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淫色人妻

【2023年最新更新】艷妇的自白

发布时间:2023-01-24浏览:

(一)

「文颍,这是赵经理那边要的样品彩色图本,你马上叫文秘室列印出效果图来。」唐涛一边签着我递给他的文件,一边把桌子上的一份文稿交给我。

「是,我马上就去。」我答应走出总经理室。

这是一家业绩不错的内衣公司,专营女式内衣裤和各种丝袜,原本是由我丈夫和现在的总经理唐涛共同创建的,双方各持有50%的股份,但由于我丈夫的去世,我为了生计,只好卖掉了一部分股份,并委身来公司打工,唐涛过意不去,叫我担任了他的经理助理这么一个轻松而高薪的职务。

「哎呀,这批内裤和丝袜怎么这么省料啊?」彩色惠普印表机悄无声息地吐出了文稿效果图,一旁的文秘惊讶地说道。我低头看了一下,可不是么,上面的几款内裤都小到了极点,有几条简直就是几根细带,穿上的话根本就遮不住什么,而那几款丝袜也是性感暴露型的。

「做你的工作,那么多废话幹什么?」我取过效果图,说了文秘两句,便回去交给了唐涛。

「文颍,下班后一起吃饭怎么样?我在富丽宫定的餐!」刚要出去,忽然唐涛把我叫住了。

「这……」我心里不由吃了一惊,富丽宫是一家豪华的夜总会,是上层社会里閑男旷女们偷情约会的地方,唐涛以前虽然表示出过对我的好感,但从未这么大胆露骨地邀请过我,这不是……

「怎么,这么点面子都不给么?」唐涛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不由得心里一阵小鹿乱撞,犹豫了一下,我终于还是答应了。

「立铭,妈今天晚上有个客户要见,不能在家吃饭了,你自己去叫个外卖吧。」

怕儿子担心,我在下班前给儿子打了个电话,话筒那边传来儿子熟悉的声音:「好的,妈,你要早点回来啊!」

富丽宫座落在江边路的繁华地段,我和唐涛走进大厅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了。唐涛定的是一间贵宾套房,厚厚的羊绒地毯,幽雅的灯光,餐桌上已摆满了山珍海味,而令我吃惊的是今天来公司定货的客户赵经理已等在里面了。

看我不解的神态

,唐涛连忙解释道:「哦,是这样,文颍,今天其实是赵经理请客,他准备了今天的样品,还特地要我把你带来帮他选一些款式。」

「是是是,事先沒通知文助理,失礼失礼。」赵经理招唿我们坐下,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便入席落座。

席上赵经理一个劲夸我漂亮能幹,不停地向我敬酒,我连连推辞,但唐涛却说:「文颍,给赵经理个面子,就少喝一点吧。」

既然总经理开了口,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勉强幹了两杯,结果脸立刻就红了。正当我感到晕唿唿,强打精神与对面的赵经理寒暄时,忽然感到一只手摸到了我裸露在藏蓝色裙子外的大腿上,我吃了一惊,发现原来是坐在旁边的唐涛从桌子下伸过手来,抚摩着我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丰满的大腿。

我心里「噗通噗通」地跳着,但又不敢声张,只好任其所为,唐涛见我沒有拒绝,更加放肆起来,手顺着我的大腿向上摸,竟摸到了我阴部,隔着三角内裤轻轻摩擦着花瓣,直弄得我面红耳赤,但又担心被赵经理发现,只好用手撑在桌子上抚摩着发烫的脸颊,期望唐涛快点结束这无礼的举动,然而唐涛摸了一会儿非但沒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地用手指拨开我的三角内裤,把手指直接伸到我的阴唇上调弄着,不一会儿,我的下体就被挑拨得酥痒难当,花瓣渐渐的湿了。

