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淫色人妻

【红尘有泪】01-02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第一章凋零的新娘子

徐丽娜赤裸着身子在自己的婚床上已经被这五个男人变着花样折磨了四个多

小时了,徐丽娜歪着脑袋用红肿着的大眼睛看着倒在角落哭泣的丈夫。

丈夫被几个男人毒打的身体已经蜷缩成一团,就这样在角落里看着自己,看

着自己的新婚妻子被五个畜生玩弄了几个小时,原本属于丈夫的乳房已经又红又

肿,粉色的乳头上布满了男人的咬痕。

白皙的皮肤上到处是男人那恶心的精液。

修长笔直的大腿正无力的被一个男人扛在肩上,随着男人的每一次撞击晃动

着,那原本修剪过的下体这时已经惨不忍睹了,浓密的阴毛粘满男人的精液和生

理上流出的爱液,也许里面灌满了男人的精液,红肿的阴道口随着那粗大的肉棍

每一次的进出都流淌出黏黏散发一股股腥臭味的液体来。

屁眼也被几个男人干的撕裂了,如同一个婴儿的小嘴一般每一次收缩展开都

带着撕心裂肺的疼。

「废物,你老婆真带劲啊,到底是练过舞蹈的,玩了几个小时还这么紧啊」

徐丽娜知道这个说话的男人是这几个畜生的头,就是他第一个压在自己的身

上,夺走了自己的清白。

也是他第一个把肮脏的肉棍塞进自己的肛门里面。

他叫王继业,比自己还小几岁,才二十出头的样子没想到却是个不折不扣的

畜生。

「你们几个轻点玩,没看见我们的新娘子都哭鼻子了吗,一点不懂怜香惜玉

啊」

说着光着身子点上一根雪茄坐在婚床对面的沙发上看着新娘子被两个手下夹

在中间开始奸淫。

王继业吸着雪茄看着几个小时前还让他神魂颠倒的新娘子这时候却像一滩烂

泥一样被变着花样摆着不同的姿势在那张大床上奸淫着。

变态的笑着走了过去,一把揪住正抱着徐丽娜浑圆屁股抽送的男人拉下来,

把一根拇指粗细燃烧的雪茄塞进新娘子徐丽娜还一张一合的阴道里面,徐丽娜哀

嚎的在婚床上面翻滚着。

「按住她」

几个手下急忙按住翻滚哀嚎的新娘子,徐丽娜被几个男人死死的按在床上,

如同一个大字,下体剧烈的疼痛让徐丽娜身体不自然的痉挛起来。

可是一个被折磨几个小时的女人又如何有力气挣脱几个畜生的魔掌,就这样

从下体散发出一股肉烧焦的刺鼻味道来。

「哈哈,看看,我们美丽性感的新娘子小逼起火了,哈哈,废物,你看你老

婆扭的多带劲啊。」

说着揪着躺在地上一身伤痕的新郎按在新娘子的双腿间,新郎看着自己的娇

妻那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下体还飘散着一阵阵烧焦的恶臭。

「丽娜,丽娜,呜呜,畜生,你们不得好死,丽娜」

新郎把头埋了下去,心碎的不忍心看着自己的爱妻被这些畜生这样的折磨。

「少爷也太狠了,这样一个美人被他折磨的那还有点人样了啊」

说话的是一名黑黑瘦瘦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抓着徐丽娜的头给自己口

交。

「逼都糊了,还咋草啊。」

「黑三,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少爷了,他玩过的女人有几个能不掉零件的啊」

抱着徐丽娜屁股正把一根鸡巴正在徐丽娜撕裂的屁眼里面进进出出的男人说

着。

「我还是喜欢屁眼,这小娘们的屁眼真带劲。夹的我都射了一斤进去了,要

不是少爷把酒瓶子塞进去弄的大了许多,都能给我夹断了」

「也是啊,还记得上次那对娘俩吗,在人家小姑娘过生日那天把人家娘俩一

起干了,你说干了就干了吧,还让小姑娘她妈亲手用高跟鞋给自己女儿开苞,不

开苞就打死他男人。

那女的给自己闺女开完苞就变得呆呆傻傻了,被草了一天连叫一声都没有。

另外一个男人坐在婚床上抓住徐丽娜的小手套弄起软绵绵的鸡巴来。

「黑三,快点,你妈的操完嘴还墨迹啥」

四个男人就一边折磨着身下的徐丽娜一边抽着烟说着折磨女人的事情。

徐丽娜浑身如同没有骨头一般趴在婚床上,白皙的后背上成了烟灰缸,几个

男人吸完的烟随手就按在徐丽娜的后背上。

早就麻木的徐丽娜连一声呻吟都发不出来了,只能肌肉抽搐一下。

徐丽娜模糊的泪眼望着跪倒在地的丈夫身上。

今天是自己结婚的日子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折磨啊。

看着床上地上撕碎的洁白的婚纱,扔在墙角的高跟鞋,挂在墙上婚纱照上的

胸罩和三角裤,自己的身上唯有一直腿上还套着破破烂烂的裤袜就再无一物了。

「宝贝,再来一炮,天就亮了,哥几个就走了,说实话真的舍不得你啊」

一个男人再次爬上徐丽娜的身上开始了抽送。

徐丽娜闭上眼睛,耳边是几个畜生放肆的淫笑和肉体的撞击声。

十五个小时前,一身洁白的婚纱的徐丽娜在闺蜜团的陪伴下缓缓的走进了婚

礼现场。

二十五岁的徐丽娜是本市一所艺术学校的舞蹈老师,一米七身高加上一双高

跟鞋更突出了徐丽娜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搭配上洁白的婚纱如同白雪公主一

般吸引着在场的每一位男士的眼球。

