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淫色人妻

【经典】双星记1~15

发布时间:2022-10-25浏览:

【经典】双星记1~15

? ???第一章 争口气妓院演荒唐 遭戏耍一次又一次

夜幕降临,苏州城最大的妓院芙蓉园迎来了招唿客人的黄金时段。不过,今

天却与往常有所不同,因为今天有俩个与众不同的客人。

老鸨走在前面,正一脸陪笑的领着两位年轻人和他们手下护卫走向二楼,左

边年轻人叫邢岩,右边的叫赵斌。

「两为小少爷,今天来我们芙蓉园有何贵干呢」老鸨那胭脂厚的几乎掉下

来的胖脸上,堆着令人恶心的谄媚。

这两个年轻人确实小了些,皆是十三、四岁的模样。说起他们俩,苏州城老

老少少的百姓可是无人不知,二人父亲是苏州城最大的两个丝绸商。

? ? 大概四、五岁时,被父母带出游玩碰到一块,却不知为何起了争执。之后便

一发不可收拾,二人一旦在街上遇着便要比试一番。今天斗蛐蛐,明天斗鸡,后

天再把狗带出来看看谁的更强壮,几年下来,他们斗了不下几十次,结果却是赵

斌凭自己的小聪明胜多输少。

邢岩每每输得很不服气,便会再想个点子去找赵斌比试。

赵斌身形瘦弱些,长的白白净净,一副斯文模样;而邢岩比赵斌高出半个头,

身体也粗壮了些,两人没搭理老鸨,看了一眼对方,都是满脸不屑。待众人走上

二楼,邢岩忍着恶心对老鸨说:「本少爷要和这家伙比试一下,你去叫两个姐姐

过来给我俩吹喇叭。」

正所谓语不惊人死不休,老鸨一听这话,楞得嘴都合不拢,好一会才回过神,

瞄了瞄邢岩胯下,一脸贱笑。

「妈的,看什么看,瞧不起本少爷是吗还不快去,信不信少爷能把你弄得

下不了床」邢岩说完就后悔了,不倒胃口吗

其实,这事他也是一知半解,只是一次撞见家中丫鬟和小厮柴房偷情,他觉

得有趣便在门外偷看,见小厮将胯下那根还不如自己大的棒子插进丫鬟下面的洞

里,说要把她弄得下不了床,还说妓院里的婊子下面太脏太松,没她下面弄着舒

服等等。邢岩听着丫鬟直喊「好舒服,你好厉害」,又看了下自己的宝贝,想着

「那我的家伙岂不更加厉害」

他把这台春宫戏整套看完了才离开,终于知道那下面「厉害」是什么意思,

不仅得大,还得挺的时间够长,于是他便想出了这个荒唐主意。

老鸨还想说什么,看见邢岩那一脸的厌恶,不敢自找没趣,便直接去喊姑娘

了。

「哟,岩少爷口味就是独特,连老鸨都想弄」旁边的赵斌看他恶心的表情,

忍不住添油加醋道。

「本少爷乐意,你还是留点心思想想怎么赢我吧,老实告诉你,本少爷今天

赢定了,哼!」邢岩说完便扭过头不理他,可心里却在嘀咕,「我是偷看了下人

的好戏才明白这种事的,可听他语气好像也听清楚的,他也看下人偷情了」

赵斌没有机会现场观摩,却看过家中几本春宫图册,书里将房事记载得很是

详细。

老鸨带着姑娘红梅和秋萍,扭着肥大的屁股走来,一见着嫖客便抛媚眼,似

乎身后一路呕吐声都与她无关。

「两位少爷,姑娘带到了。」

二人看了看老鸨身后,姐姐们都是肚兜外披了一件薄薄的丝衣,脸上打扮的

浓妆艳抹,虽然不算很好看,却比老鸨耐看许多。

「哎哟,两位小少爷真俊呐,需要姐姐为你们服务什么啊」红梅上前打趣

道。

「什么小少爷,本少爷可一点也不小,等会就让你知道厉害!」

「哈哈哈哈哈。」周围的人们听见邢岩的话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笑个屁,还不快给我们找个房间。」邢岩催促着老鸨,跟在她身后走去。

