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淫色人妻

【吾犬羽熙】12-13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12)

表演如期而至,虽然昨天的场面很刺激,但是为了早日见到羽熙,还是强忍

着疲倦早早开车赶回来。

时间抓得刚好,羽熙她们的节目这时也差不多准备开始了,大概十分钟左右,

一群穿着啦啦队服的女生就走了出来,在场地的中间跳起舞。

七、八个长相清秀、身材火辣、大学女生在一大群男人中间卖力地跳着欢快

的舞蹈,虽然穿的是保守的彩色短袖也没有浓妆艳抹,但是随着音乐上下跳动的

青春胴体……

我看了看在场的老爷子们都在摇头晃脑的听着看着,估计要是早个十几年眼

睛都要开花了。

「妈的,来这里这么久今天算是值了,还好美女助阵,不然在这里枯燥死了。」

「你看那个领舞的,奶子这么挺,腰还那么细,粉红色的小内裤,妈的,她

的小穴肯定是草莓味的。」

「哈哈,老子就喜欢看美女,要是每一次社工活动都有这么多美女就好了。」

「你就想想吧。」

音乐结束,少女们跳完了舞蹈,敬礼退出场。接下来就是街舞社的男生开始

上场表演。我马上起身,转身就往后台跑去。

后台门口表演的、后勤的、化妆的紧紧密密全是人,我好不容易才挤到门口。

猛然间一柔软的胴体就扑进怀里。

「呜呜呜,想死我了。」

「好啦好啦,我这不是回来了么。」我吻着她,一边亲着一边不老实的拉低

她的裙子。

「主人……嗯,不要在这嘛,好多人在看,你好坏的!」

「嘿嘿,那一会再坏坏的惩罚你。」

「人家……人家都是主人的,还不是主人怎样开心就怎样。」

我忽然正色起来:「小熙,我这几天忙上忙下的,没什么时间陪你,下次如

果想要我陪你的话,直接跟我说就好了。我一定会抽出时间的,我有看你的影片

了,我很开心也很喜欢,但是下一次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就好了,好么。」

羽熙把头埋进我怀里蹭了蹭,「蓝,我也好爱你,感觉一直都是我在跟你要

东西,所以……所以才想说拍一下作为主人的你会喜欢的影片,补偿一下你。因

为在你身边一直都很轻松愉快,也有点小惊喜的期待和兴奋,只要能让你开心和

兴奋的,我都会去做的。」

听后我心感到一份暖意,想她真的对我百般依赖,而我这时邪笑的对她道:

「这几天还有没有自己出去玩,没了这些色伯伯会不会很难过啊……」

这时羽熙脸红了的说:「你真的很变态啊,喜欢暴露自己的女人。」

「不知道啊,反正我开心。」但是又认真的道:「如你不愿意或喜欢我不会

强迫你的啊。」

羽熙看了看我的表情说:「算了吧,你喜欢的事……反正你喜欢…人家也会

喜欢,也会听你的,这样满意了么坏主人。」

「真的吗…你意思是说我想怎样便可怎样吗~」

「嗯……但是不可太过份的要求啊……」

我大笑起来:「嘿嘿嘿……主人我可是很变态的!」

羽熙这时在我面前装着一个很清纯的表情,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你……想

怎样……」

「要是只让你从这次带出来的衣服里,只拿两件回家你会拿那两件呢?」

「唔……那我选之前的白衬衫和之前买那件蓝色的短裙好了,其他的放着也

暂时没用……」

我这时道:「嘿嘿……我现在去开车,你回去换衣服吧,记住哦,只有你刚

才说的那两件。」

等到从停车场回来的时候,看到躲在柱子旁的羽熙,感觉心满意足。都说女

生穿男朋友衬衫最性感,但看着羽熙穿自己的衬衫感觉一样强烈,她身上穿的是

一件小短裙,白色的衬衫在灯光下透出美好的肉色胴体,简直就是诱人犯罪。赶

紧跟她招手,羽熙一路小跑上车。

「喔,要不是都去看表演,不知道周遭有多少对眼睛看着你了。」

「都是主人要人家穿成这样,被再多人看,也是主人让看的。」小妮子嘴硬。

「嘿嘿嘿。」

我她的恤衫上最上颈及胸口的两裸松开,然后把下麵的三个纽扣解开打结,

露出盈盈可握的肚脐和细腰。从内拉高她的裙子到大腿边沿,勉强将她的屁股包

裹着,然后用夹子夹着不让它落下来。

羽熙这时咬着下唇的看着我,但我那时怎会心软,随机驾车去。一进到餐厅,

果然一堆色男眼睛马上就瞟过来了,在服务生带位时候,经过的每一桌回头率都

满满,真是让我爽到不行。

「熙奴你看,吸引力超高哦!」

一边说着,我一边用手抚摸过她的后背,然后落在紧緻翘立的丰臀上,故意

让他们欣赏一下。

我们位置在餐厅的角落,羽熙的后背对着他们,所以我也没有什么顾忌,羽

熙也是默认让我的双手肆虐。时不时还跟我深吻,以缓解最近的相思之情。

吃到差不多的时候,我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就看到一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

