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淫色人妻

【经典】舅妈的不伦亲情14

发布时间:2022-10-25浏览:

【经典】舅妈的不伦亲情14

一、美丽的舅母

我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小城,虽然从小也是在城市中长大,但重男轻女的习气

非常严重。我姥爷一共生了四个女儿,才有了我的舅舅。四个女儿裏只有排行老

三的妈妈考上了本省的大学,但爲了省学费上了本省的师范院校。舅舅还算争气,

考到了南京一所还行的大学,毕业后留南京短暂做了一段小公务员就下海经商,

娶到了我的舅妈—一个非常秀气温柔的上海姑娘。

我第一次见到舅妈是在舅舅的婚礼上,年轻时的舅舅英俊潇洒,舅妈小鸟依

人,美丽温柔。当时我才上高二,对女人的欣赏基本还是处在主看脸蛋其次看胸

的阶段,对于习惯了北方粗缐条女生审美的我来说,舅妈的精緻可爱的脸和苗条

的身材符合我对一个完美女生的全部想象,正宗的江南美女。舅妈的职业是中学

英语教师,婚前后正好是暑假,閑来无事的她辅导了我一段英语,客观地说她也

算不上什麽好老师,但我很喜欢和她相处,听她非常绵软的普通话和闻着她身上

淡淡的幽香。后来我考去了上海的大学,而不是像同学们更多地去离家只有一百

多公裏的北京,也很难说潜意识裏不是对江南美景和美女的向往。

然而好景不长,舅舅舅妈婚后很长一段沒有小孩,后来听说做了试管婴儿,

失败了很多次,好不容易成功了是个女孩,但姥爷执意要舅舅再生个男的,听我

妈说起舅妈挺不愿意,一个是南方人觉得男女都一样,另一个不愿丢掉教师公职。

一来二去,关系就有点僵了。

舅妈生表妹菁菁的时候,我正好读大四,跟着导师在南京参加一个网络项目

的攻关和研究。南京夏天超级闷热,住的招待所人多空调不给力,噪音又响,过

得很有点艰苦。舅舅来看了我后很是心疼,二话不说就把我接到他家去了。

舅妈的亲妈死得早,后妈比她大不了多少岁,伺候月子这事总是不太到位的

感觉。所以象征性地晃了几天就走了,舅舅常常出差,家裏沒人也不是事儿,就

把姥姥给接来了。平时家裏就我,舅妈和姥姥三个人。

那是我第一次被舅妈的美臀吸引。生了孩子的舅妈腰身有点变粗,但臀部还

是那麽浑圆饱满感觉并沒有多太多的肥肉和赘肉,可能是因爲注意保养的原因。

姥姥很传统,认爲坐月子期间不该开空调吹冷风,但南京的鬼天气不开空调不能

活,只能默许,但温度打得很高,算是在能容忍的临界点,舅妈在家裏穿得很薄

很清凉,特別是居家的连衣裙,虽然很宽松,但每次坐下的时候曲缐盡显,勾勒

出完美的轮廓。趁她们不注意我总是贪婪地盯着看,幻想着白嫩大腿伸向短裙裏

面的旖旎风光。

姥姥60多的人了,能帮忙做了饭和洗洗衣服就不错了,晚上也熬不了夜。毕

竟是婆婆,舅妈也不好支使她,正好我住在书房,就在舅妈主卧室对面,平时帮

忙跑腿的事情就是我的了。舅妈抱着哄菁菁的时候,就是我跑进跑出,递送东西,

沖奶粉,帮忙换尿片什麽的。

其实这是我的福利,我有机会近距离靠近舅妈,欣赏她的曼妙身材,因爲哺

乳而变得肥硕的乳房,丰满的屁股,白嫩的大腿,迷得我这个处男神魂颠倒。虽

然我之前也谈过一次女朋友,但那最多算是精神恋爱,牵牵手亲亲嘴,女人的真

正滋味,根本沒有尝到过。在舅妈身上,才理解了什麽是真正的女人。

熟悉了以后,舅妈在我面前就变得很开放和随意,有时在饭桌给菁菁喂奶也

不大避我,解开哺乳胸罩,一对沈甸甸的大奶像小兔子一样跳出来,用手轻轻挤

一下,就把胀大的乳头塞进小菁菁的嘴巴裏。当然每当这时我就知趣地扭头走开,

但那对丰满柔嫩的乳房和暗红的乳头给我的刺激和视觉沖击力,会让我一直回味

着。姥姥对哺乳胸罩一直不以爲然,唠叨了很多次,一再暗示戴那个会导緻不下

奶。

二、人肉吸奶器

有一次小菁菁生病了,医院排队看病,化验,舅妈抱着菁菁,我来回跑,折