「少爷这个新娘子极品啊」

黑三,一个本地有名的地痞,善于奉承拍马,是王继业这个小团伙里面最低

贱的狗腿子。

「比上次那个新娘子还带劲啊」

狗熊,打手,每次需要武力解决的事情狗熊都第一个冲上去。

以前是个流氓头子,下手黑,基本每次入室都是狗熊先制服男主人。

「这俩大奶子都好蹦出来了,哈哈,少爷晚上要不要当一回新郎官入个洞房

啊」

老棒子,做了几年人贩子,认识王继业后就跟着王继业了,每次王继业强奸

后的女人都是他帮着卖出去,没有出过一次差错。

比较得王继业的赏识。

「都闭嘴,少爷正看着新娘子跳舞呢」

刀疤,王继业的司机,也是王继业在一次黑拳比赛带回来的。

如果狗熊下黑手,刀疤就是下死手的那个。

有一次王继业看好了一个女人结果没想到那天晚上那个女人的小姨也在,女

人的小姨是武警大队的一名副队长,没几下就把狗熊打倒,最后还是刀疤出手把

女副队长打折手脚让王继业先后强奸了二女,老棒子把折磨不成样子的两个女人

卖了三千块钱。

到现在寻人启事还可以看见。

徐丽娜随着火爆的音乐跳了起来,那婀娜多姿的身材,若隐若现的双峰,妩

媚又精致的五官让在场的嘉宾起身喝彩。

也让坐在二楼雅间的王继业几人下体膨胀起来。

「王少,今天吃点什么」

酒店的经理张媛媛推开门走了进来。

「跪下」

王继业淫笑的看着一身得体的职业制服的张媛媛说着。

张媛媛红着脸跪在王继业的双腿间熟练的掏出硬邦邦的肉棍含在嘴里,张媛

媛是这家酒店的经理,这家酒店也是王继业大姐王怡然的产业,一年前才结婚的

张媛媛还记得第一次被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男人强奸的情景,那是自己才度完蜜

月回来第一天上班就在一间大套房里面被这个男人强奸然后又被那几个站在男人

身后的畜生轮奸了一天一夜。

自己也想过报警,可是当王继业一边强奸自己一边告诉自己他是一个高官的

儿子,自己的顶头老板又是他的亲姐姐。

当几个男人满足以后,这个畜生的姐姐居然提着一箱子钱倒在自己伤痕累累

的身体上时,张媛媛选择了沉默。

不过从哪以后这个小畜生也没有再找过自己,有几次看见好像和一个陌生人

一样。

张媛媛也渐渐接受了自己被奸污的事实了。

不到一年就从一名前台服务员做到了经理这个位置,自己也知道是自己顶头

老板这个畜生姐姐的一点补偿。

不过有时候这个畜生还会让自己过来给他玩弄的,有时候听见几个人的对话

让自己也感觉后怕。

有一次自己被叫去还以为会被奸污,可是进去却看见王继业正赤裸着身子坐

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而床上四个王继业的手下正折磨着一

个披头散发一身伤痕的女人,当看清女人脸的时候张媛媛差点没哭出来。

女人是集团的一位副总,四十多岁每天一副女强人的样子,就是这样一位女

强人这时候却哭喊着哀求不要伤害自己的女儿,翘着屁股如同酒店最下贱的应召

女郎一样迎合男人的奸淫。

张媛媛吓得一声不敢出,眼睁睁看着王继业当着床上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副

总面强奸了那个小姑娘。

然后自己跪在地上用舌头清理王继业那软绵绵还带着少女处女膜撕裂的血丝。

而那对可怜的母女就在那张大圆床上被几个男人变着花样轮奸玩弄着。

那天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副总和她女儿的身影,再一次淫乱的群交大会上

才听出来那对母女被卖给了偏远山区一个傻子家当媳妇了。

「什么副总还不是翘着屁股和她女儿一起被那个傻子玩啊,哈哈,也不知道

娘俩会不会大着肚子生出来也是傻子」

徐丽娜的舞蹈结束了,王继业的精液也射在了张媛媛的小嘴里面。

张媛媛跪在地上低着头吞下了腥臭的精液,连自己丈夫的精液自己都没有吃

过,可是自己却不知吃了多少回这个畜生的精液。

随着王继业一句轻点玩,晚上还有正事就走了出去,张媛媛被四个早就掏出

肉棍的男人包围住,七手八脚的扒光了张媛媛的制服,就在这不大的雅间里面开

始了轮奸。

张媛媛艰难的站起来用撕烂的裤袜擦了擦身上的精液,耳边还回荡着几个男

人一边强奸自己一边说着晚上怎么玩楼下那个美丽的新娘子。

庆幸着要不是晚上这几个畜生要折磨那个可怜的新娘子自己今天就不要想能

站起来了。

心里又替楼下那个新娘子感觉到悲哀。

多美丽的一个新娘子啊,可惜了还记得上月有家办婚宴的,没隔几天就听说

出了事,新娘子失踪了,有的说是逃婚,有的说是旅游遇见人贩子了,可是张媛

媛知道是那个小畜生带着几个帮凶做的。

那天也是这间雅座,自己也是用身子满足了几个畜生听着他们的议论晚上好

好入个洞房,还记得那个新娘子叫玲玲,个子不高,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属于

小巧玲珑型的,结婚那天一脸洋溢着幸福和美满。

想象不出那样一位娇小可人的新娘子会被这些畜生折磨成什么样子。

而今天的新娘子无论相貌身材气质都比那位失踪叫玲玲的新娘子更加完美。

张媛媛擦了下眼泪不知道是为了自己还是即将面对侮辱的新娘子流下的女人