坐在旁边,逗得女友开怀大笑。

见我回来女友赶忙介绍,这是刚被服务员带过来搭台的力哥。力哥很会说话,

又请我们喝酒。女友被逗得花枝乱颤,在酒精和愉悦的促进下力哥就逐渐连一些

黄色笑话都搬出来讲,逗得羽熙韵红双颊,更显娇媚。

不曾想等力哥讲完一个笑话,羽熙捂嘴刚放下的瞬间,衬衫打的结居然松开,

白嫩的胸膛毫无预警的暴露在力哥眼前。

羽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要叫出声,力哥眼疾手快捂住她的嘴。

「姑娘,这里别叫。」

羽熙红着脸点点头,赶紧捆住衣服,然后又狠狠瞪了我一眼。沉浸在暴露女

友隐秘性感的部位上的我丝毫没注意,她手上一掐,差点换成我叫出声。

「哈哈哈,没事没事,偶尔玩一玩露出也是情有可原,你男朋友有这么这么

漂亮,身材又好的女朋友,肯定想玩一下别样情趣。」

羽熙羞红了脸,抿了抿嘴唇说:「那有什么情趣哦!」

力哥听出话中有话「年轻人嘛,一定要趁着年轻嚐到性爱的真正乐趣,不然

像我这种老骨头都动不了了。」他喝了一口水道:「我开情趣店的,阅女无数,

肯定知道男生在想什么。」

「不过……」力哥顿了顿舔了舔嘴角,转过头来对我说:「就要批评批评你

了,人家女孩子肯玩你也要注意,看她脖子上的勒痕就知道你贪图方便买的是宠

物店的项圈吧,情趣要用专门的情趣项圈。」

他这一说我一下子看过去,果然羽熙脖子上隐隐约约有点痕迹。

「啊……怎么不早说……」

「你那么喜欢,我不想你不开心啊……」羽熙委屈的说。

「哈哈哈,知错能改就是好事啦。」说着力哥就起身,「姑娘,记得我说的,

要让男人开心才能困住他哦。」说着就拿着外卖离开了。

羽熙居然红着脸点点头。回去的路上羽熙若有所思的盯着窗外,我以为她喝

多了想吹吹风,也就没在意。

(13)

