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合集 >> 主人
主人
  • ? ? 「親愛的主人,是你在裡面嗎?」   「是啊!」當夏櫻在浴室的門口時問話時,龍威應了一句。   「那我進來囉!」龍威還來不及思考這句話的意義時,夏櫻彷彿不會感到不好意思,就這樣闖了進來。   「為…為什麼夏櫻妳要進來?

  • 2019-09-28魅魔的主人

    矢野浩人有些懵,屁股下垫着的枕头也未拿掉。「来,我们说正事,莉莉丝作为一只魅魔可以催情吸精,莉莉丝心甘情愿地供主人酱玩弄~」「我刚刚明明是被你玩了。」矢野浩人回想着那羞耻的场景,却又感觉是那么的蚀骨销魂,菊花又收缩

  • 本帖最後由 m82jkforum 於 編輯 繡榻野史 明·情顛主人上卷(一)西江月論說舊閑常見,不填綺語文談;奇情活景寫來難,此事誰人看慣。都是貪嗔夜帳,休稱風月機關;防男戒女被淫頑,空色人空皆幻。話說揚州地方有一個秀才,姓姚名同心。

  •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一章,白素養了一隻大狼狗白素回到臥室里立刻把門鎖上。她沒被人跟蹤,沒有對她不利,但她卻很緊張,呼吸不禁急促起來。原因就是她手上的淫藥劑,那是剛才木蘭花給她,用這個給老蔡下藥來解決體內的淫毒。

  • (1) 我現在是一名專門伺候女主人的奴隸,白天在女主人家的時候就幫女主人整理房間、做飯、洗衣服、洗碗,及其它所有女主人叫我做的事情,晚上則是女主人的性奴隸,供女主人用各種她喜歡的方法享用。 當然,有時也沒有白天晚上的

  • 2019-09-27女主人

    (1)我現在是一名專門伺候女主人的奴隸,白天在女主人家的時候就幫女主人整理房間、做飯、洗衣服、洗碗,及其它所有女主人叫我做的事情,晚上則是女主人的性奴隸,供女主人用各種她喜歡的方法享用。當然,有時也沒有白天晚上的區

  • 2019-09-27愛奴主人

    ? ?1??催眠向 ? ? 我醒了過來。? ? 四周的光源有點微弱,讓人看不太清楚附近的東西……但是這不太重要。? ? 我發現,自己現在甚麼也記不起來。? ? 名字、職業、出身、喜好、專長技藝、最近作過的事、甚至當下的時間地點,一切都只有空白。

  •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我被主人调教的全记录 作者:悠悠我心 首发:黎家 大院我不知道怎么开好这个头。从主人那里回来三天了,始终像在梦里一样。走 路吃饭睡觉都仿佛飘在软软的云彩上,不知身之何之。那么,就请允许我,如记流水账

  • 绿帽夫崇拜的开始那天下午,去菜场买了菜,回到家。用钥匙轻轻打开的大门后,发现客厅的地上已是一片狼藉。进门旁边的杂物柜上,放着一件鹅黄色的女式风衣和一只米黄色的坤包,一件白色的针织毛衣则已经滑落在了地上。而在我的脚下

  • 卷一第一回扬州专心娶美貌华严暗遇有情郎诗曰:结下冤家必聚头,聚头谁不惹风流。从来怨遂恩中起,不染相思有甚仇。话说宋时江南省有一名士,姓黄名上卿,妇人赵氏。这年大经,得中了三甲,即放了河南安阳县正堂。不想赵氏在家偶得

  • 字数:1264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2-序章-1】高木老师的心理咨询室1读者咨询:我家大小姐今年十四岁了,因为家主常年在海外工作,

  • 我的主人我的爱之阳光下的罪恶一早雅萍就跑到我这里哭了许久,原来她的家人送她来这里就是要她接受所谓的调教,为的是有机会可以进入真正的豪门光宗耀祖,知道真相的她一定非常痛苦和难受,因为如果她不答应家里就不在提供生活费,

  • 我的主人我的爱之命运的重逢海滨城市的夏天真的是让我痛苦不堪,阳光暴晒加上闷热潮湿,好在有大海一家热情的照顾,雅萍毕竟是大小姐出身,这样清贫的生活她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学业为重在说毕竟是亲生女儿,他的父母最终还是让步了

  • 别有香作者∶【明】桃源醉花主人字数:94730编排:scofield1031下载次数: 47别有香9回(明)桃源醉花主人编台北:台湾大英百科股份有限公司,1994(《思无邪汇宝》:8)12X27298页据「《别有香》出版说明」,此书为中国社会

  • (1) 我现在是一名专门伺候女主人的奴隶,白天在女主人家的时候就帮女主人整 理房间、做饭、洗衣服、洗碗,及其它所有女主人叫我做的事情,晚上则是女主 人的性奴隶,供女主人用各种她喜欢的方法享用。 当然,有时也没有

  •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我被主人调教的全记录 作者:悠悠我心 首发:黎家 大院我不知道怎么开好这个头。从主人那里回来三天了,始终像在梦里一样。走 路吃饭睡觉都仿佛飘在软软的云彩上,不知身之何之。那么,就请允许我,如记流水账

  • 【主人调教母马】作者:不详我和主人回到了调教室,我好像回到家一样,终于不用在大庭广众之下狼狈 不堪了。络调教的时候,我的主人曾经说过,不经他的允许,没有女人可以在 他的调教室站起来走路,所以我进门就自动的四肢着地了。我

  • 岗楼上,那三个狙击手还等在那里。他们从头至尾都没发一枪,默默的看着我们将守卫杀光。我将视线收了回来,揉着脑袋,在身旁那个不停哼唧的守卫头上补了两枪,对赵雷问道:“喂,你死了没有?”赵雷有气无力的答道:“没死也快了。

  • 我的主人我的爱之变态老板俏秘书(一)这一切不是梦吧,我慢慢的张开眼睛看着四周空荡荡的房间,下身像针扎似的很疼,一定是他太用力了,至少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窗外已是满天星斗,天啊!我睡了这么久啊,桌上的留言条告诉我

  • 黄丽华于2018年6月22日草榴原创,狂草梨花账号草榴发布,狂草——狂操,梨花——丽华,狂操母狗黄丽华,我的专属草榴ID,谢谢大家支持。不知不觉坚持在草榴分享自己的故事挺长一段时间了,我都没想到我可以坚持这么久,逼着自己写了几

  • 1
  • 2
  • 下一页
  • 尾页