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淫色人妻

【妻子配合我淫妻24章黑龙江淫迹3加强版中】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等我再次回到一层,他们已经在餐厅叫我了。进去坐好,我发现只有我们几

个男人,费夫人和我妻子都不在。这个时候我就知道这顿早餐肯定有点料了。

果不其然,费夫人牵着我妻子,两人一走一爬的出现了!

费夫人双手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摆满了面包之类的食品,托盘一只手握着一

根皮链子,而链子的另一头,自然是我那个母狗般的妻子了。

费夫人和我昨天刚刚见到时候的装扮差不多,盘着头,一身蓝色低胸长裙

(费夫人酷爱长裙,我在黑龙江这段时间见过她几乎一天一件没有重样),这回

不是开胸,是低胸,露出了一半肥白乳房的无肩带裙子,胸托里装满的乳房随着

走动一颤一颤,从胸下面就散开的裙摆一直垂到穿着高跟鞋的脚上,有点像古朝

鲜女人的感觉,但这样的设计也让费夫人本来就高大圆润的身材更显得挺拔,而

且豪门贵妇的气质浓重,还透着那么一些淫妇的味道。

只听费夫人说了句「小骚婊子,站起来吧,让他们看看我的杰作」。

妻子这才慢慢站起来,妻子小巧玲珑的身段和费夫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

然,最让我吃惊的,也是最吸引眼球的,就是妻子的装扮,还是黑色高跟,还是

黑色丝袜,但是在往上,整个上半身,都被麻绳紧紧绑住!

妻子整个上半身被手指粗的麻绳结结实实的捆绑着,麻绳绑成类似龟壳花纹

一样的多边形,当然,龟壳是六边形,而麻绳是菱形,一个个菱形的框,把妻子

的肉体分割成一个个小巴掌大的菱形图案。妻子的两颗乳房周围,是一个个绳结,

围了一圈,把乳房衬托的更加饱满坚挺,两个乳头硬硬的挺立着,代表妻子虽然

被绑,却也起着性,小腹上也是一个菱形的绳圈,把肚脐圈在正中。我实在不太

好形容这个样子,不知道怎么去描写,大家看看日本的AV片子吧,里面经常会

有这样的捆绑。

这个麻绳就好像一个大开叉的连体泳衣一样,绑在妻子身上,双手并没有被

束缚,脖子上戴着那个象征女奴的项圈,两腿之间,两个大腿根部各有一根麻绳

兜住,而妻子的阴部,也有一根麻绳紧紧的从前往后鱼贯而过,牢牢的勒在妻子

的阴道口上,妻子两片阴唇也被分开,包裹在这条麻绳外面。

费夫和妻子就在离餐桌5、6米的地上站着,我们几个绕有兴致的看着她俩 ,

等待着接下来的表演。

「来接着」费夫人把手上装着早餐的托盘入妻子的手上。

「走呀!去给你干爹他们送饭呀,操了你一天了,都饿坏了吧?」费夫人打

了一下妻子的翘臀,发出清脆「啪」的一声。

妻子低着头,迈着艰难的步伐一步步地朝我们走来,我的天,妻子嫩嫩的阴

道肉,就这么被粗糙的麻绳摩擦着,也不知道会不会勒坏,我心里有些担心。

妻子每走一步都艰难异常。双脚不断左右扭动。同时也带动着自己的水小阴

唇不断的在那个麻绳的结上摩擦着。

费夫人就这么慢悠悠地跟在妻子的后面,手里依然拿着那条皮链子。微笑的

看着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走路,一头顺滑的长发直垂在乳房上端着给我们的早餐 ,

