著兩種完全不同的陰部的同時,我的眼睛也沒有空閑,那邊雅琳已經躺倒在地毯上,小嘴在與 Marco激烈的舌吻,同時也仍然在含煳不清的哼著浪蕩的淫聲,而雙乳則被 Marco搓揉的都快變形,下半身修長的雙腿被阿東分別扛在兩個肩頭,阿東的大嘴在滋滋有聲的品嘗著我美麗妻子的小穴,同時阿東的手也沒空閑,左手輕輕揉捏著雅琳高高隆起的陰蒂,而右手的兩根手指仍然在雅琳那洪水泛濫的陰道里進出,由于淫水太多,雅琳的胯下從會陰到菊花都已經濕成一片,往下流淌的水滴已經聚集成束,把地毯弄濕了一大半片。



這時候 Marco停止了蹂躏雅琳,在阿東耳朵邊耳語了幾句,阿東非常興奮的停了下來, Marco又從后面把雅琳抱了起來,雙手從雅琳的腋下穿過,然后抓住雅琳修長的雙腿,讓還在半昏迷狀態的雅琳的雙腿成M 型被打開到最大限度, Marco站了起來。



這時候雅琳似乎發現不對了,睜開眼看他們究竟要作什麽,但爲時已晚。



這時候阿東走到雅琳對面,左手繼續揉捏雅琳的陰蒂,而右手則用了三根手指慢慢的插入雅琳的陰道,並漸漸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隨著速度的增加,我的小嬌妻的陰道里面噴射出來的水越來越多,在阿東手指上方像泉水一樣向外湧,而阿東手指下方那被撐的大開的陰道口也在不停的流著大量的乳白色的液體。這時候的雅琳早已陷入了瘋狂的狀態,尖叫著不斷的搖擺著小腦袋。



看狀況差不多了,早就忍不住了的阿東收回雙手,站直了身體,把他那堅挺了半天的小兄弟狠狠的插入了雅琳的小穴,忘情的抽插起來。



我這邊也改變了策略,讓兩位美女躺倒,我正面來到他們的陰道前,仍然是一手一個的抽插著兩種完全不同的小穴,在這種姿勢下,一方面我可以插入的更深,而另一方面我也能夠清楚的看到兩個美穴被我的手抽插的情況。



小萱的肥美的陰道終于展現在我面前,我學剛剛阿東的方式,一邊用手抽插著,一邊用嘴大力的舔著她肥大的陰唇,眼角的馀光看到小萱也開始展現出浪蕩的表情,在她那有如女孩一樣天真可愛的小臉上看到這種淫蕩的感覺分外的刺激,尤其在我口手共同蹂躏之下的她的身體又是如此的成熟豐滿,這種對比實在是即矛盾又和諧。



另一個戰場上阿東剛剛解決戰斗,有點疲軟的小兄弟從我愛妻雅琳的小穴中抽了出來,帶出一股乳白色的液體,也不知道到底是阿東的精液多些還是雅琳的陰精多些。



見結束了戰斗, Marco立刻把雅琳交給阿東,讓他用同樣的姿勢抱緊懷中的美女,然后 Marco迅速的把自己內杆大槍挺進了雅琳早已被糟蹋的一蹋糊塗的陰道,隨著 Marco的抽差,雅琳那粉嫩的小穴被帶的翻來翻去,各種不知道是什麽成分的液體從她的會陰處不斷的向下流淌著,而雅琳本人似乎也沒有了力氣,只是偶而嘴里還隨著 Marco抽插的節奏輕哼幾聲。



看了如此刺激的場面我也忍受不住了,讓我手底的兩個美女面對面側臥的抱在一起,她們倆也早就被挑起了情欲,不管不顧的互相親吻愛撫起來。



我把她們倆每個人在上面的那條腿架在自己肩上,讓兩個陰道都向我敞開,挺起小兄弟先插進了小萱的小穴,抽插一會后再拔出來,換過去抽插Tina.



這麽直接的對比讓我明顯體會到了兩種陰道的不同,小萱的陰道很有肉感,抽插的過程中有一種柔到極至的順暢感,而Tina的陰道則是彈性十足、摩擦強烈,有一種實實在在接觸感。



兩種強烈對比的刺激讓我堅持了10多分鍾就不行了,終于在Tina狹窄的陰道里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那邊 Marco也恰好結束,我那美麗的妻子雅琳早就軟的好像沒有了骨頭一樣躺在地毯上只剩下喘吸的力氣了,修長美腿曾經極力保護的陰道也是一片狼籍,黃的白的清的各種顔色的液體仍在流淌,那純真美麗的小臉上卻洋溢著滿足的快樂表情。



沖洗休息了一段時間后,聽了我的介紹,那兩位也非常想嘗試一下同時插兩穴的強烈對比感,我恰好也覺得他們對付雅琳的那種近似暴力侵入非常的刺激。



于是那天晚上,不理各位女生半真半假的抗議,我們分別進行了無數回,仍然是兩個男人一組干一位美女,而另外的男人則同時體會插雙穴的快感,總之第二天早上快10點多我們才累極了的都睡了過去,而任何你能夠想到的激烈性組合,我們都嘗試過了。



這樣刺激的聚會,真希望很快還能再來一次。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