「你要哪个,我让你先选。」赵斌在后面问。

「就她了,敢说我小哼!」邢岩扭头指着红梅,似乎很生气。

赵斌闻言,偷偷靠向红梅,将一张小纸条塞到她手里。

老鸨将众人带至一间紧闭的房间前,只见雕刻着龙凤的门上面挂着一副牌匾,

上面写着「芙蓉出水」四个金色大字。

「两位少爷,这芙蓉出水厅和对面的彩云追月厅乃本园专门接待贵客之处,

今日那彩云追月已被人订下,便只能把二位请到此间了。」

说完,老鸨便走上前将大门推开。

邢岩和赵斌走到房间左侧靠墙的一排椅子上坐下。

「老鸨子,你这房间装饰一下花费恐怕不少啊,啧啧,这地面大理石的,吊

顶嘛,看不出来,不过能做的这般华丽精细想来也不便宜,中间桌上的可是青花

瓷酒壶和白玉酒杯桌椅上的垫布应该是丝绸的,就这些桌椅,也是上等海棠木

打造的,还有对面墙上两幅画,皆是栩栩如生啊,怕就算是赝品也价值不菲吧。

厉害,厉害啊,不愧是苏州府最大的妓院,财大气粗!」

「赵少爷真是观察细致啊,不过我们这只是小本买卖,怎能跟您二位家里相

比呢」老鸨心里一阵颤抖,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他,「这,从门口到椅子才几

步距离,这么短时间就几乎把房间打量个遍而且还看出不少门道,他才多大啊,

简直妖孽啊。」老鸨心里想着,「看来邢岩这小子今天又得输了,哎哟,可别输

的太惨把气撒我头上了。」

那邢岩见赵斌抢了风头,便急忙抢道:「行了,废话别多说了,马上开始吧。」

他站起身,转头对着红梅,「本少爷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大宝贝。」像是献

宝一样,他刚准备解开腰带,却见一干护卫还在房间内,门口还有一堆看戏的嫖

客,皆是一脸淫笑的看着他。

「看个屁啊,去去去,都滚,杜明,带他们找姑娘自个乐去,钱算我头上。」

他指着自己的护卫头领说道。

「邢少爷,那我们的钱您也一并出了吧。」那边赵斌的护卫胡峰腆着脸凑过

来说。

「妈的,你家主子在呢,还用的着我给你们付钱滚蛋,别在我面前晃悠,

当着你们这些混蛋面我可硬不起来。」

这杜明与大哥在十几年前便在长江流域混出了名声,凭着家传「破浪刀法」

和精湛的水技,被江湖同道称为「长江双龙」,大哥是怒浪翻江龙,他则是浪里

小白龙。只是十几年过去,他身上再也没有一点「小白龙」的影子,大哥跟在老

爷后面,自己则被派来跟着这位小少爷。

一次邢岩要与赵斌比试护卫武功,赵斌原本的几个护卫只有三脚猫功夫,哪

里是杜明对手,便是他使出各种诡计也奈何不了杜明。赵斌脸上挂不住,便恳求

他爹也给他找个武功高强的护卫,过了几天他爹就把胡峰带来了。

那胡峰不知是何来历,单凭一双肉掌便将杜明的刀刃挡在身外,二人堪堪打

成平手,几年下来倒也有不少交情。

杜明和胡峰带着手下将门口嫖客赶走,又将大门带上。

邢岩一屁股坐到椅上,一脸的不爽,「你过来给我解开裤子。」他指了指边

上还在发笑的红梅。

红梅蹲下将他腰带解开,拉低裤腰,将手伸进他的裤裆将宝贝捞了出来。

「噢……」她故意拖长了音调,

几人只见她手中握着的软软的棒子尚有前头露在外面,这个长度对十三、四

岁的孩子而言可谓是「庞然大物」了。

邢岩一脸的骄傲,看了看旁边,秋萍也已将赵斌的宝贝拿出,「嘿嘿,比我

小,不过可惜没小多少。」他心想。

「你们两个准备好,等我说开始。」,「预备,开始。」随着一声令下,红

梅和秋萍同时将眼前的棒棒吞入口中。

邢岩直觉自己的宝贝进入了一个温暖柔软之处,周围的肉腔时松时紧,宝贝