晃晃悠悠的朝我们慢慢走来,妻子本来就比费夫人矮,虽然穿着高根鞋。但着头,

整个身体因为那个绳结的关系,也没法完全站直,看上去比费夫人矮了不少,完

全被费夫人的气场压制,即便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场景的人,也能感觉到妻子和费

夫人的地位之差――女奴和女王。

而且这时我发现一个问题,妻子只要带上那个象征自己身份的项圈,基本不

会说话,只有灰狼问她话的时候才说几句,除此之外,妻子基本上是一言不发,

只是默默的努力执行着大家(当然不包括我)的一个个命令,只是偶尔报以我们

一个幽怨的眼神,但转瞬即逝。我事后就这件事问过妻子 ,妻子回答说是灰狼

要求的,即带上项圈就是女奴母狗,不能随便说话,妻子平淡的回答让我再一次

领教了灰狼调教的可怕性。

大曹和文华适时的吹了声口哨,大曹连连夸赞妻子这个样子简直太漂亮了,

让人看了眼睛都离不开。而文华直接拍马屁,夸费夫人捆绑的好,玩SM里面的,

会捆绑的也没几个。

还真是费夫人捆绑的,怪不得我上楼前听到妻子在里边「咿咿呀呀」的乱叫,

之前就听说灰狼会捆绑,没想到费夫人也会,绑的还真是不错,满打满算也就2

0分钟的样子吧,就把我妻子绑成了这样。

灰狼眯着眼笑着,满意的看着妻子,妻子这时刚好走到灰狼身边,灰狼用手

抓了一把妻子挺翘的乳房,伸出一根手指在妻子肚子上的麻绳处一钻,两根手指

就穿过麻绳。只听灰狼对费夫人说:「太松了,可以再紧一些。」

「瑶瑶没绑过,头一次玩,可别吓着人家」费夫人解释到。

「哈哈……你呀,还是不了解我们瑶瑶,她的承受力,远远超出我们的想像」

灰狼大笑着说到。说完还摸了一下妻子阴道绳结前面早已勃起的阴蒂。弄得妻子

「啊」的一声,要不是扶住桌子,怕是要坐到地上了。

过了一会,费夫人就拉着妻子一个个给大家上早饭,就像奴隶主带着自家奴

隶伺候客人的感觉一样。一趟趟地从厨房到餐厅,妻子皱着眉头抵抗着生殖器被

摩擦的感觉,把五碗豆腐脑一一放在每个人的面前,路过大曹的时候,费夫人还

特地说了句「就瑶瑶漂亮对吧……」,说完用力抖抖自己胸前的「大头灯」,弄

的大曹连忙找补了几句,夸了夸费夫人,费夫人才拉着妻子转到了我这边。哈哈,

真是啊,女人心海底针啊,我妻子是要被玩弄的对象,被玩弄的妻子被夸,费夫

人都要吃醋,要是有机会让费夫人也用同样的打扮和妻子站在一起比较下才好。

费夫人拉着妻子进进出出了三次,才把一桌早饭摆完,要说这费夫人摆得还

真是讲究,基本上每样菜每个人面前都有,基本不用够手去拿,就像一人吃一份

样,大盘小碗的一大堆。最后还特地在我们面前快走了几步,弄得妻子夹着双腿

一阵呻吟,费夫人还掐了妻子挺翘的乳头一下,说妻子又没被操,叫什么床啊,

引得大家一阵哄笑。

费夫人坐在了灰狼边上,而妻子是站在灰狼边上,双手拿着托盘,等着我们

吃完收拾的样子。看来还不让妻子一起吃啊,灰狼真是花费心思从各个方面让妻

子慢慢适应了自己就是低人一等的仆人和性奴。只要有灰狼在,妻子完全和「人」

粘不上边。

早餐是买来的豆腐脑和油条,简单朴素,这还真是我没想到的,一来是灰狼

和费夫人爱吃这样的中式早餐,二来是在黑龙江早餐和北京早餐竟然都一样,不

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来的关系。

大家就这样吃着早餐,我不时抬头看着妻子 ,妻子依然低着头,看不到部

表情,只有偶尔扭动的胯部和双腿,才能证明灰狼旁边的不是一个人型雕塑。

而灰狼则是平淡,面无表情的吃则早餐,不时还有费夫人小声聊着什么,惹

得费夫人一只手捂着嘴偷笑,我也没太注意。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妻子的存在。

过了一会,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 文华突然对灰狼说:「树哥,你看这小

骚货,湿了嘿……」因为文华发出妻子大腿内侧有几道水痕。

文华的话引来大家一阵观望,自然是看妻子的阴部。妻子抬起头,红着脸,

给了文华一个「恶狠狠」眼神,灰狼抬头看了看妻子,拍抓了几下妻子的屁股蛋

子,说了句:「来,上桌子!让我们看看。」

妻子无奈,只好放下托盘,在文华和树哥搭把手的情况下,爬上了饭桌,又

仰坐在饭桌上,而妻子爬去的姿势也摩擦了自己阴道口的绳结,惹得自己兴奋不

已。

「分开腿。」灰狼命令似地说道。

妻子撅起小嘴,羞涩对着灰狼分开了自己穿着黑色丝袜的双腿,一直分到最

大。同时双手向后撑。把自己的阴部最限度的暴露出来,给大家最好的视觉体验,

这时包括我,都围了过来。

只见妻子的两片阴唇紧紧包裹着的个绳结,已经被淫水浸湿,明显和别段颜

色不一样了,上面还亮晶晶的。因为重心的关系,还有更多的淫水不断分泌出来

,向后面妻子的肛门流去,相信再得有一会,就得流到餐桌上了。

文华大笑,说:「这回看你还说什么?信了吧?」

大曹也笑着说:「真是淫贱啊,哈哈,绑着都没人动她,就流了这么多水儿,

这又是想挨操了啊。骚瑶瑶」

妻子红着脸、皱着眉,被大家这么看到自己的窘态,妻子有些不好意思。

「大惊小怪!」灰狼对着妻子分开的腿,仍然吃着油条,「我闺女这种淫女,

被绑成这样不发情才奇怪,天生的贱命,就是适合给我玩,是不是?小贱货?」

妻子看着灰狼,眼神涣散,「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大曹伸手抓揉了两把妻子的乳房,用手指不断的拨弄妻子的乳头,「小瑶瑶