的泪水。

「老婆,你今天好美啊」

新郎叫章岭,出生警察世家,父母都是工作一辈子的老警察,两个姐姐也是

警花。

今天是章岭最幸福的日子,因为他的女神今天做了他的老婆。

说起妻子徐丽娜章岭可是当做宝贝一样,由于妻子自小受母亲影响二十出头

就是国家一级舞蹈家了,岳母也是赫赫有名的舞蹈家,妻子家里排行老三,上有

一个当主持人的大姐,体操运动员的二姐,下面还有一个出国留学的妹妹,岳父

早年去世,岳母一人带大三个孩子,姐妹三人无论身材样貌都继承了岳母的基因

都是出类拔萃的美人,虽然已经有过婚前性行为,可是今天的妻子在章岭的眼中

是最美的,只见娇羞的妻子身穿洁白的婚纱端坐在婚床上,精致的小脚和性感的

美腿被白色的裤袜包裹住在床边微微的晃动着。

章岭咽了口水走了过去。

紧紧的抱住妻子吻着妻子的香舌。

一只手揉捏着婚纱里面妻子那对不大但是傲挺的乳房来。

「不要啊,先关灯了啊。」

徐丽娜白白的脸上泛起红晕来。

「老公,轻一点捏啊,捏坏了你可就没有摸的了啊」

「老婆,宝宝,我爱死你了啊」

章岭已经把妻子按到在床上,由于徐丽娜的婚纱是一字肩的那种平躺在床上

的乳峰更加明显,章岭双手隔着婚纱揉捏起来一边揉着妻子的乳房一边用舌头舔

着暴露在外面那雪白的乳峰。

「宝贝,爱死你了,今天晚上让我好好爱爱你」

章岭语无伦次的说着一只手掀起长长的婚纱把手伸进去,大手滑进妻子徐丽

娜的三角裤里面,有些粗暴的摸着那浓密的下体来。

「老公,轻点啊,你弄疼我了啊,啊,啊,不要,让我洗洗啊,啊,下面没

有洗,啊,啊,不干净啊」

徐丽娜闭着眼睛羞红着小脸哀求中带着撒娇,「不要舔,啊,啊,你好坏啊,

啊」

丈夫已经钻进婚纱里面,徐丽娜红色的丁字裤已经被丈夫退到脚腕处,徐丽

娜明显感觉到丈夫的脸紧紧的贴在自己的下面,舌头不停地舔着自己的私处。

徐丽娜正被丈夫舔的恍惚中忽然看见门一点点打开了,徐丽娜惊恐的看见几

个男人不怀好意的走了进来。

「啊,老公,你们是谁,啊,老公不要,快出来啊」

徐丽娜带着哭腔推着还跪在地上舔着自己下体的丈夫,一丝恐惧让徐丽娜没

有第一时间表达出来自己的意思。

「宝贝,你下面好好吃啊。」

章岭也没有听清楚妻子的话,只听见不要,快出来。

还以为妻子不好意思撒娇呢。

说完继续把头埋在妻子颤抖的双腿间,哪知道裙子外面的妻子已经被一个男

人抱住,一只手捂住小嘴一只手正环抱住妻子的小蛮腰用舌头舔着妻子已经吓得

苍白的小脸上流下的泪水。

徐丽娜吓得快要死了,身体不知道是因为裙子里面丈夫的舔舐还是抱住自己

男人那黏糊糊的舌头划过自己的脸,脖子,徐丽娜想要哭喊可是小嘴被那个男人

紧紧的捂住,想要挣扎却看见对面几个男人手里居然拿着砍刀,棒球棍之类的凶

器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还在自己裙子里面忙乎的丈夫。

徐丽娜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眼泪从美丽的大眼睛里面流了出来,可是抱住

自己的陌生男人居然放开了自己,还没等徐丽娜有所反应一只大手突然把自己的

一字肩婚纱拉倒胸下面,被性感胸罩包裹住的乳房被男人双手抓住,可怕的大手

已经伸进胸罩里面揉着自己的乳房,花生米大小的乳头被男人用手指捏住。

「啊!!!!」

徐丽娜再也忍不住了,发出一声尖叫。

然后拼命的挣扎想要摆脱玩弄自己乳房的大手。

可是那双大手居然死死的抓住自己的双乳,疼的徐丽娜再次发出刺耳的尖叫

来。

「啊!!放开我啊,老公救我啊」

「老婆,你怎么了」

章岭被妻子突如其来的尖叫吓了一跳,急忙掀起裙子钻了出来。

可是看见的确实自己的妻子正半裸着上身,那对让自己爱不释手的娇乳正被

一个陌生男人死死的抓住,原本浑圆雪白的乳房已经在男人的手里变了形状,嫣

红的乳头因为用力的揉捏已经变得暗红。

「你是谁,放开她」

章岭本能的想要扑上去救下正在陌生男人抱住的妻子。

可是头上一阵剧烈的疼痛,章岭在妻子的哭喊中跪倒在地,鲜血挡住了眼睛,

还没等章岭反应过来身后又是几棍子击打在脑后和背部,章岭发出低闷的呻吟倒

在了妻子的脚下。

「不要打了,求求你们,不要打了。

老公,呜呜,老公,「

徐丽娜看着丈夫身后的四个男人把已经倒地的丈夫依然拳打脚踢,哭喊着哀

求着。

「不要打了,会打死他的啊,呜呜,老公啊,老公」

「不要打了」

徐丽娜身后的男人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双手还不停地从后面玩弄着那对坚

挺的乳房「真是个废物,就知道舔逼,连自己老婆被人家玩了还不知道」

黑三四个人停下手淫笑的看着正被玩弄乳房哭泣的新娘子徐丽娜。

「美人,你这么漂亮跟这个废物多可惜啊,今晚就和我入洞房吧,老公一定

好好爱你的」

「呜呜,你们放了我们吧,求你们了,我把钱都给你们,呜呜」

徐丽娜在陌生男人的怀里不停地抽泣哀求着,可是那双抓玩自己的乳房的大

手却加大了力度,双乳传来的疼痛让徐丽娜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