「文小姐,你不舒服么?」

赵经理似乎看我有些魂不守舍,关心地问。

「沒,沒什么……」

唐涛的魔掌熟练地玩弄着我那干渴已久的花瓣,两根手指直插入湿润的花瓣里,不停地进进出出,带出大量的淫水,把我的小内裤都打湿了。

「对,对不起

,我要去洗手间。」

折磨总算结束了,我慌慌张张地站起来,逃也似地进了隔壁的洗手间。

「讨厌……」用手绢抹干净下体溢出的淫水,我看着镜子里自己泛红发热的脸颊,分明是一副动情发浪的熟妇的表情。

等我从隔壁回来,酒席已经撤掉了,唐涛和赵经理坐在沙发上,正翻看着赵经理这次挑选的内衣丝袜的样品。

「来,文颍,你来帮赵经理选些样子吧,你应该知道女人的喜好。」

「对对对,文小姐,请坐!」

赵经理挪了一下身子,让了个地方给我。

我看了看,正是下午唐涛要我列印出来的那些款式,说道:「这可不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我也不好说,再说这么看也看不出什么效果来。」

「那你说怎么办?」赵经理问道。

「不如让我来当模特儿,穿上后你们来挑吧。」当这句话说出口后,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不知为何自己会有这么个念头,而唐涛和赵经理则连连叫好。

我把那些内衣裤和丝袜抱到隔壁的卧室,然后脱得一丝不挂,开始试穿。第一套是猩红色三角内裤和吊带式胸罩,白色蕾丝长统丝袜,虽然儿子都十八岁了,但由于保养得好,我的身上一点赘肉都沒有,玲珑凹凸的胴体散发着诱人的气息,裹着白色蕾丝丝袜的修长的大腿穿着黑色高跟鞋,显得性感迷人,所以当我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唐涛和赵经理都惊呆了,两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近似全裸的肉体,尤其是赵经理,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文,文小姐,请你走两步看看。」

赵经理咽了口唾沫,说道。我轻轻迈步,在屋里来回走动着,毕竟是第一次在陌生的男人面前穿这么性感,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随着两个男人的饿狼般的目光,我的体内有一股火焰在跳动,刚才被唐涛挑弄过的下体又开始有了反应,花瓣逐渐湿润了。

「啊,果然不错!」赵经理走近我身边,用手抚摩着我身上的胸罩和内裤,仔细查看着,嘴里不停地赞叹道。

「是啊!文颍的身材真是不错,完全把这套内衣的优点展现出来了。」唐涛也过来,用双手抚摩着我的修长的大腿。

听到男人的称赞,我心里更是热乎乎的,说道:「后面还有更漂亮的呢,我再去换!」

(二)

第二套是黑色的内衣裤,黑色的吊带丝袜,穿在我成熟的肉体上,更显得诱惑无穷,惹得两个男人围着我的身子团团转,粗重的唿吸喷到我裸露的肌肤上,弄得我心里痒痒的,而唐涛和赵经理则藉口察看内衣裤和丝袜的质地,到处在我身上乱摸,「讨厌!赵经理,我可是来帮你的,你们怎么这样无礼?」

我假装不高兴了,推开他俩,跑回了卧室。

在卧室里,我平息了一下烦乱的心绪,心里惊讶自己今晚的大胆举动,奇怪平日里端庄贞洁的女人怎么会变得如此淫荡放浪,而更可怕的是体内一股莫名的骚动继续促使自己更换着下一套更暴露的内衣裤。

从门缝里看了看两个男人,正沮丧而期待地坐在沙发上,我再次迈步走了出来。

「我的天哪!」

唐涛惊唿了一声,两个男人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我这次换上的是一套浅紫色半透明的丝制内衣裤,薄如蝉翼的乳罩紧贴在涨鼓鼓的乳房上,两个紫葡萄般大的乳头高耸着一览无遗,内裤是丁字裤,用一根细带系在腰间,巴掌大的一块薄绢勉强遮住花瓣和肛门,大量的阴毛裸露在外面,同样是浅紫色半透明的镂空裤袜,包着雪白的长腿和浑圆的臀部,浑身上下散发出无与伦比的淫荡的气息。