腾了快一整天,最后诊断肠胃炎,又各种排队吊盐水,我站着陪完,医生嘱咐让

孩子停一天別喂奶,只给喝水和药,才放走。回到家我都累坏了,回家洗了澡,

光着身子想在床上躺一会儿,不料一下就睡过去了。

不知睡了多久,感觉已经是凌晨时分了,我感觉有人在推我,我朦胧中睁眼,

看到是舅妈的一张俏脸,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咦我已经睡到现在了,第二反应是

糟糕我还光着呢,我一激灵坐起来,发现身上已经有块毛巾毯了,但尴尬的是下

面高高地支起了帐篷,我很窘迫,你不敢看舅妈的脸,但舅妈却一副若无其事地

表情,说,小一你穿好衣服过来帮我个忙。

我背转身穿好背心裤衩去到主卧,舅妈坐在床边,盡量保持镇定地对我说,

小一,我的吸奶器可能坏了,奶水涨得厉害,你帮我看下。我拿起吸奶器看了下,

明显坏得沒救了,我有点犯愁,心想你不能熬到天亮出去买新的啊。舅妈脸红了

一下,避开我的眼神说,我已经自己用手挤了半天了,快要酸得擡不起来了。说

话间舅妈把自己披着的上衣打开来,看上去的确左边的乳房涨得挺挺的,右边的

明显小了一圈。

这是我第一次正面和近距离地看到女人的乳房,在舅妈如天鹅般优雅修长的

脖子下,如牛奶般白皙柔嫩的胸前肌肤,下面一对饱满肥白的乳房,乳晕有点深,

乳头的顔色浅一些,像两颗樱桃硬硬地挺着。看到年轻丰满的乳房,去摸去吮吸

是人的天性,而我却必须控制住这麽做的欲望,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下身,不由

自主地硬了。

也许是我的错觉,但我感觉到舅妈用眼光不经意地打量了一下我的下身,好

像有一个并拢了下腿的动作。她动了动嘴角,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从床边拿过

一个玻璃杯,递到了我的手上。

其实我当时的尴尬,是不知道该用什麽姿势,并排坐从背后好像都不对

啊,但也总不能跪着吧。我半弯着腰,左手用杯子扣在她的乳房上,右手颤抖着

放在她的乳房上,不敢太用力,也不敢不用力,动作轻缓地半揉半挤着。这种触

手的滑腻和柔软太爽了,和以前女朋友那种硬梆梆的乳房不可同日而语呀。这时

舅妈不由自主地哼了一声,但马上收住了,红着脸自己端着杯子对我说,你两只

手一起用力呀。又补充了一句,你盡管用力,沒事的。

虽然我是第一次给人挤奶,但我还真知道怎麽给母牛挤奶的。在舅妈轻轻的

哼声中,我开始用力,乳汁随着我的用力从她的乳头裏几条细缐喷出来。不知道

整了多久,我的手也累了,舅妈的乳房也快有点泛红了,身上都有点出汗,有点

细细的娇喘。

「要麽你帮我吸一下吧,我的乳房被挤得有点痛了」。舅妈皱着眉头揉着自

己的乳房。

我肯定是一副「这合适吗」的表情。

「吸起来比挤快多了」舅妈沒有看我,低头轻轻地按摩自己的乳头,感觉刚

才受伤害了似的。

「我也不想麻烦你,可惜我自己够不着」说完,她自己噗哧一声笑了。

舅妈的这一笑让气氛有点缓和了,她想了想,靠坐在床上,对我说,「来,

坐在我身边」

我傻乎乎地坐在她身边,眼神丝毫不离她的乳房。

舅妈娇嗔地按着我的头,说「你下去点呀,这样你够得着吗」

「哦哦」我如大梦初醒般,赶紧把身体往下出熘了点,让自己的嘴巴和她的

乳房一个高度。

舅妈侧转身,捧着乳房把她的乳头塞进了我的嘴裏。

一股浓郁的女人体香混合着奶香味扑鼻而来,我用力吸吮着这散发着甘甜味

道的乳头,乳汁并不是甜的,有点奶香,有点腥味,但吸在嘴裏是无边的美味,

我都快陶醉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乳房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我感觉就一会会儿的事情,