「钱,老子有的是,告诉你骚货,老子今晚就要干你,」

王继业恶狠狠的贴在哭泣的徐丽娜耳边说着。

「只要你让老子爽,老子就放了这个废物,不然老子就」

「告诉你美人只要你老老实实的让我们少爷玩一次,就放了你家这个废物男

人。

我们少爷的鸡巴可是又大又粗的啊,保证让你嗷嗷叫啊「

黑三立刻明白了王继业的意思,用棒球棍一下子敲在倒在地上的新郎的双腿

间,章岭被这一棍子打在下体上,疼的双手捂住在地上打着滚。

「哈哈,这一下就彻底变太监了,小美人你还是乖乖的让我们少爷捅一下吧,

现在就是找个黄瓜也比你男人的好使了」

「老公啊,不要打了啊,呜呜,畜生啊,老公,呜呜」

徐丽娜看着丈夫已经憋的变紫的脸,心都碎了。

一下子用力挣开抱住自己的畜生,扑倒在丈夫的身上,哭喊着把丈夫紧紧抱

在怀里。

「老公,你说句话啊,不要吓我啊。呜呜,呜呜」

「感情好深啊,等一下在你男人眼前操你会不会更有感觉啊」

王继业叼上一根雪茄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哭泣的新娘子赤裸的后背咽了一口

口水。

「臭婊子,给脸不要脸」

黑三看了一眼少爷,狗腿子的本色立马显了出来,揪住新娘子徐丽娜的头发

拖到一边又是狠狠的一脚踹在双手捂住下体的新郎小腹处。

黑三好色阴毒最大的本事就是看王继业的眼神办事,就这一点最得王继业的

心。

「告诉你不给我们少爷爽够了。你男人就打死在你眼前。」

「求求你,不要再打了,他会死的」

徐丽娜挣开不了黑三抓住自己头发的大手,只能扭过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年

轻人。

「不要打了,我什么都答应你,呜呜,答应你啊,呜呜」

「这才乖啊,爬过来美人」

王继业十分满意黑三的手法,给了黑三一个赞许的眼神。

黑三立马献媚的笑着放开了哭泣的新娘子也不再踹已经半昏迷的新郎了。

「这才对嘛,女人就要听话,你早点听话,你男人就少受点罪不是吗」

心满意足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哭泣的新娘子,王继业满意的摸着新娘子徐丽娜

低垂的头。

「来吧,当着你男人的面好好的让我爽一下」

徐丽娜一手遮面一手颤颤巍巍的放到大马金刀坐在自己面前的畜生的双腿间,

那裤子里面的肉棍已经鼓鼓囊囊了,被徐丽娜的小手一触碰好像又跳了一下似的。

徐丽娜用手解开那男人的腰带,拉开拉链王继业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更舒

服一些。

徐丽娜隔着男人的内裤用手摩擦起来。

「草,给老子用嘴把内裤拉下去」

王继业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打在徐丽娜的小脸上,鲜血顺着徐丽娜的小嘴流了

出来。

「哈哈,这就对了,用牙轻点,别给老公的大鸡巴咬到了哟,用舌头舔龟头

啊,没吃过男人鸡巴啊曹尼玛的。含住,自己动,舔我蛋子。哈哈,爽,没想到

我们美丽的新娘子这么会舔男人的鸡巴啊。」

徐丽娜都要吐了,忍受着粗大的肉棍上发出的一股股恶臭,张开小嘴含住,

一点点一点点吞进去,生硬的上下动着头吞食着陌生男人的肉棍来。

「把婚纱脱了,快点,让哥几个看看我们身娇肉贵的新娘子的大屁股。」

徐丽娜努力的站了起来,闭着眼睛在丈夫的面前把洁白的婚纱一点点褪去,

雪白健美的肉体完全暴露在几个畜生的面前。

「奶罩还有内裤。不好意思要不要我们帮忙啊」

不大一会徐丽娜全身上下除了双腿上的裤袜已经再没有一丝遮羞布了。

徐丽娜就这样一手护胸一手挡住浓密阴毛的下体哭泣的在丈夫和陌生男人面

前颤抖着。

「来吧骚货当着你丈夫的面用你的小逼吃下我的鸡巴吧」

徐丽娜翘着屁股缓缓的坐到王继业的身上,用手从双腿间抓住那根等下就要

侵犯自己的肉棍对着自己的肉洞口,当龟头已经滑进自己那神秘的肉洞口时,崩

溃的徐丽娜忽然哭喊着「畜生啊,畜生啊,你们不是人,呜呜,是畜生,是畜生,

不得好死啊。啊!!!!」

王继业一把按住徐丽娜的腰间往下一按,噗呲一声,整根鸡巴全部塞进徐丽

娜那紧瑟的肉逼里面。

「啊!!!老公,呜呜,呜呜」

「爽,哈哈,小逼真他妈的紧啊。」

王继业满意的淫笑着。

「快点婊子自己动,哈哈」

从后面抓住徐丽娜的乳房,强迫着已经痛不欲生的新娘子自己一上一下的配

合自己奸淫。

徐丽娜就这样一边哭泣一边被畜生在自己的婚房自己的丈夫面前奸污了。

「不行了,老子要射了,射在你的小逼里面,射死你啊」

「啊,不要,不要射进去啊,不可以。呜呜」

惊恐的徐丽娜明显感觉奸淫自己的肉棍开始收缩起来,这是要射精了,徐丽

娜吓得开始了挣扎想要摆脱男人,把在自己肉洞里面的鸡巴抽出去。

真的无法想象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在自己身体里面留下精液。

「啊!!呜呜,畜生,畜生,老公,呜呜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无论怎么挣扎依然被男人死死的抱住滚烫的精液全部喷在自己的肉洞里

