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淫色人妻

【2023年最新更新】白领丽人秋萍全

发布时间:2023-01-21浏览:

(第一部份)小彬,李为和兰容

小彬 & 李为

电话又铃铃地响起,秋萍再次水淋淋地从浴盆里爬出,依然浴巾拖鞋都不穿

,赤足裸体跑到厅里,地板上留下一串动人的足迹,真讨厌,明知我还沒洗完,

又让我光身子过来。

「喂,怎么这样着急我不是说正在。。。。」

「嫂子,是我,小彬。」

「噢。。。你好,小彬。」她脸上泛出一片红晕,还以为是他又来电话了呢。

「嫂子,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同您谈。」

「好哇,是什么事呢」秋萍摀住听筒下边的乳房,水珠顺乳头滴下。

「嗯。。。到时候说吧。。。。」小彬显得有些犹豫。

「是不是又交了新的女朋友了」

「嗯。。。不完全是,也沾点边儿。」

「好哇,有时间嫂子同你谈谈。」 裸体同小彬打电话总觉不是滋味。

「行,那我回头再同您联繫吧。」

放下电话,秋萍不禁一笑,小彬要是知道自己光身子和他打电话该怎么想呢

,当然他不会知道的。她的男友,也就是情人,办事处隔壁一家英国公司的首席

代表给她打电话时总是说自己现在穿戴整齐,连领带都繫着,而让她脱光衣服。

他说同一个美丽的裸体女人通话会使他昂奋和充满激情。秋萍感到一种荒唐的有

趣,她很顺从,每次在家接电话都脱得一丝不挂,这样同他通话也总能撩起她的

慾火。

放掉浴盆的水,打开喷头沖洗全身。热水击打在身体各处,像是男人的爱抚

,使她不免激动起来。

她的情人是上海人,45岁,在美国唸过MBA,身体不是很强壮但对她极

其温柔和关心,这是她那在美国留学的丈夫华程所缺少的。半年前一个风雪的夜

晚,在柔情的谈话和饮了不少的威士忌后,在他的住所留下,开始了他们亲密的

情人关系。以后每个月都幽会5,6次,大多在自己家。因为他的夫人,一个在

江苏小有名气的个体女老闆经常不打招唿地闯到北京。

在性生活上,他弱于秋萍,但他对人的体贴关心以及他渊博的学识深深吸引

了她。她在作爱时多少有些拘谨,不愿显出性方面过强的欲求,以免影响自己白

领丽人的淑女形象,而且他不一定能对等做到,可能会使他自卑。今晚他来,秋

萍在友谊商店买了两瓶贵重的法国干红。作爱前喝一瓶,提高情趣会使作爱精彩

。另一瓶留下次。

虽然才下午两点,她还是赤身穿上一件又薄又短的丝绸衬裙等待。他特別喜

欢这种打扮,用他的话说,这比一丝不挂更显赤裸。

「当我给他打开门,见到我这个样子,他会欣喜若狂的。

为了晚上精力充沛,先睡一会儿。」

捧着一本英文小说,沒翻几页便眼皮发重,她扯过毛巾被盖在腹部,沈入梦

乡。不知过了多久,她梦见自己赤身露体在一片深山老林里行走,找不到一点遮

羞的东西。生怕遇见人,可在荒野中单身独影又十分害怕。她期待着他的出现,

四处找哇找哇,终于依稀看到他的身影。

「我在这儿,在这儿。。。。」她低声喊着,怕別人听见。

他好像听见了,却站在那里不动。

「快来呀, 我在这儿。。。。」她着急而慌张。

「嫂子,嫂子。。。。」有人在喊她,是小彬。糟了!怎么他在这儿她想

找个地方躲起来,可身边是一片枯黄的草丛,无处藏身。