的乳头硬硬的,真有手感……」,妻子立刻挺了挺胸脯,配合着大曹的玩弄,哼

哼唧唧的看着大曹。

「小妮子全身都是性感带啊……摸哪儿哪儿都有感觉」费夫人白了妻子一眼。

灰狼顺手拿起桌上的筷子,对着妻子勃起的阴蒂轻轻一夹,妻子又是「哦」

的一声上身扭动得更加厉害,甚至主动将自己本来就暴露的阴部再尽量向灰狼方

向伸了伸,好让灰狼夹弄。

妻子的举动又惹得大家一阵哄笑,灰狼夹了一阵,随手拿起旁边空位上用来

喝豆腐脑的小勺子,把妻子胯间的绳子朝一边分开,笑着从妻子翘得高高的臀沟

往前刮了刮,把从妻子湿润的肉洞中流出的淫汁浪水装在了一个小勺子里边,冰

冷细滑的瓷勺一遍遍刺激着妻子的屁眼和阴道口,不一会,就装了满满一勺。灰

狼把这些汁水装在一边的空杯里边。又继续刮。

「加把劲儿大曹,让我们看看这小骚货能流多少水,哈哈……哈」灰狼对正

在玩弄妻子乳房的大曹说到。

而一边的文华也盯准了这个羞辱妻子的好机会,过来从大曹手中接过妻子的

一个乳房兴奋的玩弄了起来,揉、压、捏、拉、掐、弹………妻子娇小坚挺的乳

房被大曹和文华两个玩得不亦乐乎,两个人就像是在比赛一样,都变着法儿的对

妻子的乳房进行攻击。不一会妻子就支撑不住了,口中「咿咿啊啊」叫声不绝于

耳……,期间妻子几次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灰狼,可灰狼只是对着妻子笑笑,手上

继续忙碌着,妻子无奈,只给尽量保持着现有的姿势,抬着臀,挺着胸,任由灰

狼三人玩弄着。

终于,随着妻子长长的「啊………………」妻子终于支撑不住了,双手放开 ,

倒在了餐桌上。

在灰狼家的餐桌上,出面淫靡的一幕:一个面容娇好的少妇,下身穿着开档

丝袜,上身被绑着绳衣,正四仰八叉的身在上面。双手无力地自然朝两边分开,

搭在桌子的两侧自然排开,头部风好搭在桌子的边缘,瀑布般的头发自然垂向地

面,随着少妇的身体晃动。而妻子的双乳更是迷人,已经被两个男人玩得通红的

双乳叶依然骄傲的挺立着,两个男人不时揪住两个乳头不停的晃动,就像捏着两

个装满水的气球一般。

最让人吃惊的还是少妇的下面,一人手里正拿着一个吃饭用的汤勺,正往少

妇的阴道里不住扣挖着,少妇嘴中也是娇喘连连。

灰狼小心翼翼的把每一勺都倒入一边的空玻璃杯里边,不一会,灰狼居然从

妻子的妻子阴道里挖了一小杯妻子的淫水,我好奇的走过去瞧了一下,是小杯透

明的液体,里面有很多大小不一的小泡泡,我摇了摇,感觉粘粘的。

「怎么样?够多吧,这小骚货,水真多?」灰狼淫笑着对我说。

搞得我不知道多么回答,说多也不是,说少也不是,只有尴尬的笑笑。

「骚闺女,把嘴张开」灰狼对妻子说到。

妻子机械的张开嘴,只见灰狼把一勺淫水倒在杯子里,然后放入妻子张开的

嘴中,妻子见有东西入嘴,立马裹住,才发现是刚才在自己阴道里的小勺子,但

妻子并没有松口,还是像口交一样把灰狼手的勺子身在舔了个干干净净。

灰狼拿出勺子,上面再没有一点淫水了,就像洗过一样,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了,下来吧,继续吃饭」灰狼对大家说。