面。

足足射了十几秒,然后徐丽娜才浑身无力的从男人的怀里滑到在地。

徐丽娜双腿紧紧的闭合着,一边哭泣一边爬向一直看着自己被内射的丈夫面

前。

可是就差几厘米就可以保住流着血泪看着自己的丈夫的时候,几双大手拉住

自己的大腿和手臂一下子把自己扔在床上,在徐丽娜惊恐的哀求中四根粗细不一

但都是硬邦邦的肉棍一根根塞进徐丽娜的肉洞,小嘴,屁眼里面。

就在近在咫尺的丈夫眼前,徐丽娜被摆成无数的姿势被男人轮奸玩弄凌辱着。

徐丽娜从挣扎尖叫到低声哭泣默默忍受到后来为了减轻一些痛苦折磨而配合

起来。

「哎呦,这小娘们真骚啊,自己晃屁股啊,哈哈,是不是比你那个废物老公

爽啊」

「腿抬高一点,再高一点老子操的才舒服吗,到底是练舞蹈的啊,就是比那

些娘们有味道,带劲」

「废物,看看你老婆,多骚啊,多贱啊,自己拉吧腿等着挨操呢,哈哈」

章岭看着自己的娇妻就这样在自己的婚床上面用原本属于自己一个人的肉体

满足这些畜生的奸淫。

看着妻子张开小嘴含住鸡巴,看着妻子翘着屁股被肛奸,看着妻子把柔软的

双腿放在脑后让肉洞更易被男人奸淫。

看着妻子流着眼泪吞下男人的精液,看着妻子张大了嘴发出哀嚎忍受着被男

人玩到肛裂,看着妻子的小脚丫被男人含住舔着。

章岭恨不得去死,就是这些畜生让自己现在生不如死,看着娇妻在男人轮奸

下渐渐没有了呻吟,哭泣,看着几个畜生还不知疲倦的凌辱自己的妻子。

看着几个畜生居然把妻子的肉洞当做烟灰缸。

看着妻子麻木的眼神身体不自觉的痉挛。

章岭死不瞑目的死死的盯着依然折磨自己娇妻的几个畜生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母狗,你大姐不错啊,我咋感觉你大姐比你还带劲啊」