但感觉舅妈好像很疲惫的样子,娇喘微微,自己坐正了说,另一个你自己裏来吧,

刚才这半天我累得腰疼。

她喂我的时候,我的手规规矩矩平放在身体两侧,但我爬过去吃她的,手就

不知道该怎麽放了。

舅妈看出了我的窘境,她拉着我的右手环过她的腰,然后把我的左手放在她

的乳房上,说「动作快一点哈」

我觉得我真的很单纯,我的右手一动也沒有动地搂着她的腰身,左手只是轻

轻地按摩挤压,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她的奶。

因爲有支持和发力点的原因,这个奶吃得很顺畅很用力,舅妈一直在发出哼

哼的鼻音,听得出很满意的感觉。

我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她的乳房和腰,因爲下面硬挺着很难受,都不敢翻过身

来,猫着腰下了床。

这时候小菁菁突然哭了,当时我是吓了一跳,第一反应竟然是万一我姥姥听

到哭声突然跑过来肿麽办,虽然这事不太可能,这个点姥姥是起不来的。

舅妈被我面如土色的样子给逗乐了,翻身下来抱起小菁菁,把乳头塞到小菁

菁嘴裏,一边哼着一边摇。

我当时说了句很傻的话:「医生不是说不让喂奶的吗」

舅妈白了我一眼,说「我哪裏还有奶,都被吃得一幹二净了」。

我捂着我的下体,盡量自然地逃出了她的卧室。

天已经蒙蒙亮了,我却一点睡不着。我闭上眼,眼前却都是舅妈的大馒头般

的乳房,坚挺的乳头,那种令人神魂颠倒的奶香味,那次是我撸得最爽的一次,

手都要酸了,但快感一直在旋转着往上升,往上升,最后像烟花一样绚烂地爆炸。

早上醒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了一条被单,我大吃一惊,摸摸下身,好像也

挺幹净。这时舅妈推门进来了,丢给我一件幹净内裤,抿嘴一笑,「不讲卫生!」

然后转身出去了。

白天的相处很自然,舅妈仍然是若无其事的表情。盡管吸奶器新的买回来了,

但在舅妈的要求下,我还是给她吸了好几次奶,她告诉我她很喜欢吸奶的感觉,

觉得吸完会觉得乳房很轻松很顺畅的感觉。在一次次地操练下,我们的配合和动

作也变得很默契,盡管如此,两人也沒有太多多馀的动作和行爲,虽然肌肤相亲

却沒有任何抚摸爱抚这种暧昧发生。

当然了,我也特別注意,撸完了自己清洗幹净,盡量不要弄在衣服和毛毯上。

三、突破

舅舅回家了,他从国外给我买了很多名贵的衣服皮鞋,还买到一件限量签名

版的球衣,我很开心,但也有一点点小失落。开心是可以睡个好觉,失落呢,就

那样呗。

不知爲什麽,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舅舅回来第一天舅妈是很开心的,但往

后的几天两人的关系却越来越僵,特別是舅舅,总是阴沈着脸,舅妈也是耷拉着

脸,在桌上不仅沒有话说,而且眼神也不怎麽交流。有好几次,我发现舅舅竟然

是睡在客厅沙发上的。

我的项目快到尾声了,有一天导师要带我们去浦口做一次户外综测,那天爲

了赶车,我早上起得很早,我走到客厅的时候,却听到厨房裏姥姥在数落舅舅的

声音。

「你平时不着家,海蓉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你要多让着点」姥姥的声音不

大,但很严厉。

「让什麽呀,我让得不够多吗我工作也很累,晚上让我幹这幹那的我吃不

消啊」舅舅不服气地抱怨。「再说了,我已经饶了一个妈在这裏了,她自己的后

妈不上心,把60岁的婆婆累成这样,我能沒意见吗」

「男人不要斤斤计较!海蓉的家事你不要说三道四,这种话最伤人。」姥姥

很明事理的一个人啊。

「哼,还有,她自己吸奶器不用,老让我帮他吸,不是我不愿意,我受不了

那个味道」舅舅有点恨恨地说。

「女人奶多是好事,吃不掉就最好吸出来,不然憋着难受,我生你姐姐们的

时候,营养不行,吃不饱饿得哭,你知足吧。」姥姥说完,好像端着饭碗出来了。

我赶紧闪回自己房间。

我跟着项目组在浦口过了一夜,第二天回到南京舅舅家,告诉姥姥说准备第

二天和大部队一起回上海了,姥姥有点舍不得想留我多住几天,但因爲这个项目

对我留校的评估打分有重大意义,时间也拖不得,留不住了。

舅舅不在家,听说又出长差了,晚饭的时候舅妈情绪很低落,食不甘味的样

子。姥姥也眉头紧锁,一席无话。吃完我帮姥姥刷碗,姥姥跟我说舅妈和舅舅吵

架了。

姥姥看了会儿电视就去睡觉了。我无聊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开着电视玩手机,

突然舅妈从房间伸头出来向我招手,小一,来试试衣服。

走进舅妈房间,我差点鼻血流出来,晚餐时候还穿着严严实实棉睡衣的舅妈,

换上了一身非常紧身诱惑的吊带上衣,老实说当时的我根本说不清楚女生穿的衣

服叫什麽名字,只是感觉半透明若隐若现,像轻纱,整个乳房几乎都能看到,但

乳头位置掩饰在花纹下,下摆很多蕾丝,刚刚盖到臀部下方。

「好看吗」舅妈笑盈盈地看着我摆了个Pose. 「挺好吧」其实我的第一感

觉是这衣服有点小,在舅妈的身上有点绷得太紧,特別是胸前,低开领下白花花

的乳房和乳沟十分晃眼,要夺门而出的感觉。腰身和臀部更是贴身得厉害。

「你別管大小啊」舅妈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说「我喂好奶总是要减肥的,

就正好了,你看下样子好不好」。

「还是舅妈你人漂亮,穿什麽都好看啊」说实话我只感到诱惑和风情,却无

法描述,只好来了句最沒营养的评论。

舅妈自顾自看着镜子,自言自语道「这是我自己在淘宝上买的,头一次哦」,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不要告诉你姥姥哦,要唠叨我的」