大曹和文华一人对着妻子的乳房打了一下,发出「啪啪」两声,然后两人一

起把妻子抬了下来,妻子努力调整一下让自己站稳,顶着两个被大曹和文华蹂躏

得红通通的乳房,乖乖回到灰狼的座位后面站好。不发一言。

妻子的举动让我略微有些吃惊,从明天才来到现在,还不到24个小时,甚

至可以说从昨天车上开始,妻子对灰狼的臣服度越来越高,无论灰狼,或者说大

曹文华,对妻子做的事情,妻子都是努力接爱和完成,没有一丝不高兴的表情,

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妻子变得如此,在北京的时候,妻子有时还会和我说说话,开

开玩笑之类,但至从昨天晚上见到灰狼开动员,妻子基本没说过什么话,特别是

在灰狼面前,连昨天晚上妻子睡在灰狼床边地毯上的样子,看起来都不像第一次

了。我不禁对妻子和灰狼单独在一起的那几晚发生的事情越来越好奇。

灰狼招呼大家继续吃早饭,我们几个才又坐回座位。灰狼拉了拉妻子挂在腰

上链子,妻子会意,马上钻到了桌子下面,跪在灰狼胯间,熟练的掏出灰狼的鸡

巴从根部往龟头一遍遍的舔了起来。

灰狼告诉我们,他对一边吃饭一边伺候口交是有要求的,就是妻子不能舔的

太过刺激,而让主人没有精力去吃饭,也不能太过敷衍,让主人没有感觉,就是

要做到让肉棒勃起的硬硬的,又没有要进一步的冲动,做到让人「舒服」,而不

是「刺激」。而且灰狼还说,在不同的时候口交,有不同的方法,力道也不同,

像看电视、下棋、喝茶,甚至和圈内有朋友在聊天,性奴在下面口交的和方法都

不一样,不过这还以慢慢来,以后会让我们看到的。

看灰狼的意思,难道还要长期调教我的妻子,话说回来,昨天灰狼对妻子说

过,只能他抛弃我妻子,不能妻子抛弃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数。

也真难为我那妻子了,照着灰狼的要求,一下下的舔舐着他的肉棒,轻轻含

在嘴里缓慢的吞吐,生怕自己太用力,同时又不能停止,连马眼都不敢用力的吸,

只是在冠状沟上打两下转,又往下走,以刺激不同的地方,来缓解主人的刺激感,

不像之前性爱的时候,吃的「咕唧咕唧」响,也不敢做深喉。

灰狼很是满意,这时大曹和文华叫着说要享受了一下,灰狼很大方的把链子

递给大曹,妻子都没有从桌子下面出来,只是在桌子底下爬过去,只见大曹微微

一动,妻子就掏出了他的肉棒含了起来,也是用灰狼教的方法,把大曹侍候得舒

服无比,接来下是文华,妻子各自给他们口舌服务了一阵。大曹和文华也如灰狼

一样,淡定的吃着早饭,大曹还说妻子很厉害,这个尺度把握的很好,很舒服,

文华也夸妻子是个伺候男人的好手。看两个人的表现,对此见怪不怪的,一定是

之前也被别的女人这么伺候过吃饭吧,他俩跟着灰狼,不愁玩不到这种游戏。灰

狼也再没叫回妻子,一直让她在大曹和文华两个人之间轮换着。装着很大方的样

子,还和他们聊着一些生活上的事情,像没事一样。

当然,这其中自然没有我的事,灰狼问大曹和文华来准备妻子的早餐,大曹

自告奋勇的说:「我先来吧」。

这时妻子已经转爬回给灰狼口交了,大曹起来也不收回鸡巴,直挺挺的来到

妻子这边,费夫人这个时候起身蹲在了大曹身边,说了句:「我来帮你弄吧。」

然后一把抓住大曹的鸡巴,飞速的撸了起来,大曹插着腰站着,挺着鸡巴享受着,

一边还看着旁边的妻子在灰狼的胯下口交着,视觉和身体的双重刺激下,大曹的

感觉来得别快。加之鸡巴上本来就有妻子的唾液,撸起来还不费力,后来费夫人

大概是觉得不够润滑,伸出舌头,让自己的口水顺着舌头滴在了大曹的龟头上好

更加滑溜一些撸了一会大曹虽然龇牙咧嘴的,但是还没有射,费夫人一口含了上

去,脑袋高速运动,用力吞吐着大曹的鸡巴,灰狼看着说了句「骚货,看到鸡巴

真他妈忍不住啊?」,还掐住费夫人的脖子推了几下,帮费夫人给大曹口交。

费夫人「呃呃」几声、大概是灰狼太用力,帮费夫人给大曹做了几个深喉吧!

