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淫色人妻

女人和男人的不同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我是一个女强人,我需要名与利,同时我亦是一个普通女人,我需要情慾。可惜,当我的名利愈来愈多,就愈没有男人上我身。现在已三十五岁了,事业有成,但情慾生活却得个零。

每个月初,我对男人的渴望都是无比的热烈,在香港,有头有面,出来“偷吃”,好容易给人闲言闲语,因此,每逢月初,我都会北上,去深圳的爱国路,因为那里有间酒店,酒店里面有间俪人吧,这里鸡鸭混杂,而我,当然是为了吃鸭而来。

一个高大威猛的北京小伙子吸引了我的注意,而他同时亦对我虎视耽耽,我主动走近他身边,见他口甜舌滑,心里面对着这只北京甜鸭,产生无比的慾望,他说在楼上的酒店开了间房,求性心切、饥渴透顶的我,马上挽住他的手臂,说不如早些返房。

一进入房间,我已经忍不住揽着他热吻,然之后替他脱衫除裤,拥着他鸳鸯戏水。我一向喜欢吃北京填鸭,填鸭有三吃:先吃皮、再吃肉,最后喝汤,我就以吃北京填鸭的方法来享受这件北京甜鸭。我先吻遍他的全身每一寸皮肤,想不到这件甜鸭,也散发出一种香甜的味道。吃完皮,当然到吃肉,我咬着他那条大肉肠,大快朵颐,又舔又啜,忍不住咬了几口。

半个钟头后,正吃得我口乾鼻热之际,热辣辣的北京甜鸭“汤”喷射入我的小嘴,味道鲜美,我一滴都不捨得浪费,全部都吞食清光。饱顿一餐以后,这件北京甜鸭果真有职业水準,十五分钟左右,又再昂头伸颈,这次轮到他餵餔我下面那张正流着口水的“深喉”了,他的大鸭头像乌龟一样把头钻进我的水帘洞,又出又入,弄得我潮来潮去,快活到欲仙欲死时,才呕出营养丰富的酱汁,填满我浅窄的洞穴。

第二天早上,当我从甜梦中醒过来的时候,北京甜鸭已经游走了,在床头有个信封,我一打开,马上吓了一跳,里面竟然附有一千块钱!甚么?他竟然当我是“鸡”?我的样貌像“鸡”吗?他怎么不是“鸭”,原来是嫖客啊!

每逢跟我上过床的女人,都会在扶住床头下床的时候,叫我一声坦克,的而且确,我就是坦克!我那枝好像坦克巨炮般坚挺、够粗够长的攻击性武器,令到所有跟我在床上开心过的女人,都不禁讚叹一句:长使美人水汪汪。

因为我在江湖上打响了名堂,各方饥渴的美女、各地餵不饱的怨妇,络绎不绝地上门求射,每个月上门的美女,没一个不是饥来饱去。同时,亦都有许多在江湖上找不到对手的大食女人,上门求插,结果,亦没一个不是乾塘而去。

最近江湖上冒起了一个极之大食、胃口无匹的美人,据闻普普通通都要四、五个猛男的齐心合力之下,方可以令她有些少快感,而每个跟她上过床的男人,在扶着床头下床的时候,都会讚叹一句:好一个海底隧道——多水又深,隧道又长!

我插尽天下无敌手,当知道世上有这么一个劲抽的女人时,当然要一挫她的雌风。

第一招自然是举炮入口,先享受口舌之乐,但是这件女英雌,却口才平庸,给我的长炮捅几下,已经穿喉到肺,痛得她杀猪般喊,说她的海底隧道不是在那儿,用手指了指她大腿的夹缝。好,我就挥炮直击她的要害,她果然水洩滔滔,但隧道完全不够长,我的炮插进一半已经到底,女英雌说那里仍然不是她的海底隧道,这祇不过是她的“西隧”,真正的海底隧道就在后面。我掉转炮头,用炮头将她前面西隧的“西水”拨去她后面那条隧道,然后再挥炮入道。哗!好一条深不见底的长隧道喔!好一条有迫击炮般压力的窄道喔!

我不断充满快感地抽插着,而美女就不断将前面西隧的“西水”,好似火上加油般往我枝大炮泼过不停,令我枝炮出入得更方便、更顺滑,享受更无比。我枝炮愈插愈胀、愈抽愈硬,最后在隆隆的炮声中,在她隧道里,把所有弹药都发射致尽。

我插遍天下,终于找到了令我不捨得下床的至爱。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