我只有点头,贪婪地欣赏着舅妈的背部和臀部曲缐,这件衣服真的很修身,

把舅妈的翘臀曲缐显露无遗,我都开始觉得我的血开始往上下两个头涌去了。

舅妈突然出人意料地把这件吊带衫脱下来了,整个上身赤裸着,用她白皙曼

妙的后背对着我,可以看到饱满的乳房侧影,一条黑色的丝质内裤紧紧地包裹着

她的美臀。

我退了一步,舅妈马上跟了一句,好了,来帮我吸一下奶吧,又涨了。

舅妈斜躺着,我伏在她胸前,用力吮吸着她的涨得大大的乳头。她用手抚摸

着我的头发说,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小一啊,这是最后一次给你吃我的奶了啊。

这句话有点触动了我的神经,我怜惜地吐出她的奶头,近距离地看着那颗红

扑扑的美丽樱桃,然后用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舅妈的身体震动了一下,感觉到

她抓了一下我的头发,含笑轻骂了一句:「要死了,不好好吃,乱舔什麽」。

我不由自主地把两只手放在她的乳房上轻轻抚摸,感受这马上就要逝去的美

妙触感,舔了这个乳头舔那个,嘴巴都有点忙不过来了。

舅妈不仅沒有制止我,反而用力把我的头往她的胸前搂,我感受到我的脸贴

在她热乎乎和细嫩的胸前,开始用舌头舔她的乳房两侧和胸前。

舅妈的唿吸开始沈重起来,胸前开始微微泛红,感觉身体也有点紧张起来,

轻微地颤抖和扭动着。在沈默中,她扭动着把乳房往我的脸上,嘴裏凑。

不知不觉间,舅妈的双手开始隔着我的T-shirt 轻轻抚摸我的胸前和后背。

很自然地,当她揪住我的衣服下摆的时候,我迅速地脱掉了我的上衣。

舅妈看我的眼神像是蒙了一层水雾,一张俏脸因爲害羞显得娇媚万分。一双

柔若无骨的手怯怯地在我的胸口游走,细细抚摸着我的一块块肌肉。

我气血上头,一把搂住了舅妈,我什麽都不管了,对着她的鲜嫩的嘴唇就想

吻下去。舅妈用身体紧紧贴着我,并沒有挣扎,闭着眼,却把脸扭开了,我也不

敢造次,只好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

把娇小的舅妈抱在怀裏,我感觉到我的下体隔着短裤紧紧贴在舅妈的大腿上,

可能觉得有点太过猥琐,我欠了下身体,让他脱离开接触。

舅妈睁开眼,一副娇羞的表情,轻轻地对我说,要不我帮你一下

我沒有反应过来,楞了一下,舅妈狡黠地笑了,用大腿追逐着我的下体,压

住了它,蹭了一下。

这下轮到我脸红了,不知道该怎麽回应。舅妈哈哈一笑,说我以爲你是老司

机呢,原来也是个小辣鸡啊。

舅妈坐起身,把头发扎了一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短裤和高高支起的帐

篷,用手轻轻打了一下说,一点都不老实。

我仰面躺在床上,感受舅妈的小手隔着我的短裤抚摸我的下体。我舒服地哼

出了声。舅妈抓起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娇嗔道:不许偷懒,帮我按摩。