「嫂子,嫂子。」小彬的声音越来越大。她急得不知所措。

「嫂子,你醒醒!」 小彬的声音在耳边迴响。

她蓦的睁开眼睛,天哪,小彬竟然在她面前,脸上浮着莫名其妙的微笑。

「小彬,你。。。。」令她大惊失色:「你怎么进来了」

「嫂子,你好像作了个恶梦,在招唿谁。」小彬沒有理会她的问话:「你梦

见什么了」

「沒,沒什么。。。小彬,你怎么能够这样闯进来呢,请你先出去!」这时

她才意识到自己的两条腿和大半个胸部都袒露在他面前,赶忙用毛巾被遮住。

「我说过有重要的话同你说,我怎么进来同此事相比微不足道。」

「小彬,你先出去,什么事情也得等嫂子穿上衣服再说。」

「穿不穿衣服也不那么重要。」

「小彬,这样讲话太失礼了,我要生气了。」

「告诉你我是怎么进来的吧,我哥临走留给我这房间的钥匙,让我必要时关

照你。这房间我已进来多次了,可以说我对次房间的一切瞭如指掌,比如说你用

什么香水和卫生巾,有那些时髦的乳罩和丁字裤。。。。。。」

「你。。。。。。」秋萍惊讶得说不出话。

「我更瞭解谁来过这里,同嫂子您作了什么事。」

像一记重棒砸在头上,秋萍顿时六神无主。惊梦的冷汗一阵又一阵薄薄的衬

裙早已湿透,贴在微微痉挛的肉体上。

「小彬,你在胡说些什么,请你快出去。。。。。」秋萍气愤的撵他。

「嫂子,我的嫂子,您那位朋友来这里时总是开一辆黑色的桑塔那2000,

车子停在200米外,沒错吧。」

「是有朋友来,不过都是谈业务。。。。。。」秋萍已陷入被动。

「哪有谈业务谈一宿的早上8点他先出门,把车开到大街上,然后你在那

儿上车。」

「。。。。。。沒,沒有的事。。。。。。」她沒想到小彬对他们的事瞭如

指掌。汗水不断从额头和脖颈淌下,裹在毛巾被里的肉体更是大汗淋漓。

「嫂子,既然那么热,就把毛巾被拿下来吧。」小彬说着扯住毛巾被的一角。

「不,不要,你幹什么

!」她死命裹住自己。

「嫂子,您不是挺经冻的吗3月下旬,暖气刚撤,您接到他的电话后竟然

脱光了衣服去谈,我测量过那天的室温,才14度。」

「天哪,一切都暴露了,完了,和他的风流韵事都被小彬掌握了!这下名誉

,地位和家庭都。。。。。」 想到这里,她绝望地闭上眼睛。。。。。

「嫂子,无话可说了吧」小彬得意地从她胸前拉开毛巾被,秋萍呆痴地任

他扯开。

小彬惊呆了。完全被汗水浸透的衬裙贴在嫂子丰腴的肉体上,半球状的乳房

和杏红色的乳头完全透明地呈现在眼前。极短的衬裙遮不住腿根,他可以看到那

微微露出的乌黑亮泽的阴毛。两年前与哥嫂去北戴河度假,在海边嫂子那被薄尼

龙泳衣包裹的肉体深深刺激了他,从那以后他每次手淫都在脑海中浮现着嫂子的

肉体,可今天看到的竟是十倍的性感和刺激!

华程并沒有留给弟弟家里的钥匙,那是小彬编造的,哥哥走后,为了得到美

丽嫂子的迷人肉体,他便作了策划。嫂子对他和他的朋友李为象对小弟弟般亲切

关心,趁在嫂子家里玩时用印泥记住了钥匙并配好。起初是寻找嫂子的衣物。每

当捏着嫂子性感的内衣,他就无比的冲动,经常看着嫂子的像片在她内衣上射精

。在观察嫂子的生活行踪时他发现了一个中年男子,于是李为帮助他在嫂子房间

安装了窃听器,详细记录了嫂子红杏出墙的大部分行为。

他嫉妒那个盡情享用嫂子肉体的男人,也庆幸自己得到了好机会,现在这机

会就在眼前了!一定要彻底完全佔有她!

