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淫色人妻

【無常奉獻】【淫偵豔探之蝴蝶公寓】(第1——7章)

发布时间:2019-10-02浏览: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序章





月夜? ?? ? 綺夢夜總會



「珊姐!加油!珊姐!加油!」



「薇薇!必勝!薇薇!必勝!」



伴隨著聲聲震耳欲聾的加油聲,綺夢夜總會的氣氛達到了今日的最高潮——



透過五彩斑斕的霓虹燈,隻見不足一百平米的綺夢夜總會?擠滿了赤身裸體

的男男女女,隻見他們相互簇擁在一起,瘋狂的做著各種不堪入目的動作——



有的男人將自己的女伴按在身下,一邊挺著粗硬的陽具拼命的在女人的嘴?

抽插,一邊將啤酒倒在女伴的赤裸的乳房上,而有的幹脆將女伴按在地上,拽著

她頭發挺著陽具拼命操弄著她濕滑的下體,更有甚者則是女伴逆襲,赤裸著曼妙

的嬌軀分著雪腿騎在男伴的身瘋狂聳動著,整個夜總會大廳中彌散著啤酒,精液,

汗漬交合散發出的淫靡味道。



而夜總會中最淫靡的景象,則出現在夜總會中間搭建的一個圓形舞台上——



隻見在燈光旖旎的舞台右側,雙膝跪著一個樣貌俏麗的絕色空姐,隻見她頭

戴藍色的船形帽,絕美的容顔上是一頭被整齊的盤在船形帽?烏黑秀發,再加上

一身緊緊包裹著她曼妙身材,帶著藍腰帶的空姐裙,以及從短裙下伸出來的一雙

修長潔白的美腿,使她整個人看上去是個十足的冷豔絕倫,英氣逼人的禦姐。



但與這張冷豔俏臉形成反差的是,隻見她額頭到下巴,幾乎全被粘稠的精液

覆蓋,伴隨著她的嬌喘,一股股灌進她的喉嚨?,但即使如此,她那靈秀的鳳目

依然綻放著狐媚的神色。



但相對於精液滿布的俏臉來說,這位空姐那從天藍色空姐裝中露出來的雪白

胴體更是狼藉一片——



隻見這位絕色空姐上半身還算披著空乘外套,但是胸前衣襟卻被左右扯開了,

使她那對豐滿堅挺,而又雪白粉嫩的椒乳毫無保留的從衣領中拽了出來,赤裸裸

的暴露在空氣中。而她的身下則仰躺著一個黝黑壯漢,正張著大嘴拼命拽著她從

衣領中露出來的雪白右乳揉捏啃咬。



雖然空姐還穿著藍色的短裙,但是卻已經被撩到了腰間,隻見她騎在壯漢胯

間,挺著一隻雪白粉嫩的翹臀用自己的陰唇在壯漢的陽具拼命套弄著,而他的天

藍短裙裙上卻早以被粘稠的精液浸透,變成了深紅色,但這似乎並不妨礙絕色空

姐在大家瘋狂的呐喊中欲仙欲死的享受性愛狂潮。



而在舞台的左側,則是另一派瘋狂的淫靡景象——



那是一個雪腿修長,穿著護士裝的短發美麗女孩,但是此刻,她的護士裝也

早已被扯的隻剩下腰帶和鞋子部分,隻見她近乎赤裸的坐在另一個壯漢的懷?,

拼命聳動著自己那已經被粘稠的精液糊住的陰唇套弄著身下壯漢的陽具。



不但如此,隻見這位美人護士乳尖那兩顆粉紅色的乳頭竟然拴著鈴鐺,伴隨

著另一群歇斯底?的叫好聲上下擺動,發出清脆卻淫靡的鈴聲。



與大廳中彷如淫肉地獄一般瘋狂不同的是,透過閃爍的霓虹燈,隻見夜總會

二樓的玻璃窗?,默默的站立著一個帶著墨鏡的男子,冷冷的看著樓下的一切。



「嗬嗬,珊倩晴的陰唇已經青紫了,我想她堅持不到第六十個男人了……」



從墨鏡男身側後方傳來一陣嬌嗔淫蕩的笑聲。



「我對這種無聊的性愛比賽沒有一點興趣……」



墨鏡男望著樓下瘋狂的性愛演出地哼了一聲,轉身向身後望——



隻見在墨鏡男子身後不遠處的沙芳上,仰躺著一個套著紅色風衣,但卻近乎

赤裸的美人——



隻見這個美人明眉皓目,將自己的後背靠在沙發靠椅上,身上雖然套著一件

紅色風衣,但紅色風衣中卻什麽都沒穿,一雙雪白玉乳和曼妙的小腹就這麽從風

衣中露了出來。



而這位紅衣美人卻不以爲意,相反大刺刺的分著雪腿,而她的雪白淫靡的胯

間則跪著一個身穿皮褲衩的健壯俊男正在舔弄她的下體。



而這位紅衣美人就這樣一邊享受著胯下男人的舌交,一邊目含春情的望著墨

鏡男說道:「嗬嗬,你這人就是這麽不解風情,人生得意須盡歡,這不是你們男

人的信條嗎?」



「是的,但不是在辦正事的時候……」



墨鏡男轉身默默坐回了沙發上,望著紅衣美人冷然道:



「東西帶了嗎?」



紅衣美人聞言微微一笑,擡起雪腿踩著身下壯漢的肩膀,秀眉一皺,一腳踹

了開來——



「沒用的東西,這麽久都不能讓老娘高潮——!」



紅衣美人望著身下的男人怒罵了一下,接著起身打開身旁的皮包,從?面掏

出一個白灰色的小瓶,拿在手中晃了晃,得意的媚笑道——



「歡樂頌Ⅴ型……百分之九十五提純,整個花海城隻有我能做到……」



墨鏡男默默的盯著紅衣美人手中的小瓶看了看,目光?冒出渴望的神色,接

著隻見他從口袋?掏出一個厚信封放到了紅衣美人面前的茶幾上,擡手就去拿紅

衣美人手中的小瓶,沒想到紅衣美人小手一揚,躲了過去。



墨鏡男見狀一愣,皺眉道:



「什麽意思?」



「嘿嘿,加價……這個東西是原來價格的三倍。」



紅衣美人得意的說道。



墨鏡男聞言眉頭皺的更緊——



「我們當初不是這麽約定的吧……」



「嗬嗬,計劃不如變化快嘛,現在是革命後時代,什麽東西都變了……」



說到這,紅衣美人擡起一隻雪足隔著皮褲衩猛的踩中身下壯漢胯下的陽具,

壯漢登時疼的咬緊了牙關,但沒有哼出聲。



紅衣美人就這樣一邊用力踩胯下壯漢的襠部,一邊看著壯漢痛苦表情媚笑道:



「知道嗎?像這種貨色的男花奴的價格放到以前還沒老娘的一雙高跟鞋貴,

可現在呢,養他們比養一台名車還累,這就是所謂的時代不同了……」



感覺到身下男奴的陽具已經快被自己踩斷了,紅衣美人嫣然一笑,擡起腳放

過了他接著翹起二郎美腿望著墨鏡男微笑道;



「……所以,我要三倍的價格。」



墨鏡男冷冷的盯著紅衣美人的俏臉略一思索,毫無感情的說道:



「我怎麽知道你這瓶?裝的就是我想要的東西……」



紅衣美人聞言嫣然一笑,擡腳踹了一下身下身下的男奴,嬌喝道:



「站起來!給老娘把褲衩脫了——」



男花奴聞言聽話的站起身,拉著皮褲衩利索的往下一拉,他那碩長的陽具頓

時彈了出來,隻不過陰莖一直到龜頭都泛著嚇人的青紫色,顯然是剛才紅衣美人

踩踏造成的。



紅衣美人微笑著一手扶起男奴的陽具,一手打開了小瓶,對著墨鏡男得意的

說道:



「你也看到了,這男奴的陽具已經被我踩傷了,照正常情況他是不可能再勃

起了,可是……嗬嗬,準備見證奇跡吧。」



說到這紅衣美人舉著小瓶對著男奴的陽具輕輕一彈,隻見一小撮灰色的粉末

從瓶中落下,直接覆蓋在男奴的陽具上。



「嗚——!」



隨著男奴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一聲吼叫,頓時隻見男奴渾身堅實肌肉血管

頓時鼓漲起來,而原本被踩壞的青紫陽具竟然瞬間堅挺起來,黑色的血管纏繞著

的陰莖想塊黑鐵一樣聳立起來,尺寸足足長了一半,而青黑的馬眼似乎也淌出一

滴刺眼的花白。



「嗬嗬,看到了吧,這就是高純度歡樂頌的威力……」



紅衣美人用手指彈了彈男奴陽具,轉頭得意的對墨鏡男說道。



墨鏡男似乎也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隻見他愣了一會兒,接著嘴角瞥起一絲

詭異的微笑。



接著,隻見墨鏡男伸手從茶幾上倒了兩杯紅酒,並趁紅衣美人不注意的時候

將一個黑色的小點扔進了其中一個酒杯,然後他又從兜?掏出兩疊錢放到了茶幾

上,接著舉著酒杯來到紅衣美人的面前,一邊將酒杯遞給紅衣美人,一邊說道:



「來,美人,合作愉快……」



紅衣美人聞言嫣然一笑站起身來,接過酒杯碰了一下,嫣然道:



「合作愉快……」



接著將紅酒一飲爲盡,而眼鏡男見狀,嘴角揚起一絲凜冽的冷笑……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