灰狼这时应该享受至极吧,我妻子给他口交,他又欣赏着自己的费夫人给自

己的侄子下属口交,咋说啊,人生赢家吧。

大曹看着费夫人超级熟练的吞吐自己的鸡巴,然后又用手打着转儿的撸龟头,

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一声「快射了……」

费夫人立刻拿起桌子上的一块自制三明治,掀开最上面的一片面包,大曹飞

快的用自己的鸡巴对准里面的鸡蛋和吞拿鱼碎末,一边撸一边「啊」了一声,一

股股精液射在了上面……,我突然明白了,原来大曹是这样来为我妻子「准备早

餐」的啊……费夫人接鸡巴最后一撸,把大曹马眼上的一点精液也撸了下来,抹

在面包上,边龟头上都黏了些碎鱼沫,然后盖上上面的那一片,放在餐盘上。

接着费夫人娇笑着对文华说:「还不快点?」

文华连忙喝完最后一口豆腐脑,挺着条硬得发直的鸡巴来边费夫人旁边,费

夫人坐回椅子上,用手抓住文华的鸡巴轻轻撸了几下,稍低着头含住用力吞吐起

来,这次费人速度更快,而且边续做着深喉,只一分错,文华大叫着受不了了

(也许是受了刚才的刺激,所以特别快),费夫人马上拿起另盘中一个三明治,

文华如法炮制的把自己的精液射在了那片三明治上,费夫人同样盖好,放回餐盘

中。

早餐准备好了,灰狼拽了一下链子对妻子说「好了,该吃饭了,起来吧!」

这时,灰狼把刚才装有淫水的玻璃杯递给费夫人,叫她去给妻子倒杯牛奶。

妻子从桌子下钻了出来,用手捋了捋自己蓬乱的头发,这时费夫人倒好一杯

牛奶放在桌子上,转手递给了妻子一个刚才做好的三明治,「小骚货,吃吧,让

我亲自给你做早餐,你还是第一个,谁让我男人喜欢你呢?」

我仔细看了下费夫人那杯奶,发现没什么异样,但可以肯定的是,妻子清澈

的淫水已经溶入到那杯牛奶中

妻子坐在凳子上,接过了费夫人的加料三明治,皱着眉看着。

「怎么?」灰狼皱了下眉毛,问道。

妻子连忙笑了笑,一口咬了下去,还拉了一条白色的粘丝,想都知道是大曹

浓稠的精液。妻子不好意思的用手接了一下,放到了嘴里。

这时大曹挺着还没有完全软下去的鸡巴走到妻子旁边,说:「好瑶瑶,帮我

清理一下,上面还有」

妻子看了大曹一眼,低头含住大粘着肉沫的龟头吸了几下,果然吸得非常干

净。

「怎么样?」灰狼问道。

「嗯,还可以吧,好浓呀,精液可真多……」妻子一边吃,一边品,对包着

精液的三明治一点也不排斥。

「吃出来是谁的?答对有奖励哦」灰狼接着说。

这妻子为难了,精液再多,可对一个三明治来说,还是少了些,吃到嘴里基

本有些淡了。而且精液味道基本都差不多,饶是妻子吃过很多次大曹和文华的精

液,但还是分不出来,磨叽了半天,见妻子实在为难,大曹对着妻子眨了一下眼

晴,妻子指着大曹说俏皮地说:「大曹的」。

灰狼笑笑,「对是对了,不过有作弊的嫌疑」。

「哈哈,我的精液三明治好吃吗?」大曹问妻子。「看着你吃掉我的千万子

孙,还挺刺激的,哈哈」

妻子还张开嘴,把满嘴的混合着精液的咀嚼物给大家看,然后说:「咬死你

的子孙!」弄得大家一阵大笑。大曹一边提裤子,一边说我妻子要让他断子绝孙

啊。

