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淫色人妻

【经典】路遇中年骚臭奶奶女主人超重口写着玩

发布时间:2022-10-25浏览:

【经典】路遇中年骚臭奶奶女主人超重口写着玩

? 尤子翔驾驶着他的新款红色全球限量款奥迪A8在新建的公路上肆无忌惮的

玩着漂移,新建的公路上深深印着几圈轮胎印,将车停了下来,尤子翔看着手腕

上新买的劳力士,嘀咕道:「沒意思,早知道不买这垃圾货了,趁现在还有时间

回家把卡拿上把那辆兰博基尼提上。」

从新启动汽车,一个加速,汽车的身影就远远的消失在这片马路上,只留下

一缕排气管出来的白烟。

? ? 新修的公路离尤子翔家不算近也不算远,要经过一大片绕林公路能回到家里,

正听着歌开着车往家赶的时候,路边突然窜出一个身影,尤子翔一个紧急撒车,

离这人影还有半米的是时候堪堪停了下来。

怀着一肚子火气,尤子翔打开车门来到车前一看,那道人影是一个40多岁

的中年妇女,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花格栅,下身则是穿着一条浅蓝色的紧身劣质

牛仔裤,丰满的身体把衣服紧紧的撑了起来,胸前的两队大奶子好似要破衣而出

一样,女人的屁股则是被紧身牛仔裤紧紧的勒成了一大坨,就像那农村的大磨盘

一样,就连那屁股下的缝隙都被勒了出来,显得鼓鼓囊囊,就像一个大桃子一样,

脚上则穿着一双大号胶鞋,起码有43到45码,显示出女人的脚很大。

看着眼前丰满的妇人,尤子翔眼珠一转,本想骂人的话咽了下去,而是的来

到妇人身边,关切道:「姐姐,你沒事吧,要不要紧啊。」边说着边还偷瞄这女

人的那双大脚。

看着眼前帅气的青年对着自己问道,王艳摆了摆手说:「沒得事,刚才真是

对不起了,你的车沒事吧。」

尤子翔笑道:「人沒事就行,人才是最重要的吗。」

? ? 看着对着自己笑的青年,王艳说道:「小兄弟,你知不知道班车几点来啊,

我今天是做俺村的牛车过来的,不知道班车的时间点勒。」

尤子翔双眼一亮,急忙说道:「姐姐,这个点班车都停了,这样吧,我送你

回去吧,反正我时间也充足。」

? ? 王艳推脱了一番坳不过尤子翔,只能谢谢一番,然后坐上尤子翔的车开往自

家的村子。

在车里经过一番互相介绍,尤子翔明白了坐在副驾的中年妇女叫王艳,今年

42岁,是个寡妇,自家男人在一年前就死了,家里就她一人,今天也是赶着村

里老李的顺车来到这森林里摘点野蘑菇去卖,只是在山上正在找的时候脚下一不

小心踩空了,才从哪3米高的斜坡上摔了下来。

汽车行驶了十几分钟,王艳突然说道:「子翔,你能不能路边停一下,姐姐

肚子疼,屁眼涨涨的,想拉屎。」

? ? 听到王艳说想拉屎,尤子翔的鸡巴直接涨了起来,把裤子顶替了一个小帐篷,

因为方向盘的阻挡王艳并沒有看到尤子翔下身的变化,只是双手捂着肚子焦急的

看着尤子翔。

汽车停在了路边,王艳就捂着肚子,撅着个大屁股跑向了旁边的灌木丛,不

一会就传来噗噗的放屁声,尤子翔听着王艳的放屁声,心想:「好想闻一闻艳姐

的大臭屁啊。」左手却是慢慢的放进了裤裆搓揉起自己的鸡巴来。

? ? 沒错尤子翔一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喜欢中年妇女,而且是身材

丰满的女人,幻想着舔中年妇女的脚吃中年妇女的屎喝中年妇女的尿,给中年妇

女做一条狗。

正在尤子翔幻想吃王艳屁眼拉出来的屎的时候,王艳喊道:「子翔弟弟,姐

姐沒带纸,屁眼上还粘着屎呢,你给姐姐拿点纸来,让姐姐擦擦屁眼,多拿点来,

姐姐的屁眼子可是很大的。」

听到王艳的话尤子翔唿吸都加重了起来,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

要把握住,拿着一大叠卫生纸,尤子翔来到灌木丛后面,只是眼前的景象直接让

尤子翔定在了当地,喉咙轻微蠕动,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

尤子翔看到的景象就是,王艳背对着尤子翔,撅着一个大屁股,深褐色的屁

眼上沾着淡黄色的屎渣,黑的发亮的肉穴还挂着一滴沒尿干净的水滴,裤子则退

到了脚边,遮住了整双脚,而王艳的旁边则是一坨还冒着白烟的屎。

王艳掉头看着对自己吞咽口水的尤子翔,娇媚一笑说道:「好弟弟,姐姐手

之前擦伤了,现在疼得很,擦不了自己的屁眼,你来帮姐姐擦擦吧。」

? ? 听着王艳的要求,尤子翔内心兴奋到了极点,粗声道:「好的,姐姐,我一

定会把姐姐的屁眼擦得干干净净的。」

尤子翔来到王艳的大屁股面前蹲了下去,此时尤子翔的脸与王艳的屁眼不过

15cm,一丝屎臭味飘到了尤子翔的鼻孔里,闻着这陶醉的屎臭味,看着眼前,