「我回来啦!」放下钥匙,甩掉袜子,我径直走进屋内。

「叮叮……」清脆的铃铛声响起。

我走进房间扯下盖在笼子上的布,只见羽熙一脸苦闷的缩在里面,我打开笼

子,从里面退了出来,一脸可怜的看着我。

「好好,抱抱抱抱。」

我抱着她进到浴室,闻着羽熙身上少女的香气,我的下麵涨得厉害。接着我

让她靠近厕所,努了努嘴。

「哎……」羽熙歎了口气,抬起左腿,一条金色的水箭射进马桶里。撒完尿

的羽熙抖了抖腿,又乖乖爬到我面前,示好的舔着我的腿。

「坐下!」

原本四肢着地,但她一听到命令,就立即抬起身子,变成蹲在地上的姿势。

我故意冷落她,维持这个姿势很累,跪着的膝盖贴在冷冰冰的地面,弯曲的

手也微微发颤。眼睛眨呀眨,似在向我我求饶,等到她坚持不住要放手的时候我

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皮鞭。

「啪」地一声脆响,打在她粉嫩的屁股上。吃痛之下,羽熙自然地猛一抬头,

「嗯」地惨哼出声,屁股上也出现了一道红痕,我赶忙放轻了力度,但是语气没

有松口。

「给我好好数哦。」

「啪!」

「一!」

「啪!」

「二!」

「啪!」

羽熙、数着,泪水、口水、淫水都流着出来,不过也渐渐忍住,虽然眼泪都

掉下来了。

「咳咳,我要给你上口球了哦」羽熙乖巧的张开了嘴。

不过第一次她显然还想捉弄我,球到她嘴边了嘴却闭上了,差点咬到我。

我故装凶恶要抽多几鞭,她做出了害怕状,才让我把口球塞到嘴里。这下羽

熙说不出话来了,顶多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了。然后我给她戴上了眼罩,拍了几

张美美的照片就快速脱去了自己的衣服,将下体向上重重一顶,插向她的两腿中

间,把鼓大涨粗的坚硬肉柱猛一下插进了她温热湿润的肉缝里。

突然被猛地插进了一条烫热坚硬的柱体,羽熙激动得扭头,急促的呼吸伴随

着口水流出来。不等她有反映,把肉柱抽出一些,又再猛地一下全部插进了她两

腿间的深处。换得一次长长地颤抖。

她含着口球的嘴里,发出了一声声颤抖着含糊不清的呻吟声,面腮和身体渐

渐泛起了一片桃红色。

随着我越来越剧烈的抽动,和被束缚的无助感加剧了她的感触。不一会,伴

随着两腿深处阵阵抽搐,羽熙的身体开始没有节奏地时快时慢一阵阵的颤抖起来。

下身温柔湿润的秘境也在一次次地痉挛,驱使着着我往深处探寻。

剧烈地抽搐了六、七下后,她那绷紧向后仰去的上半身一下瘫软下来。

过了一阵,她的身体慢慢开始变得软绵绵的,我解开束缚她双手搂紧我脖子,

把身躯紧紧地贴着我,看着我的那双弯弯眼睛里似乎柔得要流出水来,轻轻地在

我耳边说到:「主人……真……舒服……」

我应了一声,抱着她走到床边,把她放在床上用被子盖住。然后自顾自洗了

下,就坐到电脑前。

社工活动结束之后,我就羽熙跟家里说还有其他后续活动,赢得一段时间的

独处时光,马上就开始尝试圈养生活。所以现在是我一个难得的调教时间,还特

地谘询了论坛上的网友管道买到专业的设备。

我定了定神后,我又点开了视频的档夹,打开之前买的宠物监视器影像资料。

几秒钟后,羽熙开始进入镜头。

第一幕就是羽熙在笼子里睡觉,然后换个姿势在笼子里睡觉,去上厕所。

接着是起身去拿一包零食,我给她预留的活动范围有限,链子的长度刚刚好

是厕所和笼子的直径。她伸手够不到零食,然后两手支撑用脚去夹,还是碰不到。

最后以一种极其英勇的方式飞起一脚,踢翻茶几的板子让零食散落一地,像是叼

着猎物的花豹一样跑回笼子。

我又大致浏览了一下其它几个视频文件,大致就是:坐在笼子上玩手机,钻

到笼子里玩手机,四仰八叉在笼子里玩手机,坐在笼子上发呆,玩项圈。风吹动

了门,以为是我回来了,立刻收好手机钻进笼子里。手忙脚乱关好笼子。发现虚

惊一场,继续玩手机。

累了,睡觉。

看了录影,我忍不住扶额,这和我预想中的调教完全不是一回事。啊,躺倒

在床上一种无力感浮现上脑袋,感觉这都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这时候羽熙也醒了,她红扑扑的脸分外娇羞,一副娇羞的样子躺在我的怀里。

「主人今天好厉害哦。」

「嗯……」我心不在焉的答了一下。

「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羽熙忽然起身,语气有些紧张:「要是……」

「嘘……」我伸出手指堵住她的嘴。

「你做得很好,只是最近主人有点忙,没有把心思都放在你这,等忙完这一

段我就好好补偿你好不好?」

好不容易把羽熙哄好,她终於平复下来,拿了浴巾去洗澡。

我则打开了自己一只浏览的网站,除了看看狼友们在羽熙的情色照片下发表

的充满羨慕和淫秽的留言,顺便看看自己追踪的几个大咖的动态。

结果一跃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大大的标题《三天历险记》,这是一个我追踪的

大咖,好像是台湾的一个美眉叫小玉兔,平时就玩得很high,这一次她写下

了自己最近的一次网约经历。

说她原本只是在网友家一指遮三点自拍,被看到之后被网友戴上眼罩牵上车

带去不知哪里,因为反铐着手铐跟链子所以完全没办法反抗,下车之后被链在一

个地方网友就没动静了。只感觉到乳夹的铃铛跟肛塞的跳蛋声,闻到很重的尿味。

不知道过了多久开始听到声音,感觉有人靠近,先被摸了几下,听到拍照声,担

心的叫对方不要拍照但是没有反应。

之后听到他小声操着外地口音打电话,然后她就听到商场广播,才知道自己

在哪里。后来只记得很多淩乱的脚步声;很多人的喘息声;很多双手在她身上抓

来抓去;很多热流灌到她全身上下。还有浓浓的尿骚味,接着她就高潮到晕倒。

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躺在床上但是手铐跟眼罩没有被解开,她叫着网友的暱

称,结果听到的仍然是一开始那个外地腔,才发现自己被他带回家了。

全身好臭好臭被带进浴室洗澡,一直拜託陌生人解开手铐跟眼罩,他说他怕

被告,之后又被他上了很多次。吃饭没有手,碗放在地上,只能像狗一样进食。

像性奴一样被粗暴使用,然后还是湿到不行,陌生人的朋友们会来找他,不

例外的也会被他们使用。

感觉过了好几天,陌生人的一个朋友说怕小玉兔消失太久会被人报警之类的,

之后小玉兔就被套了一个外套带到原地,眼罩还是没开,只能蹲着不知道怎么办。

直到一个坐轮椅的阿姨,帮她解开眼罩,联络上那个网友。

整整三天,小玉兔很气很气,因为没衣服只能再跟他回去,后来还要跟老公

去警局销案。

末了,她写道:「他真的很爱我……没有多问什么,我抱着他想说以后不能

让他那么担心了,但其实那天陌生人在我身上写了红色字的电话号码,我都拍了

下来。因为,我知道,不管之后会发生什么,都会让他更性奋。」

看着看着,想像着羽熙被别人肏得高潮叠的的样子欲火焚身,这时候羽熙洗

完澡出来,我赶紧进去厕所自我释放一下。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