「对不起,嫂子,您和他的事情我都录了音,嫂子在床上真挺棒的。」他拿

出一堆录音带放在她脚边:「我要跟您谈的就是此事,够重要的吧」

「。。。。。。小彬,你,你打算把,把我怎么样」

「看来嫂子是都承认了,痛快。这件事情总得有个了结。」他盯着秋萍丰腴

白嫩的大腿。

「怎么了结。。。。。」她并上腿,衬裙太短,令她窘迫不安。

「这就是我要同嫂子您商量的了。」他欣赏地看着两只露出大半的乳房。

「怎么商量。。。。」她两臂交叉挡住胸部。

「简单, 那句老话:公了还是私了」小彬漫不经心的扫视她扔在床头柜

上的乳罩裤衩,顺手提来。

「这。。。公了。。。」对小彬的行为她沒有表示。

「我把这些证据交给我哥哥,他愿意怎么办就由他了。您別忘了他正在美国

学法律。」 他甩着内衣。

「不,小彬,別这样。。。。。。」

「私了的话就是你我之间的事情了。」他随意的把那两件名牌的亵衣扔在地

毯上。秋萍觉得好像是刚从自己身上扒下来的。

「小彬,。。。。看在嫂子以往对你不错,原谅我这一次,我不会再。。。

。。」秋萍已无暇顾及自己的赤裸,她已经被小彬完全掌握了。

「行,我也希望私了,可您得完全服从我的条件,听从我的安排。这样您的

事情就永远不会有別人知道。」他站起来。

「条件。。。。。。」秋萍扭头望着他。

「嫂子,您是出过国,有现代观念和知识的人。对于任何错误乃至罪行都是

可以了结的,但是这种了结必须要有一种审判和忏悔,这就是你我之间必须要作

的。」

「小彬,我可以接受。。。。就算是审判吧,并忏悔,但必须在你我两人的

范围。」

「沒问题,好极了。我们开始好吗」

「小彬,在你审判我之前,请允许我换衣服。。。。」

「你会换的,但不是现在,为体现你的被审判地位,我要把你捆起来。」

「不行,不行,你不能这样!」她缩作一团。

「我必须把你捆起来,当然如果你不同意我也不勉强,你等着和我哥哥去了

结吧。」

「。。。。。。。。」秋萍陷入为难和耻辱中。有生以来在父母的宠爱下从

未受过任何暴力和羞耻,自己走到哪里都赢得赞誉和羡慕的眼光和评价。可如今

要被人捆起来,这是怎样的奇耻大辱!可不这样又怎么办呢

似乎看出了秋萍的犹豫,小彬伸出手抓住她的肩膀:「嫂子,相信我,这只

是一种形式,而且只在你我之间。我不会伤害你的,嫂子对我一直都是很好的吗。」

「。。。。。。。。」秋萍浑身发抖。

「你同意啦」

「。。。。。。小彬。」她羞耻低着头:「答应我,別伤害我。。。。。。」

「放心吧,嫂子,请跪在床上,背对着我。」小彬扳着她的肩膀,这是他初

次对嫂子肉体的触摸。秋萍沒有反抗。

小彬从背包里取出准备好的粗麻绳走到衣不遮体的秋萍背后。嫂子的后背白

嫩光洁,散出迷人的肉香。在透明衬裙下白嫩肉感的细腰和肥臀暴露无遗,近在

咫尺垂手可得。

他把麻绳贴在她后脖颈上,绕到前方从两腋下拉回,令他意外和惊喜的是嫂

子竟顺从地将颤巍巍的两臂放到身后,等待他的捆绑。麻绳绕过胳膊走到胸前,

在乳房下部交叉勒紧,乳房整体被擡起,乳头突到衬裙的花边挺露出。