微微缩合的大屁眼,尤子翔的脸慢慢靠了过去,伸出舌头填上了那散发恶臭的屁

眼上,王艳掉过头看着舔着自己屁眼的尤子翔,媚笑了起来,骂道:「你这个小

畜生,属狗的啊,这么喜欢老娘的屁眼么,也不嫌髒吗。」

? ? 此时尤子翔的整个头已经完全沒入了王艳的屁股里,听到王艳的话,尤子翔

含煳不清的说道:「恩,我就是一条狗,我不嫌髒,艳姐屁眼是天下最美味的。」

听到尤子翔的话,王艳哈哈大笑了起来,骂道:「你这个小贱逼,从你在车

上不停的偷看老娘的时候,老娘就知道你是个长着狗屌的贱逼玩意,不过还是不

太确定,直到老娘说要拉屎的时候,你那个狗鸡巴立起来的时候,老娘才正式确

定,你是一个贱逼玩意,不要在舔了,贱逼,来叫声奶奶听听。」

? ? 尤子翔恋恋不捨的从王艳的肥臀中退了出来,把吃到嘴里的屎渣子全咽到了

肚子里,但是并沒有站起来,看着王艳,叫了一声奶奶。

王艳穿上了裤子,动手就在尤子翔的脸上扇了一巴掌,尤子翔右边脸顿时就

红了起来,从小到大尤子翔第一次挨打,但是此刻尤子翔内心却是兴奋无比,忙

跪下身子,给王艳可起头来,一边磕头一边说道:「谢谢奶奶给贱狗的赏赐。」

王艳满意的看着尤子翔,说道:「你真他妈的贱,你说说看你全家是不是都

是贱逼,你是不是被狗操了你妈,把你生出来的狗逼玩意,你祖宗十八代都他妈

是狗杂种,都他妈爱一家子爱吃屎,对不对,狗孙子。」

听着王艳的辱駡,尤子翔立马回答道:「奶奶说得对,我全家都是贱逼玩意,

都是狗杂种,只配给奶奶当狗,吃奶奶屎,当奶奶厕所。」

听着尤子翔的回答,王艳很满意决定要给这条公狗一个赏赐,看着尤子翔盯

着自己的屎看,王艳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指着自己拉的那坨已经有些发黑的屎,

对着尤子翔说道:「既然你这么听话,那奶奶就给你一个见面礼,去吧,把奶奶

那坨高贵的屎吃掉,记着,要慢慢的品尝,全部吃掉,奶奶在车里等你,如果让

奶奶发现还有剩馀的话,扒了你这个小畜生的皮。」说完,王艳扭着肥硕的屁股

回到了车里。

尤子翔看着眼前发黑的一坨屎,急忙把裤子来开,左手握着那已经胀大的狗

鸡巴,右手则是把那一坨已经发幹的屎拿了起来,放在自己的鼻子上边,使劲闻

了起来,一脸的陶醉,左手则使劲的撸起了自己的狗鸡巴。

这就是奶奶的屎,天下最高贵的东西,真香,张开嘴巴尤子翔熬不犹豫的的

一口咬了下去,吃到嘴里的味道有点干涩,还有点发苦,但是对此时的尤子翔而

言,却是天下最美味的东西比自己吃过的天府鲍和澳洲无尾龙虾还好吃,屎臭味

慢慢在嘴里散开,直到咀嚼的嘴里只剩一滩屎水,尤子翔才恋恋不捨的咽了下去,

就这样,那一大坨黑屎被尤子翔一口一口的咀嚼下吃到了肚子里,末了,尤子翔

还把拿屎的那只手仔仔细细的舔了个变,生怕错过一丝美味。

王艳坐在副座看着打开车门,坐进来的尤子翔,说道:「奶奶的屎,好不好

吃。」

? ? 「好吃,奶奶的屎是天底下最美味的,狗孙子最喜欢吃了。」

听到满意的回答,王艳对着尤子翔说道:「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吃屎狗孙子,

那你的一切就都是我的了,现在奶奶要去你家,从今往后奶奶就是你最高贵的主

人,而你就是奶奶的吃屎狗。」

尤子翔想都沒有想,立马答道:「狗孙子尤子翔的一切都是奶奶的,从今往

后奶奶就是狗孙子尤子翔的主人,尤子翔就是奶奶屁股底下一条吃屎的狗杂种。」

「很好,等到了家里,奶奶再给你这个狗杂种立个规矩,现在立马开车去你

家,奶奶要看看新家是什么样子,等回到家再给奶奶舔舔脚,奶奶现在的大脚丫

子热死了。」

? ? 说着王艳脱掉了自己的胶鞋,一双穿着黑色开缐丝袜的大脚丫就出现在尤子

翔的面前,车里顿时出现了一股酸臭味,而这股臭味正是从王艳那对大脚丫子上

传来的。

王艳皱眉捏起了自己的鼻子,想不到自己的这双大脚这么臭,怪不得今天赶

牛的李叔做的远远的,原来是嫌弃我的臭脚丫子,想到这不由得看起了旁边的尤

子翔,此时的尤子翔则是瞪大双眼看着王艳的大脚丫,嘴巴大张着大口吸着车里

的脚臭,犹如吸毒一样,越吸越上瘾。

看着尤子翔的痴态,王艳哼道:「奶奶让你吸了吗,你这个贱种,快点开车

回家,回到家奶奶让你吸个够,舔个够。」说着王艳把自己的手放在丝袜里对着

脚掌使劲一扣,扣出一指甲黑泥,塞到了尤子翔的嘴里。

尤子翔的嘴使劲吸着王艳的手指头,指甲的黑泥很快被吸了感觉,指头从嘴

里抽了出来,尤子翔看着王艳,感激的说道:「感谢奶奶给狗孙子的赏赐。」

发动了车子,尤子翔忍着内心的喜悦拉着自己高贵的奶奶主人,向着自己山

顶別墅开去,等待尤子翔的就会是他毕生难忘的体验。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