王继业坐在位于郊区的一间别墅的地下室里面享受着穿着高跟鞋皮衣皮裤的

徐丽娜的口交看着电视上徐丽娜的大姐著名主持人正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谴责着袭

击绑架杀人的凶手。

「哈哈,抓我,你听见没有,你大姐要悬赏抓我。等哪天把你这个看着正经

的大姐抓过来陪你当我的母狗吧,哈哈,你说好不好啊」

「主人喜欢就好」

徐丽娜嘴角挂着一丝液体低声说着又急忙低下头含着肉棍套弄起来。

「母狗,你家除了你大姐还有几个母狗啊」

王继业十分得意现在徐丽娜的表现,一个月的折磨和性虐待已经让徐丽娜由

先前的正经的女人变成一只听话的母狗了,看着少了几分端庄多了几丝风尘味道

的美人王继业得意洋洋的问着。

第二章熟女殇

晚上,豪华的包间里面,十几个男男女女把酒言欢好不热闹。「亲家母,我

家莎莎让你费心了,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你这个当婆婆的就说。」说话的美妇

四十岁的模样,给人的感觉就是高贵,美艳,她就是王珊珊三姐妹的母亲,赵艺

玲。

今天为了见亲家,特意穿了一套黑色的连衣裙,裙下黑色的丝袜包裹着一双

笔直修长的大腿,王家三姐妹完美继承了母亲的美丽的基因,不过和赵艺玲比起

来就少了一些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特别那对哺育过四个孩子的豪乳,简直就是

吸引眼球。虽然穿的是连衣裙,可是那对豪乳还是凸显的让人吃惊,无论走到那

里一米七三身高加上高跟鞋的赵艺玲都是男人注视的焦点。

「思思是个好媳妇,马上又要给我们家添丁了。」思思的婆婆穆一珍也是个

大美人,虽然比赵艺玲大了几岁可是无论在气质上还是容貌都不比赵艺玲差半分,

赵艺玲身材高大,穆一珍就比较娇小了些,一米六多点纤细的身材就给人一种典

雅的感觉,同样一身黑色的连衣裙不过穿的是肉色丝袜高筒靴。胸脯虽然比不上

有着一对豪乳的赵艺玲可是也不算小。两个美艳的熟妇都是风情万种,让人遐想。

王莎莎就小鸟依人的靠在丈夫的身边看着二姐母亲和弟弟,脸上洋溢了幸福

的微笑,三姐妹里给人感觉最乖最甜的就是王莎莎了。虽然没有大姐的冷艳,二

姐的活力,可是身上散发的那种阳光却是两个姐姐没有的。齐肩的短发可爱的娃

娃脸要不是肚子微微隆起穿上学生装就是一个大学生的模样。

王继业的眼神却在三姐的婆婆母女身上游走着。真性感啊,老的风韵犹存,

有味道,小的光彩照人,带劲,那个戴眼镜的女人就是三姐夫的嫂子吧,一看就

是假正经的样子,穿的这么保守,天也不算冷乳白色的高领毛衣,一条纯白的体

型裤把凹凸有致的身材暴露无遗,不知道扒光了是不是也像个死人啊。

这个小娘们就顺眼多了,夹克衫,下身是一条皮短裤,里面是黑色的打底袜,

过膝靴显的双腿纤细笔直,就是奶子不大。没有注意到王继业色眯眯的眼神,两

家人都聊的很欢快。晚上是不是应该找点乐子啊,王继业想着。

「妈我和子阳先走了,二姐说带我们去个好地方看湖」王莎莎和母亲告别。

「小弟,今天就放过你,明天在收拾你,让你老是惹妈妈和大姐二姐生气」

心里哪想到等一下自己最疼爱的弟弟就抱着自己尊敬的婆婆穆一珍的大屁股

抽插玩弄着。

不大一会两家人就尽兴而归,赵艺玲开着自己的宝马走了,而穆一珍也一脸

红晕的和丈夫赵鑫福坐着要送她们回家的王继业的车上,女儿赵颖和女婿阿斌,

媳妇徐倩孙女果果丈夫赵良五个人开着车跟着一起走了。

「叔叔喝杯解酒茶吧」一上车的王继业就递给喝了不少酒的赵鑫福一杯饮料。

「阿姨喝这个吧,养颜美容的」又递给了穆一珍一杯饮料,没有戒心的夫妻

二人喝下了让她们痛苦一生的苦水。

「阿姨,叔叔好像睡着了啊」王继业看着后排座上喝了迷药的赵鑫福说着。

老东西等下你的老婆就先给我败败火哈。

「阿姨,你真好看,真美」

「这孩子胡说什么啊,阿姨都这么老了」头有些昏昏的穆一珍感觉身体有些

热,头也有写昏沉沉的。

「阿姨一点不老,我就喜欢阿姨这样的美人」王继业看着有些迷糊的穆一珍

无耻的说着,一只手抓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居然一把抓住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穆一