这时,妻子已经吃完一个三明治,费夫人说:「别光吃呀,来喝杯牛奶」,

说完把那杯牛奶递给了妻子,妻子接过牛奶,喝了一大口,然后「吧唧吧唧」了

嘴吧,皱着眉,满脸疑惑的看着费夫了,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

「怎么样,好喝吧,这可是我特意给你冲的牛奶」费夫人说。

「冲的?」妻子还是满脸疑惑。

这时,灰狼招呼妻子做到了自己腿上,双手抓住妻子坚挺的乳房把玩,然后

揪着妻子乳头,拉长,再松手,乳头弹回去,弄得整个乳房都颤颤悠悠的。一边

在妻子耳边说了几句,妻子假装生气娇笑着说了句「干爹讨厌」。

妻子正常准备拿起第二个三明治的时候,灰狼却说:「慢,说好的要有处罚

的」

妻子看着灰狼:「什么?」

「你在我们几个中找个人喂你吃吧」灰狼笑着对妻子说。

灰狼此话一出,大家都似笑非笑的看着妻子,妻子环视一周,先看看大曹,

正要说话,大曹连忙说:「我累了,给你准备早餐都累了,让我缓缓」。妻子又

看看文华,文华笑笑,说:「我要上厕所,要不你先陪我去一趟,加来我再给你

喂?」妻子连忙摇头。上文华想干嘛,大家都知道了。

妻子又看年一灰狼旁边的费夫人,费夫人眉头一皱。「你敢?」

最后,妻子把目光看向我,「老公……」

哎,妈的,还得我来,噻好处没有。

费夫人也说:「还是你来吧,你亲自来喂,更有感觉,你自己也喜欢吧」。

于是,我和费夫人换了下位置,我坐到妻子旁边,灰狼把妻子又手拉到身后,

让妻子饱满的双峰更加挺立的对着我,我从餐盘上拿起一个装着文华精液的三明

治,递到妻子嘴边。

妻子张开嘴,咬了一口,果然和之前一样,里边的精液拉出长长的白丝。我

连忙把手上的三明治拿高,妻子也随着我的手势抬起头,可三明治里还是有一砣

小小的精液留下来,刚好滴到妻子挺翘的乳头上。

灰狼把妻子的双手背到背后,让妻子两手互握在手腕处背着,就像被捆绑住

一样。灰狼把双手伸到妻子胸前,把玩着妻子有双乳,灰狼把妻子刚才咬掉的那

砣精液用手刮到自己手指上,伸到妻子嘴边,妻子乖巧的张开嘴含住灰狼的食指

合着嘴里嚼着的三明治一起吞了下去,再把灰狼手上的残渣舔了个干净,灰狼揪

住妻子的舌往外拉,妻子也配合跟着灰狼的手势左右摆动,灰狼放开妻子的舌头,

妻子用嘴追着灰狼的两根手指舔,就好像灰狼手上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一样。我坐

在妻子对面拿着妻子吃我一半的三明治尴尬地看着他俩。

灰狼玩够了,重新把玩起妻子的双乳,「好玩」灰狼说:「我闺女这乳房挺

不错,乳头也好玩的很啊,有的人乳头小,聊胜于无,有的太大,和紫葡萄一样,

看着就恶心,我闺女这个乳头,不大不小,而且一碰就硬,捏着好玩啊,怪不得

当时花脸和我特意提起,哈哈……」

「树哥」大曹说:「您都夸她乳头夸了好几次了,让我试试……」,一边说,

大曹一边用手弹了几下妻子已经变硬的乳头,还用食指上下翻飞的拨弄,「嘿,

确实啊,弹的真有有力道……」

灰狼接着说:「改天吧,改天咱几个单独玩儿玩小瑶瑶的乳房,这种乳头最