「不。。。。」秋萍低声哀求,扭着上身。但对小彬沒有任何影响。

乳房下部又勒上一圈,乳头已向上方玲珑的翘起。秋萍喘着粗气,紧闭双眼

,实在惨不忍睹。事已至此,由他作吧。。。。。

麻绳再捆住胳膊肘后又绕到乳房上部将两个半球型的肉团向下勒,一圈又一

圈。上下紧勒的麻绳象夹子似的将美丽的乳房夹挤成扁状并不知羞耻地前突。秋

萍低头偷看了一眼,羞耻得满脸绯红。她的两腕被小彬紧紧捆住并且吊在背后,

这使她无可奈何地挺胸擡头。不用睁眼看,秋萍已完全明白小彬用麻绳将自己的

上身捆出了一种何等屈辱而性感淫荡的造型。现在我成了什么奴隶荡妇

由于乳房奇异地前突,只要她睁开眼睛,即使不低头也能清楚看见自己的乳

房和那两只拼命用力向前像在追求什么似的乳头。小腹一股热流涌出,她惊异而

颤慄。

小彬绕到她面前,她紧闭双目低下头。

「世界上不可能有任何女人像你这么性感的了,嫂子。」小彬满意地看着自

己刚刚完成的作品:「在街上和办公室的嫂子是美丽动人的,一丝不挂或像这样

近乎全裸的嫂子是艳丽夺目的,而现在的嫂子你则成了世界上最肉感的尤物,你

体现了一种女人特殊的美,屈辱的光芒四射的征服一切的美。被捆住的是你而被

震撼征服的是我。雨果说:一个裸体的女人是全副武装的女人。我要说一个被五

花大绑紧捆的裸体女人就是一颗氢弹。」

「小彬,请別,別这样羞辱我。。。。。。」秋萍陷入一种奇特的难以名状

的心态。

「放心吧,嫂子,我已经说过,这只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虽然这样捆住

你,可决沒有伤害你的肉体,是吧」

「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可你这样令我太羞耻了。」秋萍满脸通红地说。

「嫂子,谢谢您的信任,您的表现真不错。这样子是羞耻了一些,你不妨把

这种方式的审判看作是我俩之间的一个游戏,这肯定是有益无害的游戏,您不妨

进入到角色中,您会得到奇特然而是前所未有的享受。我保证您绝不会失望。再

说,游戏结束后,您还是我原来的那个嫂子,您的生活依然阳光灿烂。也许从此

增加了我的成份,如果您无法接受我,我会走开,不再打搅你。」

这一番话倒是某种程度上安慰了秋萍:「小彬,我认了,这样已经可以了吧

一个女人被如此羞辱地捆绑,以前我不仅沒听说过,也沒想过。如今我竟成了

这样,看到我这种狼狈相,你可心满意足了吧。。。。。」秋萍这样说,连她自

己也感到奇怪。

「您有些进入角色了,这是个好的开始。可嫂子別急,还沒审判呢。现在你

是我的犯人,我要把你押上审判台。」

他在结实的橡木桌上铺了一块厚厚的埝子。「到那上边去。」

秋萍瞅了一眼:「你比我想像的还要坏,你究竟要把我怎样摆弄才算满足呢」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小彬贴在她耳边说:「你行动不便,我把嫂子您