珍的乳房来。

「啊,你干什么,停车。」穆一珍的乳房被一把抓住,强烈的羞辱感和恐惧

感让穆一珍一下子推开乳房的大手。

「你要干什么,我是你姐姐的婆婆,你的长辈,你怎么可以这样」穆一珍突

然发现自己居然浑身无力没有了力气,手越来越沉。

「你给我喝的什么啊」

「阿姨火气不小啊,看来等下要帮阿姨泄泻火了啊」王继业一边说着一边不

顾穆一珍的责骂把手放在穆一珍的大腿上来回摩擦着光滑的大腿。摸了一会后滑

进穆一珍的裙子里面,把手放在美妇的双腿间隔着丝袜内裤扣着让人神往的下体

来。

「不要挣扎了阿姨,你喝的最新的迷药,两个小时内保证你连尿尿都没了力

气分开腿的,不过我等一下就会分开你的大腿,把鸡巴塞进你的肉洞里面的,我

的阿姨」

王继业的手指已经在穆一珍的裤袜上面捅出了一个洞,手指已经扒开内裤正

搅动着穆一珍温暖肥大的肉洞了。王继业一边开着车一边听着穆一珍的哭骂可是

手却没有闲着。「阿姨,好多水啊。逼也蛮紧的啊都夹住我的手了,是不是想要

鸡巴了啊」

「呜呜,不要这样,我是你姐姐的婆婆啊,你这样我以后怎么做人啊」穆一

珍全身无力的躺在副驾驶座位上,王继业为了方便玩弄穆一珍的身体把副驾椅子

放到了,然后把穆一珍的双腿分开便于自己玩弄暴露在外面的阴部。

「小业,求求你不要这样,放了阿姨吧,阿姨和你妈妈一般大,你还是个孩

子啊,求求你了,呜呜」穆一珍哭着哀求着,虽然浑身一点力气没有,哪怕想把

分开的双腿合璧都做不到,可是偏偏却极其敏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下体传来的

一阵阵酥麻的感觉。

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起来。

「哈哈,穆姨想要了吧,流了好多水啊。」王继业玩了多少女人,对女人的

反应那是了如指掌的,虽然每一个被强奸的女儿都哭哭啼啼可是身体确实最诚实

的,现在的穆一珍就是这样,屈辱,恐惧可是身体却不争气的流出了爱液来。

「穆姨,你吃吃,这可是你下面流出的淫水啊,流了好多啊,把座位都弄湿

了啊」

王继业抽出搅动下体的手指塞进哭泣中的穆一珍嘴里,黏黏的手指在穆一珍

的小嘴里面搅拌着。「穆姨的小舌头好软啊,等一下给我好好舔鸡巴。」

这时候的穆一珍躺在副驾驶位上,身上的连衣裙已经被一直撕裂成两片破布

挂在身上,奶罩也被拉倒胸脯下面,微微有点下催的雪白乳房已经完全暴露出来。

双腿大开的肉色的黑丝从裤裆处被撕开,白色的三角裤被扒拉到一边,肥厚

的肉唇周围的浓密阴毛粘满了被手指玩弄流出的淫水粘的一绺一绺的。车子停在

了一边,穆一珍惊恐的看着比自己孩子还小的王继业淫笑的解开安全带一下子扑

在自己的身体上,如同疯狗一样咬着自己的乳房。

「太好吃了,好软啊,好大啊,穆姨你的大奶子是我玩过最软乎的奶子。」

王继业暴虐的本性完全暴露出来,不顾穆一珍的哀求,哭泣,咒骂啃着穆一

珍那苍白的脸,白皙的脖子,柔软的乳房和殷红葡萄大小的奶头每一下都让穆一

珍痛彻心扉,每一下穆一珍的身体都因为疼痛不自主的颤抖。

「穆姨,老骚货,老婊子我干死你」眼睛充血的王继业整个身子都压在躺在

副驾驶位置上的赤裸的穆一珍身上,解开裤腰带褪下裤子来,把穆一珍的一条大

腿放在控制杆上,另外一条大腿从敞开的窗户上扔了出去,摆好姿势后把早就硬

杠杠的鸡巴一下子顶进穆一珍的肉洞里面。

「哇,好爽啊我的穆姨。爽不爽,爽不爽啊」每问一句就用力的顶一下。

「啊,啊,不要,放开我,不要啊,呜呜,放开我啊,你不是人啊。呜呜,

疼,啊」穆一珍娇柔的下体何时被这样野蛮的侵犯过,王继业的鸡巴由于吃了药

比以往更大更粗了,每一下都让五十岁的穆一珍发出凄厉的哭喊。

车子也随着王继业每一下猛烈的撞击嘎吱嘎吱的晃动着,穆一珍一条大腿无

力的在窗户上摆动着。「畜生,畜生,畜生」穆一珍的哭骂渐渐没有了,流着屈

辱的眼泪,嘴里反复说着畜生两个字。

快速猛烈的撞击几百下后王继业在一阵抖动中把精液射进了穆一珍的身体里

面,喘着粗气趴在一身香汗的穆一珍身上。「穆姨,你好棒啊,下面真的好

迷人啊。」王继业一边说着一边用舌头舔着穆一珍眼角的泪痕来,依依不舍的抽

出鸡巴,软绵绵的鸡巴上都是男人的精液和女人的淫水,王继业把鸡巴在穆一珍

的大奶子上摩擦着。

穆一珍早就没有力气哭喊了,闭着眼睛流着泪水被这个自己媳妇的弟弟用鸡

巴摩擦着乳房。祈祷噩梦快点过去吧。「放了我,我不会把今天事情说过去的。」

冷静下来的穆一珍调整好心情和依然玩着自己乳房的王继业说着。「我就当

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

「穆姨,不是吧,我操都草完了,你告诉我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哈哈,穆

姨啊,你是不是胸大无脑啊」王继业哈哈的取笑着一身狼藉的穆一珍。

「你这个畜生,我都已经,已经被你这样了,你还想干什么啊,呜呜」再也

忍不住的穆一珍又哭了起来,「放了我吧,等一下孩子们就赶过来了,你这样怎

么解释啊」

「穆姨啊,你放心吧,你家那几个野种我兄弟会照顾的,现在你那就有我照

顾了。」抽着雪茄的王继业一边说着一边揪住穆一珍的头发拉倒自己面前。一个

耳光打了过去「告诉你老婊子,等一下他们就会看见你这个当妈的是怎么下贱的

被我干了」

「王继业,你对我孩子们做什么了啊,你要是敢伤害她们的话,我做鬼都不

会放过你的」穆一珍瞪大眼睛看着还玩弄自己乳房的王继业,声嘶力竭的喊着。

一个耳光打在穆一珍苍白的脸上,穆一珍还是依然死死的盯着王继业「你对

她们做什么了啊。你这个畜生,呸」

「喊吧,叫吧。等一下你会叫的更大声的」王继业捡起一边穆一珍的胸罩擦

干净脸上的口水。恶狠狠的又是几记响亮的耳光,随后再一次爬在穆一珍的身上,

这才抱着穆一珍雪白的大屁股往上抬了抬,漏出穆一珍的屁眼来。「让你叫,让

你骂,老子先干了你的屁眼看你还能不能骂出声来」野蛮的把鸡巴头塞进穆一珍

暴露出来的肛门里面,只是进去一个头,穆一珍就崩溃了。

「不要啊,不要插哪里,啊,啊」穆一珍感觉屁眼一阵巨疼,「呜呜,撕开

了,拔出来,求求你拔出来,哪里不可以啊,畜生啊,呜呜,啊!!!」王继业

那管穆一珍那撕心裂肺的惨叫,一下子干了进去,每一下抽送穆一珍都发出不似

人类的嘶哑哭喊在空旷的小道中回荡着。

「告诉我,你把我孩子怎么了啊,告诉我」穆一珍嘶哑的嗓子发出轻微的声

音,原本就浑身无力的身体被王继业足足折磨了好两个小时现在如同烂泥一样瘫

软在座位上。红肿的泪眼看着心满意足正用自己胸罩擦鸡巴上血的王继业。