舅妈停止了动作,拉开我的内裤边缘,把手伸进去,握住了我的勃起,同时

侧转身,把上身伏在我身上,和我眼神相对,我从那眼睛裏看到了百般柔情。

这是我第一次被女人摸到那裏,感觉浑身的血液和力量都集中到了下体,无

法控制地,下面又跳了几下,像要奋力离开我的身体似的。

舅妈转过头,轻轻脱下我的内裤,爱怜地握住我的粗硬,开始缓缓地套弄。

左手轻轻抚摸着我的阴毛,右手开始加速套弄起来。

这时候要说我眼冒金星是一点不夸张,巨大的快感吞噬了我,我的灵魂似乎

就要脱离身体,只听到舅妈飘渺的声音:「你这个小辣鸡,小色狼」,一边双手

并用地帮我撸着。

这种被美女撸的感觉比自己打手枪舒服得太多了,都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

快感在唿啸着累积,累积。这时候舅妈的动作停下来了,用手拍着我的屁股说,

「哎呀不弄了,手都酸了,比挤奶累得多了,不来了不来了」。一边侧躺着喘气,

休息起来。

快感被生生打断的感觉太糟了,我毫不犹豫地翻身爬到舅妈身上,对着她的

两个乳房又摸又舔,舅妈的乳头也被亲得羞羞地挺立起来。我好奇地问舅妈「奶

不是吸光了吗,怎麽还是翘翘的」。一边用力用下身摩擦着舅妈弹弹的美臀和白

嫩的大腿

舅妈闭着眼享受着,一边作势要打我,一边喃喃地说,你这个小辣鸡太坏了。

我像得到了鼓励,小心地用手向下探,摸过她软软的小腹,向她的胯间摸去。

隔着她的内裤仿佛能感受到她下体裏传出来的热气。我隔着那层薄薄的丝绸

用力,几乎要勾勒出她的阴唇的形状了,中间一块向裏面凹陷进去,感觉到一点

热热的湿气。舅妈抓住了我的手,说「讨厌啊,弄髒了要」。我顺势想把手伸进

内裤,被舅妈给挡住了,她喘着粗气说,「不行不行,只能到这裏了」。我有点

不甘心,说「我的都给你摸过了,我也要摸摸你的」。舅妈脸上飞过一块红云,

说「我那裏还不行,你手上有细菌,会感染」。

我有点沮丧,躺平了休息。舅妈凑过来,背对我侧躺着,手伸到后面揪住我

的阴茎,轻轻地套弄着,用很轻的声音说,「便宜下你这个小兔崽子,你可以摸

摸后面」

我温柔地把她的内裤脱下一半,露出舅妈水蜜桃般鲜嫩的翘臀,两只手上去,

轻轻地爱抚起来。不知过了多久,虽然感觉很舒服,但是动作很累人,觉得摸不

动了。

舅妈翻过身来,面对着我,眼睛盯着我看,用手点着我的鼻子说,今天让你

占便宜了。她坐起拿了块湿巾,仔细擦拭了我的阴茎和龟头,红着脸扭头对我说,

不许弄出来,要出来的时候告诉我。然后俯下身含住我的阴茎。

这瞬间的巨大刺激差点让我爽得晕过去,鸡巴在舅妈温暖湿润的嘴巴裏快速

地穿行,感受到舅妈灵巧的舌头在不停地舔弄龟头,我用力地捏着她柔软有弹性

的屁股,用手挤着奶。人世间最大的享受莫过于此。我感觉快感一阵阵地向龟头

上涌,完全已经无法控制这种加速度了。

在理智还沒完全丧失之前,我颤抖着地舅妈说,不行了,我不行了。舅妈吐

出我的龟头,用她的双腿夹住我的大腿,半褪下的内裤中露出的毛茸茸的阴毛蹭

着我的大腿。她用手继续套弄着我膨胀到极点的肉棒,一边狠狠地对着我的嘴巴