前头还时不时有舌头舔弄,更有阵阵吸力从红梅口中传来,好舒服啊,不一会他

就变得满脸通红,嘴中传出阵阵呻吟,下面的宝贝也已胀大,充满红梅的小嘴。

而另外一边,赵斌的宝贝也已硬起,可其脸色却与邢岩完全不同,只见他闭

眼仰头,整个人靠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又过一阵,邢岩的唿声越来越响,这时,赵斌睁开眼,擡头看向邢岩,「邢

少爷,不是快到了吧,你不是说一定比我坚持的时间长么哎呀,不行啊。」

「本少爷会不行看看本少爷的神器,比你的好用多了。」

「大是大了点,就怕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啊。」

「你他妈说什么敢说老子是蜡枪头信不信老子扁你。」邢岩说完便拍了

下椅子扶手想站起来,这一站不要紧,屁股擡到半空,下面红梅尚不及将嘴撤离,

便感觉到嘴中的棒棒勐的在自己门牙上刮了一下。

这可要了邢岩老命了,直觉得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从宝贝上传到脑中。

「嗷,嗷,嗷。」他颤抖着坐下,嘴里发出狼嚎一般的鬼叫声。

「忍住,一定要忍住。」他连忙做了几个深唿吸,坐在椅上不敢乱动一下。

「啊,哈哈哈哈。」这下把其他人笑的够呛,那边的秋萍甚至将棒棒吐出,

捂着肚子,笑得蹲都蹲不稳。

将快感压下,邢岩一脸愤怒的盯着赵斌,「妈的,又中你这混蛋的奸计了,

从现在起,你说什么要我都不听,哼。」又转头对红梅秋萍,「还等什么,继续

啊,今天一定要分个胜负出来。」

两位姑娘抹了抹笑得流出来的眼泪,继续做起她们的本职工作。

赵斌趁邢岩不注意,给红梅递了个眼色,红梅心领神会。

「噢,岩少爷你的家伙好大,好硬哦,顶得人家小嘴都装不下了呢。」红梅

趁着将棒棒吐出的瞬间娇声道,平时有些不济事的嫖客受不了她这副发浪模样,

顿时就缴械投降了。

红梅只觉得嘴里的家伙变硬了点,然后又没有动静了,「看来老娘得使出看

家本领了。」

她勐的将棒子全部吞下,最里面甚至顶到了喉咙,然后收缩着口腔慢慢将家

伙吐出,再不停用嘴唇对着邢岩家伙最前端用力吸,用舌头不停挑逗,嘴里更是

不停发出「嗯嗯」的呻吟声。

果然,不一会,邢岩整个人便一阵颤抖,将全部浓浆射进了红梅喉咙之中。

「又他妈输了。」邢岩看了看旁边秋萍还在工作,而赵斌脸色却只是微红。

「杜明,杜明,你家少爷又输啦,回家,回家!」邢岩提上裤子,大声喊着,

便准备回去。

赵斌见状便让秋萍停了下来,也跟着走了出去,路过红梅时往她手中塞了张

大大的银票。

回家有一段同路,二人走在前面。

「哎,我说,你是怎么坚持那么久的,我怎么都想不通。」邢岩越想越奇怪,

看刚才赵斌的脸色,再坚持一段时间都没问题,「嘿嘿,你会不是下面不管用吧,

哈哈。」

「没什么,只要一有快感我就在脑子里想一件事,马上就冷静下来了。」

「什么事,快说快说。」邢岩急忙催促道。

「你可以自己想像一下跟老鸨亲嘴的画面。」

「跟老鸨亲嘴」

邢岩脑补了一下,只是一想起那厚的快掉下的粉底,那腊肠般抹的通红的大

嘴,只觉胃里一阵翻腾。

「呕,呕……」

他再也忍不住了,扶着路边的树呕吐了起来。

「哈哈,可是你自己要问的,哈哈哈。」赵斌和一干护卫又是笑得合不拢嘴。

「娘的,又被你耍了。」

??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