「放心吧,至少现在还是安全的。」王继业叼着雪茄擦干净鸡巴上粘着的鲜

血和肛门里面的粪便把胸罩扔在倒在后排座上昏迷的穆一珍的老公脸上。「你睡

的挺舒服啊,你老婆都被干爆屁眼了啊,哈哈」

「放了孩子们吧,好不好,阿姨什么都答应你,你不是喜欢阿姨吗,阿姨给

你玩,让你爽。」穆一珍身上的药效已经小了好多,穆一珍用手拉了拉看着自己

的王继业。「阿姨也不错的,你喜欢阿姨不是吗,阿姨给你好不好,只要你不伤

害我的孩子们」

王继业抽了一口烟吐在穆一珍强装笑颜的脸上,看着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的

穆一珍感到有点恶心了,怎么草了一下就变得这么恶心了啊。「穆姨啊,你说你

逼我也草了,屁眼我要玩过了,没啥意思啊。你女儿和你媳妇就不一样了啊,一

个青春活力四射,一个如同冰山美人,你再看看你」

说着用手拍了拍穆一珍的乳房,「都下催成这个逼样了,连个洗浴中心的鸡

都比你好」恶毒的评论着刚才还兴奋不已强奸的穆一珍来。

「不要伤害孩子了,呜呜,我求求你,我不要脸,我也没有脸见人了,你怎

么我都可以就是不要动孩子们,求求你了啊」穆一珍拉着王继业的胳膊哀求着。

王继业真的感觉这个老女人好丑,哪有宴会上的光彩照人了,真的连自己玩

过最丑的女人还让自己反胃。揪着穆一珍的头按在自己双腿间。穆一珍楞了一下

然后张开嘴流着眼泪吃起了刚才夺取自己清白的鸡巴来。

「过来吧,我好了」王继业闭着眼睛挂上电话。「穆姨你真的没吃过鸡巴啊,

一点不爽啊」穆一珍一听急忙更加卖力讨好似的吸食着大鸡巴来,还不是发出吱

吱的声音。「你放心,你孩子马上就过来了,她们的安全取决于你了。」王继业

感觉伏在双腿间的穆一珍更加卖力了。

不大一会,一辆加长的林肯开了过来。「继续不要停啊。」感觉腿间的穆一

珍停止了吸食,王继业不高兴的说着。

车门打开了,黑三拉着哭泣的穆一珍的女儿赵颖,老棍子也拉着瑟瑟发抖的

抱着女儿果果哭泣的媳妇孙倩,狗熊手里拿着还有血迹的棒球棍揪着一瘸一拐的

大儿子赵良的头发跟着后面,刀疤几乎是拉着不知道死了没有的赵颖的丈夫阿斌

一下子仍在地上。

「阿斌啊,你醒醒啊,呜呜,不要吓我啊,求求你说句话啊阿斌」穆一珍的

女儿看着生死不知的丈夫想要从拉着自己的黑三手里挣脱出来。可是黑三的大手

依然死死的抓住挣扎的赵颖,赵颖哭喊着跪在地上看着近在咫尺却一动不动的丈

夫。

王继业提好裤子赤裸着上身走了出来,「王继业,你干了什么啊,我是你姐

姐的大姑子啊,」看着走出来的王继业,赵颖明白了什么「我妈呢,我爸呢,你

对他们做了什么啊」

「哦,你叫赵颖是吧,你爸没事,正在后面睡觉呢」王继业点了一根烟打量

着跪在地上瞪着自己的赵颖,这女人不错啊,现在看起来比饭店还有味道了啊。

「喂,你女儿叫你呢,出来吧。别不好意思了」一股不祥的感觉袭上心头。

「妈!!」赵颖不好的预感发生了,只见自己的母亲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

从副驾驶出来,走道还一瘸一拐的。「妈,你怎么了,他对你做什么了啊」赵颖

看着母亲一脸的泪痕,脸上明显有被打过的痕迹,母亲双手合拢着连衣裙明显的

可以看出来连衣裙已经撕裂。母亲腿上的丝袜也是残破不堪,走起路来还一瘸一

拐的。「王继业你这个畜生,你对我母亲怎么了啊」赵颖哭喊着想要扑上去和王

继业拼命可是黑三却死死抓住赵颖的短发,娇小的赵颖被黑三揪的几乎翘起脚尖

来。

「不要伤害我女儿,你答应我了啊」穆一珍一看见女儿被欺负,也顾不上下

体的疼痛急忙跑快几步拉着王继业的胳膊哀求着。

「妈,王继业你这个畜生,我和你拼了啊」赵颖看清跑到王继业身边哀求的

母亲那凄惨的模样,撕裂的连衣裙也像风衣一样左右敞开,母亲那对哺育自己的

乳房红肿不堪,母亲的双腿间的裤袜破了一个大洞如同小孩子的开裆裤一样,母

亲那伤痕累累的下体也暴露出来了,由于双腿大开的缘故,一丝黏糊糊的液体居

然从母亲双腿间滑落,拉出一道银丝来,那明显就是男人精液。显然自己的母亲

被这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畜生奸污了。

看明白王继业眼神的黑三揪着赵颖的短发就是几个耳光,打的身材娇小的赵

颖嘴角流着血连站的站不稳还依然骂着王继业。

「呜呜,不要了,我求求你了,会打死她的啊」穆一珍看着女儿被一个黑瘦

的男人毒打着,哭着跪在王继业的脚下,磕着头哀求着「孩子不要说了,妈妈没

事,妈妈没事」转过身又抱住王继业的大腿「求求你,不要打了,你让我干什么

都可以,放了孩子。求求你」乓乓的磕着头。

「王继业,你这个王八蛋,畜生,莎莎怎么会有你这样禽兽不如的弟弟啊」

被打的跪在地上的赵颖依然骂着,「妈不要求这个畜生,妈」可是下一幕却

让赵颖没昏死过去,只见自己心中完美的母亲居然解开那个畜生的裤腰带,掏出

畜生的鸡巴放进嘴里吱吱的吸着。一边吸着还双手托着那对哺育过自己的乳房摩

擦着那个畜生的腿。「妈!!!王继业你这个畜生,你这个王八蛋,妈!!!!」

赵颖的眼睛都几乎流出血了,她没有办法想象短短两个小时,母亲承受了多

大的屈辱,那个高贵的母亲居然当着家人的面给比自己还小的男人口交。

「穆姨,告诉你女儿,你是自愿的,我可没有逼你啊」王继业见过太多对自

己的咒骂了,赵颖这样出生豪门的千金小姐的咒骂对王继业来说简直就是挠痒痒

都不够。他也知道怎么折磨一个女人才能让自己更快乐起来。说着还聊起了跪在

地上卖力口交的穆一珍的连衣裙,让穆一珍被干裂的屁眼正对着跪在地上咒骂的

赵颖。

「我喜欢,」穆一珍闭着眼睛流着眼泪说着。

「大点声,这么多人听不见啊」

「我喜欢被操啊。呜呜」穆一珍尖锐的嚎出这句屈辱的话一下子倒在地上嚎

啕大哭起来。「小颖,妈妈没事,你们没事就好了,妈妈已经一把年纪了,身子

都不干净了还要什么脸啊」

王继业摆了一下手,黑三立马淫笑的放开倒地的赵颖屁颠颠的跑了过来,抱

起倒地的穆一珍就往车上走,穆一珍在黑三的怀里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看着越

来越远的哭泣的女的说着。「小颖,妈妈没事,保护好自己啊倩倩,别哭,看好

孩子,妈没事的,果果不要哭,奶奶没事的,听妈妈的话」

赵颖眼看着衣衫不整的母亲被毒打自己的男人抱上车后,从打开的车窗扔出

了母亲破烂的连衣裙,奶罩,三角裤,随后车子就剧烈的晃动起来发出嘎吱嘎吱

的声响,赵颖知道母亲正在几米外的车子里承受着女人最大的悲哀——强奸。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