适合用绳子栓着玩儿,刺激着呢。时间有的是,不怕没机会,哈哈……」

妻子「吭」了一声,扭身多开了大曹的玩弄,灰狼再次把住两只乳房,用两

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妻子乳头转动,妻子虽然皱着眉,但却不出声反对,灰

狼说:「好了,天儿不早了,都别闹了,闺女你快吃吧,吃完咱们还要出门。」

于是我又把三明治递到妻子嘴边,妻子似乎也是饿了,毕竟从昨晚就一直被

他们几个玩弄,也浪费了不少的体力,两个挺大的精液三明治,被妻子一口不剩

的吃完了。

我又把刚才妻子没喝完的牛奶递到妻子嘴边,妻子害羞的看我一眼,张嘴把

余下的小半杯牛奶喝了下去,还抿嘴笑着,好像没吃喝够似的。

这时灰狼招呼大家准备出门,说是要上门收拾一下,然后拉着妻子的牵引绳,

妻子从椅子上下来,马上趴了下去,准备跟灰狼爬行回房间,灰狼看看妻子,很

满意妻子的表现。对妻子说:「起来吧,这会不用爬了,要爬以后有的是机会」。

妻子起身看了我一眼,冲我笑笑,觉得笑得有点尴尬,扭头就和灰狼上了楼,

但灰狼还是拉着那根牵引绳,只不过后面妻子是站着行走的。妻子身体被捆绑,

双后自觉背到背后,挺着胸,走起路来一扭扭的,还有些艰难……,大曹还打了

一下妻子的屁股,调笑着问妻子好不好吃,妻子对大曹做了个鬼脸。

妻子的笑容印在我的脑子里,不知是个什么感觉,有点温暖,也有点尴尬和

无奈,感觉妻子做的每一件是事又是那么的顺从,那么的心甘情愿,我猜想是因

为妻子在别人的掌控中,还是因为我的缘故?总之,这次的献妻之旅,不知道还

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不过这不都是我想要的吗?是我亲手把她一步步推向这或许

对她来说是万劫不复的深渊,还是我自己所谓的淫妻的天堂,仅仅一天,妻子的

变化显而易见,记得在北京那些天里,妻子还和大家有说有笑,虽然也会被不同

的人操着,妻子也是以性奴的身份在大家身边,但给我的感觉和现在完不一样的,

现在的妻子已经是灰狼的一条性奴母狗了,少言寡语,更多的是服从,执行灰狼

的一个个命令。或者说是完成灰狼交给她的任务,没一点抗拒,没有一丁点的不

满表现出来。那么接下来,不知道妻子还能下贱到什么地步,灰狼还准备了什么

游戏,叫了什么样的人来参与玩弄我的娇妻,这一切都还是未知,我心中有些许

纠结,不知道此次黑龙江之行是否是正确的,我、妻子、灰狼、费夫人、大曹文

华………包括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参与玩弄妻子的人,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什么

才是好终的目标,这些都不知道,妻子的笑容着什么,是开心?无奈?还是对未

来的无知?。我不禁想起梦中的那句话「这就是你想要的妻子吗?」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