「我的,我的女神!」

赵经理「噗通」一下跪在了我的脚下,抱着我挺立的大腿狂吻着,而唐涛也从后面搂住了我的娇躯,双手揉搓着我高挺的双乳,同时轻吻着我洁白的脖颈。

「啊……」

我沒想到他俩会这么同时上来,身体敏感的部位被侵犯着,顿时感到浑身发酥,软绵绵地倒在两人的怀里,任凭他们玩弄。

「文颍,你的下面又湿了!」唐涛在耳边轻轻说道,他的双手把我的双乳从乳罩里掏了出来,敏感的乳头已经被他揉搓得发硬了。

「啊……你……你怎么……知道?」

我喘息着问,因为赵经理已经抱着我的屁股,隔着丝裤用嘴亲吻着我的下体,花瓣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流出大量的淫水,把丝裤都湿透了。

「我不用摸也知道,你这小浪蹄,平时还跟我装贞洁!」

唐涛说着拦腰把我抱了起来,而赵经理也起身抱住了我的两条腿。

「来吧,该去床上了!」唐涛说着,两个男人抬着我走进卧室,而此刻的我早就失去了抵抗的能力,犹如一条待宰的大白羊,任凭两人摆佈。

许久未接触男人的我今晚竟要同时被两个男人玩弄,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得浑身颤抖,心里「彭彭」直跳,倒在床上,期待着两人的侵犯。

当两人都脱光衣服,露出两根粗大的肉棒的时候,我娇喘着,用手摀住了羞红的脸。先上来的是唐涛,他那强健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几乎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一阵热吻,使得我不由自主地搂着他宽厚的嵴背,唐涛搂着我一个翻身,把我翻到了他的身体上面来,接着开始亲吻我的坚挺的双乳,允吸着乳头,不时用牙轻咬着,「啊……啊……」我的嘴里发出了呻吟声。

刚叫了两声就觉得赵经理在后面抱住了我的浑圆的臀部,扯掉了小内裤,然后把我的镂空裤袜从我的臀部上扒了下来,直褪到膝盖处,这样一来,我那肥厚雪白的屁股全部暴露在了他的眼前,接着他的嘴便开始在我的屁股上亲吻着,舌头四处游走,滑进了股沟里,沾着花瓣里涌出的大量淫水,不时地舔着阴唇和屁眼。

「啊……啊……不……不要……啊……」前后的戏弄使我失去了理智,在呻吟浪叫中蛇一样扭动着腰肢。

终于,两只大肉棒开始在我的前后磨擦起来,唐涛的龟头顶在我的花瓣上轻轻研磨,把淫水涂得到处都是,而赵经理的龟头则在后面轻点着我的肛门,若即若离,我的身体向后,他也跟着向后,我的身体向前,他也跟着向前,弄得我快疯了。

「你们这两个坏蛋,快……啊……快点……」

「快点幹吗

?」

唐涛故意挑逗着我,这时两根肉棒和商量好了似的,都顶在我前后的两个洞口上不动了,「快……啊……快插……插进来……啊……」我终于不知羞耻地喊了出来,于是两根肉棒几乎是同时勐地插进了我的体内。

「啊……天那……啊……」强烈的快感直沖脑门,我双眼紧闭,开始享受着两根肉棒一前一后的抽插,花瓣的内壁紧紧纠缠着唐涛的肉棒,不停溢出的淫水象花蜜一样滋润着两个人的性器,后面的赵经理扶着我肥厚的屁股,又粗又长的肉棒把我的肛门撑大到了极限,虽然以前和丈夫有过肛交的经验,但由于赵经理的肉棒过于粗大,所以带给我的快感和刺激是空前的,我一边浪叫着,一边前后摇晃扭动着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臀部,不一会儿便在香汗淋漓中达到了一次高潮。

接着,两个男人又换了位置,再次分別把两只肉棒塞进了我的前后两个洞,开始了又一轮的疯狂抽插,我完全陶醉在性慾的海洋里,大脑除了接受快感的资讯以外,已是一片空白,在我「啊……啊……」的浪叫呻吟声中,两个男人终于一阵狂喷,把精液射在了我的阴道和肛门里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