抱上去吧!」

说罢伏下身将她拦腰抱起,秋萍的肉身被他两只有力的臂膀抱在身前,头贴

在他胸前。她沒有任何挣扎反抗,她知道反抗不仅无用,而且那近乎全裸肉体的

蠕动会强烈地刺激他。

秋萍的顺从令小彬十分满意,他对局面的发展充满信心。

五花大绑的秋萍嫂子被摆在桌上,按小彬的要求跪坐。而小彬坐在前面的椅

子上,从下向上注视着她。

秋萍睁开眼睛环视一下,从对面梳妆台镜中看到自己后,对小彬如此摆弄她

的理由完全明白了:由于胸部绳索的捆绑,本来就不遮羞的衬裙下沿被提到肚脐

附近,阴部毫无遮掩了,小彬自下而上更可一览无馀。

「认命吧!」她心里对自己讲:「正值青春强壮的小彬不可能只是羞辱自己

,肉体被他佔有是不可避免的,既然如此被他羞辱也就算不得什么了。」这样想

着,秋萍心里轻松了一些。

「我的犯人嫂子,我怎么审判你好呢」

「。。。。。。。。」秋萍低头不语。

「一般来说通姦犯人要交代犯罪事实,包括姦夫的姓名身份,你们通姦的细

节。」

「。。。。。。」秋萍的脸上身上又冒出汗珠。

「你要老实交代的喽。」小彬凝神着她那两腿之间的阴毛,那地方像是一丛

浓密的春草。

「。。。。。。」秋萍微微地摇摇头。

「当然这是难于启齿的,可能比你现在这种模样更觉羞耻。如果不愿说这些

,可以换一种内容,那就是详细介绍你的肉体,让你这个大姐姐给我这个小弟弟

上一堂生动形象的性生理课。你看怎样」

「小彬,我真是拿你沒有办法。你是非要把我推进耻辱的深渊不可了。」秋

萍喘着气说。

「你看嫂子,我们之间很理解嘛。这样的审判会使我们的游戏趣味倍增。」

他站起身面对着她,秋萍不安地低下头。

「这是什么」他捏住秋萍左侧的乳房,汗水使得皮肤滑腻,弹性十足。

「。。。。。。」秋萍低头不语。

「What is this」他张开大手紧紧攥住这只乳房:「连这你都不愿意说」

「啊啊,別,別。。。」秋萍显然被抓疼了。

「痛快一点嘛。」

「乳房。。。。。。」她的声音像蚊子。

「那。。。这个呢」他松开手,两指在乳头上揉搓。秋萍感到阵阵酸麻。

「乳,乳头。。。。。」

「有什么感觉」

「呕。。。不知道。。。。。。」

「难道沒感觉吗」另一只手也加上,同时进攻两只乳头。

秋萍耐不住了。她的乳头极其敏感,轻触一下都会出现电击般的感觉,何况

小彬这样肆意的揉搓。她的气息粗重起来,胸部开始起伏。

「別。。。。。难受。。。。。。。」

「真的难受吗」小彬对乳头的攻击更加激烈。

「啊,啊,。。。。刺激。。。。。。」秋萍忍耐不住了。

「喜欢刺激吗」

「随,随你的便。。。。。。」

「舒服吗」胸部用拇指摩擦乳头的尖头。

秋萍沒有说话,只发出粗粗的鼻息,默默地点点头。

小彬停止侵犯乳头,把夹捆在上下绳索之间的乳房慢慢向外拉,使乳房的肉

团近乎全部涌出绳索,马上紧勒乳座根部,从而使大半个在外的乳房从原来的半

球成为了园园的肉球。

秋萍一直看着他对乳房的这种摆弄,当自己的乳房被挤为两个肉球时,小腹

象通电般地痉挛。「啊!」的一声仰起头,艳红的双唇半张,喉咙抖动。

「啊,多么有力的侵犯和蹂躏!多么强烈的难以忍受和抗拒的刺激!我受不

了了!」秋萍的意志开始屈服,从惧怕转为期望。「难道我是个淫荡的女人吗

不是吧,女人都抵抗不住这种刺激,也许我真的淫荡,不管这许多了。。。。。」

使秋萍阵地陷落的只是第一沖击波,小彬的第二轮进攻还是在胸部:两座乳

球上。他双手包住右乳上下交错压弹性十足的乳球,秋萍立刻感到酸麻涨痛,右

胸热流磙磙。三四分钟后他松开手,粉红的右乳已明显大于左边了

胸部如法炮制左乳,约摸五分钟,也变成粉红色的左乳似乎比右乳还大些。

两座乳球已极度膨胀,令他惊讶的是两乳竟变得有点半透明,清晰见到皮肤下蓝

色的静脉。胸部剧烈的起伏使两只肉球上下起伏颤动。

「嫂子,感觉如何舒服吧」小彬贴在她耳边问。

「我,我要死了。。。。。」秋萍的胸部被热浪冲得要涨开。

「你的反应超出我的预计,多棒的乳房,多激烈的反响,你是个真正的女人!」

「嗷,小彬,你。。。。坏到家了,你太。。。太会玩儿女人了。。。。」

她神志恍忽,喉咙抖动,断续的吐出一点真言。

「请允许我审问下边吧。」他用手指向那半掩的下体。

话音未落,秋萍的腹部就涌起一大股热流:「啊,啊,你啊,。。。」她不

掩饰地哼叫着。

小彬把她仰面推倒,让她曲起双腿并尽可能的分开,自然沒有遭到她的反抗

。他坐在桌前,脸部正对她那展开的阴部。肥厚的阴唇生着浓密乌亮的阴毛,阴

蒂半遮在毛从下。阴道口已充满粘液,腹股沟的括约肌在隐隐抽动,等待他的侵

犯。

小彬採取了迂迴战术。他沒有如秋萍等待的那样摸触阴部,而是两手伸向两

侧大腿根的嫩肉。

「啊呜!」秋萍一声尖叫。括约肌勐烈抽动,阴道口竟微微张合。

他的手指蛇一般在腿根游动。骚痒和焦躁使她癫狂,秋萍剧烈扭动下体,希

望他的手触及她那慾火熊熊的阴部。

「这是什么」他用食指刮了阴唇一下旋即离开。

秋萍竟被刺激的擡起了屁股:「是阴部。。。。阴唇。。。。」

「这个呢」他捏着几根阴毛。

「阴毛。。。。。。」秋萍迅速回答。她心里在唿叫:快侵犯我呀,我难受

死了!