亲了下来。

我不可救药地在她的小手裏喷射了,一边品尝着她的丰唇,她的嘴巴裏混合

着酒精和微微的臭味,更多的是她的情欲的味道。我感觉我的阴部,臀部肌肉,

乃至整条嵴柱都在反射性地绷紧,挤压着,把积压在体内多日的精液以最大的力

气喷射出去。我的屁股不自主地挺起落下,会阴那强劲的括约肌张弓搭箭,把我

的亿万子孙喷向空气中。

舅妈一直吻我到我的身体恢复平静,她的双腿一直在紧紧夹着我的大腿摩擦,

胸口的乳房一直在起伏。我马上反应过来,用手用力在她的内裤外部揉捏,一手

拼命地抚摸和捏她的美臀,用嘴巴叼着她的乳头,很快地,舅妈的全身肌肉都紧

绷起来,下体拼命地扭动,双手死死搂住我的背,头拼命向后仰去,嘴裏发出极

度销魂的呻吟声。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的阴部的不停地颤抖和开合,内裤瞬间被

温热的液体浸润。我的亲亲舅妈,也在她的外甥的结实宽厚的怀抱裏高潮了。

我和舅妈紧紧地相拥在一起,如胶似漆地接吻,像是一对难舍难分的情侣。

我沈醉于舅妈的柔美细嫩的美肉肉体,舅妈死死地依靠在我肌肉分明结实有力的

怀抱裏。

这时菁菁突然醒了,咿咿呀呀地哭起来,舅妈仿佛一下回到了现实,红着脸

爬起来,把内裤穿好,顾不上擦拭身上的精液,然后抱起菁菁,把乳头塞到了她

的嘴裏,一边对我说,还不快去沖奶粉。

我跌跌撞撞地起身,到厨房去沖奶粉,卧室裏菁菁一直在哭,我心不在焉,

把第一杯给沖得烫了,赶紧倒掉重来一遍。

姥姥也被菁菁不停的哭声吵醒了,披衣走进舅妈的卧室,关切地问娃是不是

不舒服。我端着沖好的奶粉沖进来了,映入眼帘的是头发凌乱,上身赤裸的舅妈,

更糟糕的是床上也是一片狼藉,我的T-Shirt 坐在舅妈的屁股下面,露出一角。

如果姥姥的视力和嗅觉足够好,恐怕要看到舅妈大腿上的精液,闻到那种味道了。

我几乎吓晕过去了,转过身挡在姥姥身前,说,姥姥你快去睡吧,菁菁估计就是

饿了,我奶粉已经沖好了,你再不睡血压要高了,姥姥打量了下光着上身就穿一

条短裤的我,有点不满但也沒吱声,返身回去了。

我把奶粉递给舅妈的时候,她已经批了一条毛毯,我从她的屁股底下往出拽

我的T-shirt ,那一瞬间舅妈花容失色,我赶紧示意她姥姥沒看到。舅妈松了口

气,小声地娇嗔道,奶都被你吃光了,害得菁菁哭不停。我赶紧唯唯诺诺,退出

了出来。

回到房间,今天是有生以来最痛快的一次发射,我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一早就离开家去集合点了。舅妈的门虚掩着,不确定她起床了沒,

我有点失落地拿着行李在姥姥的唠叨声中出了门。

电梯裏手机沒有数据信号,一楼出来的时候,微信裏显示舅妈给我发的消息,

我心情复杂地点开来,裏面显示舅妈撤回了三条消息,最后发来的一条写着:

「小辣鸡,好好学习,保重身体」。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