下边轻轻分开阴唇上部的黑毛,微微触及藏在里面的小肉粒

「这是阴蒂,快摸我,快,你弄死我好了。。。。啊啊。。。。」小彬还沒

问,秋萍就急不可耐的主动回答。她已经完全失控。小彬好生欢喜。

他把拇指和食指轻轻放在阴蒂上,立刻引起秋萍全身的痉挛,她用力挺阴部

,希冀增强接触,但小彬的两指随她肉团的起伏一上一下,弄得秋萍心急火燎,

欲罢不能。

「小彬,你,。。。你在幹什么。。。。。。快。。。。」秋萍扭着屁股,

焦急的问。

「嫂子,您还记得李为吧」

「记得。。。。你,你问他作什么」

「李为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一起作的调查,这种审判也应有他参加。」

「什么!」秋萍惊叫一声,身体一下平静下来:「绝对不行,他要来,莫

如你杀了我!」

「您激动什么,我这不是和您商量嘛!」

「不行,绝对不行,你让我死好了!」秋萍恐惧耻辱地流出眼泪。

「嫂子您听我说。」他用两指捏住秋萍的阴蒂:「凡事需冷静,嫂子您红杏

出墙东窗事发,知道此事的除了我就是李为。我本来想在你和你那位幽会时抓住

你们当即曝光。是李为劝我不要这么办。他非常喜欢嫂子您,说无论如何不能影

响您在社会上的地位和形象,内部解决为佳。这事你得感谢他。李为比我文静,

有教养,这话你过去也对我说过。让他来一是你需向他表示谢意,二是也能封住

他的口,事情只在我们三人之间。这样你最安全,我也放心。」说的同时不住揉

擦她的阴蒂。

「。。。。。。」秋萍不语,在默默思考。方才火热的慾望象被浇上冷水,

身心难受得很。让李为来这里,实在是莫大的耻辱和恐惧。可小彬说的也有些道

理。她脑中一片混乱,这时被抚摸的阴蒂处放出股股热浪,从腹部慢慢传到胸部

和后脑。肉体又开始燃烧起来。

「呜,呜呜。。。。」她的气息加重,全身重新扭动起来。

小彬加剧了对阴蒂的刺激:「怎么样,想通了吗」

「唉。。。你是在逼我下地狱。。。。。。」她长吐一口气。下体却在不断

扭动迎合他的抚摸。

「我说过,只要那个男的不来找你,我们就不会跟他过不去,喂,他今儿不

会来吧」

秋萍点点头:「小彬,你要向我保证李为来后你们不会伤害我,保证事后我

的人身自由和我选择的权利。」

「嫂子,我以自己生身父母和我的人格保证。再说嫂子您将不是下地狱而是

上天堂。」

「啊,天堂也好,地狱也好,我被你弄到这般地步已是无可救药了。」她长

嘆一声,继续扭动下体,好像企图用性慾的冲动麻醉自己。

「那我就和李为联繫了」对一点的揉擦格外加剧。

「嗷嗷,。。。什么,难道,。。他这就来」虽然秋萍还感到意外但肉体

的燃烧已使她对此晕头转向。

「李为就在附近,他会马上来的。」他把膨胀的一点向上揪。

「呜哇,啊,。。。。让我。。。。穿上衣服。。。我。。。我总不能。。

这样。。。」

秋萍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爆炸了。

「那怎么行, 您这样子多迷人。」他边拉便旋转那跳动的肉粒。

「啊啊。。。呕呕。。嗷嗷。。。小彬。。。让我羞死,你。。。你才高兴

。。啊。。。」

「我给他打电话了。」

「。。。。。小彬,记住你的保证。。。。。呕,再使劲些。。。。」

小彬一手加剧对阴蒂的揉捏,另一只手掏出手机拨号。

「我是小彬,一切都非常好,嫂子想见你。。。。。。好的,我们等你。」

他放下手机:「两三分钟他就到。」

「小彬,使劲的刺激我,让我疯狂,失态,不然我会羞耻得死去。。。。」

「呜呜呜,呕,。。。嗷嗷。。。。。」秋萍全力承受他的刺激,慾火熊熊。

小彬明白他必须掌握火侯,秋萍过早达到高潮会变得相对冷静。在李为来前

,要维持这样的状态,让她欲罢不能。

手机响起。

「我是李为,已到门口,给我开门吧。」李为的声音充满激动。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